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木棉花 并序
2009/08/27 08:12:20瀏覽1311|回應1|推薦17

總兵署後園,小巷之牆,有一株木棉最古,高五六丈,不知何人所植,或久於清宣統溥儀年代。憶兒時讀書經過路,三月繁花競豔時,最觸目是滿地的火紅。多少瞢懂的日子,情思魂遊於滾滾煙塵中;數不清童年歲月,心緒迷戀在小巷木棉情。四月,木棉結子,子大如檳榔。五六月熟,角裂,大堆成疊的綿絮,在空中或於夢中,飄飛似雪。追逐著雪,亦追逐著逝去不復返的光陰。

春仲至孟夏間,徒步於浯江橋,可欣賞沿岸木棉,花垂偃地,其落而隨波者,又如水燈出沒。或於天方亮,驅車前往小徑,緣山上,經蔣介石紀念石像,右轉直下。待晨曦初透,至新市,映入眼簾者,皆木棉也。

始余遷居漁村十載,每閒遊新市,輒見木棉樹。感彼花開花落,彷彿成長之過程;嘆此花落花開,猶似起伏之人生。蓋觀竹森寒,睹木棉以豁,其花之盛者,屢移人情,遂援筆而作賦曰:

總兵木棉,多曲少直,枝長每至偃地;森然矗立,鱗幹瘤刺,貌似古榕盎意(註一)。花月花開,行人流水,棉絮隨風飄散;梅月花落,蕊凋鳥離,退顧影以自憐(註二)。至浯江木棉,人可手攀,橫空為幹,枝柯平伸而直;紅樹林岸,湖面春色,染波欲紅,更相交攀如枝(註三)。甚而,春仲至孟夏連綿接野,無處不開,此誠浯江橋之麗景也。

乃若新市木棉,人因花旺,商業之鎮,「英雄」代代迭起;樹為人盛,排空奇擎,枝柯一一對齊(註四)。輒所謂,山水不殊,正自有風景之異哉!閒暇餘興,結伴好友,或徒步導覽觀賞。或約至親戚屬,驅車駛抵太武岩山,立以鳥瞰。其遠也,燒空盡赤,望如盞盞華燈;其近也,落英繽紛,看似層層楓紅。輒花都之盛,浯洲之木,新市木棉花唯美。

至文人之於木棉,獨鍾其花,且為詩、詞所寄。唐王睿〈相和歌辭.祠神歌.送神〉詩云:「棖棖山響答琵琶,酒濕青莎飼肉鴉;樹葉無聲神去後,紙錢灰(飛)出木棉花」。唐李商隱〈李衛公–德裕〉詩云:「絳紗弟子音塵絕,鸞鏡佳人舊會稀。今日致身歌舞地,木棉花暖鷓鴣飛。」清屈大均〈木棉〉詩云:「十丈珊瑚是木棉,花開紅比朝霞鮮;天南樹樹皆烽火,不及攀枝花可憐」。民國翁志萍〈浯洲木棉〉詩云:「總兵木棉最古意,參天老幹爭盤擎;花開時節競紛豔,飄絮如雪雪凝情。浯江橋上木棉遊,花時無葉何紛芭;山盟海誓莫為憑,還有江上攀枝花。」再有「新市街頭看木棉,豔光紅於二月天;花謝非花花不知,獨留老叟顧自憐。新市登山將欲行,忽見棉絮竟飄零;太武岩山高千呎,不及木棉送我情。」(註五)

木棉樹,其材不可用,故能少斧斤之斲喪(傷);木棉花,朵大而燦爛,有賞心悅目之為樂。尤甚者,余愛木棉,愛其花開吐豔之紅,不捨花落殘蕊之傷。唯今木棉花序已然錯亂,愛憎莫所憑恃;猶人生之有悲歡離合,歡悲莫所寄託(註六)?是以,榮辱有時而盡,命運瞬息萬變。輒人世間,果真有物極而不反,理其不勢然耶!

附註:木棉,現為浯洲(金門縣)代表樹,別名攀枝花、攀桃花、英雄( 森林中的露頭樹 )斑芝樹、烽火樹、棉樹、加薄棉、紅棉,樹高可達20公尺原產地有印度、印尼、菲律賓等。用途:行道樹或景觀之需(參考網路資料)。

註一、總兵署位於金門金城鎮莒光路旁,其後園木棉樹甚高,形貌異常,似古榕。

註二、農曆二、四月之別名為花月、梅月。

註三、浯江橋位於金門公園,紅樹林岸上,植有木棉十餘棵。

註四、新市木棉,位於金湖鎮新市里,車船管理處對面,為行道樹。

註五、清朝一丈=355公分,一尺=35.5公分;後段仿自唐李白〈贈

汪倫〉詩之意境)。

註六、受「溫室效應」影響,原本春夏期間開的木棉花,可能提前於暖冬期間綻放。

(僅以此文獻給廈大中文系博士教授–王玫)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rping&aid=3261792

 回應文章

潔西小姐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木棉花
2009/09/03 15:54

台南也有木棉樹,每到花季往往是滿街豔紅,尤其花時無葉,那樣單一色調真像是烈火燃燒!!

翁爸爸要一直寫文章唷~有機會去金門一定像您請教

翁志萍(jrping) 於 2009-09-05 06:56 回覆:

謝謝蒞訪鼓舞

我會一直寫作的

希望和你共勉

期待你的到訪金門

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