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傾聽恆河的歌唱(一)
2009/02/03 01:01:45瀏覽926|回應2|推薦55


傾聽恒河的歌唱

道證法師講述

李宜玲文字整理 

 前言

郭惠珍醫師是一位熱誠盡職的腫瘤科醫師,其慈悲與虔誠,不但給予病患鼓勵,給予健康者警惕,更感動了無數人學佛念佛。本文即是其對中原大學慧智社同學的演講,內容感人肺腑。尤其是郭醫師在得悉自己也身患腫瘤(癌症)的情形下,抱病上臺,現身說法,以無比堅定的念佛信願,當眾宣佈自己罹患重病的心境—「正好一心念佛,準備往生」,更是令人感佩讚歎。(該場演講後,郭醫師即離開工作崗位,入山修行。)

茫茫苦海中,我們總是貪著於眼前的一切,不肯捨離,在奔忙中庸庸碌碌度完人生,等到壽命終盡,望著即將逝去的人生,再來哀愁與無奈。諸位,您想過怎樣的人生呢?要如何才能超越生死的束縛呢?看完了本文,相信會帶給您極大震憾與省思,並協助您找到人生的歸處!

演講內容

各位老師、各位學長:

末學到臺上來,總是免不了一種慚愧和懺悔的心情,尤其現在眼睛往下面一看,大概都是老師比較多,所以更增加了末學的惶恐。首先說明一下,為什麼像末學這樣糟糕的人,可以到臺上來對大家講話呢?這是由於一位病人的影響,所以每次一開始,總要對大家講一下這位病人的故事,以及這位病人讓末學瞭解的事情。我們常常要花很大的代價才能瞭解佛經中的一句話,甚至就是封面的第一句話。

這位病人是位大腸癌的患者,年紀才三十幾歲,她來到診察室時一直哭泣,當時我在腫瘤科還是試用的期間,由病歷知道她已經開過二次刀,但這個腫瘤又復發了,真是萬般無奈。她拚命地哭泣說不出話來,要求要知道醫師的家在那裏,想要到醫師家裏去私下談話,那一次下班以後,末學就到病房裏去看她,跟她談話,在談話中約略的跟她介紹一下佛法,沒有想到這一位病人在聽了以後,眼睛張得非常的大,很激動地告訴我說:「為什麼過去從來沒有人告訴我這些?為什麼我煩煩惱惱的過了三十幾年?為什麼當我聽到的時候,我已走到了生命的末端?」雖然只是短短的幾句話,卻深深刺入我的心中,當時她哭了、我也哭了,慚愧不已。那時候雪公老恩師(李炳南老居士)還在世,每個星期三是老人家講經的時間,平常下班以後,我多留在醫院裏面和病人談談話、講講故事,只有星期三因為要趕著聽雪公老恩師講經,晚上就不多逗留,她每次看我星期三歡喜要去聽經,就很羡慕的告訴我說:「我真希望我也能夠去,可是我沒有機會了!」我說:「您也可以去啊!」終於她去了。那天去到慈光圖書館華嚴講堂的時候,看見她已坐在我的前面幾排,然而講經講到一半,她就捂著肚子,掉著眼淚從我旁邊走過去,因為那天她的腸子完全堵塞了,肚子痛得不得了,當她從我旁邊走過去時,我才突然瞭解到佛經中的開場白:「無上甚深微妙法,百千萬劫難遭遇,我今見聞得受持,願解如來真實義。」就由於她的影響,從那個時候開始,我才不揣淺陋,比較積極的、急切的想要把佛法的重要告訴大家,把這種來自佛法的幸福告訴大家。這種幸福是財物買不到的,小偷也偷不走的,這一種幸福的感受,不論遇何境界,也不論他人是以世俗「福」或「禍」的眼光來衡量,我們內心還是充滿著平靜、光明和幸福。

