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說不出的奇蹟!(1)
2019/03/11 16:12:02瀏覽225|回應0|推薦1

過年期間,我的手機被駭,心情盪到谷底,想修理,公司都放假過年,想打電話與簡訊求救,手機上說我不是主人,不被允許,因此內心擔憂自己的重要資訊不見或被利用,於是好憂心,終於幾天後等中華電信開了去修,服務人員建議報警,於是跑了警分局,和警察談了如何處理,是重灌還是..,想不到手機在30分鐘後,自動恢複正常,駭客聯去,就如被駭之前只是用餐時打盹就被駭的莫名,雖說是恢複正常,但也把我過年歡樂的氣習染上灰色的憂鬱,意外地,我通往國際間藝術畫家網,我的畫幾乎天天在1600位世國際畫家中(法,美,波蘭,希臘,英,印度,德,蘇,西班牙...)被選為前三,或最好的作品,突然自己覺得猶如被駭時那般地意外,只是之前是驚愕,這次卻是驚喜。

  這使我想起,我畫畫第一年後,在法國巴黎有3個畫展邀請,然而法國寄宿的home媽,知道我要開畫展,身為過氣明氣的她,又是驕傲的巴黎人,便百般虐待我,無數次竄入我房間,收了我一個月近四萬台幣,隨意作飯給我吃,我吃不下,買東西回家吃,她生氣地禁止,連我的洗澡間掛滿她洗好要曬的床單或窗廉,根本無法洗澡,下課之後要回家也不行,要求我先去旅行,晚晚才回,我覺得簡直無理取鬧,叫人忍無可忍,法國友人說過氣的home媽肯定在妒嫉我的成就,然而這過份的虐待真叫人受不了,在巴黎下雪的寒冬,我不可太早回去,有時一氣之下,真想告訴學校,要不是看在她殘障的孩子,走不出去,需要有國際學生走入她家,使她兒子不孤單地活著,我早控訴她,想不到她居然跟學校抱怨我,種種屬於她編織的我的壞,要把我踢出去,當學校突然找我談時,她還強迫我跟學校說是我同意的,種種被惡意搞的突然,尤其當學校工作人員說我是開校10多年第一次被接待家庭要求搬出時,我徹底崩潰了,畢竟在美國,許多人對我比大姆指,行軍禮般地尊敬,竟在法國受到了百般虐待

(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godloves&aid=125110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