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2022 悲慘的綠島潛水 (上)
2022/09/29 19:20:36瀏覽885|回應0|推薦23

      這一次的綠島潛水, 可說是一波三折, 狀況連連.

      首先是 9/17,18 的台東大地震, 把鐵軌震歪了, 直到我們要出發的 9/22 晚上, 尚有富里到鳳林還未通車. 因此我和小兔臨時去退票, 改成開車南下. 接著因為人數過多 (我們這潛水群組, 難得的大集合), 我和建彰只好去住子明的民宿. 子明的民宿很棒, 子明也是非常可愛的人, 而且他給老朋友優惠價, 四人房只算雙人房的錢, 每天還提供早餐; 但是大家一齊來潛水, 卻分住兩邊, 總是覺得比較不方便.

      等房間搞定後, 巫主任居然確診, 伯崙也意外發現日期搞錯, 結果他們倆臨時不能來潛水. 但我跟子明已經說好了, 便不好意思退房.

      而俞教練原先要在這回教我們高氧潛水, 卻在 9/21 晚上被蛇咬到左腳. 綠島衛生所的醫師相當沒概念, 竟然只是打一針類固醇和抗組織胺, 就讓他回家休養. 當他把照片傳給我們看的時候, 我驚呼 "趕快去打血清, 這是出血性毒, 而且有明顯的腫脹; 如果再腫下去, 就要做筋膜切開術了!"

      俞教練隔天下午 (9/22) 回衛生所複診, 因為已經腫到膝蓋處; 但據他說, 衛生所的醫師堅持因為沒看到血泡 (當時也沒看到蛇, 直到隔天早上俞教練才意外抓到兇手--> 赤尾青竹絲), 所以雙方盧了很久, 才終於打一劑血清. 然而, 等我們 9/23 早上進島, 我看了俞教練的腳, 越來越腫呀 (大腿兩側已經又腫又硬)! 於是, 中午我陪俞教練去衛生所, 跟那位醫師解釋必須再打蛇毒血清的必要性.

                                                   (兇手可能是牠)

      那位醫師在我跟她 "曉以大義" 之後, 竟然說 "那就轉院去台東, 因為我只剩一劑庫存的血清, 不能給他打." 基本上, 從昨天俞教練回報的就醫狀況, 以及跟她當面討論之後, 我覺得她真的不懂蛇毒的嚴重性 . 因此, 請她開立轉診單, 讓俞教練搭下午的最後一班船回台東. 去到馬偕醫院, 那邊的急診醫師一看, 立刻補打兩劑血清, 並安排住院.(後來子明也跟我說他爸爸這個月初得了肺炎, 到衛生所就醫, 遇到很扯的狀況, 幸好他機警, 趕緊帶他爸爸回台東馬偕看, 結果住院了 10 天)

      好啦, 俞教練住院, 所以我們原定的 "高氧潛水課程" 便停擺; 而且俞教練和小雪不在家, 小妤便擔任 "店長" 的職務, 要顧店, 整理, 還要幫氣瓶打氣, 便不能帶我們潛水. 少了兩大教練的帶領, 我便抱著 "純度假, 休閒潛水" 的心態進了綠島 (其實之前也是抱這樣的心態啦). 不料, 聽說南邊有颱風形成, 受到外圍環流的影響, 綠島這幾天的風浪頗大.

                                         (白化地相當厲害的珊瑚)

9 月 23 日星期五

      早上進島, 他們幾位積極的潛水者, 整頓好裝備後, 便下第一支氣瓶.

      我則在下午先陪俞教練去衛生所, 確定轉院事宜後, 才於 3:20pm, 在阿凱和小劉哥的帶領下, 踢去大香菇. 原本說好的路線, 是大香菇--> 輪胎礁--> 十字架--> 海底郵筒. 不料, 因為有流的關係, 方位偏移了, 幾位潛水長找不到大香菇!

                                                (正在覓食的海龜)

      當時一個有趣的畫面--> 只見新茜游上前去, 和阿凱及小劉哥討論. 原以為他們會討論出一個共識, 誰知一分鐘後, 三個人突然各自游開, 往三個方向離去!?

      挖咧~ 那我要跟誰? 當時我覺得大香菇已在附近了, 但因為我沿途都自己在找小東西拍照, 所以只是跟著他們游, 完全沒看方位. 尤其一群花園鰻讓我停了將近 3 分鐘, 才勉強拍到幾張照片; 所以我只有直覺已經在大香菇附近, 卻搞不清自己在哪兒.

      柏祥壓隊, 始終游在我上方約 2-3 公尺的地方看著我. 阿仁顯然想催促我, 可是我看阿凱和新茜還在尋找大香菇, 所以倒是不急, 自顧自地拍照. 我有跟他們比 OK 的手勢, 但他們可能沒看到.

      紅色眼點的珊瑚貝, 似乎總是沒有硨磲貝長得那麼大.

      一隻小魚游過來看我, 一開始以為是蝦虎, 但眼睛和胸鰭似乎不大一樣. 後來請俞教練解說, 確定是 "多帶擬鱸".

      這一趟潛水, 發現綠島的大旋鰓蟲變得很友善, 幾乎要摸到牠了才會縮進去. 不像以前, 只要略為靠近, 牠就立刻縮進去, 然後把蓋子蓋上, 一副 "關門不接客" 的架式!

      確定找不到大香菇後, 我們只好往回游. 沒想到回程一直在頂流, 踢得我好累, 甚至一度有厭世的感覺, 很想就此賴皮不游了! 上岸後才想到 "咦~ 不是說要看十字架和海底郵筒嗎?" 一陣混亂中, 原本開出的清單, 一個都沒看到!

