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助理男友逃了?那助理A跟吹哨者聯盟人呢?
2022/11/18 13:30:20瀏覽1021|回應3|推薦6

高虹安男友畏罪潛逃?柯文哲嗆何志偉:利用立委職權查出入境
民眾黨新竹市長候選人高虹安身陷助理費風暴,民進黨立委何志偉再度爆料,指高曾聘男友李忠庭為立院公費助理,李忠庭早在兩周前就已出國,並質疑「這是不是畏罪潛逃」?

在我連著幾篇談到假如民進黨跟國家機器還是誰爆料檢舉為真,這些高虹安的助理,甭管前後任仍在職沒,通通都成了貪汙罪的共犯,一個也跑不掉。

我認為假如助理真的不講誠信,要推翻自己與高委員的契約。那高委員就成了貪汙,可是助理自己此時,也會成為貪汙共犯。因為這位助理不樂意,卻還回捐給高委員的公積金,成了貪汙的罪證。沒有該助理回捐的貪汙贓款,高委員不會有貪汙的機會,故這名助理也是高委員貪汙案重要,應該說最主要的關鍵。不是貪汙主犯,也是共犯無疑。(打不死高虹安的必然使之更強大)

由上可知,當林冠年赴調查局交「吹哨者們」資料,

高虹安與男友被告發詐領助理費 北檢完成分案、2人列被告
〔記者錢利忠/台北報導〕民眾黨新竹市長候選人高虹安近來被國民黨新竹市長候選人林耕仁指控聘用男友李忠庭當公費助理,媒體接著曝光檢舉函,提及吹哨者向調查局告發高虹安男友在永齡基金會任職、年領600萬元,疑涉嫌利用職務機會詐領財物、刑法偽造文書等罪。本報昨獨家揭露調查局北部地區機動工作站已向台北地檢署報請指揮偵辦,北檢今天下午已完成分案程序,高及男友李忠庭2人均列被告。

那其他助理呢?還有助理A,吹哨者聯盟呢?鄉親,大家說說,高虹安貪汙助理費一整年,怎可能只有貪汙到他助理男友一個人的助理費?公積金不是所有助理通通都有份嗎?為什麼證據這麼充分,北檢肅貪黑金的專業檢察官,竟然只列高虹安跟他的助理男友當被告?這若不是故意在選前的國家機器動了,甚麼才是?

原本我還以為這是我對法律的不專業看法,寫完這段一直心下揣揣。還好剛剛馬上得到真正專業的律師網友聲援,他在剛發表的一篇大作「給在高虹安委員辦公室工作過或還在職的這些助理的良心建議」,苦口婆心的勸說這些助理們快點向司法機關自首,因為他們的確都是高委員涉嫌貪汙助理費的共同正犯。

我在上文還說,可是這些助理們此時自首,恐怕有點來不及,

從新聞可知,沒有一個助理可以說是自首。因為所謂的自首,前提是要在司法單位發現不法之前,不是助理的林冠年今把許多「吹哨者們」提供的資料都逕送檢調了。換言之,檢調即知道這些助理們當初如何共犯貪汙,如何還能自首?

或謂這些貪汙助理也可以轉當汙點證人,這也不成。蓋所謂汙點證人,是司法苦無證據,為了快速突破案情,將貪污共犯以刑期交換,使其自首供出貪汙案其他共犯之謂。同理,檢調今日已全盤得知這些助理們當初如何共犯貪汙,若再給這些貪汙助理汙點證人身分,莫非是想濫權縱放?(打不死高虹安的必然使之更強大)

當然,以上這兩段推論,只是我一個司法門外漢,尋常老百姓對這兩個法律名詞,自首及汙點證人,參考網路資料所作的解釋。真實情況如何,仍有賴真正的法律專家提出意見。感覺上,這些助理的死活,只有我跟律師網友在關心,助理,尤其是助理A跟吹哨者聯盟,卻像是置個人死生於度外的樣子。皇帝不急,急死太監。

綜上,我在這篇又整理出幾個疑點,第一,就是北檢在助理只列高虹安男友為貪汙被告,卻對其他助理,助理A跟吹哨者聯盟隻字未提。違反社會常識跟專業律師的法律見解,果然給人有民進黨為選舉出大絕,國家機器動了的綠色恐怖印象。

