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什麼是歧視?
2020/06/08 05:10:30瀏覽1802|回應6|推薦45

美國近日發生的一些社會動亂事件,讓「種族歧視」(Racism, Racial Discrimination)一詞又天天出現於媒體。

歧視(Discrimination),就我自己簡單的定義是:如果我輕看自己,或是「容許」別人因其個人偏見(personal bias, prejudice)而輕看我,那麼當環境艱困,而我又不想克服困難時,可以使用的一個藉口。

我在Ohio州教書的那幾年,有段時期是學區唯一的ESL老師。

剛開始我是半時間(part time)去幫忙一個ESL老師,教兩個台灣移民家庭的六個孩子。隨後有越南,柬埔寨的移民孩子,我受任繼續幫忙;另外的時間依然承擔特教的職務。那位ESL老師離職後,我就成為唯一全時間的ESL老師。

學區裡有個白人家庭,陸續收養了幾位印度的小孩。那個母親不要我教她的孩子,說我的英語口音不正確。其實她收養的孩子都不是非常年幼就來到美國,而是六歲、八、九歲,甚至12歲,他們講英語已經帶有其印度方言的腔調了。

在她執意頑強要求下,學區於是聘任一個半時間ESL老師,也分擔我那時已經超負荷的學生人數 (最高負荷量18個,我那時已經有將近30個學生,需要奔波於高中,初中,和小學。)

一個學期之後,那位半時間的老師就遞上辭呈,臨別時告訴我:「I am not cut out for K family!」(我生來不是為了服務K家人。) 想來我的前任恐怕也是因此而離開的,因為在學區裡大家都聽聞那位母親的強橫,對老師的諸多要求和挑剔。

她因著我的口音,不要我教她的收養子女,反而省卻我許多壓力。

雖然我的上司認為那個母親如此對待我算是歧視,但她挑剔我的口音,對我而言卻是提醒我要更多學習,改善我的英語發音和咬字,力求清晰;也是對所教的學生負責。

有一天,我去作年度體檢,在稍微閒聊中,我的家庭醫生說,如果不是看到你這個人,只聽講話,我難以相信你是第一代移民。我謝謝她的善意鼓勵。

我想到我的兒子們的一些非洲裔同學。

我們那時居住的小鎮,算是大城市邊緣的郊區,因為房價平宜,是一些想離開城中公屋社區的非裔家庭之首選,我們的學區裡,非洲裔學生比例與其他郊區的學區相比,算是高的。

有一天到高中接當時唸九年級的大兒子回家。在校門口碰到一個非洲裔男孩,自我介紹他的名字,還主動告訴我,他正在和我的兒子一起創辦一個社團。他開朗親切有禮貌的招呼,讓我印象深刻。

後來兒子告訴我:安德魯全然沒有黑人慣有的「失敗意識」 (Andrew does not have a little bit of sense of failure common to the African Americans.)

那是我第一次聽到那樣的說法,所以很驚訝。他解釋,很多黑人就是帶著:因為其膚色,註定他們就是會失敗的生活態度。兒子們在美國出生成長,加上喜歡觀察,對於美國各族裔文化,想來比我清楚。

後來我在學校懇親會見到安德魯的父母,他的父親那時罹患癌症,無法工作,家裡經濟全靠母親擔任大夜班護士的收入。

他的父親臉色略微蒼白,但話語間看得出很關心孩子的學習,而母親則是帶著開朗堅毅的神色,跟我暢然談論兩個男孩(她和我的兒子)對所成立的「少年政治家社團」(Junior Statesman)的熱衷,也談到她其他孩子各自的夢想。她還提到,選擇上夜班,除了薪水多一些,也能確保孩子們下午放學時,她在家裡,能督促他們作功課。

安德魯的父親在他十年級時過世。他後來拿到密蘇里州華盛頓大學(一個美國中西部非常好的大學) 全額獎學金。如今他是一個小企業的老闆。

大兒子另一個家從奈吉利亞移民來的同學,高中畢業去賓州唸卡內基梅隆大學的電腦系(Carnegie Mellon U),如今在科技界也有出色表現。

人有失敗意識,就真的註定會失敗嗎?

