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小說《在黛安芬工廠的日子》49
2014/07/21 10:00:53瀏覽535|回應0|推薦54

13 人言可畏

    

記得半年前的那一次公司舉辦的沙灘旅遊,當時我和大夥人一樣在海中游泳。在藍天白雲下的碧海裡盡情漂游了約莫半小時。雖然再游半個小時對我來說也是輕而易舉的事,但我沒有再繼續漂游在那個令人舒暢的海上。因為現在已不用準備偷度了,而愉快游泳的目的已達,因而我就輕快的游回岸邊。

回到沙灘上時,有二位女車工走過來,她們以好奇的眼神看我,向我全身上下打量,其中第一組的女車工淑敏先開口問我:「你好會游泳喔!你的游泳技術何以那麼好?你有去參加過游泳比賽嗎?」

聽到她們這樣問我,我笑了笑,然後就毫不隱瞞地對她們說:「我之所以會游泳都是在鄉下的時候準備偷渡到香港而訓練出來的,那時候兩天內必有一天練習游泳六小時至八小時,所以…….. 。」

「是喔!」

「來到香港之後就很少游泳了。」我說。

我這樣與女車工聊天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打從心底也沒有想到這樣的聊天竟然會吸引別人的眼光,那種眼光簡直是在偷窺我們。

那些人的眼光竟然搭配照相機。兩天後,我在海灘上與女車人聊天的照片就在廠內的車衣間傳閱開來。

有照片為証,自然緋聞就滿天飛,真是氣死人!一股想打人的怒氣在心裡頭翻來覆去。明明是一丁點小小的事情竟然把我說成是什麼什麼樣的人,甚至有更難聽的話都有,把我說成是一個花心蘿蔔,時時都在勾引良家婦女。我再一次的啞巴見到法官,有冤說不出。亦讓我再一次見識到人言可畏的可怕。

 下班的鐘聲響起,我站在機房的玻璃窗口看著女工們排隊打卡下班,而機房的其他師傅亦已打卡溜走了。廠內冷清清的時候,我和周師傅亦打卡下班。之所以沒有和其他師傅一齊打卡下班,是因為周師傅一早就約了我晚上下班後和他一起去酒樓吃鈑。

周師傅的個性非常沉默,我與他在馬路上走往新觀酒樣的時候,他一句話都沒有跟我說,簡直好像兩個陌生人在路上走著一樣。他不說話,使我更不知道該對他說什麼。

來到新觀酒樓,我倆在一張四方桌子相對面的坐下來,屁股都還未坐完整,周師傅劈頭的第一句話就問我:「你在外面是不是欠人家錢嗎?」

當聽到周師傅這樣的問我時,我被嚇了一下,因為再怎麼想也不會想到周師傅會問我這樣的問題。一時間腦筋轉不過來,整個人好像一個啞巴,傻傻的望住他,過了一會兒之後腦筋才好像在轉動了,但覺得這個問題有點莫名其妙的,不明白周師傅為何會這樣問我。

這個時候酒樓的伙記站到周師傅身旁。周師傅點燃一根香煙,然後向酒樓伙記快速地點了今晚要食用的菜。

酒樓伙記離去之後,我馬上就說:「我欠人家錢?」我十分驚訝,「我什麼時候欠人家錢?欠誰的錢?師傅您是從哪裡聽來的?」

「外面有人說你所以我才問你。」

「我平日除了上班外,晚上就是上夜校,」我不明白為何會有人這樣說我。「假日最多也只不過是和師傅您打打小牌,怎麼會欠人家錢?我半毛錢也沒有欠人家呀!」

「沒有就好。」他說。「看你的為人老老實實的,只是平日說話多了點。我也不太相信,你不像是會亂來那種人。」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MATANG&aid=152684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