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男人的自白之十一:候補愛情
2009/04/23 19:43:42瀏覽1511|回應19|推薦110

我全身一陣陣打著寒顫,越抽越緊的肌肉壓縮著我體內的五臟六腑,撞擠著我的喉管,似乎隨時就要全部沖洩而出,我驚慌地用手蒙著嘴,搖晃地朝著廁所跑去,跪俯在馬桶前,顛顛嘔著老吐不出的噁心翻胃,終至淚流滿面,嚎啕大哭。

這樣的情緒崩潰對我來說並不陌生,從小以來我就時而有如此的經歷。

我永遠不會忘記我五歲那年,當母親與父親分了手,把我留給父親撫養,自己單獨離開奧地利去了德國的那段往事,今天二十六歲的我仍然能清楚記得,穿著一身白色衣褲拉著一個大提箱的母親,走出家門,搭上一輛汽車的身影。

我貼在一樓的玻璃窗上往下看,用滿心的驚惶期待著母親回頭,回頭對我一笑或是招手,或是,在那周遭早已靜止的一刻,逆著時光反走回屋,回到我的身邊,抱起往日的我,輕柔地貼著我初生嬰兒的面頰呢喃著世界上最美麗的語言:“我的小寶貝。”

可是,時光卻聽不懂我無聲的哀求,儘自滴答著趨前的碎步,踩破了我心底每個千分之一秒的一千個呼喊:“媽媽別走!”

而,一整空的燦爛陽光,漠視我開始哭泣的間斷呼喊,灼灼發著亮光照耀著門前那輛紅色轎車,紅色驕車裡坐著母親聖潔的白色身影,白色身影帶走了我一心鮮紅的血,染得紅色轎車越加艷紅,紅漲了我一臉哭斷心腸的嚎叫,父親輕拍著我的背說著:“爸爸疼你。” 而我淚眼模糊中卻只剩了一個膨脹的紅影,那輛載走母親的紅色轎車。

當我八歲那年愛之如寶的白狐狸狗失蹤時,我終日躺在床上不飲不食,一顆心彷彿被熔鐵活生生地熾燙著,鮮紅的血淌流在醜陋扭曲的傷口上,疼痛得讓我無法自拔地墜入恍惚的時間隧道裡,在時間的隧道裡,我感覺自己像一堆鎖閉在洗衣機裡的污穢衣物,隨著受命運掌握的機器旋轉力,無方向感地忽快忽慢左撞右碰著,而滿眼見到的僅是白狐狸狗混著我鮮血的紅白交加的漩渦,一個沒有回音沒有出口的漩渦,父親因此必須把簌簌淌著淚水卻無聲哭泣的我送進醫院治療。

三個星期之後,當我又回到家裡時,家裡早已等著一隻父親為我新買的狐狸狗,白色的狐狸狗,父親愛撫著我安慰道:“兒子,如果牠又跑丟了,爸爸再給你買一隻一模一樣的,天塌不下來的。”

於是,在我成長的過程中,我從恐懼失去或被拋棄的經驗中逐漸滋長了一個人生的信念,我相信,所有今日握在手中的東西明天一定會失去,而為了避免手中空無一物的時刻之到來,最好的方法是,及時為每個今日尚未失去的東西準備好複製品或候補品。

我就像一隻汲汲營營囤積存糧的土撥鼠,看上了一個背包,買兩個,合穿的鞋子買兩雙,皮手套買三副,舒服的睡衣我甚至買半打,如此等等,當某個我心愛的東西遺失了或是用壞了,我從來不給自己一點啘嘆遺憾的時間空隙,在失去了或被拋棄了的感覺還沒冒出來以前,我已經機械性地取出存貨,輕鬆地對自己說著:“天塌不下來的。” 好像我擁有的東西從來沒有失去過似地。

直到兩年前我愛上了一個女孩。

其實,從讀中學以來,我就已經斷斷續續地交著女朋友,跟每個女朋友交往的時間卻總是很短促,可以說,從來沒超過半年,不是沒遇到過合適的,而是我心底老是疙瘩著一個明日即將哭泣的恐慌。

每當跟我交往的女孩摟著我的脖子甜蜜地說道:“親愛的,我們將相愛到死,永不分離。”或是一廂情願地計畫起我們的未來:結婚、成家、買房子、生兒育女......等等似乎一切都已近在眼前的事實時,我會打從靈魂深處發起一陣冷顫,感到心中那個醜陋扭曲的傷口又在一點點地裂開了,抽緊的胸口讓我畏懼著那紅白交加的漩渦幻象,而在我尚未墜入恍惚的時間隧道之前,我總是及時地中止了這麼一段正在發酵的關係。