第二,其他助理,助理A跟吹哨者聯盟至今,果然也還沒人去自首說自己是貪汙。為了怕有些助理年輕識淺,意氣用事,茲將貪污法條轉貼於下,

貪汙治罪條例第 5 條 有下列行為之一者,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六千萬元以下罰金:..二、利用職務上之機會,以詐術使人將本人之物或第三人之物交付者

在檢方那裏說錯話,一不小心就要關七年,從年輕助理關出來都中年,小孩子都快彼此認不得了。但這還有更慘的,就是在檢方那裏說假的,那個叫做偽證罪,一樣也是七年。

刑法第 168 條 於執行審判職務之公署審判時或於檢察官偵查時,證人、鑑定人、通譯於案情有重要關係之事項,供前或供後具結,而為虛偽陳述者,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我的媽呀,兩罪加起來要關十四年,人生不能重來(誤)..這人生能有幾個十四年?真是值得各位社會新鮮人,小弟弟小妹妹們炯戒。

那甚麼是真話,甚麼是假話呢?請各位助理千萬別輕信不知人在哪裡的助理A跟吹哨者聯盟胡吹亂蓋。所謂真話,就是說出來對得起自己天地良心,一路走來,始終如一的,那就是真話。比如,委員若說,某某助理,這個月給你五萬塊,但是辦公室有公積金的制度,請先參閱按下確定,我才會請你當助理。

你當時看了公積金制度,也按了確定,委員因此請你當她的助理,五萬塊薪水也一毛不少的進到你的個人戶頭,然後你再依照公積金的制度,隨便你領出多少薪水,然後依此制度捐或交給管理公積金的別的助理。

以上這段,如果跟你在檢方說的一樣,檢方說作偽證要多關七年,你說得還是一樣,那就沒有偽證。還不是貪汙主犯,也沒有貪汙共犯。甭管別的助理是不是認為她自己在貪汙,那些通通不關你的事。

至於假話,就是跟你一開始跟委員談的條件不一樣。像是「你當時看了公積金制度,但你沒按確定鍵,可是照領五萬,照依公積金制度捐或交錢」。這兩個不一樣的情況,卻同時發生在同一個你的身上。若不是你當時對委員說謊,就是現在對檢方說謊,那就很可能犯了偽證。外加貪汙的主犯或共犯,其實法律說好像都一樣,

貪汙治罪條例第2、3條,公務員犯本條例之罪者,依本條例處斷。與前條人員共犯本條例之罪者,亦依本條例處斷。

兩個七年加起來就是十四年了。

這裡我必須說,也許有的助理天性喜歡坐牢,既然是天性喜好,那當然是坐得愈久愈好。那就會選擇偽證加貪汙,坐個十四年。也有的助理不認為自己是個貪汙犯,是戰戰兢兢,恪遵職守當個稱職的好助理。領該領的錢,不該領的多一毛都沒領,還依照當初跟委員的約定共同維持一個辦公室的公積金,沒有偽證,當然更不是貪汙,那就一天都不用關。我這裡只好奇,不知道那些都市傳說能讓高委員喪膽,止高委員夜哭的助理A跟吹哨者聯盟,連民進黨立委都說高虹安的助理男友逃了,你們這些助理還當成那是別人家的助理逃不完嗎?

助理A跟吹哨者聯盟人現今又在哪兒呢?

.

後記:車上全為女助理!高虹安夜間遭「跟車」 急奔竹市刑大報案
今(18)日上午,民眾黨新竹市長候選人高虹安前往新竹市刑大報案,指出這幾日晚間遭不明人士「跟車」,且當時車上皆為女性助理,為保眾人安全起見,她決定報案,全案目前已交由警方釐清中。

想想這些助理,月薪不過四五萬,要回捐公積金,當不過一兩年,總收有沒有一百萬?卻要宵衣旰食,跟著委員跑行程,被跟車還怕有意外,個個成了黛安娜。如此清廉到不像個樣,卻被搞成貪汙共犯。要花多少律師費暫不論(剛看到一個養死浪貓被告的案子,法官判賠原告一萬,及原告所請律師費20萬供參),刑期還從七年起跳。倘若我家有孩子說要去當助理,回家打斷她的腿先(笑!)。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un5238&aid=177505119

 回應文章

魔師圫神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2/11/19 14:25
引用 風傳媒 標題:

「被迫」停打高虹安 林耕仁陣營嘆:民黨失去收回新竹機會

修睿「棄林保高」 耕仁陣營駁斥謠言

我 2022 / 11 / 12 在 《貞昌不是洪森》 留言


台股再度大漲,凸顯了功力的確厲害!」


吳敦義新書「堅毅之路」發表會馬王同台祝賀

吳主席 都能受的選,是 民黨內的

最大公約數。

吳敦義主席 應該參選 主席參選總統 才是 啊!  

