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群魔亂舞的除夕夜(下)
2023/01/23 13:06:01瀏覽1717|回應4|推薦60

群魔亂舞的除夕夜(下)

阿連把一張白臉鬼面具幫我戴上,頭上還有兩支角,又在我頭上罩下一頂長假髮,就讓我坐在一張有扶手的藤椅上。四位小弟各持月琴、鈀、大鼓和竹板,站在我右側前方。一位扮師公的戴上黑臉鬼面具,站在我左側前方。阿連請我先說幾句話,我沒經歷過民間宗教儀式,也不知該說什麼?就學乩童的動作,全身顫抖幾下,大聲鬼叫長嘯一聲,然後甩手唰幾捏,就開場了。

熊熊火光中,一聲牛角號角聲,師公首先唸唱︰
南柯一夢熟黃粱,感嘆人生不久長;有生有死該有命,無貧無富復無常。
寒來暑往春復秋,夕陽西下水常流;將軍戰馬今何在,蠻花野草滿地愁。
人生歎是一孤舟,朝朝暮暮水上流;孤舟破了堪修補,人生死了萬世休。」

師公又吹起一陣號角,並要我起立。我站起時狀似"王爺上身",全身抖幾下,然後邁方步左右來回走幾步。雖然我覺得自己"演"得還不錯,可這時其實已有一股氣流在背脊上下流竄。我心頭有點毛,但這時如果叫停就太煞風景了!

師公又唱起︰
「一請左壇張天師、右壇梁武帝和本壇恩主娘媽;二請地方佛主公、池府王爺、城隍爺,三請山神土地公。誠心祈求、暗中保佑,有請眾神到壇前,助那亡魂上西天。」

一陣鈸鼓聲後,月琴清彈一段,要開始起陣了。師公請我走在前面,我先左晃右晃走幾步,阿連邀集其他人加入連結,繞著火盆跳動。只繞一圈後,我就覺得肩背和腳下沉重,頭有點暈,坐回了藤椅。大夥愈跳愈熱,到後來都是繞著圈圈在跳跳蹦蹦,大吼大叫。我卻覺得全身發冷,阿連叫小弟去取了我的軍外套來,斜倚在藤椅,酒意上來,我兩眼逐漸有點模糊。活動仍在進行......。

鈸鼓齊鳴聲中,四位執事齊唱︰
「一山過了又一山,一嶺過了又一嶺啊!......草埔路頂,草青青,草埔路頂草發芽啊!」「黑土路頂哦烏昏昏,前面騎馬是王孫......若要過橋,家內大大小小就要喊伊的名。」(大夥跟著囈語般胡哼亂唱時,我全身汗毛都豎了起來!)

師公喚道︰「過橋喔!過橋喔!」眾人也跟著齊呼「過橋喔!過橋喔!」
「前面來到什麼關?來到石板大路了。
石板大路是誰在看顧?是掌管陰陽的大眾爺在管。」

師公忽然耍個噱︰
「梁山伯!你有過路沒?」眾人也很有默契,齊答︰「有哦!英台也有過路哦。」
師公又忽出奇兵,唱曰︰「李大哥有過路沒?」在座的都矇了!沒人回應。
只聽阿連接唱︰「李大哥在王爺座下睡覺。」
這時我已進入半醉眠狀態,所有聲音好像都從遠方傳來。營房隔牆外的野狗居然也在"狗吹螺"!

三個多鐘頭酒醒後,再起身已躺在床上,只覺全身仍有點冷颼颼!幸好有最認真負責的三連連長,今晚滴酒未沾,這時仍幫著巡視營區,把那些仍在喝酒或已躺倒的士兵都趕回營舍。次日大年初一中餐,士兵們大部分都眉開眼笑地說︰「昨晚開趴,爽啦!」沒有一絲粉味能讓這些牛頭馬面說爽,還真讓人感到意外!以後大家看來都很正常沒事,可我卻有事!

悄悄說句實話,也是對別人的忠告,怪異的玩意不要亂搞後果難以預料!在那陣群魔亂舞的除夕夜後,我就開始三不五時感到忽冷忽熱,背脊骨上似有氣流上下來回走竄,肩背覺得有點沉重。這種情形一直持續到一個半月後,我又調到砲兵營去。不久後又開始了砲兵演習,每天都身在震耳欲聾的砲聲中,那種奇怪的感覺才不知何時漸消失,但這已是群魔亂舞除夕夜的三個月後。

全文完結~

導讀
群魔亂舞的除夕夜(上)
https://blog.udn.com/PAESI15/178113441
群魔亂舞的除夕夜(下)
https://blog.udn.com/PAESI15/178134078

林宗範牽亡歌--東營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AESI15&aid=178134078

