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小說《在黛安芬工廠的日子》50
2014/07/23 09:46:36瀏覽1338|回應0|推薦61

我因為是在鄉下長大,天生憨厚,說話很容易被人誤解。的確,正如周師傅說的,平日我說話確實是多了些,或許是小時候自己在鄉間裡長時間被某種原因壓抑著不敢亂說話,如今來到這個可以自由說話的城市裡,宛如一條飛魚一樣飛到另一水域區裡,因而與人聊天時就不脛意的把內心想說的話全都說了出來。但我從沒想過自己所說的話會傷害到別人或是有另外的用意。

 百思不解周師傅今晚何如這麼說?!吃晚飯時我不停的回想,終於想起一件事,就是兩星期前的一個星期三晚上,機房幾個傢伙邀我一齊去阿東新家吃晚飯。吃過飯後,餘興節目就是大家馬上就玩起大老二來,記得那晚我是輸了一仟三佰元,除了把皮包內的三佰元付現外,另一仟元我是寫星期五兌現的支票。隔天我就把一仟元存入支票戶頭裡了,支票也兌現了。

是否就是這件事,機房那些傢伙對外亂放話,想把我說成是什麼……。若是這樣就太可怕了。想來想去就只有這件事而已。為何這幾個傢伙要這樣整我呢?他們的目的是什麼?

「是不是!」

原想將剛才想到機房那幾個傢伙的事問周師傅,但….,最後把來到喉嚨的話吞了回去:因為說了周師傅也不會說是那幾個傢伙對他說的。

「以後多注意一下就好了。」他說。

「我知道。」

 晚飯吃過了,酒樓的伙記亦把碗筷收走了。周師傅點燃一根香煙後,隨即又問我:「另外有一件事想問你。」

「什麼事?」

「你是不是給一家新的機器廠做一批三針人字車的牙齒?」

我想了想,然後對周師傅說:「確實是有一批牙齒給一家新的機器廠做,但數量不多。」

「那批牙齒,印尼廠那邊已把它全部退回到文先生的手上。」他把手上的香煙揉熄,「那批東西出了點問題。」

「文先生有沒有問您怎麼處理?」

他點了點頭,但沒有說話,然而他的神情卻格外顯得嚴肅的,一反過往與他打麻將時那種吃晚飯時的神情。

我簡要地把那批牙齒交給一家新機器廠做的原因向周師傅報告。周師傅聽後並沒有說話,但很顯然的他是有點不高興,不贊同我的做法。

後來他才把那批牙齒的事情詳細地告訴我,同時提及文先生非常不高興。

文先生不高興是可以理解,因為他接K Oechsner 生產部經理的位子才一個月,我馬上就給他添麻煩。

但我有一點不太理解,為何文經理沒把那批零件第一時間交給周師傅處理,甚至也可以直接交給我退回去機器廠那裡重做也可以,但他沒有這麼做,把那批零件放在手邊,是什麼意思呢?

記得兩個星期前寄去印尼的那批牙齒零件,當時我驗收時認為只是有一點小問題而已,有經驗的師傅將牙齒安裝在衣車時,稍微在左邊墊上一小片紙塊上去就可以解決問題了,所以我就簽收讓那批零件過關。沒想到那批零件如今被退了回來。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MATANG&aid=153308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