      這一支氣瓶, 我只潛了 49 分鐘 (有將近 1/3 的氣, 都耗在最後的頂流), 最大深度 23.6 米. 但令人傷心的, 是我的相機竟然進水, 無法開啟了! 尖叫

      這台水下相機, 我用了整整 8 年; 雖然已是物超所值, 但它終於壽終正寢, 還是讓我感到難過和不捨.

      回到潛店, 小妤聽說我們沒找到大香菇, 安慰我們說 "我以前也曾經沒找到過, 別難過.", 接著聽說我們來回都在頂流, 便提醒我們 "看到流向, 可以用菱形路線切流而過, 不要一直頂流." 不過這幾位新任潛水長, 找不到大香菇 (以前去過很多次了), 又讓大家頂流頂得很辛苦, 所以都感到很氣餒. 大概只有我覺得無所謂, 因為潛水對我而言, 就是來放鬆度假的; 只有相機壞了讓我難過, 頂流踢到讓我覺得累而已.

      聽說明天海浪會大, 所以我們決定明天早上看浪況, 再決定要不要下水.

9 月 24 日星期六

      早上阿凱去大白沙那兒, 拍照回傳說浪很平; 我在 line 上問說 "那要不要下水?" 豈知, 沒人看訊息, 當然也就沒人回答我. 建彰等了 15 分鐘, 建議 "我們回潛店看看吧!" 我們回到潛店, 發現好幾個人還在睡覺! 咦~ 一問之下, 原來阿凱帶了阿仁和柏祥, 三個人自己去大白沙潛水了. 我吆喝一聲, 把小兔, 小劉哥和築婷挖起來, 加上早已起床 (掙扎不下水) 的新茜, 六個人匆忙騎了機車去大白沙. 眼看風浪不大, 我們逐一下水, 直往教堂前進.

      途中, 果然遇到阿凱他們三位正在回程中; 按照先前說好的, 我和新茜及小劉哥對他們比中指, 我又用食指對著他們連點三下, 笑著示意他們不講義氣. 他們也知道理虧, 所以最後阿仁留下來, 開車載我們回潛店.

      這一支氣瓶主要是到教堂, 在教堂前, 看到這隻斑馬裸胸鯙, 是以前沒看過的.

      我們幾個在仙掌藻上面尋覓良久, 沒找到豆丁海馬. 我看這藻類已經有將近一半都枯萎了, 可能小海馬也都跑光了吧!

      回程時, 居然又遇到頂流! 這一支氣瓶, 我潛了 61 分鐘, 最大深度只有 11.6 公尺. 回到潛店, 大家興奮地討論這起 "不講義氣, 自己下水" 的過程, 阿凱已經泡了一壺咖啡來謝罪, 我笑說 "難得我這麼積極地在問說要不要下水, 結果居然被放鴿子."

      下午 1;30pm, 預計從石朗下, 先到海底郵筒, 然後放流到界線 (砂石場). 小妤特別提醒我們 "如果流很強, 就不要頂流去郵筒, 直接放流." 又說 "萬一發現在海底晃動的幅度越來越大, 就趕快起來, 表示風浪要變強." 或許是昨天跟今天都在頂流, 讓大家叫苦連天, 因此阿凱一下水, 就直接左轉, 避開海底郵筒.

      然而, 此時根本沒有流呀! 於是, 我們變成在海底游泳. 新茜把她的相機借我使用, 可是加了防水盒的相機, 我有點兒不習慣, 所以有好幾張都拍模糊了. 如此踢呀踢的, 總算在建彰的殘壓掉了之後, 我們才從砂石場上岸. 

      這一支氣瓶, 我潛了 58 分鐘, 最大深度 11.6 公尺.

      由於風浪漸大, 我決定今天潛兩支氣瓶就好, 因此晚上的夜潛便不想跟. 後來看他們分享的照片和影像, 雖然阿凱和建彰都說水很濁, 浪很大, 但其實他們還是看到不少很棒的動物.

9 月 25 日星期日

      今天預計下午要船潛, 所以早上便只潛一支氣瓶. 我們從停車場下水, 這回的流略小了點, 加上阿凱要雪恥, 所以我們來到了亞特蘭提斯, 又順利地切流往西南方去, 找到了大香菇.

      回程時, 依舊找不到十字架, 後來才知道, 已經拆掉了. 當初是俞教練去裝了十字架, 一方面當作地標, 一方面可供拍照. 但後來竟然成了自由潛水客的網美拍照點, 甚至喧賓奪主, 讓水肺潛水客無法靠近去拍照. 不知道是不是這個因素, 於是教練把它拆掉了?

      這一支氣瓶, 我居然很糊塗地忘了戴潛水錶, 連手電筒也沒帶, 於是在下水前就跟新茜說好, 等一下五米停留時, 我要跟著她做減壓. 當大夥兒很努力地頂流 (咦~ 怎麼又在頂流?) 回岸邊, 做完五米停留後, 我浮出水面一看, 居然比下水點又往南飄移了二十幾公尺. 懷疑

      眼看阿凱要帶著大家從石朗上岸, 那表示得再頂流 30 公尺, 我便跟新茜說 "我要直接從這兒上去." 建彰也踢到累了, 於是我們倆從此處上岸, 發現這潮間帶相當好上岸, 也很容易走, 因此我們倆最早回到車上. 小兔是順流游到原先的下水點才上岸, 據他說, 在那裏看到四隻軟絲! 而後來新茜居然認為回程完全沒頂流呀! 啊~ 哪呢? 我才不信她的腿力有比我和建彰強, 竟然不認為有頂流! Fox扮鬼臉

      這一支氣瓶, 我大約潛了 60 分鐘, 殘壓只剩 70 bar.

      中午吃飯休息後, 下午便要去船潛, 也即將發生我生平第一次差點兒窒息而亡的慘劇......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urrando&aid=1772187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