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阿扁这么老奸巨滑的,怎么也会被人骗走这么多钱呢?
2008/09/12 18:00:28瀏覽601|回應0|推薦0

人各有特性,每个民族也和人一样有各自的特点,有的特点相互之间就相差得非常之大。以前大多的汉人把务农作为本分,叫做“务本”,在土里辛勤劳作刨食吃,或者做点小买卖搞点贩运,也算务正业,养家活小,老老实实的。这是汉人的主流。

而满族就不同了,它们从民族形成之初就只知道抢劫,不知道劳动,它们不创造社会价值,不为社会做任何贡献,却能过上幸福的日子,靠的是什么?就是抢劫,就是靠转移财富而致富。蒙古虽然也抢劫,但还会放点牧。满族却是纯靠抢劫为生的,以动手劳动为耻。先是抢别的部落,再发动战争抢蒙古,抢朝鲜,最多的是抢明朝,一旦吃喝的东西完了,就纠集在一起突破长城,或者绕道蒙古侵犯明朝,抢吃抢喝,抢猪抢羊,抢钱抢人,很多汉人被其掠去做了奴隶,被迫为它们干活养活它们。

史料记载,努尔哈赤和皇太极时期,只要满清贵族号令要出征抢劫,满人们就欢呼雀跃,大呼小叫象过节似的,因为知道又可以发财了,有时洗劫山东,竟掳走汉人七十多万做奴隶,这样就形成了它们民族根深蒂固的观念:以劳动为耻,以掠夺为荣。这是满人的主流。

满清胡虏窃取中华以后,贵族靠圈地都成了大地主,把抓来的汉人做奴隶,给它们打工,而它们整日悠闲自在,提笼架鸟,名正言顺地过上了剥削阶级的日子,这它们可就没意见了。直到满清灭亡,手里的权力也没了,落魄的凤凰不如鸡了,总该老实一点出来种地经商了吧?可这些遗老遗少八旗子弟,依旧视种地经商为不可接受的事,好吃懒做的秉性已经深深刻在了遗传基因里了。它们宁可把祖上的家业做吃山空,也绝不劳动,前几年我去北京旅游,在什刹海附近参观满人的老房子,见还有那样的人,年纪也不大,还靠着祖上的房产活着,等我们参观完了,它们伸手过来讨几个小费,宁肯这样也不出来工作。你要是和这些蛮夷鞑子有过接触,会发现直到现在,那些满人依旧觉得自己很高贵,普遍厌恶出卖自己体力的劳动,只向往投机取巧的事情。

当然,事情并不是绝对的,当年也有少数满人实在穷得没办法,出来当剃头匠,也羞得抬不起头来见人,说是死后没脸埋地下见祖宗。  可见在它们心目中,劳动是一件多么可耻的事情,它们要过不劳而获的生活,得别人伺候着过锦衣玉食的生活。

可祖业终有坐吃山空的时候,冯巩演的电视剧《那五》就形象地展示了那时遗老遗少八旗子弟的生活状况。再象祖上那样抢汉人的?没那能力了。宁可外出行骗,也决不屈就劳动。明明家里已经揭不开锅了,也不耻于下地劳动或经商,还死要面子,在家拿油布把嘴搽得亮亮的出门,对外谎称自己刚在家里吃完肥肉,暗示家里还有的是钱,然后靠那油嘴在社会上巧舌如簧地吹牛,直吹得乌鸦乌鸦的,说自己和中南海里当权者关系多么铁,然后骗人钱财,骗吃骗喝。您要现在去北京过上段日子,照样能见到这种满人,信口开河地给你说它和某某中央领导多么熟悉,满北京就没它办不成的事。您要相信了,钱准得被它骗去。

它们整日说三道四发牢骚,没有什么它骂不到,什么牛也搞吹,什么谎也敢说,最终那市井油嘴还兴起了一门“艺术“,叫相声,充分发挥了满人那油嘴的优势,总算有一批满人有了职业,虽然还是不创造财富,但侯宝林家族靠着嘴发了大财,除了做官当剥削者外,说相声是满人最骄傲的职业了。

实际上满人中最能说谎的,靠骗术起家的最为满族人引以为荣的就数李洪志老师了,把历史上的一切和现今社会的一切都解释成了为它的大法而存在而发生的。哎,台下那位说了:“你也太能扯了,那李洪志老师身份证上不是写的是汉族吗?” 这您可说错了,李洪志的合作者叶浩等人曾透露,李洪志和它们几个,包括后来被中共抓起来的王治文的女儿王晓丹,实际都是满人后代,只是上一代在解放后身份登记时转成汉人的,据说李洪志还是康熙的后代呢。它们管自己叫“领汉人身份证的满人”、“根上的满人”。就连李洪志自己对此也不特别隐晦,它甚至在自己的一首诗《游清东陵》里说“谁知吾又谁?”,暗示自己是康熙的转世。

