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小說《在黛安芬工廠的日子》51
2014/07/25 11:11:30瀏覽1101|回應0|推薦50

怎麼辦?這個時候我知道唯有用更詳盡和坦誠的態度向周師傅說明當初下這批牙齒訂單的來龍去脈,是在怎麼樣的情形下轉到一家從沒和黛安芬工廠有過製造零件經驗的機器廠製造的…….

至所以如此坦誠,是希望周師傅能理解我當時的情形,然後希望周師傅在文先生面前幫我講一句好話,否則就很難預料後果了

第一次出現如此嚴重錯誤,內心感到十分歉疚,因此,我不得不向周師傅道歉,並詢問他對這批零件的後續情形如何處理。

周師傅雖然沒有明確告訢我該如何處理這批零件,但他卻重複地提醒我:

「以後不要隨便找一些未曾為黛安芬工廠製造過零件的機器廠製造,」他臉色凝重的又說:「因為亂給那些新人製作,隨時都有可能再出問題,到時候麻煩的事情會更多。今日我幫得了你一次,但下一次我就可能幫不了你。」

「我明白!」我點了點頭,並向他保證以後不會隨便給那些機器廠了。

聽周師傅這麼一說,心裡頭想到的是;周師傅可能會為我承擔這一次的錯誤,那批零件可能留在官塘機房使用,重新下單至相熟的機器廠再造一批新的。

 在黛安芬工廠工作接近四年了,周師傅從未與我有過像今晚那樣的長談……。飯後回到住所時已經很晚了,深怕打擾到阿芳的家人,因而就沒有打電話去問她;原本想問她今日去移民署應徵的情形。心想,反正明天她也會回去工廠上班,到時候再問她也不遲。

 洗過澡後,就往床上倒下。雖然提醒自己別想太多,明天的事就明天去應付吧!可是腦線條總是不聽使喚,連帶眼睛也朝向天花板看個不停,甚至側身掃瞄那個老舊的鐵窗。窗外,有一點濛濛的月亮光點照進來,那微弱的光線讓我感到有一些孤寂的感覺。

既然無法入眠,乾脆拉高枕頭把身體向上移斜,對角地痴痴呆的望住那鐵窗外,彷彿窗外有人在叫喊什麼。因為已那麼晚了,可以清楚聽見外面仍然有雜音不斷自窗外傳進來。我好像吃了什麼清醒藥劑似的,整個人都沒有睡意,腦袋亦非常清醒。這個時候,好像有一輛計程車停在樓下的路邊,幾秒鐘之後,""一聲關車門的聲音,聲音清晰伶俐,看來應該是客人下車後把車門關起來。不多久,一陣汽車再起動聲音,汽車離開後路邊就安靜下來了。

我把身子轉側而睡,欲求快快入眠,然而,此刻腦海裡卻不聽使喚的又回到周師傅晚飯時劈頭問我的那句話:你是否在外面欠人家錢。我仔細地想著,以周師傅的為人,他應該不至以這樣問我,因為我們常在一起數年了,縱使打麻將是一家烤肉三家香,贏輸大不了也不會超一仟元,這不算是什麼大數目,幾天內就結清,根本算不了是欠錢這種事。他何以這樣問我?

今天衝進腦袋裡的兩件事:欠人家錢、衣車零件退回;看起來好像沒有什麼關聯,但仔細地想的話,好像是有關聯性。因為,倘若〝欠人家錢〞這句話不是出自於機房那些傢伙的口中,而是出於文先生問周師傅的問題,那麼,事情就變得複雜了。因為若是文先生問周師傅這句話,他必然是想到我把零件交給一家新機器廠去製造,他是否正懷疑我是否收了那家機機器廠的回佣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MATANG&aid=153919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