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一個中國女孩在巴基斯坦的生活見聞(有趣)
2007/09/14 08:55:07瀏覽2601|回應1|推薦7

(1)
   
有句話說:東甜西酸辣回回。巴基斯坦食物的口味基本上就是辣,非常對我的胃口。 
   
他們日常主食是一種叫囊的大餅。因為在面里加了奶,囊烤出來真的是香氣四溢。囊的製作不怎麼用杆面杖,主要是靠甩。做囊的人把一塊小餅子旋轉著拋上拋下,很快就變成一張中間薄邊上厚的大餅了。地上挖個兩三米深的大坑,裏面生火,囊就被貼在四壁上烤。然後用個長長的木夾子夾出來。剛剛出爐的囊,就那麼白嘴兒吃,奶香,面香,外焦裏嫩,好吃無比。 

當地人平時的正餐一般只有一個菜。用牛肉,洋蔥,番茄,土豆,豆子,辣椒,香料等,熬成一鍋粘粘的東西,紅紅的,又酸又辣。撕一塊囊,唰的一下裹住一團那粘粘的菜,放進嘴裏。嗯。。。過癮!整個動作要快,不然就會掉的滿身都是。他們吃飯基本上用手,米飯也是手抓。吃完就把10個指頭挨個吮一遍。我老媽最恨這個,我倒是學的飛快,入鄉隨俗嘛,她也沒法罵我:))當地人還愛吃油炸的東西,有一種我們稱做炸三角的東西,裏面有咖哩牛肉,有豆角,有番茄雞肉,象韭菜盒子那樣炸。。。很好吃。同學課間的零食,大都是這樣的東西。有的人家有錢,用羊油炸,涼了以後,奇嬗無比,聞之欲嘔。 

記得有一次,他們的國慶日。學校要求母親來參加慶祝。我老媽穿戴整齊,跟我到學校來。大家席地而坐,校長坐在主席臺上開始嘮叨,都是烏而都語,非常無聊。又不能退席,只好忍耐。誰知她一口氣嘮叨了3個鐘頭,我覺得比3年還長。然後是唱歌,最後是發吃的東西。我領到一個小盒子,打開一看是一個比門球還大的大羊油丸子,刷了蜜,紅亮紅亮的。我老媽不吃羊肉,看見這個丸子,差點昏過去。大家都打開吃了,我只好放進書包說,我帶回去慢慢吃。進了院子就送給管家的小孩兒了,他們樂的什麼似的。可憐我被老媽一頓數落,發誓再也不參加我們學校的任何活動了!巴基斯坦是個乾旱的國家,缺水在個個方面都體現出來了。番茄基本上沒什麼水份,象牛皮做的。哈蜜瓜和馬奶子葡萄甜的篌人,必須一口水果一口白水就著吃。買來的牛奶,要加水稀釋才能喝,不然就全糊在嗓子上了。我最愛喝的是石榴汁,酸甜可口。離開卡拉奇後,就再也沒喝到過。估計是因為其他地方的石榴都不夠甜吧! 
   
晚上吃過晚飯,到離家不遠的海灘去散步。一溜兒小販在賣吃的。有炸三角,霜淇淋,各種被染得紅紅綠綠的甜點,還有我最愛吃的烤玉米。放在松木枝上,用扇子扇著火,辟辟啪啪的,一會兒就好了。當地人用檸檬占著辣椒粉和鹽擦在上面。我不喜歡吃酸的,撒鹽和辣椒就好,香香辣辣的,帶著玉米的香甜,真是滋味無窮。小販看我是外國人,告訴我10個盧比一個。想蒙我?賣當地人才2個盧比,我給他3個盧比就揚長而去,他不好意思的笑笑,沒再分辨。 

(2)
   
因為宗教的原因,當地人都是不吃螃蟹的。如果碰到螃蟹掛在網上,他們都摘下來,扔回海裏。雞翅,雞腳原來也是垃圾,自從中國人來了,他們才知道這也是可以賣錢的。海邊的礁石是螃蟹的領地。退潮的時候,礁石和海水中間有很大一段距離。當我們靠近的時候,成百 

