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男人的自白之十六:我的白雪公主
2009/11/20 00:22:17瀏覽2031|回應25|推薦201

我想向你們述說一個故事,一個命運的故事,這個故事裡的主角是她跟我。

''她跟我'',讓你們聯想到一個愛情故事嗎?或許這是一個愛情故事,也或許這不是一個愛情故事,你們可以在聽完這個故事以後,自己做一個判斷。

認識她,或者說,知道有她的存在,其實早在我剛懂事的年齡,或許五、六歲?我感覺,我好像常常看到她,常常看到她,這是必然的,她就住在我家斜對面。

可是,別誤會了,我們並不是在院子裡辦家家酒的青梅竹馬,她是那個有一次我在巷子裡被狗追的時候,跑出來一把抱起我的大女孩,她用兩隻臂膀抱住我並輕輕搖晃著柔聲說道:''別怕,小不點,有我在呢。''

我淚眼汪汪地張著可能缺了牙的大嘴,幾乎忘了呼吸,呆望著她澈藍的眼睛,想:''她不就是那個故事書裡的白雪公主嗎?''

從那一天起,她就成了我的白雪公主,我像每個曾經羨慕或愛戀過童話公主的小孩一樣,在還無法用清晰的言語說出心靈渴望的年齡,天天要求媽媽在睡前為我唸一段白雪公主的故事,而每天早上,我總是等在窗前,向騎著紅色單車去上學的她招手,下午放學回來的時候,她會把等在家門口的我抱上她的單車座,牽著紅色單車跟我在巷子裡來回走著玩著。

這是一段一直沒有從我的記憶裡消失的往事,啊,我的白雪公主,我的童年。

當我進入小學以後,她也從高中畢了業,到另一個城市讀大學,她不再每天推著紅色單車走過我的窗前,彷彿,有一段長長的日子,我不再想起她,事實上,我也在逐日成長,變成一個喜歡追狗抓貓、欺負女生的調皮男孩,只是有時,當我走進她家院子檢回我的皮球時,我會看到她斜靠在牆腳的紅色單車,而紅色卻讓我莫名所以地聯想起白色,那白雪公主跟我的童年,會在我轉身走開的同時,像一段突來的影像,幾分之幾秒地快速閃過我的腦海,然後又幾分之幾秒地快速消失在我把皮球踢向玩伴的剎那。

直到有一天,十歲的我上完鋼琴課,單獨走過家附近的公園時,突然看到前方池塘邊的椅子上正坐著發呆的她,我放慢了腳步,猶疑著是否悄悄從她身後繞過去,就在這個同時,她抬頭看到了我,對我招手說:''嗨,小不點,坐下來看鴨子吧。''

我靦腆地走上去,坐到她身邊,有一兩分鐘我們都默默無語地望著池塘裡的鴨子,然後,她說話了,似乎對我也似乎對自己:''我最近好多煩惱,真希望變成池塘裡的鴨子……,我的男朋友跟另一個女孩相好,這個女孩卻是我最要好的女朋友……。''

她的聲音突然變了調,我轉過頭看她,在她臉頰上的淚珠裡,我看到了我幼年時的白雪公主,我全身不自覺緊繃了起來,雙手不知往哪裡擺,只能出力地把手壓在兩條腿上,而我的心臟,我幾乎可以聽到自己心臟的跳動聲,懷著一顆七上八下的心,十歲的我,慌張地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她。

過了一會兒,她逐漸恢復了平靜,拭乾眼淚,嘴角又露出了一絲微笑,望著我,眼睛澈藍無比地說道:''小不點,沒嚇著你吧?我這幾天都悶在心裡,現在說出來舒服多了,有你真好。''

我清楚地記得,當我站起向她告別時,我從乾燥的喉嚨裡發出輕細的聲音說道:''再見,白雪公主。'' 鴨子群也同時在聒聒叫著,或許她聽到了,或許她沒聽到。走回家時,心裡浮動著一絲絲悵然,一絲絲十歲小男孩說不出個所以然的悵然。

我想,人生是無法用道理解釋清楚的,雖然不是個宿命論者,但是,有時我卻不得不驚訝於命運的力量,當已經成為醫生的我,在二十多年後的某日,正坐在醫院園子裡的池塘邊休憩時,看到斜對面坐著一個女人,她兩眼無比的澈藍,讓我想起了我童年的白雪公主,會是她嗎?她看起來有點疲倦有點哀傷,我站起來走向她,小心地問道:''您是我的舊日鄰居嗎?我是……。''

她疑惑的眼睛突然亮了起來,輕呼道:''小不點!我母親已經跟我說了,你在這裡當醫生。''

從這一天起,我們之間開始交織著纏繞的命運。

單身的她,每日下了班就到醫院陪伴患血癌的十七歲女兒,我也經常抽空從我工作的隔壁部門過來看她跟她的女兒。

從十六歲就患了先天性糖尿病的我,很清楚十七歲年輕女孩患重病的心理,我總是鼓勵著生病的女孩,安慰著哀傷的母親,我幾乎有一種感覺,覺得我好像要彌補當年我們坐在池塘邊時,我沒有挑過她感情煩惱的擔子的遺憾,十歲小男孩說不出個所以然的悵然,似乎又在歲月移轉了二十多年之後浮現了。