我想到聖經的敘事。以色列人因原居地饑荒,移遷埃及,後來作埃及的勞工(用現代詞語來說,就是外勞),服苦役430年之後,上帝任命摩西帶他們離開埃及,應許要領他們歸回先祖的故居,迦南地。

以色列人走過紅海,進入曠野,與上帝立約,成為祂分別為聖的百姓,接受並答應信守上帝頒訂的誡命。

然而當他們聽到去窺看迦南回來的探子說,那地的人身量高大,覺得自己宛如弱小的蚱蜢,他們的心志就溶化了,哭喊著不如早死在埃及地,或是倒在曠野,強如被迦南人殺死,他們於是想另設首領,轉回埃及;完全忘記上帝是「應許」要帶他們「回到」祖居。(舊約民數記13-14章)

以色列人想要回埃及,在曠野鬧事,那不是第一次。每次遇到什麼艱難險阻,或是食物飲水短缺,他們首先浮現的就是在埃及地至少能得粗飽,卻忘記服役時的無奈艱辛與對上帝的哀嘆哭求。

他們身體雖然已經離開埃及,已經不是埃及的奴工,但心態上,他們仍然受奴工生涯習慣的捆綁。

上帝沒有以祂的大能大力,帶領以色列人馬上進入迦南,而是在曠野錘煉他們。一方面要他們預備好,能應對那時住在迦南地的驍勇善戰民族,以得回失落的產業。另方面想必是要他們脫除長年累積的「為奴意識」,轉而信靠上帝,與上帝同行,開啟新階段的生活。

但是以色列人卻不肯懷著期盼,在信靠中「前瞻」,只是不斷「回首」過去,心思帶著埃及地的枷鎖,在曠野蹣跚踉蹡而行;以致那不信的一代終是沒有進入迦南。

失敗的意識心態,仿佛真是帶來失敗的結局。但,那卻不是「註定」的,而是人愚昧、頑梗的選擇。

其實帶著不揮除過往的心態,各個族裔都有,不限於出埃及地的以色列人,或是曾經在美國農莊擔任奴工的非洲裔種族。

有些移民來到美國的各國人,無視這個國家提供的許多機會,不想力爭上游,只是想領受不勞而獲的福利,一味認為自己貧窮,理當配得那些本來是要救急不救窮的社會福利。

持著這樣自認失敗、貧賤的心態,不但自己可惜而可悲的過了一生,還代代傳延下去。。

相對於地上移居的人,一些有天國子民身份的人,也是持續以地上如蟲爬行的心態生活。

即使使徒保羅說過如此大有盼望和應許的話語:「無論誰,一旦有了基督的生命就是新造的人;舊的已經過去,新的已經來臨。」(哥林多後書5:17)

但還是有很多聲稱自己重生得救的信徒,不肯擺脫舊事,執意抓住過去的傷害記憶,隱約就是拒絕活出新造的樣式。

這樣的人很可惜,不知道自己錯過多少豐富的祝福,是上帝藉著耶穌基督要他們去經歷,而後也成為祝福他人的管道。

有個牧者如此說:「如果你的重生只是口裡說的,而非顯於性情,你就是一個騙子。」(If your “born again” is only by mouth and not by character, you are an imposter. By Richard Takim)

新造的人,是脫去昔日的舊性,連同一些失敗、難堪、錯誤的往事,把那些都交給在十字架上的主耶穌,看自己也已經與之同釘死;然後靠著耶穌基督復活的生命,與之同行,開始展望並體現前面的生命之旅。

這樣的人,不斷在蛻變,更新,成長,不斷因信靠而經歷上帝釋出的豐富。無暇去想什麼族裔歧視,或把自己的失敗意識,退縮膽怯,裹足不前,自暴自棄,不願承負責任,不願面對過錯而更改,歸咎於社會不公不義,歸咎於他人的攔阻排斥。

就心態而言,認為自己被歧視,若加以深入檢視,其實是被惡者所蒙蔽欺哄,因為它一貫所作的就是要欺騙,毀壞和殺害;讓人不知自己被造的尊貴性,如同珍寶,卻當石頭看待。而若是有人執意因不同因素歧視其他人,則是成為惡者使用的工具,來製造人與人之間的分化。

從聖經記載看到,上帝使用男,女,不同族裔,文化,年齡,還有殘障,甚至膽怯者,去完成祂的託付。因此執意認為遭受種族歧視,性別歧視,年齡歧視,文化歧視,殘障歧視等等,以致情況無法改變,突破,那些謊言是要遮斷人們前瞻的視野,平白放過或錯失寶貴的時機,終至無法達成上帝的命定(divine destiny):

祂創造每個人,賦予人們各樣不同才華,能力,恩賜,時間,要他們在各生活領域裡成為忠信的資源管理者,不但賺取自己所需,也幫助服務他人,在世人中有所貢獻。那是每個信靠上帝而新造的人都能有的蒙福生命。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chen50&aid=138035192

