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空號計劃」-6鍋杓真好用
2015/07/07 00:27:19瀏覽332|回應0|推薦23
頭髮稍長的男人看到靠在正在發呆的奉實,心想著:你果然感覺到了,但我有信心你會聽我的。朝吧檯喊了一聲:「奉實。」而奉實才回神,循聲而看見喊他名字的人,頭髮稍長的男人漸漸的走過來,在吧檯上面放好兩個人的杯子,學奉實雙肘杵在吧檯。

   「卞群,你怎麼也過來了?」

   「不是說要跳舞嗎?怎麼在這裡摸魚?」

   「別虧我了,只不過想休息,想一個人靜一靜。」

   「你果然被操累了,搞得連參加聚會都是種折磨。」

   「對不起!其實你也看穿了我不想待在這,目前最大的願望就是想在家裡睡個三天三夜。」

   「什麼時候休息?」

   「一個月後,我對自己訂一個期限,一個月內搞定所有歌債,然後放大假,難得公司也同意了。」

   「一個月也太久了?我看你現在巴不得拋下一切買張機票出國度假。」饒有興味的表情盯著奉實的眼睛問:「你確定你撐得住?」

   不僅說中他的想法,還被盯著自己的雙眼確定心思,一時也說不出什麼否定的話,只能靦腆的點點頭,回應道:「撐不住。」

   「那你打算怎麼辦?真的拒接經紀公司的電話,然後讓經紀人幫你開道歉記者會?」

   「怎麼可能,頂多就跟他們說,拜託讓我休息完再跟我要歌。」

   「你現在的體力與腦力,到時候寫出來一定都是相差無幾的普通情歌。」又看了看奉實的杯子,液體的高度沒變,奉實一口都沒喝,應該提點一下:「你不口渴嗎?我有偷偷幫你加汽水稀釋,酒精濃度不那麼強了。」

   「感謝你還記得我的口味,但是我還不渴,才跟你聊沒幾句而已,渴不到哪裡去。」

   我可懶得再跟你聊,還得依照任務多養幾隻蟲。卞群心想。

   「我有個方法讓你靈感源源不絕,並且讓你重新振作,繼續寫出一流的歌曲。」

   「找槍手幫我交作業嗎?」

   奉實瞇起雙眼,疑惑地看向卞群掏出的「捲好的葉子」,卞群迎向疑惑的奉實,以具誠心誠意且肯定的眼神和奉實的雙眼交鋒,過了幾秒,奉實膽怯地往後退一大步,眼神卻透露著十分好奇想嘗試,說:「這方法,不適合我。」

   卞群識破奉實舉棋不定的口氣,往前一步,抓住奉實的右手,攤開他的手心,不強迫,只是靜靜的放在他手上,沉穩的說:「不適合,但,需要。」再從褲袋裡面掏出打火機,放在靠近奉實的吧台上。他會等他,卞群相信,奉實之後會乖乖的赴約,不會再推三阻四,甚至主動要貨。

   奉實心裡很掙扎,它可是毒品,吸毒是犯法,但……此刻,誰能讓我快樂呢?

    累得一蹋糊塗,一舉一動都受人關注,音樂作品要一次比一次更具原創力,造型一次比一次還要前衛時尚,連演唱會內容都要密集的華麗兼具感性,只有在這裡,可以暫時的做回自己,不需要一直動腦,有何不好?也許只要吸一口,就可以讓我悶了好幾天的胸口,獲得氧氣,注入新的活力。

   拿起吧檯上的打火機,再把右手的「葉子」放進嘴裡,點燃葉尾,深吸一口,再爽爽的吐一口白煙,心情剎那間好轉了起來,原來這麼神奇,我怎麼會一直拒絕呢?

   他終於受不了誘惑,踏出了第一步,卞群轉過頭來邊喝酒邊竊笑,心底盤算著,奉實錢賺這麼多,以後可以賣他貴一點。

    好不容易在廚房經過大戰的我,終於把一百個圓盤、一百個方盤、兩百個小碗和一百支的叉子給洗完,看個牆上的時鐘,我的天啊!竟然花了四十分鐘才搞定, 不曉得他們做傻事了沒?頓時間,身體一顫,腦海中浮現一個畫面:「救命啊!誰來救救我?我不要出專輯了,不出了。」這是一個女孩正被侵犯的畫面,糟糕了, 要趕快衝出去,我快速走向領班,雙腿夾緊,假裝自己憋很久的說:「領班,我好想尿尿,我的碗已經洗完了,都很乾淨,你看。」手指指向器具暫放區,領班大致 上瞄了瞄,趕著出餐隨便敷衍我說:「快去快去,回流速度可是很快,當心你洗不完。」

   衝出門外,我的腦子轉得跟手腳一樣快,有別於平時需要幾秒時間思考對策的我,現在的我,很快就能思索出「調虎離山之計」,然而這變化,並沒有及時察覺出異常。

    有一個包廂裡面,三個男人在裡面吸食海洛因,還有三個搭訕來的辣妹,辣妹原先和他們搞搞曖昧,肢體的親密接觸,不過他們又似乎需要海洛因的「帶勁」, 其中一位臉最消瘦的男人,從褲袋裡掏出一包小白包,倒出約一大匙的白粉,另外兩個男人看到了白粉,先把吻到一半的辣妹晾在一旁,最矮的男人有點不高興的 問:「為什麼不放在錫紙燒啊?」