我的土撥鼠人生觀甚至引導我囤積愛情,每當我正與一個女孩相愛時,我會跟另一個女孩也同時維持著一個曖昧的關係,而當我感到這個與我相愛的女孩可能棄我而去,或是反過來,這個女孩想綁住我與我誓言終生時,我因危機感而終止的這段愛情關係,與立刻新展開的下一段新關係之間 ,總是被我安排得毫無間斷毫無接縫,也因此,我雖然經歷了無數的戀愛關係,但是我一直沒有感覺到失去了什麼或是被誰拋棄了。

直到兩年前我愛上了一個女孩。

她是我大學快畢業時認識的,當我與幾個朋友坐在咖啡館裡的某一天,我看到穿著一身白色衣褲的她微笑地朝著我們走來,在這週遭乍然靜止的一刻,我的心臟停止了跳躍,我的血液停止了流動,她拉開椅子坐進我們當中,我在似乎吸了鴉片的恍惚中忘了呼吸,不,我根本不需要呼吸,時間早已不存在,我屏息地追隨著她的每一個動作每一個表情每一個字句,它們像是拉長拖延了的影像音符,把我催眠進一個繃散著星點的火光裡,我振起撲火的飛蛾雙翅,奮力搖擺起膨脹的靈魂,以勇士的英雄氣概,踩扁一地的懦弱恐懼,勁直地往前衝進一團火紅的愛情艷麗中..........。

成了我的女友的她,是我的心,我的肉,我的骨,我的一切,我一反尋常地用盡全身的勇氣壓制住蠢蠢欲動的恐懼,擴張再擴張著已經看不到邊界的愛情領域。

我無法克制地每秒每分都在想著她,我恨不得把她裝入我的袋子裡,無時無刻地守著她,我有若瘋狂般地虎瞪著每個靠近她的男人....,如此這般,直到我們兩人都終於精疲力竭地攤倒在愛情的獸籠裡。

“我快窒息了。” 當她這麼對我說時, 我的靈魂警報器終於響起了尖銳的嘶鳴,一輪又一輪地波盪在我因失眠而膨脹的腦袋裡,就在我面臨精神崩潰的飽和邊緣時,我像落水求生般本能地放出了我心中的土撥鼠,我又回復了往日囤積愛情的習慣,背著女友與另一個女孩交往,維持著一個以防萬一的曖昧關係,只為了那個可能到來的明日,那個女友將棄我而去的明日,而這一天果真成了今日的事實。

早上起來,女友已先出門了,我在廚房的桌上看到一張留言:“我帶走了一些簡單的衣物,週末我會再回來搬剩餘的東西,請原諒,能說的話都已說盡了,讓我們早已凋萎的愛情就這麼結束在友誼中吧。”

我全身一陣陣打著寒顫,越抽越緊的肌肉壓縮著我體內的五臟六腑,撞擠著我的喉管,似乎隨時就要全部沖洩而出,我驚慌地用手蒙著嘴,搖晃地朝著廁所跑去,跪俯在馬桶前,顛顛嘔著老吐不出的噁心翻胃,終至淚流滿面,嚎啕大哭。

我跟辦公室請了假,躺在床上簌簌淌著無聲哭泣的淚水,我空虛的腦袋裡彷彿正旋轉著轟隆轟隆的洗衣機,洗衣機裡的我忽快忽慢左撞右碰地起伏於紅白交加的漩渦裡,啊,我又見到了那輛載走母親白色身影的紅色驕車,在一個沒有回音沒有出口的漩渦裡.......。

躺到近中午,手機突然響起,我幾乎期待著這是女友回轉心意的電話,電話那頭卻是我那個候補愛情,她故作嬌滴的聲音昇起我心底一絲受諂媚的生命感,而在與她做完近十分鐘的交談以後,我像一個新打了氣的氣球,近乎輕飄飄地說著腳不著地的自語:“天塌不下來的。”

是的,天塌不下來的,我燃起一絲新希望,試著多次打電話給女友,可是她關死的手機卻總是無法接通,我像一隻瘋狗般地在房間裡走過來繞過去,甩著頭,想甩掉腦子裡時而轟隆作響的紅白漩渦,揮著手,想揮走眼前時而幻現的坐進紅色轎車的母親白色身影。

“天塌不下來的!” 我用力對著空氣大聲怒吼,宛若我正與命運做著一場生死的拔河比賽,而我生存的意志竟是如此地強大,強大到讓我終於下了決心,斬斷這個早已無法挽回的戀情。

我把放在桌上掛在牆上所有女友的照片全部取下,放到一個桶子裡給燒了,望著桶子裡那微弱的火花,我心想,這麼一點小火哪燒得盡這麼一段長了深根的戀情?

