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月仔阿姨
2014/01/24 16:03:03瀏覽315|回應0|推薦6
印象中,我已經一年多沒見到基隆的月仔小阿姨了。在我媽媽的眾多姊妹中,只有她跟我媽長得很像,也只有她一直黏著我媽媽。可是在氣質、行為舉止、聲音上卻有天壤之別。月仔阿姨就像一般庸庸碌碌的凡人,溺愛兒子,像一頭牛似的拼命賺錢、捨不得用好的、吃好的,到最後身體出狀況了,膝蓋痛到快走不動了,才甘願退休。

平凡人家,又養了一個好吃懶做的兒子,注定要勞碌一輩子。想到我媽生病的時候,她頻繁的探望,有時被我媽斥責之窘況,她嘆嘆氣、低頭而回,我反而同情她來,告訴母親,妳這個妹妹雖然不成材,但對妳可是死心塌地、沒話講的。我媽苦笑著,我媽總是嫌她搞不清楚狀況,但是,她知道她這個妹妹,真的對她很好。
 
不知怎的,心頭一酸,又想要流眼淚了。我忽然有點害怕,看到小阿姨我會不會掉眼淚?不行,寧願這個時候掉眼淚也不能看到她而哭。手機裏找不到小阿姨的電話,我回姊姊家查電話簿,也順便看看三姊。這陣子我比較少回去,有時候我二姊會要我回去拿東西,順便聊聊天。小阿姨家裏沒人接電話,換打手機,通了,聽到她響亮的聲音,我可以確定她還很健康。
 
她說就沿著西定國小旁邊上來就對了,我還是迷路了,找不到門牌號碼。她家在6樓,我上樓梯碰到她時,她已經下了3層樓。看起來腳走路有點不方便,上到6樓她已經氣喘吁吁,並用雙手壓著膝蓋搓揉。老了,爬個樓梯心臟都快要跳出來了,真正無效阿。她說:她兒子在家裡很少出門。他兒子也沒出來跟我打聲招呼。我故意說的很大聲:阿姨,妳要照顧好自己的身體,該吃的、該穿的、該用的都不要省,其他的都不重要。
 
她問我:吃飯了沒?我吃了才過來(此時是11點30分左右)。那簡單的客廳,沒有多的東西,看起來還整齊乾淨。我告訴她:這盒蛋黃酥是特地送過來要給妳吃的。她直說:這怎麼好意思!沒關係啦!是鳳玉做的啦,她喜歡做糕餅麵包這類東西,要趁新鮮吃,不要捨不得吃而放到壞掉哦。
 
我細細的看著她,依稀只有我媽媽的一點點外型,所有的都不像。路上,我曾想到,我會不會忍不住摸摸她的手呢?現在,她粗硬的聲音、不似我母親柔細的語調;她粗糙碩大的雙手,不似母親的柔軟適中;她微黑的膚色,不若母親的白皙。她是我母親的親妹妹,她們外形有如此大的差別。我原本想,我可以從她身上看到我母親的影子。我知道了,那不是失望,而是一種轉移後的洞澈。
 
父親家族的長者已沒,母親家族就剩小阿姨,還有養父這邊的小阿姨和姨丈共三人。如父如母嗎?沒有,差別很大。但是,尊敬他們如父母。偶爾的電話問候和見面,代表我心裏還有他們。雖然,他們的兒女跟我陌生而遙遠。只因為,我們的關係如此親密,藉由我母親的網絡,我看到了我母親、感受到了我母親。
 

( 知識學習隨堂筆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ingShan&aid=10744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