曾經請教過學長,貴社這個學期研討什麼樣的經典或是什麼題目,許學長告訴我說是研究八大人覺經,那大家都看過八大人覺經,可能都會背誦了。第一覺悟「世間無常,國土危脆,四大苦空,五陰無我,生滅變異,虛偽無主。」雖然會背,可是心裏並不很相信它。雖然佛說「世間是苦」,是「無常」,而您可能尚覺得人生很快樂啊—每天早上起來就吃豆漿、燒餅,教授「當」人也「當」得不厲害,仰頭一看,啊!今天晴空萬里,人生多麼美妙—能如此,是平常泛泛的時候,然而這種時間很快就會過去的;假如,突然間,不再是晴空萬里,不再是百花齊放,那時候就要看看您的內心有沒有睛空萬里的胸懷,人生的考試很快就會到了。對於人生怎麼個苦法,只想對大家報告一下臨床上的體驗。因為我的每一個病人,他們都是我的老師,他們每一個人來告訴我一段佛教的道理,給佛經做一個印證,讓我死心蹋地的來相信佛所說的每一句話,相信佛是「真語者、實語者、不妄語者」。

在醫院的時候,常常有病人會問我:「醫師你幾歲啊?」我說:「三十二歲。」「結婚了沒有啊?給你作媒。」我就會請問她:「請問您的日子過得很幸福是不是?」唉!竟然沒有一個人跟我說「是」!一直到後來,有一個病人,她患子宮頸癌,每次來看病的時候都化妝得非常的漂亮,手指、腳趾都擦指甲油,口紅也擦的很紅。她每次來看完病就要給我作媒,她說:「我侄子在國泰醫院,人很不錯。」我問她:「你真的過得很幸福是不是?」她說:「對呀!我的先生對我非常的好,我的孩子可以說非常的孝順,家境也很過得去。」過得非常愜意,真是不錯,很恭喜啊!這是末學聽到唯一說幸福的患者,真令人為她慶倖。因為平時病人一進到診察室,常是半哭泣、半哀訴地怨歎:「醫師你不曉得,我來做這個治療是跟人家借的錢,兒子非常不高興」,「唉!回去以後也沒人理睬我,病得久啊,人家就不願意照顧了,也沒有人會問:『媽媽,你吃飯了沒有?』。」不然就是說:「自從我得了這個病以後,我丈夫就拋棄了我。」大部份都是這種故事,不一樣的情節、差不多的內容,只有這一個病人最不得了,竟是過得幸福,真是非常的崇敬啊!然而,過沒多久,護士看了報吃驚地告訴我說她自殺了!護士說:「報紙上寫了某某人在豐原某某圳一個大水溝被撈起來,她離家出走五天,後來就自殺了。」我說:「她不是過得很幸福嗎?唯一幸福的病人怎麼自殺了呢?」各位,大家要仔細想一想,為什麼在那個時候,先生的恩愛喚不回她一念想要活下去的心。為什麼孩子的孝順也不能叫她回頭?為什麼錢財買不到舒適的身心?先生再恩愛無法代受腹痛,孩子再孝順也不能代上手術臺,這麼一個漂亮的女人,她到底是怎麼樣的心境奔出家門,又跳入汙黑的大水中?也許就是因為她以前都感覺到人生非常的幸福,不知尚有苦在後頭,她沒有念過「世間無常,國土危脆」,所以心裏沒有一點準備,人生的考驗一到就受不了,沒有打預防針,沒有免疫作用,苦到受不了時就自殺了,末學真懺悔沒有來得及告訴她佛法,讓她及時回心轉念向光明,回首向彌陀。這樣的苦法也許大家想「那很少嘛,自殺的人不多」。自殺的人很多啊,末學在腫瘤科工作,如果有一天沒有人來告訴我說他想自殺,那今天是大好的日子,非常稀有難得,真的啊!「我還是死了比較好!」是天天可以聽到的,求「健康快樂、被關懷」卻不可得時,往往就反過來自殺了,我常常三更半夜被叫起來處理自殺的事件,某某人想不開又要自殺了!一不是他故意不願意活,是太苦了,不知如何撐下去。