於是,我決定用一個更龐大的儀式來告別我的痛苦。

我耐心等著白日終於變成黑暗的晚間,等著晚間下班後歡樂的人群終於消失了蹤影,在夜深人靜的時刻,我提著一個汽油桶,裝滿了兩口袋的助燃丸,走到河邊一條停了一長排汽車的路上,在每輛車的一個車輪胎的軸心裡放下兩三顆助燃丸,澆上些汽油,如此共八輛車,直到汽油用完為止,扔了汽油桶,我掏出八根香菸,全部點燃了它們,動作敏捷地,我邊小跑邊扔進每個車輪胎一根香菸,跑完八輛車以後,我毫不遲疑地繼續轉灣跑過橋,直奔我停在河另一邊的車子。

當我坐在我的車子裡眺望河對邊的一排火海時,我忍不住嘆息道:“永遠無法實現的紅色愛情,永別了。”

望著漸趨轉弱的火海,我感到心裡似乎只剩了一片白,救火車的警鳴聲已響自遠方,瞄了一下手錶,差五分十二點,我拿起手機,撥電話給候補愛情: “親愛的,想死你了,今夜睡你那兒好嗎?” 

我幾乎沒等那頭嬌滴的聲音說完話,已經掛了手機發動了車子,我知道,她會穿上一件性感的睡衣等著我。 好像,我擁有的東西從來沒有失去過似的。

( 創作小說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lackmoon&aid=2846276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To kill to keep or to copy to prepare
2010/12/16 03:24
父母親的謊言,即便是白色的,都有可能誤導年幼的心靈,在孩子那張白紙一樣的人格上多抹上幾個黑點兒,時間久了不灰也難。

現代人時常說些是事而非的謬論,任何事都可以找到一個理由,在灰色地帶遊走,也可以說是Moral relativism.只要能自圓其說就萬事okay,自欺久了也變真。

不管是聖經,佛經,還是猶太教的經,甚至可蘭經都有一套基本倫理規範,連咱們孔老夫子都有論語四書等等,偏離正軌,邪魔上身,可難翻身了。

如今的社會怪現象越來越複雜,老古董如我和老伴有時還真無法適應。。。。

喜歡你處理故事的轉折,寫作手法細膩,發生周遭的人事物在你的筆下總讓人沉思良久。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10-12-17 01:20 回覆:
在人際關係裡我其實是一個自我退縮的人,我到UDN的早期,到別的格主處,總是看了文章就悄悄溜走,不敢留下走過的腳印,因此這些妳所讀的黑月舊文的寫作時期,我基本上是處於一種自說自話的狀況,直到後來來看我文章的人逐漸增加了,我才敢到別的格主處按推薦。

關於這篇[候補愛情]的男主角,其自我欺騙自我圓滿的性格,我覺得可以在許多人身上看到,他們的動機或許各異其趣,但是我想,有一個共同相似的原因,那就是如同故事中的男主角一樣,在無力更改烙印成形的心靈傷痕狀況下,他們改以自欺方式以求生存,換句話說,假裝沒看到自身的心靈傷痕,這就好像調動攝影鏡頭一樣,可以把鏡頭放大到只剩一朵美麗的花朵或是一座雄壯的山峰,其他的相關景物可以讓它們消失掉。

呵呵,我真的很感動Happy Texan這麼認真讀我的舊小說!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是嗎?那些劈腿男?
2009/05/06 16:50
那些劈腿男都是有精神障礙喔?可憐!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05-06 17:35 回覆:
我相信,無法用自然真誠的態度面對異性的人,
心靈深處多少都有些障礙。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靜 默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生命之所以不同物體,在於它有精神與靈魂。
2009/05/05 21:57