 回應文章

新天新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6/11 07:33
看到貞吟分享自己是悖逆的個性,就大聲笑出來,哈哈哈哈~

生命本質的惡,是沒有行善的自由;行善也不是想行就可以行,否則,這世界就沒有壟斷市場的事。

當想到人心中有自由,就會想到監獄的同學們。當他們認真信主,竭力追求時,他們說監獄只能限制他們身體的自由,不能限制他們心靈的自由。

心靈才是真自由的關鍵。讚美我們的主。
客旅貞吟(jchen50) 於 2020-06-17 01:14 回覆:

對該做的大事情,心裡悖逆不想做,算不上是嚴重悖逆。對可以做到的小事情不想做,才是本質的悖逆。我的悖逆,是這方面的。神知道,我自己知道。

能不經太多思想,卻凡所行的都是良善的,必須在生命本質上更新,轉變,才可能如此。


BEVO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It's you
2020/06/08 21:29
 
客旅貞吟(jchen50) 於 2020-06-09 10:24 回覆:
It's me.

新天新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6/08 10:31

同意樓下安歐門的看法: 法治、公理、正義是國家社會的最重,人性醜陋居多。

但, 終究這些(法治、公理、正義)無法對抗人性的醜陋, 否則, 全世界的監獄不會人滿為患!

PS: 加拿大的監獄犯人從2018年再次上升, 已經連續四年走高若是加拿大如您說的是個比較重視法治並且有效的國家, 可以以法治惡, 那麼監獄人犯應該越來越少才是! 其實, 全世界的人性都是一樣啦!

從猶太人的歷史來看, 十誡是無法讓人尊守律法, 否則, 耶穌不必為人類(你我)走上十字架, 耶穌捨己的愛, 讓真正基督的跟隨者也捨己愛人, 這不是人本質裡有的, 是從神生出的

客旅貞吟(jchen50) 於 2020-06-09 10:31 回覆:

法治是幫助人的社會維持起碼的秩序,正義的伸張幫助一些人不會一直被欺壓。但歸根結底,這些無法遏止想犯法,有悖逆性情的人。

有時我想,如果我是古代以色列人,但不認識耶和華真神,只知道要持守那些誡命,我會活得很辛苦,戰競。尤其我又是悖逆個性的人,那更辛苦。

能夠在生命本質(essence)上根本改變,想為善就為善,不想做惡就不會做惡,或是根本對做惡不感興趣,不會想去做,那樣的生命才是有真自由的生命。


新天新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6/08 09:52

「歧視」是有的, 但不分種族吧!?

同種族, 同膚色難道就沒歧視嗎? 不會吧! 高看低, 有錢看沒錢, 瘦子看胖子, 高學歷看低學歷, 出身好看出低, 外商看本土, 名牌看小牌, 高檔車看普通車, 牙齒整齊看不整齊的, 專業看非專業, 全職看兼職......哇! 真是三天三夜也歧視不完呢? 哈哈哈哈~

最初, 我認為那是彼此種族的不瞭解, 因著言語或其他文化因素的阻隔, 人與人漸漸冷漠所造成的隔閡。特別是人大都不主動表示友善, 人人被動之下, 彼此沒有機會瞭解, 而產生的誤解而不是歧視, 這是很自然的事情。

其實, 我認為歧視就是一個人內心驕傲的言行舉止。

但, 許多國家歧視有罪, 驕傲無罪; 但在神的法則中, 驕傲是一項罪。心中看重罪孽的人不會有平安, 必須真心來到神面前, 祈求悔改, 人一旦真心悔改, 舊生命就要重生, 新生命就有說不岀的豐盛與喜樂平安。

在神面前, 萬國萬民萬族都是受造於祂的, 神教導祂的民要彼此扶持, 勸勉, 切實相愛, 也不可單顧自已。

中國人說: 一山還有一山高。若以地處來看高度, 我們永遠不會是最高的, 以自己優勢看輕別人是劣勢, 完全沒有智慧。

人類若不在基督裡重生, 這個世界永遠是大欺小, 富人壟斷市場, 弱勢走上飢餓; 輕者暴動, 重者戰亂。神願人人真心悔改信主, 不願一人沉淪。

客旅貞吟(jchen50) 於 2020-06-08 10:30 回覆:

