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金 豬 賦
2019/05/03 16:46:50瀏覽594|回應0|推薦5
                 

   嗟「豬」之為物,伊萬古之初,被鬛踶齧,毛茸茸蒙其臉;獰牙鋸齒,扇面耳朝天鼻。大腹便便,四腿短蹙其行;聰敏黠慧,性本疏懶怠惰。動致疲勤,又習晨昏嗜睡,每隨風呼嘯奔竄,遇雨鼓洩穿梭。輒蒼溟浩瀚,時空迢遞,感荒漠之颼瑟兮,長野寂以徘徊;嘆飛魂之無寄兮,能幽隱潛身焉。

   昔夏治水,尚且銘山;周曰巡遊,曾聞勒石。而黃琮蒼璧,降神明之禮器;粢盛牲食,展宗廟之誠敬。蓋四時享祭,禮器與祥豬並獻。嗣後淪肉豬之家禽,肉豬者自古珍於中國,豢養于荒野豬房,與鬼為鄰,常食黍稷,次嚼餿水蕃麥之屬。

   今己亥豬年,為十二生肖序末,兆民既有所需,家戶各有所求,競捧為金豬輩。膜金豬,拜金豬者,昏穢盡滌,笑口常開,自得其樂。金豬可加以彩妝、紋身、飾字,但見金玉其外釋其表,雕藻文采豐其內,祥雲火炬之光滿天,狐文豹言之辭遍地。

   有陳琳者問曰:「子非豬,安知金豬之所樂 ?」吾回以:「吾不知金豬之所樂,亦不知眾人之所求 ? 惟知肉豬之樂與憂不知如何也!或先得食為樂而樂之,後不得回於野為憂而憂之。」

   夫萬物之靈,其生有感,莫也存焉!即螻蟻之微,尚且苟活。一指掐之,吾不知其將如之何?「不然,荒煙野蔓,生長松之千呎,產靈芝而九莖」,風雨摧焉而不懼,與乎人們之蹂躪,唯其尚能噤默悠遊,子知其樂與憂乎?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rping&aid=126365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