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男人的自白之十五: 臍帶
2009/11/06 00:21:23瀏覽1861|回應26|推薦167

接到母親的電話,我馬上提早離開公司,趕回家去,一進家門,就看到盆栽橡膠樹光禿禿地立在鞋櫃旁邊,原本豐碩的綠葉七零八落地躺在地上,迎出來的母親沒說一句話,只對著我用手指向客廳,我走進去一看,窗台上的幾棵植物也全被剪斷了枝葉,陽台的門大開著。

我跨出去,看到挺著八個月大肚子的女友,僵直地坐在蘭花架下的木板凳上,滿地是被剪斷的花葉。

穿著睡衣的女友光脚踩在白、黃、紫混雜在一起的蘭花瓣上,顯得憂傷似又帶點漠然,我慢慢走近她,小心翼翼地拿過她手中握著的剪刀,然後,坐到她身邊,用手環抱著她微抖的身子,輕聲問道:“為什麼要剪斷花葉?”

她靜默了一會兒,說:“它們斷了的身軀怎麼沒有流血?難道它們不痛嗎?”

女友住進我與母親同住的這棟花園洋房已近半年,在這之前,母親完全不知道我與女友交往的事,直到女友告訴我她懷孕三個月時,我才決定介紹她與母親相識,在一家優雅的餐館裏。

那天,當母親的身影出現在餐館入口時,我馬上站起,迎著朝我走過來的母親,我指著立在一旁的女友說道:“母親,給你準備了一個驚喜,這是我新交的女友,今晚介紹妳們認識。”

母親眼裏閃過一絲驚訝,跟女友淡淡握了手,坐下去望著我就直問道:“幹嘛搞得這麼神秘?你們相交多久了?怎麼我一點都不知情。”

我趕忙回道:“啊,我們雖然已認識半年多,但是我們真正好起來才三個多月。”

母親用銳利的目光望向女友, 似乎回復了一貫的鎮靜,拉起一個似笑非笑的嘴角, 對女友說道:“我兒子都已年過四十,妳看起來可比他小了一大截歲數吧?”

女友羞澀地回道:“我們很談得來,年齡應該不是問題。”

我怕女友招架不住,趕忙接口道:“母親,她是我這麼多年來所遇到最好的女孩,個性溫柔,你一定會喜歡她。”

一個晚上,母親幾乎不再說話,默默吃完了主餐,不等甜點就先告別離去了。

從我七歲那年,父親移情別戀,另外成立了家庭以後,母親就沒有再嫁過,不,更正確地說,她連一個男朋友都沒交過,她總是說:“男人哪,不是想騎到我頭上,就是想靠我的錢過活,沒有一個是懷著好心眼的,你父親剛開始做小職員時,那點薪水哪夠養家?還不都靠我撐著,等到他升職成了主管,就馬上變心,另找了個年輕姑娘。”

母親出身富裕家庭,自己開了一家服裝店,經濟上完全獨立自主,其實,她五官清秀,身材修長,總是打扮地體體面面,但是與父親關係的破裂,似乎在她心裏造成了無法彌補的傷害,使她不再信任任何男人。

喔,我幾乎忘了,她一向不准我說什麼她心靈受傷害的事,我還記得,當我初中寫作文“我的母親”時,就曾提到母親因與父親離婚心靈受傷害之類的內容,母親當時抖著手,指著我的作文簿恨聲說道:“你的母親不是一個脆弱的女人,這種忘恩負義的男人肯定傷不了我!”

“你的母親不是一個脆弱的女人”,每個與我交往過的女友都不約而同地如此對我說,但是我相信,母親堅強的外貌下隱藏著或多或少的脆弱。

我十歲那年,當母親與父親早已分開三年,而父親的妻子生了雙胞胎時,母親獨坐廚房暗自落淚的背影,至今仍鮮活地貯存在我的記憶裏,我記得,我走上前去對她說:“媽,別傷心,你還有我呢。”

母親突然一反平日天塌不下來的穩重姿態,放聲哭了起來,邊哭邊緊抱住我說道:“我的寶貝兒子,媽真的只有你了,你可別像你父親那樣拋棄我啊。”

我答道:“我永遠不會離開你。”

母親哭了一臉濕地望著我說:“至死不離!”

