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本來面目
2007/08/27 18:31:11瀏覽1318|回應3|推薦23

這個週末上法鼓山做義工,照例都會有法師出來開示。師父的法號我沒聽清楚,他分享了一個〈小河〉的故事;這個故事我以前也看過,不過忘了是從那裡看來的了,法師的分享讓我又想了起來。

有一條小河流從遙遠的高山上想要流向大海,它翻山越嶺不畏艱難;穿過峽谷、流過森林,又經過好幾個的村莊。有一天小河流到了沙漠的邊緣,它看到一望無際的黃沙後心想:『我已經穿越無數的艱難障礙來到這裡,相信這個地方也困不住我的。』小河奮力的往沙漠流去,卻發現它的身體逐漸消失在黃沙當中,它害怕的退了回去。不論試了幾次,情況總是這樣。小河懊惱的想著:『難道我只能走到這裡了嗎?看來我永遠也到不了大海。』就在這個時候,周圍響起了一陣低沉的聲音說道:「如果微風可以穿越沙漠,那麼你也可以!」

原來這是沙漠在鼓勵它而說的話,小河卻不以為然的說道:「風可以穿越廣大的沙漠,是因為它可以在天空飛啊。我是一條小河,怎麼飛過沙漠呢?」

沙漠微笑的說道:「那是因為你執著自己原來的樣子,所以才沒有辦法穿越啊!你可以讓風帶著你穿越沙漠,你就可以繼續前往你的目的地,只要你改變你原來的樣子;讓自己蒸發成水蒸氣飄到空中,你就可以乘著風飛越沙漠。」

「什麼!你說要我讓自己蒸發在空中,這樣我不就消失了嗎?又怎麼能夠穿越沙漠到達大海呢!」小河從未聽過這樣的事,訝異的驚叫著。這是它無法想像的事,如果這樣做,那豈不是自取滅亡。如果自己不再是小河,那會是什麼?小河見沙漠沒有再出聲,便輕聲的問道:「你說的是真的嗎?」

沙漠知道小河一時之間無法接受,便又說道:「風會帶著水氣橫越沙漠,當你離開沙漠找到適合的地方,你可以慢慢聚集變成雨水降落地面,這樣你就可以繼續向大海前進!」

小河不可思議的聽著,它雖然有些接受沙漠的說法,還是不安的問道:「如果我讓自己蒸發成水蒸氣,那我還會是原來的自己嗎?」

「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沙漠慈藹的説著:「雖然小河與水氣的樣子不同,但是本質卻是一樣的,它們都是你自己。你現在還執著小河的樣子,那是你已經忘記自己的本質是什麼。只要你了解自己真實的面貌,你就可以跳脫原來的束縛,不堅持你現在的樣子,你就可以飛越沙漠了。」

經過沙漠的開解,小河試著放下自己的執著,讓自己慢慢蒸發成水蒸氣。當它蒸發的時候,它想起自己也曾經是水氣的樣子。當初的它也是從大海蒸發變成雲,讓風帶著它,越過沙漠、飄過村莊,飛過森林與峽谷,最後變成雪飄落在高山上。小河很高興知道自己原來的模樣,只要本質不變,又何必堅持執著現在的樣子呢?乘著風,現在他要繼續朝著大海邁進。

這是一個寓言故事,充滿了哲理。也讓我想到清朝順治皇帝的一首〈讚僧偈〉;其中有一段:「未曾生我誰是我?生我之時我是誰?長大成人方是我,合眼矇矓又是誰? 」還沒出生以前,我是什麼樣子?誕生在這個世界的我,就是我真實的面貌嗎?對於探索生命的人,應該都會有這樣的疑問!人生短短數十年光景,我們不斷的看見其他人或身邊的親友過世,慢慢了解到自己也會有這麼一天。當我們離開這個世間的時候,我們又將何去何從?身為帝王的順治皇帝有了這樣的認知,對於普通人的我,也免不了曾有過這樣的疑惑。

不論出身如何?我們都會執著自己現在的樣子;豪富的權貴子弟、書香的世家子弟、辛勤的農耕子弟,或是普通的人家。也不論美醜、智愚;我們直覺的認為這就是我。優越的自然傲視群倫,卑劣的則是自慚形穢。而處於中間的便是努力奮發向上,因為害怕鄙夷的眼光投射到自己身上。就算已經是所謂的民主時代,講到出身;其實跟封建社會相差無幾。