上千隻螃蟹拔足奔命,向海裏逃去,很是壯觀。落在後面的就被我們用抹布蓋住,捉到桶裏。卡拉奇的天氣總是那麼好,找一天出海釣蟹也是一大美事。碼頭總是亂哄哄的男人世界,管家訂好船,我們就從車裏鑽出來,一路小跑跳上船。沒辦法,誰讓我們都是T恤短褲的打扮呢。甲板上搭了遮陽蓬,擺了一圈沙發。眯著眼睛,吹著海風,一搖一搖就出了海,很是愜意。到了比較深的地方,船家把錨下了,我們就開始釣蟹。工具倒也簡陋,可樂罐加魚線。很快就有螃蟹上鉤。螃蟹不象魚,把鉤子吞進肚子,它們是用鉗子夾著魚餌。有聰明的,你一提線它就鬆手跑了。所以我們都大叫,大家就提了網子來幫忙。滿船不斷,船小二東奔西跑,累的夠嗆。 

有的時候,還能順便釣上其他的魚。最常見的是河豚。每次釣上來,我都不停的摸它的肚子,它就迅速充氣,象個氣球。把它們放在船舷上,昂首挺胸,好象馬上要衝上天空的飛機,我們的小船仿佛成了航母。我可不敢拼死吃河豚,玩兒一會兒,就把它們扔回海裏。這時船家支起油鍋,把新鮮的蟹丟進去炸。蟹殼都炸的酥脆,那個鮮美香甜我真是一輩子都忘不掉。 

巴基斯坦還有一個東西氾濫,就是中國人喜歡的甲魚。灌溉管道的兩旁,小河溝裏比比皆是。它們一堆一堆的在岸上曬太陽,或成群結隊的在水面上游來遊去,伸著腦袋,殼子半浮在水面上,好象是小型的黑天鵝。唉,天鵝就是美與高貴的化身,可憐這甲魚同志就被罵做王八了。一路開車經過,它們都警覺的紛紛躲進水裏,撲通之聲不絕於耳。我們躲在車子後面,沒有幾分鐘,這些傢伙就忘記了危險,又爬上岸來。嘿嘿,該出網時就出網啊。說時遲那時快,一下就扣住一隻。毫不費力就能捉個幾十隻。 

家裏的廚師是廣東人,馬上施展他的煲湯絕技。水魚,紅棗,枸杞,大蔥。。。。熬了一大鍋,我們戲稱是月子湯。我是堅決不吃甲魚的,黑呼呼的,看了就反胃。偶爾在湯裏看見細小的爪子,我都在 

心裏難受半天。無獨有偶,爸爸的同事,一個英國人,每次到家裏來吃飯,都特別小心的從湯裏挑出各種東西問:WHATISTHIS?我媽現在就對這句英文最熟。這個英國人後來迷上麻將,成了是麻壇裏冉冉升起的一顆新星。 
   
(1)
   
我們住在卡拉奇的富人區,路都是坑坑窪窪的,離海灘很近。附近的房子沒有重樣的,一個比一個漂亮。雖然是缺水地區,有錢人家還是種滿了熱帶的棕櫚樹,天知道要花多少水去澆灌它們。 

每個HOUSE下面都有自己的水窖。水要從政府買,然後用油罐車運,注入水窖。吃的時侯,用水泵抽上來,過濾,消毒才能洗衣煮飯。他們的水質非常的不好,從水窖裏抽上來的基本是淡黃的泥水。 

我不太清楚貧民是得到飲用水的,不過市中心的噴水池邊就永遠有人在洗衣,小孩子在洗澡。有幾次我到門口去玩,看見我家門前大排長龍,人們都提著桶,鍋,壺,安安靜靜的等著。我的出現,引起一陣騷動,隊伍馬上解散。人們三五成群的開始聊天。我一離開,隊伍又自動行成。剛開始我完全不明白,為何自己如此的不受歡迎。後來才發現是我家的門衛,特別心善,正在偷偷放水給老百姓。說是偷偷,其實爸媽早就知道,而且默許了。但是又不能明明白白的告訴門衛,這樣假裝不知道最好。否則,108鄉的都來接水,我們供不起不說,還很有可能讓人覺得我們太過有錢而引來土匪。爸爸還要求我放水的日子不要出門,省的把大家嚇壞了。哼!我哪有那麼惡? 