還有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躺在病床上,有位病人整個子宮、陰道下段腸子都爛掉了,只好在肚皮上開了一個人工肛門,然而也無能癒合,大便從肚皮裏頭一直流出來。她的房間在三樓,從二樓就可聞到味道,並不是她味道特殊,而是我們任何人遭遇到相同狀況,都會如此。她的兒子在裏頭照顧她,不得已用一條棉被把自己鼻子遮起來。這個人每天都想死,但找不到機會,有一天趁著她兒子去買早點的時候,就奮鬥的爬起來,從我們醫院的三樓往下面跳,沒想到恰好她的兒子正買豆漿回來,看到媽媽從三摟那邊要跳下來,就趕快跑過去把她接起來,結果跳下來沒有死掉又外傷。本來就已經很苦了,再加上外傷,每天都痛苦的不得了,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壽命未盡,自殺也無用,自殺後是無窮的六道輪迴,是無盡痛苦的重演。

詩人泰戈爾他說:「生時麗似夏花,死時美如秋月。」你要麗似夏花可能還不會很難,但要死時美如秋月,要下一番的功夫啊!有時候有些人,會責備我們佛教徒說:「唉!你們佛教徒總是喜歡講這個」死」,講「臨終」啊,太誇張了,好像忽略了這整個人生,佛教在人間有很多事情要做,尤其你們淨土宗的人,天天念「阿彌陀佛」,準備要往生西方,真是消極。」其實感覺上整個人生好像在畫一條龍一樣,每一筆每一筆都非常的重要,臨終就如畫龍點晴,生時死時都重要,沒有一筆是可以苟且的,而念佛是至善之念,正是積極使生與死都至善至美。在這裏是先跟大家隨便聊一聊。末學今天要講的是「傾聽恒河的歌唱」,前幾年末學曾經到印度去,坐著渡船經過恒河,那時候靜靜傾聽恒河的聲音,那源源不絕的流音,感覺上是一條生死的洪流。凝神諦聽,恒河裏的每一個聲音,有小孩的、大人的、哭泣的、歡樂的………,這一切一切變化的聲音融合在一起,我們試試把這一切的聲融合成一句萬德洪名—阿彌陀佛。你看恒河的影像,每一個波影,你自己的倒影、親人、朋友的倒影,一切一切來來往往的船隻倒影,落日倒影、雲霞倒影、飛鳥倒影,這一切的倒影交織在一起,形成生命之河,讓我們一起來看恒河,讓我們傾聽恒河的歌唱。從恒河輪迴生死的歌唱,到佛陀覺悟的歌唱。對我們而言,恒河是一條親蜜的河流,因為佛陀在經典裏面經常用「恒河沙數」、「沙等恒河」來代表、來演繹出「無量無邊」的意義,在生命的恒河中,我們都是過河的游泳者、擺渡人……。

渡船一直開,開到印度恒河邊的火葬場。印度人死了,很瀟灑,他們的屍體不用棺木,就直接用布包一包,甚至連甘地夫人都不例外,(只是包著國旗),就在這恒河邊的火葬場燒起來。有錢的人柴火足夠,燒成灰燼,丟到恒河裏面,沒錢的人隨便燒一燒就扔在河裏頭;那時候,我們去到那裏,看到恒河邊那個火堆上,翹起一隻黑色的腳,噢!這焦黑的腳到底是誰的腳呢?不久以前它曾經是粉紅的皮膚、透紅的,柔軟抱在母親的懷抱中。再不久以後,它是一雙美麗的足弓踩在花堆中,有很多青年男子渴望親吻它,漸漸的砂石路磨粗了它,水浸濕了它,漸漸的,它老了,漸漸的,它枯了,漸漸的它成為火堆上面焦黑蹺起的一隻腳,慢慢的又變成恒河邊的一抹沙。讓我們來聽一聽,傾聽恒河的歌唱,看一看恒河中的影像,這些影像是他人,也是我們自己,這些影像無窮盡的交融在一起。