我用十歲的稚嫩指頭與母親勾了這個至死不離的誓言。

我不知道,是不是這個至死不離的誓言,讓四十多歲的我至今未娶,雖然我一直不缺乏愛我的女人,但是每段感情卻總是無法延續下去。

有時我到母親店裏,也在店裏的老顧客會說:“這麼一個體面的兒子,怎麼還沒成家呢?”

母親總是嘩啦啦地朗聲笑起說:“這年頭還找得到理想女人嗎?”

其實,我自己都說不清什麼是理想女人,我比較常自問的反而是,什麼是理想男人。

我非常確定,我的父親肯定不是理想男人,雖然母親不肯承認父親對她造成的傷害,但是我深信, 父親的移情別戀另外成立家庭的往事, 不僅傷害了母親,也傷害了我, 或許可以這麼說, 我從幼年起就一直這麼想,因為我不值得父親愛,所以父親才如此輕易地放棄了我們, 也因此,  我總覺得我有義務接過母親所受的心靈傷害, 如此的歉疚感,大概是我四十多年來一直沒有搬出去獨住的主要原因吧。  

而每個與我交往過的女友卻都無法理解我內心深處的世界, 事實上也不能怪她們, 因為連我自己都無法清楚地畫出心底那塊陰影的輪廓。

有個女友說:“你不剪斷母子臍帶,如何成家?” 另一個說:“你母親如此抓著你不放,我能得到你完整的愛嗎?”而一個曾經住進我們大洋房,兩個星期後又搬出去的女友, 這麼對我說: “在這棟房子裏, 我總覺得你的母親在監視我。”

一年前我認識了現在這個三十歲不到的女友,她的清秀外貌長得有點像母親,但是個性卻截然不同,女友的內向、謙卑、溫柔、拙於言詞,正好與母親的外向、自信、果斷、言詞銳利相反。基本上我很少想我到底喜歡哪一類型的女人,我這輩子認識最深的女人就是母親,這麼說吧,我早已習慣了與母親同型的精幹女人。

我上一個女友就是這樣一個與母親同型的女人,我是那麼死心塌地愛上了她,但是她與母親的水火不相容讓我們的愛情在三個月後就熄火了,正確地說,是她把火給吹熄了,她的最後告別詞是:“你愛的女人是你母親,我其實只是你母親的化身,既然你都與你母親結婚四十多年了,幹嘛我還留在你身邊?”

可以說,她是唯一的一個女人,讓我想挽留住她,讓我想與她相守,讓我甚至想另找一個與她單獨居住的房子。

只是,當母親得知我想搬出去的企圖之後,不再跟我說一句話,如此冷戰了兩個多星期,我還是讓步了,我找一些理由來說服自己,例如,如果我搬出去的話,可能母親會傷心過度而生病,可能母親會看不開而自殺……,我雖然讓步了,但是我同時有一種很沮喪的感覺,覺得自己真是一個無能的男人,一個在人生道路上總是錯過些什麼的男人。

我甚至覺得,我的人生道路就像是一條橡皮筋,我自以為很奮力地往前走著,可是每走到了一個極限,卻總是被彈回來,彈回到我生命的出發點,這條捆了我四十多年的橡皮筋,我真搞不清楚是恨它還是愛它,沒有它我似乎活不下去,但是被它捆住我似乎也活得沒有一個樣子。

我對母親讓步的後果就是失去了一個我深愛的女人,我頹喪了將近一年,直到今天,每次想起她,我心裏還隱隱疼痛著。

而會與現在這個個性溫順的女友相好,主要就是想忘記這段剛烈的愛情,當然為了配合母親也是一個重要的原因,只是,她低聲下氣討好母親的窩囊,卻又總是讓我覺得她毫不性感。

我已經三個多月沒有跟她做愛了,我的藉口是怕動了胎氣,但是我想,男女之間如果失去了性磁力,任何藉口都是多餘的。

隨著日趨變大的肚子,她也越來越沉默,最近幾個星期,她甚至開始對自己喃喃說著一些只有她自己聽得懂的話,我猶疑著是否該送她去看心理醫生,母親卻攔阻著說:“有些女人懷了孕或是剛生了孩子總是會患憂鬱症,等她生了孩子再說吧。”