巴基斯坦盛產大理石。盛產到什麼成度我不清楚,不過我們家的整個院子是完完全全用大理石鋪成的。而且還不是薄薄的石片,而是至少一尺厚的石塊。用水沖過後,綠綠的,晶盈剔透。我最喜歡光著腳在上面跑,滑滑的。吉米(我的狗)從遠處沖過來,要把腳趾打開來才能幫住它煞車:))在這裏,大理石被製成你所能想像的任何東西。花瓶,煙缸,臺燈,鐘錶,碗牒,茶具,桌子,凳子。。。。。顏色也是五彩繽紛,除了常見的白,綠,還有蘭,紅,紫,灰,咖啡。。。透明,不透明,林林總總,數不勝數。 

卡拉奇的HOUSE沒有2層以上的。後來才知道是因為第3層就能看見鄰家的園子,這是萬萬不能允許的。鄰家的女眷是不能被外人看到的。維一例外的是離我學校500米遠,有個大城堡。城牆大概有二三十米高,繁茂的鮮花從牆頭垂下,門口戒備森嚴。我好奇的不得了,什麼樣的人住在城堡裏呢?王子公主嗎?終於忍不住到門口去問,原來是阿聯酋某王子殿下的行宮。而且他賣下方園數公里,不得有建築,獨獨饒了我們學校。 

卡拉奇的治安非常糟糕,因此門衛是非常必要的。我在的時候,只是家裏自己的門衛,有把小手槍而已。過了幾年,回去看爸媽,門口都換成了保安公司的專業保鏢。24小時背著衝鋒槍巡邏。 

(2)
   
巴基斯坦的貪污之嚴重,到了無以復加,明目張膽的地步。這就是為什麼他們的貧富分化如此嚴重。我去過的家庭,有的有小橋流水,有的富麗堂皇如宮殿,有的奴僕成群,有的才2層還要修個電梯。實在是不知道怎麼花錢好了。 

窮人的境況就真是天壤之別了。我家旁邊的地沒有人買,長滿了的灌木。有一家4口就住在兩叢灌木中間。他們把破布搭在樹叢上面,這就是家了。家當完全沒有。好在那裏幾乎不下雨,否則真不知道怎麼過。還有的家就是一輛破卡車。晚上睡在後鬥裏面。 
   
富人呢,大的HOUSE都有專門的傭人房。小小的一間,沒有空調,只有吊扇。我們的管家,和兩個老婆,7個孩子住在裏面。我從來沒有進去過,實在無法想像。 

除了一月份,基本上都需要開空調。學校放寒假的時候,氣溫大概是24C。西北五省卻早就大雪封山了。夏天悶熱難當,蒼蠅蚊子很少,都熱死了吧!我曾經量過下午院子裏的地面,居然是70C。在太陽下停了一小時的汽車要帶手套才能開車門,否則會燙出滿手燎泡。打開車門,不能馬上進去,要猛開空調吹,等溫度降下來才能進去。 
   
逛街更是象受刑。在40-50C的氣溫裏,在人潮洶湧的巴紮裏擠來擠去,汗臭,狐臭,悶熱,潮濕,好象行走在巨大的蒸籠裏面。討價還價,非盡口舌。真的是滿天要價,就地還錢。砍價可不是從腰和小腿砍,要從腳底削。我們曾經把一隻要價3000盧比的玩具表,砍到10個盧比。 
   
