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法轮修炼成语故事之“一意孤行”
2008/07/23 23:06:31瀏覽641|回應0|推薦1
最令李洪志老师头疼的不是中共,而是那些现在反对他的前弟子,比如修者、唐奇之类。因为这些人对大师知根知底,对大师以前讲过的话记忆犹新。那些境外的大法弟子,远比他们得法晚,还怎么向他们讲真相呢?再它们面前反而被讲了真相而退出法轮功。这和KF网请来的御用伪文人不同,那些人对事情又不了解,自作聪明乱评论一气,而修者、唐奇一旦在网上闹起来,往往就能击中李洪志的要害,使得大师哀叹:破坏大法的往往就是内部弟子啊。

当年修者闹起来时,公开对明慧网和李大师当时的荒谬言行表示了质疑,造成众多弟子群声附和,动摇了它们的阵营,使明慧网很是紧张了一阵。修者长期和明慧作对,使大师如芒刺在背,如坐针毡,坐立不安,不得不在一次讲法中,故意漫不经意地说:“网上那些人(指修者等,笔者注)的文章我从来就不看”。目的是想让修者听到这句话后,打消那种妄图在网上呼吁,迫使大师改正错误的想法,要让修者死了这条心,让修者知道,无论你修者再写多少文章,对我李洪志都不会产生作用的,你还是省省力气吧。

李洪志大概忘记了,他一直把自己说成是李世民投胎转世,李世民当政的一大特点,就是广泛听取意见,即便魏征的话刺耳,即便别人的话不一定正确,他也虚心听取,这才有了贞观之治。而李洪志呢?只想听顺耳的,对提意见的,不论对错,也不论是不是自己的弟子,连听也不想听,看也不想看。做出一副硬要“一意孤行”的样子给大家瞧。和李世民的风格截然相反,这说明他根本不可能是太宗转世,李大师要是当了皇帝,手里有了权,早就把修者这种敢提意见的人抓来杀了,苦于现在没有办法,又不能公开叫苦,公开向修者求饶,只好做出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寄希望于修者听了这话后会泄气,再也不写这些文章来给大师的政治活动添乱了。

这招还真有用,修者满心希望自己的那些意见能被大师亲自看到,能引起大师的重视而改弦易辙,把大法引向她所认为的正确道路上来,没想到大师对此是这种态度。这下知道自己写了也白写,于是心灰意冷,真的就从网络消失了,直到几年后的今天也没再出来。估摸李大师暗自庆幸修者是个意志不坚强的人,自己的计策能在她身上奏效,一定和明慧诸位政治弟子弹冠相庆起来了。

可惜好景不长,修者走了,网上又出现了一个自称是他的“女婿”唐奇的大法弟子,比修者有过之而无不及,大师真的有点做坐不住了,觉得唐奇文章的影响力大大高于修者,使他在台湾的势力遭受了重大打击,那些弟子受了唐奇的影响后,纷纷怀疑自己学的到底是原版大法,还是佛学会版大法,军心立即涣散了,大师布置给他们的各项政治活动,都因此胎死腹中。大师好不气恼,万般无奈下和明慧网数次发文声讨,起初气急败坏破口大骂,结果不仅不见效,反而替唐奇的“法轮大法美歌天仙论坛”扬了名,使全世界弟子都知道了这个论坛,都去那里取经了,这下军心尽失,再搞各种活动更难喊到人了,损失是巨大的,教训是深刻的,大师方体会到赔了夫人又折兵的味道。可又实在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去对付唐奇,骂又不行,打也不行,威胁也不行,收买也不行,只好软了下来,据说前段时间大师曾派佛学会的人暗中和唐奇在网上取得联系,假意投唐奇所好,声称大法也要搞恢复汉服的运动,也要“反清复明”,只要唐奇消停一段时间,就愿意和唐奇合作,封官许愿,说什么“有话好好说嘛,不要公开出我们的丑,和我们作对嘛。”妄图忽悠唐奇。唐奇消停了没几天,又因为和它们讨价还价失败而再度出山和它们作对。

这使李大师和佛学会再没办法了,最近大师只好在2008年纽约讲法中故伎重演,又拿出当年对付修者那套来对付唐奇。在讲法的最后,当他离开座位后却又返了回来,假装以漫不经心的样子提到唐奇办的论坛,说他不去看,也不在意,影响不了他的坚定信念,但没有再象以前那样一口咬定唐奇办的是特务论坛了。

这话透露出来的意思太多了,总的说来,还是想向唐奇传达这么一个无奈的信息:“你的那些意见就是再正确,我也是不能照着改的了。我也有难言之隐,我前几年低估了世人分辨是非的能力,误以为它们还象以前那样好骗,结果决策失误,后悔已经没用了,真想重新再来一次的呀。唐奇好女婿,不要怪爸爸‘一意孤行’,你们的心意我心领了,但我一意孤行定了,开弓没有回头箭,现在我只好沿着错误的道路继续走下去,将错就错了吧,你们这些有责任心的弟子不必再费心机,别以为通过写那些文章,造那些声势就能影响我。虽然我和佛学会也是相互利用关系,但现在我也有很多把柄捏在它们手里,想甩掉它们已经不可能了,再选择走路线已经由不得我了。唐奇好女婿,看在美歌份上,你就饶过爸爸了吧,不要再写那些文章煽动那些弟子为难爸爸了,你知道爸爸也难,爸爸也不容易啊,爸爸实际上只不过在做和别人不大一样的生意而已,无非就想多骗几个钱,你就别再给爸爸的生意添乱了。你是乖孩子,是聪明人,自己明白就可以了,你把那些蠢货弟子都点醒干什么?你叫爸爸还怎么指挥得动它们去办事呢?还怎么取得台独和美国国会某些议员的信任,骗得到它们的钱呢?爸爸这么老了要那么多钱干什么?说来说去骗钱还不是为了你和美歌将来能过上好日子?以后爸爸会专门拨笔钱给你和美歌在美国营造爱的雀巢的。好孩子要懂事,要乖,让爸爸再顺利骗点钱,爸爸就收山安度晚年,和你们一起享天伦之乐,好吗?”

可惜唐奇不象修者,不吃这套。修者毕竟是女人,爱意气用事,爱使小性子,以前之所以走进大法,是因为个人感情问题使她要找精神归宿,很容易放弃。唐奇很修者有很大不同,现在还坚持着揭露李老师和佛学会的种种罪恶,甚至已经张罗着弟子们起诉李老师,逼迫李老师在法官面前讲真话的活动了。反正现在李老师对唐奇的策略也就只能象对付小孩,连哄带骗的,大师的正念要是真有用,早就把唐奇销毁了,可那只是说着玩的,实际不顶用,这回大师真的无奈了,连旁人也说这叫做“一物降一物”,大师这么奸诈的,这回还真得由唐奇这样的顽童来收拾。
( 在地生活北美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kxs&aid=2072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