 回應文章

*Susan*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3/01/27 18:21

以前學校也曾流行過錢仙 碟仙 都是引鬼的邪門玩意

大哥你們是大張旗鼓引鬼神上身  幸好沒中邪  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郁勝(PAESI15) 於 2023-01-27 22:52 回覆:
最後這半年最平靜,營裡沒發生過任何一件重大事件。我說胸有成竹是真的,因為在這個單位的第二年,我就已通過"考驗"了。
至於前次全營中邪是在恆春茄湖里,我把那些"好兄弟姐妹"全都引到了我房裡,算到1500隻後我就已沒力氣再算,摔到床下接近窒息!
次日全營都已恢復正常,我整張臉卻是灰色,兩眼眶烏黑,這輩子僅此一次被"修理"成這樣,不過以後"好兄弟姐妹"是幫我的。

海倫小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3/01/24 20:30
明明陽氣重,可軍中一直是屬於比較容易鬧鬼的地方。您為弟兄營造難忘的過年回憶,也真難為你了!

相信正面事件、字眼、食物、善念,都能影響本身氣場,這是我近年漸漸體悟的事,更何況去觸碰邪陰。您為人正直替他人著想,必有晚福。🧘😀
我們吞得下血肉,只因我們不去想我們做的殘酷有罪的事實。~泰戈爾
郁勝(PAESI15) 於 2023-01-25 00:24 回覆:
其實我對那些事也是很怕的!似乎也不是正氣,而是拗氣。小奸小惡我有時也難免,身上並沒有所謂的"光"。我只有一招"死狗不回頭"。
過去在軍中有幾位長官知道這件事,哪裡有那種事就讓我去暫宿,過段時候"那個"就沒了。每次碰到的情況也不同,也許甚麼感覺都沒有,就自然退散了。也許會聽到聲音或被看不見的傢伙戳。但我會說︰「如果得罪了,我也是不得不來。要我的命就拿去吧!反正我是不會退回去的。」誰理你

vivi 之東張西望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3/01/24 13:53

NATIVE AMERICANS LONG AGO

我也訂閱了好幾個美洲之性情、文化衣著極具個性特色的原住民網頁,

對他們的遭遇,自小就充滿了不捨,

特別是他們對大地之母與一切所造之感恩與愛惜之情,深切又力行,

卻被後來者無情的擄掠屠殺;還說什麼沒有一個好的印地安人,除了死了的那一個。

兒時讀「少年小樹之歌」時,就被感動得走到哪都想到他們,

直到現在,每年大都還要讀上一次呢。

郁勝(PAESI15) 於 2023-01-24 19:33 回覆:
印地安人也有一套如中國道家;穿越"形而下和形而上"之間的方法。有些人也許會有這個疑問,既然他們的功力如此強大,可以把意念轉介進老鷹的視界,自由遨遊在山川溪谷,為何會被歐洲侵入的白人趕到荒地一角去蝸居?不同平行時空各有不同規則和命運,這就是最簡單直接的答案。
為何我選用"拉科塔"的影片放在文末?聽過華人"過橋歌"的人可以比較一下,兩者的格調和節拍是否很相近?

vivi 之東張西望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3/01/24 13:33

有話說:說曹操,曹操就到。英文也說:說到鬼,鬼就來了。

我想您所遇到的駭人事件,不外乎就是這樣。

為鬼佈好了局面,正是屬於牠的舞台,也正是牠所喜歡的,豈不順利上場?

而且,牠是不是覺得控制了頭子,下面的局面就更好施展了?

那次的場子,大約牠只想小做一番,就拿你作代表罷?

不知您意下如何?

郁勝(PAESI15) 於 2023-01-24 19:31 回覆:
所謂"中邪"的我觀
我有時會忠告年輕人,太怪異的事不要去碰,因為後果可能會很嚴重!並且難以收拾。以下這則故事就是例證之一。
我家沒地方可以讓你住
https://blog.udn.com/PAESI15/6423383
就我過去見過的一些事,大部分所謂的"中邪"是自己去招引來的(例如邪教)。其餘很少數的情況是自己不小心(肉體某部位受傷,也可能會造成氣場破損);或被人陷害。
本文中的情節其實仍是在可控範圍內,因為過去已有過相關"溝通"的經驗,背脊有氣流在上下跳動就是個"信號"。
我們周圍有很多不同的「平行世界」,正常情況下是互相完全隔絕的。但如果在某種主觀或意外狀況下,氣場出現破洞或搭上線,就會形成干擾,例如幻聽、幻覺。
也有一種情況是故意吸引"它"來。在我們生活的空間"戾氣"是極惡的東西,但其他空間的生靈卻有可能會視為是一種"能量"。它來我們會極為不舒適,但它離開時也有可能會順便帶走一些戾氣(因為它有收穫)。
但做為中介的這個個體會感到極為痛苦,要承受的會是有如"身心創傷"的情況(也許會很想死!)沒有具備這個概念的人千萬不要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