而今天,當我接到母親的電話,我馬上提早離開公司,趕回家去,一進家門,就看到盆栽橡膠樹光禿禿地立在鞋櫃旁邊,原本豐碩的綠葉七零八落地躺在地上,迎出來的母親沒說一句話,只對著我用手指向客廳,我走進去一看,窗台上的幾棵植物也全被剪斷了枝葉,陽台的門大開著。

我跨出去,看到挺著八個月大肚子的女友,僵直地坐在蘭花架下的木板凳上,滿地是被剪斷的花葉。

穿著睡衣的女友光脚踩在白、黃、紫混雜在一起的蘭花瓣上,顯得憂傷似又帶點漠然,我慢慢走近她,小心翼翼地拿過她手中握著的剪刀,然後,我坐到她身邊,用手環抱著她微抖的身子,輕聲問道:“為什麼要剪斷花葉?”

她靜默了一會兒,說:“它們斷了的身軀怎麼沒有流血?難道它們不痛嗎?”

我叫了救護車,送她進醫院,躺在担架上的她,依舊問著陪伴在一旁的急救醫生:“它們剪斷了的身軀怎麼沒有流血?難道它們不痛嗎?”

我也坐進自己的車裏,準備開車到醫院去給女友辦入院手續。

坐在駕駛盤前,我突然覺得打從心底昇起一絲絲涼意,微微顫抖的手竟然有抓不住車鑰匙的虛弱感。

在車鏡裡我看到一張回瞪著我的臉,它是如此陌生,而我掛著這麼一張陌生的臉竟然也活了四十多年?

我近乎恐慌地瞧著我的手我的腿,莫非它們也不屬於我?

我甚至有一種感覺,好像我的整個身體都被掏空了似地,沒有腎,沒有胃,沒有心……。

怪不得最近幾天,女友老是重複問著我:''我怎麼摸不到你的心?''

老天啊,為甚麼我老是在錯過一些什麼。

千頭萬緒中,我不禁用雙手蒙住簌簌流著淚水的臉……,身旁車窗口探進一隻輕撫著我面頰的手,一隻我閉著眼都能辨別出是母親的手,她正用我聽了四十多年的熟悉聲音說著:“我的寶貝,別傷心,你還有媽呢,再兩個月孩子就生下來了,媽會幫你照顧孩子的,就像當年我照顧你一樣。”

我默默無語地離開了母親,開著車子前往醫院探望女友,這雖然只是一小段路,但是,對我來說,它卻像是我四十多年的人生道路,一條長長的來路,以及前面通往不知何方的去路.....。

( 創作小說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lackmoon&aid=3418954

 回應文章 頁/共 3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貝馬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恐怖的關係
2009/12/12 12:59

母親把重心放在小孩身上

還好 她不會打小孩

有一種母親 很愛小孩 又會打小孩 說是愛

有一種母親 放棄小孩 讓小孩過著流浪別人家庭的生活

還有一種母親 她選擇自殺


╭★.☆【Starbell達文西貝馬】~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12-12 23:22 回覆:
我想,打小孩是最直接的傷害,如果大人必須靠打來教育孩子,這表示
大人的教育已經失敗了。

至於選擇自殺,只能說是一個悲劇了,小孩肯定一輩子都扛著一個死亡
的陰影。

而放棄小孩,讓小孩過著流浪別人家庭的生活,可能或多或少跟台灣的
法律有關,在奧地利正好相反,離婚的家庭,一般都是母親獲得撫養權。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2009/11/23 00:58
愛的殘廢教育~令人欷噓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11-24 01:55 回覆:
~愛的殘廢教育~
你這句話真是擊中了故事的中心了!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美賢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好媽媽
2009/11/20 14:59
(你的母親不是一個脆弱的女人)~好堅強ㄉ媽媽~我敬佩!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11-21 03:39 回覆:
命運的安排有時非常巧妙,讓堅強的女人常常遇到柔弱的男人。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愛麗絲維維 - 維伊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好看!
2009/11/16 19:54

真是一個驚悚的靈異故事,

原諒我說它是靈異故事,

這樣的關係根本就是被鬼糾纏,卡到陰!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11-17 00:37 回覆:
哈,被鬼糾纏,有一句相當的德文成語叫:魔鬼騎在他身上,
意思就是,他失去了自我。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Sir Norton 愛亂還是怕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唱反調的 Norton 又來了
2009/11/15 20:04