或許,先天性糖尿病讓我提早成熟,讓我不得不去想生命更深層的意義,也或許,我先天就是一個精神敏感的人,我經常可以感觸到別人隱藏在心靈深處的哀傷,我甚至會在夜間作夢時,聽到我的病人在呼喚我,而我的女友總是說我的愛情太無邊無際了,讓她因此有一種無法完全擁有我的感覺。

我無法反駁她,她說得一點都不錯,愛情,對我來說,就是對世間所有生命的愛戀,我每天都會愛上一個哭泣的老人,一個嘻笑的小孩,一個靦腆的女人,一個謙卑的工人,一隻樹上的烏鴉,一隻窗前的蜘蛛……,還有我收養的三隻貓。

用這樣的生命愛情,我陪著她,憂心的母親,走過了一段陰暗的道路。

她的女兒沒有逃過病魔的掌握,二十歲不到,就告別了人世,當她的女兒斷氣時,我及時趕到了病房,看到她正撫握著女兒的手,輕聲哼著一首童歌,她澈藍的眼睛閃著淚光,嘴角卻無限溫柔地牽起一絲微笑,用這樣一絲微笑,她向女兒做最後的告別,愛情的告別……。

這一剎那,我突然感受到一股無邊無際的愛情,我的眼淚忍不住簌簌滴流著,淚眼中我看到了一個公主,我童年的白雪公主。

當天夜半下著傾盆大雨,我特地從醫院開車送她回家。

在路上,她突然對我說:''我生命中有兩個最低的低潮,一次是我第一個男朋友背著我跟我最要好的女友相好時,然後就是這次我失去女兒,奇怪的是,這兩次你都在我身邊,但是我想,第一次的事你早已忘了。''

我回答道:''那年我十嵗,我們坐在池塘邊看鴨子。''

她吃驚地轉過頭望著我說:''啊,你還記得?''

我回道:''我還記得你紅色的單車,我也記得妳抱起被狗追的我。''

她提高了聲音說:''老天,老天,你這個小不點。''

而就在這一剎那,我沒抓穩駕駛盤,車子在濕滑的轉彎處衝出了跑道,翻了幾個滾,最後躺在公路斜坡下的樹叢中,我感到一陣陣強烈的痛楚,然後,我漸漸失去了感覺,然後,啊,然後,我就飄了起來,飄離了我夾在車子裡血肉糢糊的軀體……。

我看到,啊,我看到,只受了一點皮傷的她掙扎著爬出車子,她找不到手機,於是奮力地往上爬回公路,想攔車,但是在傾盆大雨的深黑夜晚,似乎沒有人願意停下來,車子一輛一輛地急駛而過。

直到前面出現第六輛車時,我看到她筆直擋在馬路當中揮手哭喊著,當這輛車子朝著她緊急減速開過來時,她奮不顧身地撲上車子前身,逼迫車子停下來,啊,白雪公主,我親愛的白雪公主。

當車主打電話叫救護車時,她又跑了下來,對著我夾在車子裡血肉糢糊的軀體哭著說:''小不點,小不點,你一定要撐著,救護車馬上就來了,小不點,你聽著,你是我生命中很重要很重要的人,你一定要活下去,老天啊,讓我替你死吧……。''

啊,別傷心,我已經不痛了,我只是很想告訴妳,妳是我的白雪公主,可是,我說遲了,下輩子好嗎?

下輩子我一定會讓妳知道,妳是我的白雪公主……。

故事說到這裡,我才想起來,我忘了告訴你們,說故事的我是一隻貓,在那死了又生的交接過程中,我的靈魂裡只貯存著我前輩子最後的一個願望:下輩子我一定會讓妳知道,妳是我的白雪公主。

懷著這個強烈的願望,我又誕生到世間。

這次,我變成了一隻貓。

我住在一個喜歡動物的女主人家裡,女主人還養了一隻狗,跟兩隻兔子,當女主人帶回這兩隻兔子時, 我一眼就認出了, 其中一隻全身長滿了白毛的兔子就是她, 當時正潛伏在草裡伺機獵捕小鳥的我, 欣喜地朝著她奔過去。

我的女主人急得攔著我直罵: ''你這隻野公貓,連兔子也想咬啊!''

我喵喵地頂回去 : ''你別以為貓都是壞蛋。''

當女主人看到白兔子對著我蹦跳過來,然後依偎著我,讓我給牠舔毛時,她訝異地說:''這可真是奇蹟了,你這隻連狗都怕你三分的壯貓,怎麼對這隻白兔子這麼溫柔?''