生命之所以不同物體,在於它有精神與靈魂。

狗狗不見了死掉了,再買一隻同樣的,但外觀類似內在個性行為卻完全不同。

父母的教育方式錯誤,導致孩子價值觀錯誤直到長大成人。真令人感嘆。

我認為家庭教育更甚於學校、社會教育,但見太多父母自認為教不了孩子的,指望學校老師要扛負起指導、矯正的責任與義務,無言吶....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05-05 23:55 回覆:
在今日的世界裏好像到處都見得到複製品,包括人,
平日要遇到一個真誠心靈的人還真得靠運氣。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豹老大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感動人
2009/04/27 21:38

描述得真感動人!他小時候的遭遇比我好,長大時想法全然不同ㄌ,我沒候補寧願放棄,因為一定會失去的.............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04-27 21:54 回覆:
 啊,你採取放棄!相信,你在面對每個愛情而卻終究放棄了它的心情,
一定也是無可避免的疼痛。可以這麼說,接受了它疼痛,放棄了它也疼
痛,於是你就從這個愛情流浪到下個愛情,而你的疼痛卻造就了你一顆
敏感的藝術家之心!也算是命運的一種補償。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夏雨季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問候黑月
2009/04/27 12:43

這可以說是"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嗎?

我好喜歡看黑月寫的黑色小說

問候黑月 安安唷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04-27 20:04 回覆:
我也好喜歡你喜歡我的黑色小說!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珂玭☆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喜歡黑月寫的黑色小說
2009/04/26 23:53
若除去肉體上的弱點考量;而只探討心靈上的弱點,人類最大的弱點,就是自己(貪、嗔、癡.......) 。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04-27 00:34 回覆:
親愛的珂玼,
你真是說中了,人之最大敵人就是自己!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晚安blackmoon
2009/04/26 21:33

壓抑的情緒 造成扭曲的人格

很成功的一篇刻劃內心的文章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04-26 22:48 回覆:
感謝你,你的誇讚是我的榮幸!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牛仔3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回應2
2009/04/26 00:39

這主角愛他自己嗎?我懷疑!被拋棄的感覺讓主角真正的自我已隨著紅色轎車離去...

我是讀者啦,說說感想罷了,喜歡你描述心境的寫法!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04-26 17:35 回覆:
你說得一點都不錯,真正的他早已隨著紅色轎車離去,
而成長以後的他其實只是他自己的複製品。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蝸居客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有些話想對『1313』說:
2009/04/25 12:58

(一) 如果人真是那麼理智的話,就不會常被欲望牽著鼻子走了。

就好像我們都了解那些是垃圾食物,

卻總是禁不住口腹之慾的誘惑一樣的道理。

知易行難。

(二) 蝸居客也曾經耽溺在自我催眠的苦戀中,

至少我是這麼認為。

不一定在修成正果的愛情裡,才能嘗出滋味。

有些病態的愛情,像嗎啡,叫人樂此不疲。

別有一番滋味。

『1313』可以到「黑月城市」參與愛情的討論!

(三) 看過幾本探討「前世今生」的書。

有一位心理醫生試圖用催眠的方法,

治療一位患有「密閉空間緊張症」的病人。

卻不小心讓病人回到了前世。

原來她前世是陪葬者,

活生生等待死亡的痛苦經歷在今世餘悸猶存。

(他們認為人們會把拒絕接受的創傷記憶,丟到潛意識的地方深藏。

用失憶的方式來逃避,往往造成日後的心理病因。

就像特別對「小強」歇斯底里的人,或許襁褓時期曾被蟑螂騷擾過。

如果找出童年的病因,用成年的理智去理解,就可能治癒。)

「黑月城市」可以將「前世今生」列入討論。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04-25 18:40 回覆:
[前世今生]肯定是一個有趣味的主題,謝謝你的建議!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PinkCottonCandy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The darkest dark
2009/04/25 07:55
Dear 黑月,

You did it!  你這次真的讓我哭了~~

這可恶之人的悲惨一面不禁讓我掉涙

人心是那么的脆弱

人性的黑暗面却又如此的叫人胆颤心驚啊!!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04-25 18:57 回覆:
我相信,每個人的靈魂裏都隱藏著一塊黑暗地,這也是為什麼人會誕生到世間
原因,就是為了探索這塊黑暗地。有些人,當他在某個誠實的時刻看進自己靈
魂裏的至與痛苦為友,但是也很有可能,在那短暫的自我誠實之後,卻又縮回
殼裏,假裝不知道靈魂裏的黑暗、痛苦。那麼此世的黑暗、痛苦只好累積到下
一世了。
還真有點叫人傷心呢。

遙遠黑月問候親愛的粉紅棉花蜜糖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