生命的恒河中,有一位先生,平日愛吃檳榔、抽煙、喝酒,後來罹患了口腔癌,來到我們的診療室中,他口腔內的癌已長大、腐爛、穿透了面頰,不斷地流出膿水,食物會由穿孔中漏出來,這時,即使喝平日所嗜的酒,都痛如「烊銅灌口」,即使吃平日所愛的檳榔,也苦似「吞熱鐵丸」。壯實的身體,在無法進食及萬分懊惱中很快消瘦了,痛苦中只好插一支鼻胃管到胃裏灌食,他的太太無限悔恨地告訴末學:「我們夫妻二人經常吵架,他罵我,我很生氣,也就罵他:「好,你罵我,你會得口腔癌,我要你得口腔癌!」誰知道他真的得了口腔癌時,最痛苦的就是我,除了要隨時跟著處理滴滴答答流出的濃血涕唾,陪他南南北北找醫生,還要煩惱錢……」,其中真有說不盡的辛酸血淚,相信她若早能預知今日的苦景,便會珍惜彼此康健共聚的時光,也會認為:「他罵我時,我寧可去禮佛百拜,為他祝福,再請他吃霜淇淋,也不願與他惡言相罵!」二人一起在香光中念佛,不是比吵架舒暢多了嗎?可惜我們常會選擇痛苦的方式消耗這苦短的生命,對於這不久住的身體也多是—「無病時糟蹋,有病時埋怨」,但願我們在這轉眼即逝的因緣中,掏出悲心誠懇相待,氣惱和懷恨會為自己輔下荊棘路。這位患者告訴末學,他平日喜歡釣魚,檳榔煙酒伴釣竿,很覺爽快,但是,在癌爛穿了面孔時他突然深深觸動,感受到了魚鉤刺人魚面頰時,魚兒心中的痛苦和害怕,這是一個說話已困難的人,在末學為他處理膿血溢流的傷口時,勉力發音吐露的覺醒、懺悔,他感受到:當日為了短暫快樂所加給魚的顫慄、痛苦,今天返回到自己身上,竟也是口頰穿孔的痛苦,當自己吞咽就像熱火在燒、刀在割時,也是忍不住想掙扎蹦跳,這和魚兒在釣鉤上、魚簍裏的掙跳,又有什麼兩樣?他給末學上了刻骨銘心的一課,因果絲毫不爽—「莫道群生性命微,一般骨肉一般皮,勸君莫打枝頭鳥,子在巢中望母歸。」

一位年老的患者,他的口腔也被癌所侵蝕,為切除癌做了一個手術,臉頰都割掉了,這是很大的一個手術,從胸部還得割皮過來補面頰,手術必須分幾次進行,這種痛苦須要很大的勇、忍才能承擔。當我夜晚到病房巡視的時候,看到他的眼睛瞪著天花扳,深夜了還沒有辦法入眠,寒冷的夜晚,淚水也是淒涼的,我們要怎樣安慰這種痛苦的心呢?他本來在等待,等待第二次的手術,可是他沒有能夠活到做最後一次的手術。我們也許常在等待要做什麼,但未必能活到那時候,好事速辦,念佛趁早。

在照顧口腔癌患者時,常不禁想到,偶然自己口內有一個小潰瘍就疼痛不堪,一吃鹹辣更刺激難耐,何況這麼大爛穿面頰的傷口,吞口水也要顫抖。當我們出言不遜時,用五秒說一句話,可以使人終身傷心,而果報回到自己的身上,便會如口腔癌一般痛苦。檳榔煙酒也許有片刻的麻醉之樂,卻可招來醫藥無法減輕的痛苦,真要慎重、再慎重,縱意的快樂須臾即過,苦楚的時光,一日如百年漫長。

( 知識學習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2265649&aid=2611669

 回應文章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頂禮上道下證法師
2009/11/25 22:01
頂禮上道下證法師
感恩學長。
————————廣東末學楊馳。

如是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上道下證法師
2009/02/06 20:14

 

上道下證法師,俗名郭惠珍,生於民國四十五年二月二十七日。畢業於中國醫藥學院中醫系,畢業後陸續考取中、西醫師執照。曾服務於高雄阮綜合醫院內科和台中順天醫院腫瘤科。民國七十六年被診斷患了卵巢癌,遂辭去醫師的工作。民國七十六年農曆四月初八佛誕日剃染出家,法名道證。民國九十二年七月十八日(癸未年六月十九日——觀世音菩薩成道日),吉祥臥,正念分明,念佛往生,容顏祥和,全身柔軟,時年四十八,僧臘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