你列出的那些不同的歧視,真像保羅在羅馬書第一章列出的那些各樣的罪。而且Bingo!你點到重點,人為什麼會歧視其他人?驕傲。而且我們的確會以自己的優勢來較量別人的劣勢,而沾沾自喜。

即使聖經教導我們不要自高,要看別人比自己強。但教導歸教導,我們憑個人努力就是做不到,那不是我們天生有的性情。

但是生命更新後,人不會想要去歧視,也不會因受歧視而自我束縛,那是生命的自由。


安歐門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6/08 09:22

川普鐵粉,種族歧視者,絕大部分是虔誠基督徒,

可見信仰並不能使他們心靈乾淨,上帝也不是全能者,

法治、公理、正義才是國家社會的最重,人性醜陋居多。


客旅貞吟(jchen50) 於 2020-06-08 09:38 回覆:

好奇你真的切身認識幾個川普的支持者呢?他們又如何是種族歧視者?如何定義那樣的人呢?我認識幾位川普的支持者,她們卻是溫和,理性的。

我認為,如果是虔誠敬畏上帝的基督徒,應該不會有歧視的心態,因為聖經講到人都是上帝所造的,不分族裔,社會地位,性別,等等。而人說自己是基督徒,不等同於在上帝眼中他們就是。生活言行沒有顯出悔改更新的生命,可能就不是。不表示上帝無法改變他們,或上帝不夠全能,而是上帝不會強迫人,祂給予人自由選擇。

你最後提到法治,公理,有趣的是美國最近的暴亂,當總統提到要法治和秩序時,很多人卻是一味謾罵,批判。

客旅貞吟(jchen50) 於 2020-06-10 00:09 回覆:

人間的政府,服務百姓,有必要為一些人制定特別法規,幫助並保障他們的權益。例如我剛來美國時,特殊教育的法規才通過不久,教育體制,班級設定,都因此必須做一些改變。這是國家為一些特殊需要學生提供的公平受教機會。

但如果一個得到這樣機會的人,仍然秉持他個人的殘障因素而不肯努力,或是接受這樣的機會改善自我,那麼對他生命整體仍然沒有大幫助。

社會很多外在問題,其實動因在於人的內在。沒有解決和根除內在問題,外在問題會一再重複出現。


新天新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6/08 09:09

我沒有跟有色人種共事過, 但所謂的歧視, 應該不分膚色種族

在還沒信主前, 我不能接受人講話粗魯大聲, 若再加上滿嘴香菸檳榔, 我會離得遠遠的。雖然我並沒有從話語中表現出歧視, 但在那我看不見的內心, 我是歧視的。我會心想幹麻不好好讀書工作養家, 抽菸吃檳榔只會危害家人, 自己也成為一身病的高危險群。甚至, 我也會禁止我的小孩跟這樣的孩子交往。

信主後」, 我從聖經中重新有機會認識自己, 我相信, 我跟「這樣的人」沒有什麼不同, 我只是出生在一個健全的家庭, 若我出生跟「這樣的人」同樣的家庭, 我極有可能比他們更離譜。出生在怎樣的家庭不是我可以決定, 我也未曾努力過。

原來, 在神的眼中我們都是一樣, 神沒有種族, 膚色的分別, 只有罪人(不信)與義人(信)的分別。

待續~

客旅貞吟(jchen50) 於 2020-06-08 09:49 回覆:

是的,有一天出去晨走時,我也想到,最近美國各區域的暴亂,暴露人邪惡,想要破壞的心思。而破壞,殺害的動力,從來都是出於上帝的仇敵,惡者。

我想到,若是生命沒有因為救贖恩典而改變,我的本質也是邪惡的,也會在作惡上有份,甚至享受作惡的感覺。我沒有覺得自己有改變就高人一等,因為我現在的生命是領受的,是上帝「借」給我的,不是我自己本來有的。而若是在我如此,對所有人都可以如此。上帝樂於給他們新的生命。

PS,我那幾年的學生,來自世界各洲,非洲,中東(伊朗,伊拉克,以色列,約旦),中南美洲,歐洲,亞洲。記得還有一個蘇俄來的。在我眼中,他們就是我愛的學生,是來學習英語的。

客旅貞吟(jchen50) 於 2020-06-08 09:55 回覆:

另方面,我相信上帝也要我們有辨識的心,不是批判,而是辨識。

如果一個人行為,習慣真是不良,我們會保護自己的孩子,遠離那樣的人。不是歧視那樣的人,而是謹慎小心,免得自己受託教養的孩子也被影響,染上不好的習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