這個執著的心、分別的心,至始至終不曾有過改變。但是!這就真的是我們真實的樣貌嗎?當無常來到;一抔土、一挫灰。什麼身分地位,什麼家財萬貫,不知又要變成什麼模樣來見人了。就像曹雪芹《紅樓夢》(原名:石頭記)裡的跛腳道人唱的好了歌:「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將相在何方,荒塚一堆草沒了。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金銀忘不了。終朝只恨聚無多,及到多時眼閉了。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嬌妻忘不了。君生日日說恩情,君死又隨人去了。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兒孫忘不了。痴心父母古來多,孝順兒孫誰見了。」

小河放下自我執著的模樣,便可以乘著風自由自在。以佛法來說;就是消融自我。自我的面貌又豈止一個呢?當我們放下執持的模樣,我們才能自在無礙。就像有人在公司是總經理,但回到家就是某人的先生(妻子)就是某人的子女或父母。如果沒有消融自我,在家人面前也扮演著總經理的角色,那家庭就無法和樂融融了。我們每個人都是人生舞臺的演員,時刻都在扮演不同的角色,演什麼?像什麼!但卸下了這些角色,什麼是我們的本來面目?

六祖惠能(又稱:慧能)剛從五祖弘忍那裡承接衣缽時,五祖知道有些執著心較重的弟子會無法接受。因此讓六祖半夜遠遁到南方,等到時機成熟再出來宏揚禪法。在半路;六祖便被一位惠明(又稱:慧明)禪師追上。六祖以為是為了衣缽而來,不願為此而起爭端,便將衣缽放在一塊大石上。惠明看到衣缽,卻沒有見到六祖,當下四處張望。當他想要拿衣缽的時候,心中猶豫了一下。他知道自己是為了求法而來,並不是為了這個衣缽。心想六祖應該在這附近,便朗聲說道:「我這麼遠追來,是為了向仁者求法,並不是為了這個衣缽,請仁者出來相見吧!」

六祖沒有馬上現身,只在暗處說道:「你既然是為了求法而來,那麼你應當屏息諸緣,不要起任何的念頭,我這才好跟你說。」

惠明遵照六祖的指示,當下閉目靜慮。過一會兒,六祖見時機成熟,便走出來說道:「不思善、不思惡,當下這個時刻,什麼是你惠明上座的本來面目呢?」

惠明放空自己的時候,突然聽到六祖這樣問,心中多年的疑惑與困擾瞬間消失。當下大徹大悟,感激的頂禮六祖。此時惠明又再問道:「由上至此傳承而來的法,還有不對外說的密法嗎?」

六祖說道:「既是傳承而來的法,哪有什麼不能說的密法,只要你能時刻觀照自己的心,這密法就在你身邊。」

不思善、不思惡,就在這個當下,什麼是我們的本來面目?這個密意;只能自己心領神會,無法說得來的。聽一些演員在揣摩劇中角色時,有時太過投入,會無法抽離出來,往往影響到正常的生活。有時我們在人生的舞臺上,是不是也太過投入。悲歡離合、嬉笑怒罵,當我們無法抽離的時候,便隨著他人、環境的影響,不斷的舞動下去。戲落幕了,我們卻還戀戀不捨,尋尋覓覓的輪迴生死之中。

《金剛經》裡有一句偈說道:「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既然所有的相都是虛妄,又哪裡有一個本來面目可求呢?無量的生死輪迴中,我們曾做過國王、宰相;曾做過男人、女子;曾做過富翁、乞丐。不知在六道中徘徊了多少次,當過天人、畜牲或餓鬼。說到底;究竟什麼是我們的本來面目呢?是人、是狗,還是自在的神仙呢?

( 心情隨筆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floatwood&aid=1191560
 引用者清單(1)  
2007/08/29 00:53 【道玄之門】 冰"水"蒸氣

 回應文章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123
2009/12/14 12:21
志不立,天下無可成之事。..

四寶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冰'水'蒸氣
2007/08/29 00:49

雖冰"水"蒸氣是同體而異相

若能從中體悟轉換機制

四階功德力(大神咒"大明咒"無上咒"無等等咒")

五法印(三法印"諸法是空"如來")

即不在


四寶貫三教^*^無欲保平安
初八(afloatwood) 於 2007-08-29 12:47 回覆:
在與不在俱無礙,若解真義得自在;有相無相皆實相,般若無求品自來!

*輕輕走過*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猜猜看
2007/08/28 20:29

我本來的面目就是阿不能說

說了你就不愛我啦

初八(afloatwood) 於 2007-08-29 12:38 回覆:

呵!呵!無一相可說,沒有說就是實說。既是如此;也就沒有愛與不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