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阮兜的灶跤》
2021/07/29 15:11:00瀏覽12209|回應7|推薦70

遮是食飯的所在

也是開講的所在

阿母的湯匙是阮的煎匙

紙批做魚也做肉

踮鼎底炒菜佮煎魚

扮公伙仔袂當無伊

***

冤家了後

頭犁犁顧食飯 心肝想

白賊了後欲按怎收煞

偷藏的糖仔

敢猶有佇咧

***

懷念灶跤的滋味

有上熟悉的肉粽芳

上溫柔疼心的眼神

數念的灶跤定定佇夢中

扮演燒烙的過往

時常若想起

阮的目屎滴落來

參鹽同款鹹

*

*

後記:

社大台語文課程結束的功課,要用台語文寫詩,請教同學才完成一首台文詩。台語文用說、用唸、用唱的都很有味道,有耐人尋味的意涵,也有種親切的滋味;也許這正是人跟人相互的正面互動帶來的人情味。但書寫則須費一番功夫,很多字連華文也難以呈現,於是使用其他方式註記,心裡想,這樣的推廣是有些難度。

感嘆今天大環境下,方言使用的人減少,也許再過多少年後,就會跟世界上的許多方言一樣慢慢消失,包括閩南語、客語、原住民語。

如果在一塊土地上,共同的語言以交流為首要,不但可以避免因無法溝通引起的誤會和進一步演變的械鬥,也能促進不同群族在商業文化的交流。方言則是各民族的文化傳統和智慧,從欣賞的角度研讀也是一種享受。

( 創作詩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dounan168&aid=165876738

 回應文章

海倫小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8/08 19:06
您台文詩寫的那麼美,我試著念好幾遍,還是唸的七零八落的,只能概略臆想,真不簡單👍
我們吞得下血肉,只因我們不去想我們做的殘酷有罪的事實。~泰戈爾
城市小農(dounan168) 於 2021-08-09 19:31 回覆:

謝謝美麗的海倫小姐!

對沒有上過課的人來說,

想要順利地看著文字唸出詩來,還真是難為你了。


Path Walke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偶感
2021/08/06 19:52

城市小農(dounan168) 於 2021-08-07 08:00 回覆:

最難是初心

菩薩畏因 

眾生畏果


十年風《南風與蓮》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8/06 12:16

灶跤....

跤,交叉之意,比喻腳。教育部真是的。
台語應無懷念,台語習慣說成思念。只是淺見而已。

城市小農(dounan168) 於 2021-08-06 16:30 回覆:

台語文的書寫各家說法不同,版本也多。

您的用字遣詞慎重,令人佩服,謝謝指導!


黃彥琳~~「熊穴」遠足記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8/02 22:47

《再補一句》

台語俗稱「河洛話」,
啥意思?
許多人大概不知道,那意思是「黃河、洛水」所講的語言。
在古代是唐朝的官話。

用閩南語(河洛話)唸唐詩宋詞,特別有味道,韻腳平仄的音都對了!


城市小農(dounan168) 於 2021-08-03 08:47 回覆:

是這樣沒錯!

唸詩、吟詩那意境之美,讓人陶醉!


黃彥琳~~「熊穴」遠足記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8/02 22:41

《建議》

可否在台語詩下方配一段語音檔?得意

會講台語,不會唸,怎辦啊?親你一下
 


城市小農(dounan168) 於 2021-08-03 08:50 回覆:

也有這樣想法,

只是操作技術不純熟,只好作罷!

謝謝彥琳到訪!


善良有才華的smileangel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8/02 07:28
城市小農,用台語寫新詩
我第一次看到台語的詩
雖然,我有些地方看不懂
但是,詩的韻味,不錯喔!
謝謝您的分享
我最近,開始學習台語喔!
我的新文章出爐,邀請您來賞文,謝謝!
祝福您,平安健康喜樂!
城市小農(dounan168) 於 2021-08-03 08:53 回覆:

台文詩要唸出來才能懂,

用看的真的很難了解,尤其是口語化的現代詩。

有人願意學台語真是好事,畢竟很多長者的溝通要有共同語言才好交流。


旭日初昇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7/30 12:37

客語、閩南語應不會消失,日常說這些方言的族群,

全世界約有4千多萬(客語)、六千多萬(閩南語)。

個人不懂客語,但閩南語很精緻優美,

這些方言都不能讓它們消失,也不會消失。

城市小農(dounan168) 於 2021-07-31 07:25 回覆:

您算是很樂觀的。身邊的國小鄉土老師就很感慨,小孩子的母語能力很差,家長要指望學校一週才幾堂課教會母語是不可能的,家庭及家長才是最優的環境與老師。

南部說台語的還算多,北部的孩子說母語的就更少了,當我們這一代凋零,母語還能撐多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