要相信老母娘是唯一正法

台北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2/11/18 21:23
看了5238解釋的法律條文,我的思緒都糊了,不可能懂,
因此我認為大部分人也看不懂。

但綠營背後操盤者有一目的,就是在選前營造出高虹安有可能真的涉貪。
此效果就要看新竹市選民的看法,是否有效?
jun5238(jun5238) 於 2022-11-18 21:51 回覆:

助理費制度很顢頇,就是在一個額度內,隨立委自己報,只要錢是進到助理戶頭就行。換言之,只要是真的助理戶頭,助理也確實有做事,就不是貪汙。但是助理的錢變成固定,舉凡辦公室雜支,同樂會還是事病假,遲到早退,沒倒垃圾或洗杯子等,都需要管理。高委員是政壇菜鳥,根據少為人知的兩則新聞,一則說辦公室資深主任是綠委留在高身邊的,另一個新聞今天出來,

昔推保護吹哨者今告「A先生」惹議 蔡壁如:他是報馬仔

蔡壁如強調,他已經到政論節目來講,怎麼還能夠說是吹哨者,對吹哨者的定義要重新定義,他不夠光明正大,應該要露臉來講。邱明玉詢問,連她都知道「A先生」是誰,為什麼不直接告那個人,而是要告A先生?蔡壁如回覆,因為民眾黨很「古意」要保護這個人。不過話鋒一轉,蔡指出,A先生現在在民進黨立委辦公室服務,在現在選舉的政治攻防上,質疑是否有可能會加油添醋。

吹哨者現在還在給綠委當助理。如果想成抗中保台,就像是有共匪幫你選出總管,總管回去還獲得共匪重用,大概就是這個意思。所以若要高委員涉貪,這些前主任或前助理都是貪汙共犯。我實在很難想像,竟有這樣的助理,為了幾萬塊錢的回捐公積金,要吃貪汙官司,還不知要賠還國庫多少,要關多久,一輩子貪汙犯的罪名在身上。

故曰:凡事不合人情者,鮮不為大奸慝。

jun5238(jun5238) 於 2022-11-18 22:03 回覆:

剛看政論節目,綠委跟綠嘴們都說高虹安貪汙助理加班費,影響高選情很大,竹科小姐太太們都恨,把竹科女性當玩物,難道這些竹科女性,不知道票投民進黨,竹科男也要上戰場的道理嗎?當台積電能飛去美國的人太少了。這是真正的因小失大,所謂看見別人眼中有木屑,卻看不見自己眼中的梁木。或是有人為了撿拾掉在車內的一塊錢把整台車撞掉了。話說回來,假如助理有加班,高委員貪了它,那是他們私人的事,趙少康說你可以不給,也大可不幹。假如助理沒加班,卻領加班費,這個才叫貪汙。但高委員既要助理捐了它,也就是捐不是助理該得的,不知道這些助理吹個甚麼哨?真這麼想當貪汙犯嗎?

jun5238(jun5238) 於 2022-11-18 22:27 回覆:
再說高虹安就算把這些助理的回捐公積金,全拿去洗頭,買私人用品,也就是貪汙六十萬,值得全國在選前,用國家所有機器媒體,所有綠媒綠委沒日沒夜的攻擊嗎?這些洪荒之力,不就像是用核彈打螞蟻嗎?這還不叫反常者必有妖嗎?可惜的是,高虹安貪的叫做助理公積金,那些是私款,不是貪汙。這些助理要報復,就非要自證自己有貪汙先,是人頭助理,或是沒加班詐領加班費,沒做滿卻領滿整個月的薪,為了自己沒做事本就不該賺的錢回捐給高虹安私用,別,別說是為了沒洗杯子沒倒垃圾罰的五塊十塊,拚著自己叫做貪汙犯,要關七年以上,也要把高虹安扯下來。有人是看見弟兄眼裡的木屑,卻看不見自己眼中的木樑。有人是為了揀掉在車上的零錢,把新買的車整個撞爛。但我說,天底下最因小失大的是這些被人利用的助理,為了自己被罰五塊十塊,把自己變成貪汙犯。

烏醋
2022/11/18 13:47
民進黨打高虹安已經不是究責這麼簡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