照心理學的推演, 他複製父親行徑, 互補意識。 從一個女人盪到另一個女人, 有母親扛咎, 背離有了正當性。他近日的恍惚, 對映母親老去和藉口的稀釋, 40餘歲的外表下, 現出未足十歲的心態, 任舊傷始終淌血, 他盡去傷害更多女人。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11-16 17:36 回覆:
Sir Norton的的看法完全是''正調''啊。
這個故事的男主角的確還沒掙脫年幼時的心靈傷害,他用複製父親的行徑,
來不斷重複這個傷口的痛楚,或者說讓傷口保持著淌血的狀態。

這個淌血的傷口似乎是他生命中唯一真實的伴侶。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嘟嘟.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錯覺
2009/11/13 11:51

沒有誰可以替代誰

然而 ..人總以為  抓住就是自己的

用捏黏土的方式   再塑造自己想要的形體

自己生出來的  應該最理所當然囉

可惜  當母親的  往往忽略  .... 靈魂可不是自己生出來的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11-13 18:43 回覆:
~靈魂可不是自己生出來的~

說得真好,或者也可以這麼說,父母親是為世界生出孩子,
而不是為自己。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补充
2009/11/12 22:31
再补充一点,最后他的流泪,异色是认为他是流在心里的(是我主观吧?……用手捂著,可能就是不希望人看到,在外人看,可能看不出来……)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11-13 01:33 回覆:
這是一個很重要的補充。

他的淚水是為自己而流,他哀悼自己的無能,他哀悼自己像一顆
擠不出甜汁的果子。
他早已失去了溝通的能力,無法用自我的語言說出真正想說的。

他哭泣,為自己。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爱到不会爱
2009/11/12 22:17

这篇小说和“禁忌的爱”是相呼应的,但,看来,男人的作为是比较压抑的,因为礼教,因为社会要求,男人被训练成一样不能倒下,不能软弱的角色,所以,他要把打击面缩到最小,小到自己来承担一切,问题是,如果他和女人已经无法相处出正当的感情(包括妈妈和女朋友,),他也就渐渐失去分辨如何爱妈妈和爱女友是不同层次的爱的能力,最终便得了心理的阳痿症(也会影响生理)。这样的阳痿症,小到只是和女性,大到也可能是和这个世界上其他的人;他都不会爱了……

所以,这是个很教人同情的角色,虽然他一滴泪也没有流。

同样地,写的很细腻,很深入。

(抱歉,异色最近忙昏了,所以回应得可能不是很好,包涵)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11-13 01:27 回覆:
~愛到不會愛~

真是一針見血!

我想,你說得很對,愛對這個男人已經成了一個很大的負擔,他感受不
到愛的喜悅,愛的嚮往,愛對他似乎只是一條牽綁住他的繩子,不管是
對母親的愛,或是對其他女人的愛。

他其實很疲倦,在愛的道路上,他已經愛到不會愛了。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Happines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臍帶
2009/11/12 07:16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11-13 01:16 回覆:
喜歡Hapiness的畫,以及純真的筆跡,令人感染到一股毫不虛假的心意。
而,
~從出生到往生,人生路上的種種,活生生卻赤裸裸的愛~
也很叫人感動的句子。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翔任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好可怕
2009/11/11 21:02

到底是愛假借著恨的名義,還是恨盜用了愛的名義?

還是所謂的愛與恨,背後所隱藏的只是「恐懼」?

那種害怕被深深遺棄的恐懼而已。

總之交織這對母子的,是一種統治性的「愛」,和一種不獨立的「愛」。

以恐懼為出發的關愛,本質上是有攻擊性的。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11-12 01:32 回覆:
心理學有個名詞,叫''損失的恐懼''(Verlustangst),這種恐懼或多或少存
在於每個人心中,雖然每個人害怕損失的事物各不相同。
而當恐懼超過了理性的界限時,以愛為例,就是你說的''本質上是有攻擊
性的'',那條捆住''愛人''的繩索,會隨著恐懼的增加,越拉越緊,最後緊
緊擁抱著的,其實只是一個沒有自我生命的''愛人''。
故事中這對母子的關係,說實話,或多或少存在於每個母親跟兒子之間,
很多母親跟兒子會在人生的道路上逐漸學會放棄及成全,但是也有很多
卻一輩子都生活在''損失的恐懼''裡。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頁/共 3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