逛累了就到冷飲店去坐坐,街邊的小攤我是無論如何都不敢光顧。有一次,我看見賣甘蔗汁的。那條甘蔗在生銹的機器裏面被榨了又榨,擠幹了身體裏最後一滴水。綠色的汁液流進一個髒肮的玻璃杯裏面,上面飄著泡沫。攤主拿出一把生銹的錘子,在一整塊大冰上猛砸一下,掉下一塊兒來就被扔進那杯甘蔗汁裏。旁邊的婦人一飲而盡,攤主就拿過那支杯子為下一個客人榨汁。說著說著就跑題了,怎麼跑到逛街這裏了? 
   
卡拉奇這個巴基斯坦最大的城市,我曾經拿著香蕉皮,跑遍半個城,沒有找到一個垃圾桶。我印象裏好象只有機場才有這種擺設一樣的東西。後來我也養成了隨手亂丟垃圾的習慣。在院兒裏吃完蘋果,核就隨手拋到牆外就好。只要我看不到,就不是我家的垃圾。 

卡拉奇沒有公共廁所。如果我們在外面逛街,可以到酒店,銀行去用衛生間。比較貧苦的人是不給進的,於是就變成了很獨特的景觀。前面講過,他們的袍子是兩邊開氣兒的,所以人蹲下來的時候,袍子的後片會垂下來擋住屁股。路邊經常可以看到蹲著的男人。而且好象男生和女生一樣是蹲下上廁所的。從來沒有見過女生這樣方便,也沒好意思問。 

(1)
   
行在巴基斯坦是最困難的事情了。危險時時都有,包括炸彈,流彈,暗殺,綁架。。。 
   
學校離我家大概只有幾百米的距離,課間我可以站在走廊向媽媽揮手。剛去的時候我每天都是走著上下學,後來綁架外國人的事情越來越頻繁了,門衛不得不荷槍實彈的送我。他背著槍,我的書包,小水壺,還拎著忍者龜的午餐盒,形象頗為滑稽。我的同學大部分都是家裏的司機接送,家境一般的就坐校車。 
   
如果出門到稍微遠一點的地方就要向警察局申請保護了。他們會派一個員警坐在司機副座,手裏拿著槍。因為一路都要開著空調,他的?#20307;香?#24456;快就彌漫全車,令人窒息。想要到土匪出沒的地方去,就更加誇張了。前面警車開道,架著機槍,後面也是警車斷後。好象生怕土匪不知道我們是外國人。但是外國人被襲擊,綁架的事情每天都在發生,我們也不能不防。 

有的中國工程師被綁架兩三年,跟著土匪走遍中東。據說他們對人質還挺好,只是要脅政府放了他們的首領,純為了政治目的。還真沒聽說過要錢的,也沒聽說有撕票的。 

路上出現土匪的時候,要馬上下車。躲進灌木,或蹲在車軲轆旁。可惜我一次都沒經歷過。 
   
到我快走的時候,時局動盪。街口已經用沙袋築起防禦工事,架著機槍,坦克停在旁邊。當時天氣炎熱,爸爸還突發奇想,要煮綠豆湯去勞軍。我們都反對,人家還怕你下毒呢。後來送了幾箱飲料了事。 

家裏曾經宴請信德省員警總監,誰知他居然把從他家到我家的整個地區都戒嚴了。第二天有同學抱怨頭天晚上戒嚴,回家繞路,我都不敢承認是因為我家請人吃飯所至。 

我們買了一輛紅色的PICKUP(半截坐人,半截卡車),新新的,很拉風。派司機去加油,我要跟著去,媽媽不讓。20分鐘後他就失魂落魄的跑回來說車子被搶了。說紅綠燈前有人拿槍頂著他的頭,他只好把車給人家了。那可是中午12點左右的鬧市。找了員警頭子,當晚卡拉奇全城戒嚴搜查,一無所獲。我的小命就這樣又一次被撿回來了。 
   
