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媽,再見
2007/05/12 12:26:46瀏覽722|回應2|推薦9

從五月廿五日您在台大醫院病逝至今,今天六月十五日,我們終於真正地跟您正式告別了。

我跟您說,Frank找的這家禮儀公司挺好的;禮儀師尊照我們的意思,依您的宗教信仰以基督教禮拜方式為您做告別式,儀式大家同意不請任何外人,所以,媽,您是在全部您所熟悉的家人萬般不捨下送您上路的。

禮堂是以白百合為主佈置而成,我們都很喜歡的您那張照片被花海圍繞著。我想,您那淺淺的笑容大概是表示您很喜歡這些花吧。

引導我們做禮拜的老牧師好老好老,杵著枴杖、操著一口山東家鄉腔,熟稔地帶領我們唱聖詩念禱文。禮拜中應有家人寫的祭拜告別文,禮儀公司怕我們情緒失控,建議由我們寫好由禮儀師代我們念。

這篇告別文是繼承您全部文采的Andy連夜寫出的,禮儀師遲到,Andy勇敢地上台抖著音忍淚念完他對您的敬意和思念。

告別文如下:

—.—

最親愛,最親愛的您,走了。

我們記得您的名字,淑範德存,郭淑德。

我們記得您的生日,民國九年十一月廿一日,生於山東省高密縣。

也記得您離去的日子,民國九十五年五月廿五日病逝於台北市台大醫院,享壽八十六歲。

這八十六個寒暑,您從禮教嚴謹的家庭長大,三個姊妹中,唯您飽讀詩書,一路念到青島女中畢業。

您學護理,事親至孝的您所學所苦,只為了有朝一日當了護士,能照顧多病的母親。

民國二十六年,抗戰烽火硝煙起,盡忠愛國的您參加青年軍的行列,離鄉背井,衣食拮据,生活談不上任何品質,但您仍站在助人的崗位。

聽說,人的靈魂重量,有二十一公克。您現在輕了二十一公克,但卻在我們心田加重了更多份量。

從您身教,我們懂得自愛,也懂得愛人。這是人生最寶貴的課題,而我們何其有幸曾有您相伴。

今天,您將化作一縷青煙。知道您歸主懷抱,永遠與藍天白雲為伍,我們不該難過。

我們在雨季中會想您,我們在星空下會想您,會想起您在睡前臥讀書報多專注,會想起您隨電視劇情忽喜忽怒多可愛,會想起您仔仔細細料持家務的背影,會想起您目睹繁花盛開時的笑容……我們總會想您的,因為永誌難忘。

耳背的您,晚年罹患阿茲海默症,受盡無聲的煎熬,但現在您多自由,一定聽得到我們,一定記起了寶貝的我們。

最親愛的媽媽,最親愛的姥姥,最親愛的奶奶,還有最親愛的老婆;您有很多身分,以及一個美麗的靈魂。萬般不捨的,跟您說聲再見,我們終有一天再見。

—.—

Andy念的時候您可曾聽見?這是我們全體家人的心聲呀。

老牧師人老思想不老,一旦知道參加者全是家人便跟Frank建議:「老太太雖然是基督徒,用西式禮拜做告別式,但我們畢竟是中華民族人。是中國人,做個家祭跪送老太太吧。」

我們毫無異議,能跪下三叩首跟您道別跟您說好走。我們感到安心又踏實。

在純潔的白緞棺木襯墊中,您看來好小好小。怎麼這麽小?心中剛這麼想,眼淚就掉出來了。雖知您靈魂早已在天堂跟苦命的姥姥歡聚了,但將玫瑰花放在您身上大聲念出對您的不捨,仍是難以承受的痛。

跟您跪別後,Frank捧著您照片,我們跟在棺木後走到火葬場。老牧師再帶領我們念祝禱文唱聖詩。我沒依您願加入基督教,但我唱歌念禱文都好大聲。老牧師說大聲點天主才聽得見,才會找到您引領您返回天家。

火化儀式完畢,您被推進火葬的場面我陪著叔沒看到,再見您已是一堆白骨。由長子Frank為首,我們每人都用自己的手檢一根骨頭放進罈中。我好訝異您的骨頭有那麼多,而且好完整。禮儀師說這是您將保佑賜福給我們的証明,很少老人家有這麼大堆完整骨頭讓家人一一去檢的。

您看到叔了沒?不愧是您仰賴信任的老伴,叔今天好堅強。數度老淚縱橫掩面吞下泣聲,但他仍然挺胸撐了下來。能分得您一小撮骨頭帶回老家,他已心滿意足。叔痴心伴您大半生,您走了他仍不離不棄,您就放心上天堂了吧。

您在慈恩園的家很莊嚴,管理很嚴格。叔和我們看了您的新家都很安心。

媽,如Andy說的——跟您說聲再見,我們終有一天再見。

再見,媽。

20060615

巴斯光年
跟姥姥說再見   大妞永別了,我親愛的奶奶 

虹虹奶奶,謝謝您,再見

◎明天是母親節;也是我60年的生命中第一個沒有母親在旁的母親節,見到處處以商品展售的康乃馨,心中難掩失落。

原來,永遠失去母親的哀傷是不會因年紀增長而淡去的……20070512

(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darkgreen&aid=954763

 回應文章

墨綠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某個日子會特別思念
2007/05/13 08:18

To Reader Canada

妳的哀傷比我深,抱一個。

To 安欣

共同生活超過半世紀,思念和哀傷並非日日與呼吸並存,但不經意的某景某物某事觸到心深處,那才叫受不了

謝謝安慰,抱一個。


Reader Canada
I know how you feel....
2007/05/12 15:10
How sad....my mother passed away in 2006, and my father passed away in 2005.  I always thought they would be with me forever....just miss them a l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