給白兔子舔了毛以後,我湊上我的鼻子,在牠的大耳邊咕嚕咕嚕地說著只有牠聽得懂得話:''妳是我的白雪公主。''

我的故事說完了,或許,這是一個愛情故事,也或許,這不是一個愛情故事……。

( 創作小說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lackmoon&aid=3503256

 回應文章 頁/共 3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思于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難怪那眼神
2009/12/13 17:17

那眼神透著靈氣

原來前世是這麼一回事

好有想像力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12-14 16:31 回覆:
~那眼神透著靈氣~

你這句話讓我想起了一些我認識的歐朋友,他們不吃有眼睛的動物肉。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JamieCha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09/12/02 18:01

很有趣的編纂耶!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12-02 21:41 回覆:
很高興你喜歡這個故事,也等著你更多精采的旅遊報導。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Bundy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不管是否是愛情故事
2009/11/29 06:47

Blackmoon 的小說

都是少少的章節

卻給人很深的感動

但是

又帶些淡淡的哀傷

卻不讓人覺得很大的悲苦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11-29 23:37 回覆:
親愛的Prada

你的透視力讓我佩服。
我的個性的確一向簡單俐落,因此寫文章也不太喜歡寫長篇,而且我基
本上不是那種悲苦得死去活來的人,總是相信路是走得出來的,只是我
有點文人的騷味,到處嗅到空氣裡浮動的淡淡哀傷……。

你的幾句話就把我這個人的輪廓都勾畫出來了。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宏哥菩薩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悲情
2009/11/27 17:46

悲情的白雪公主...

這樣的愛情

叫人揪心

尤其最後那張照片

令我相信 輪迴轉世的真實性...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11-27 19:17 回覆:
我們雖然不知道是否真有如此輪迴,但是我們至少可以嚮往它,
讓短暫人生裡無法圓滿的缺憾,能夠在提昇的靈魂裡 終於成真。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一則動人的成人童話
2009/11/25 16:12

一則動人的成人童話

 

對我來說,成人童話最難寫的是,它不是偶像劇,只要套用公式。

它必需有讓一個不相信童話的成人感動的特別元素,

生死別離原本太沉重,而輪回再是人也太無趣,經過巧思的卡通化後,

我們轉悲為喜,那喜,是原來“愛情”也可以如此再回到我們身上。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11-25 21:16 回覆:
讓一個不相信童話的成人感動,這話說得可真好啊。
但是也正如你說的,童話並不好寫,尤其是寫給成人看的童話,也因此,
作者本人大概先得自己被感動,才能感動讀者,如果我這個故事還讓人
多少有些感動,大概是跟我熱愛動物的心有關吧?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問好黑月
2009/11/25 11:40

天啦!   如果這還不叫愛情

那我就不知天下還有什麼可稱為愛情啦

它打破了年齡差距 , 衝破了靈魂的限制,

甚至穿越了物種的天界,  是怎樣世世相隨的追逐啊!

祝安安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11-25 21:48 回覆:
你說得真叫人感動啊,而這個故事也的確如你所說,打破了年齡
差距,,衝破了靈魂的限制,甚至穿越了物種的天界。
這也是我對人們總是劃小圈圈、設定界限的小家子思想的所提出的反問。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彷若游絲的情愫
2009/11/24 15:38
這篇故事會讓人的記憶又回到兒時,那個仿若游絲,不著邊際卻又確實存在的迷濛情愫,呵呵!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11-24 20:54 回覆:
我們有時會在某個不經意的時刻,突然憶起幼年時的某個往事,
這樣的時刻,的確讓人感到迷濛,感到悵然……。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老查居士新書4-明月依然在心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晚安
2009/11/24 00:40

吉祥

好久沒來問候

請安  歹勢了

妳的故事題材  永遠創新

謝謝妳

祝如意


<鏡煙湖>
山水田園詩
詠物懷人詩
佛宗禪理詩
抒情憶愛詩
鏡煙湖的世界,沒有亂耳的絲竹,亦無勞形的案牘,只有不愧對美好時光的詩,靜靜相伴……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11-24 00:44 回覆:
感謝老查居士每次深夜的拜訪,並希望你的好書能傳遍台灣大街小巷。
祝晚安。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little sophi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歸來 ^ ^
2009/11/23 19:40

你如疾風般飄遠的靈魂未曾空白

你只是躲在貓咪的腹中

思念且泣血的渡我。

然,當我倆的靈魂再度相遇時

我喜歡你替我舔毛

喜歡你的鼻子湊上我的大耳邊

咕嚕咕嚕地說:「妳是我的白雪公主」。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11-23 21:58 回覆:
為你
我拒絕當吼聲震山林的獅子
為你
我拒絕當英挺烏亮的野豹
為你
我心甘情願當一隻兔子
長滿一身白色的毛
跟兩只豎起的大耳朵
好聽得清楚你咕嚕咕嚕的喵喵:
你是我的白雪公主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珂玭☆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可能沒有花兒的照片了
2009/11/22 21:17
那是花兒唯一一次的拍攝!照相機和底片都是二弟的.後來,花兒死亡,我家的生意幾乎停擺,就再也看不到了!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11-22 23:07 回覆:
啊,花兒死了?傷心……。
或許,或許牠(她?他?)正等在某個地方,要告訴你,你是牠的白雪公主。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頁/共 3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