它们这伙满人搞法轮功的目的,就是要复辟它们失去的美好家园,盼望有朝一日能恢复曾经的大清江山,这是它们暗中发誓要实现的“伟大理想”和“奋斗目标”。它们认为:“你们汉人现在竟敢爬到我们头上了?要知道你们的祖上原来都是我们的奴隶呀!这江山原来是我们的迟早有一天要让你们汉人再次跪倒在我们爱新觉罗家族的脚下!  ”

当然,现在再象当年那样靠武力征服汉人怕是不行了,只好发挥满人擅长吹牛满嘴跑火车的特点,把牛吹得无边无际,散布各种希奇古怪的邪说,吸引愚民,纠集势力,组建法轮功,让你们汉人去打汉人,它们可以趁乱准备夺权。到那时候,再恢复自己的身份,和李洪志当年把自己生日篡改成佛祖生日一样,说这是当年派出所登记自己民族成份时错了,自己本来是满人,来个“真相大显天下茫”。

李洪志从年轻的时候就受满人基因影响而不喜欢劳动,觉得天下原来就是我们爱新觉罗的,应该象当年满清皇帝那样要吃什么玩什么伸手即来。“我为什么要劳动?”年轻时捏着鼻子当招待所的服务员和文工团的小号手,这在它看来这是伺候人的,是奇耻大辱,所以当年领导反应它对工作总是吊儿浪当三心二意,不当回事。后来到了粮食局当保卫干事,依然待遇不高,为此它对工作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据当年的知情者介绍,它为生活所迫曾经业余时间去倒卖兰花,这对它是最丢脸的事情,堂堂满清贵族后裔怎么沦落到这般田地?自己应该是做大事的,所以它自己从来都羞于提起。

正好那时兴起了气功热,这对它这种满人如鱼得水,有充分发挥自己诈骗特长的广阔天地了。从此一头扎了进去,干脆长期停薪留职,在社会上靠着三寸不烂之舌,登台讲法,大有作为。那通吹嘘,直吹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无中生有,云山雾罩,天昏地暗,直把那些执着心大的汉人骗得如醉如痴。中途还结识了和它有共同理想的满人王治文等,几个满清魔头臭味相投,一拍即合,沆瀣一气,为了夺回失去的天堂,借口何作庥惹了它们,欺骗广大汉人弟子去包围中南海,妄图在中国取得合法地位。事败后,眼见中共政权严打那些闹事的弟子,它们背后拍手称快,曰:“打得好!坏人打坏人。解恨!谁叫你们夺我们的江山?替我狠狠地打!  ”

它那牛不仅冲出了国门,还吹向了世界,大大展示了满人油嘴的威力。别人诈骗只敢诈一般的人,没人敢诈骗当权的政治组织,而它流浪到美国后,吹牛诈骗术又有了新的创意,将矛头对准了陈水扁台独和布什为首的国际反华势力,创了世界诈骗史上绝无仅有的奇迹。

不仅如此,还想利用这些势力帮助自己实现满清复国的梦想。它的那张嘴竟然能骗得老奸巨滑的陈水扁相信它果真在大陆有一亿忠贞不渝的弟子,错误地判断它能在大陆掀起让中共害怕的风浪,以至于将大量黑金投资给它。它手不动膀不摇,看钱的面子上,只动动自己的嘴,频频到法会上“讲法”煽动弟子们的情绪,鼓动、逼迫、哄骗弟子们出来搞什么九评退党,口口声声要救度中共党员,实际上是做给阿扁看:“我可没白拿你的钱的呀,我是给你做了事情打了工的呀”。你看,它们满人把诈骗当正当的劳动和经商呢。

谁和李洪志亲热谁就倒霉,忠心弟子李国栋封莉莉的下场就是榜样,阿扁自从和李洪志勾结上后,马上也走霉运,前两年台湾发生了声势浩大的倒扁浪潮,扁的贪腐黑幕也暴露在世人面前,谁都看得出民进党和阿扁继任已经不可能了。李洪志眼见靠不上扁了,从去年开始讲“法”的兴趣大减,除了后来被澳大利亚弟子群体上访逼出来讲了两回“法”以外,再也懒得出来浪费精力了。民进党倒台后,李大师看已不能再从阿扁那里骗多少油水了,收不到阿扁的钱了,于是说:“你不给钱,我就不做事。我宁肯在家享福呢。” 所以你最近再也见不到它象前纪念那样积极讲法了,现在李老师正忙于暗中积极物色比阿扁还好的对象来助它完成复兴满清王朝的大业呢。魔爪不知道又要伸向哪个政客了。

( 在地生活北美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kxs&aid=2212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