聽媽媽說我離開後,街上時有槍戰,在家裏也能聽見子彈呼嘯而過。 

警衛從我們自家的保安升級到請保安公司,24小時戒備。我和自家的門衛交情不錯。他是個高大的帥哥,生性面腆。教我如何拆裝手槍。小小的一把手槍,拿在手裏竟然象鐵塊一樣沉。我興奮無比,擺出各種電影裏殺手的姿勢。還不過癮,跑到客廳去找爸爸,要SHOW給他看。那天家裏有客人,我沖進客廳,舉起手槍對準他們說:FREEZE!可怕的事情發生了,所有的人都趴到地板上了。爸爸沖上來抓住我,舉起我的手,槍口沖天。那天我被罵了一溜夠,並且知道了,任何時候,槍口都不能對人。想來後怕,槍裏裝滿了子彈啊! 

學校(1)
   
我上的是離家很近的一所國際學校,班裏除了我以外還有美國人,約旦人,匈牙利人,英國人和本地人。同校認識的還有當時北韓住巴基斯坦總領事的一對女兒。其他的就不太清楚了,雖然叫國際學校,本地人還是占絕大多數。 

每天早晨到校後的第一件事就是祈禱。全校師生都要到操場上去,按照班級站好。一個非常清秀的小姑娘開始帶領大家祈禱。雙手要攤開在胸前,女性教師都要把頭蒙起來,閉眼。祈禱文是烏耳都語,我雖然完全不明白它的意思,但是天天說,我慢慢的就可以完整熟練的背下來了。後來人家告訴我,說的是:真主沒有父母兄弟姐妹。。。總之是古蘭經的一段。祈禱完把手交握在胸前,說:安拉。 

接下來是檢查手指甲和校服。手指甲要長短合適,乾淨,不能塗指甲油。每個人要把手伸成雞抓子一樣,給檢查的人看。不合格的大概會給校長罵。反正我都合格,排隊回教室,其他的不知道。我覺得特別好笑,檢查指甲好象是幼稚園的事情。都快成年了,居然又要檢查,不知道以後是不是胸前要別小手絹,擦鼻子用啊。 

我讀10年級的課。有地理,歷史,烏耳都,代數,幾何,物理,化學,生物,英文,古蘭經,體育,手工勞作。 
   
地理,歷史是一個老師教的,她特別嚴肅,對作業的要求也很苛刻。從哪里起頭,哪里不可以換行都有規定。這兩門課對我來說相當困難。因為我以前對巴基斯坦一無所知,可是它偏偏歷史悠久。好多講義上的名稱,我在字典上都查不到。最後期末考試的時候,我邊背邊哭,好難啊! 
   
代數,幾何,物理,化學都很容易。記得代數是學因式分解,幾何是抛物線。物理是簡單力學,化學是最基本的方程式。數學和物理是一個男老師交的,他是全校唯一的一個男老師。大概20歲左右,人非常活潑,對我特別好。期末考試前,他突然消失了,同班的胖阿南告訴我,他到清真寺去為全家祈福去了,要在寺裏住15天。我覺得他受過高等教育,應該是個很開化的人,誰知。。。 

化學老師和我最要好,她永遠都在微笑,即使有男生上課搗亂,從來不打罵我們。她還教我們手工勞作。記得整個一個學期就是做一個紙的手工。象編席子一樣把紙條編在一起。在中國大概是小學一年級的東東吧。 

生物老師是班主任。一開始,我覺得生物課是最難的。每次上課都要測驗,那些單詞又長又難背,什麼細胞核,細胞膜,老鼠,王八,小鳥,蛇。被罵了好幾次才算記住。 

英文課一三五是學莎士比亞的原版奧賽羅,二四學詩歌欣賞。活活把我難死了。詩歌裏全是生詞,沒法體驗它的意境。記得出國前,播過一首英文歌叫無處不在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aron02122003&aid=1230799

 回應文章

忍哥
請問
2012/10/12 07:33

請問一下.在台灣台北那裡可以買到.道地的巴基斯坦食物..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