   「剛交易的,沒附上。」消瘦的男人回。

   「你不會自備喔?」矮小的男人再追究。

   「那你又有帶喔?再囉嗦!連聞也沒得聞。」

    各自拿著吸管食用,吸了一兩口以後,原本緊蹦的表情瞬間放鬆,眼神更加渙散,視線彷彿不能集中一樣,眼神飄啊飄找不到定位,但是可能一次吸太大口,他 們開始呼吸急促,甚至用嘴巴呼吸都喘不過氣,想拿杯子喝水,手都不由自主的顫抖,根本無法出力將手掌彎曲,紛紛將水杯落在地上而摔裂,三個辣妹看了嚇一 跳,不知所措,這時剛好我從廚房衝過來,冷靜的判斷情形後隨即催促她們:

   「妳們快離開,他們快死了。」

   「什麼?快死了?」燙大波浪的辣妹問。

   「如果你們不想有牽連,就快回家去。」

   三個辣妹離開包廂後,我將藏在圍裙與廚衣之間的鍋杓拿出來,這是從廚房裡面幹來的,離開前瞥見它,真覺得它是再適合不過的工具。

   走在沙發的後面,我從後腦勺分別把他們敲暈,然後撕下一小塊一小塊的黑膠布,塞進他們的鼻孔裡,讓他們暫時驗不出氣息,在各自把他們從沙發上推倒在地上,讓現場顯得狼狽不堪,最後偷摸摸的離開包廂,躲在某個牆角又是尖叫又是大喊:「啊!有人死了~」

   期待有人被我吸引之時,遠方的奉實正準備抽第二口「葉子」,我的腦筋在一秒內轉了千百回,計算著時機,如果趕過去再趕過來,是否可以將申希偷偷救走?答案是可以。

   鄭佐包廂外的兩位黑衣人先來確認,用手指驗鼻息,連他們也驚慌得敲門,向鄭佐報告:「大哥,不好了,又有人吸食過量致死了。」

   包廂裡面的鄭佐剛好「在忙」,跨坐在申希的身上,一隻手撕裂申希胸口附近的上衣,另外一隻手粗魯在雙乳間搓揉,嘴巴像隻野獸在深吸她的脖子一直吻又舔的,等脖子都是他的口水,他才停止「覓食」回應:「反正不是第一次了,難道還需要我教你們嗎?」

   「報告大哥,這次死了三個人,而且全是你的朋友,我們不敢『直接處理』。」

    鄭佐露出不安的眼神,趕緊從申希的身上起來,穿好他的皮革外套,再喝一口酒,口氣更加深沉而憤怒:「八婆,別再我看到妳,否則有妳好受。」話畢,剩下的酒全潑在申希的臉上,再把氣出杯子上,一股腦的摔在地上,打開包廂門前去另一個包廂,留下落淚而絕望的申希,放聲大哭。

   此時奉實旁邊已經沒有卞群,卞群早就放心奉實不需要他繼續「灌迷湯」了,趕在奉實準備深吸一口之時,我率先巴他的頭,再把他口中的「葉子」抽出來丟在地上,雙手捏住 他的臉頰,有千百句想要罵他的衝動,但是現場的混亂提醒我時間不多,所以改為輕輕式的至理名言:「世界頂多對你議論紛紛,但是你吸毒,全世界會放棄你。」

    果然我的勸告他聽不進去,繼續沉迷置入天堂般的快感,情急之下,我又賞了他一巴掌,他才因為感到臉頰炙熱的疼痛感而回過神,,一臉不解的看著我,我 問:「痛嗎?」他發出「嘶」得一聲,還沒等他回應,我丟了一個奇怪的邏輯敷衍他:「這幾天剛好你可以寫出憤世嫉俗和勵志人心的歌了,快跟我走。」撿起地上 的「葉子」,再拉住奉實的手腕帶他躲在菜口,說:「你先在這邊等著。」

   突然,我的腦海裡閃過夜店門口被警車包圍的畫面,警察們紛紛下車趕走門口的工作人員,他們就快要闖進來了,畫面突然關閉,讓我更加緊張,不能讓他們上新聞,不然明星就會成「冥星」,明日之星就會變成「墮落之星」了。

   跑進申希待的包廂,她還躺在床上嚎啕大哭,我迅速的把她拉起身,脫掉自己的圍裙給她穿,好讓她遮避胸前的狼狽,一臉排斥的瞪著我,問:「妳是誰?要幹什麼?」

   「妳如果不想當各家媒體的『艷星』,就快跟我走。」不等她答應,拉住她手腕急奔門口,蓄鬍的男人擋在門口不讓我過,問:「妳要帶她去哪裡?」

   我從褲袋裡掏出鍋杓,不留餘力的往他頭上砸,他就倒暈在地上了,申希也用穿高跟鞋的腳踹他兩腳,我急忙地拉走她:「快走。」

   跑到了菜口,我用另外一隻手拉起蹲在一旁的奉實,說:「快跑。」

   領班看到我拉了兩個人往後門方向跑,大聲的問:「喂!妳翹班啊?」

   我隨便回了一句:「領班你也趕快跑就對了。」

   「什麼?」領班想再繼續問我時,我已經打開後門往外跑了,接著他聽到警察在外面大喊:「全部不許動。」領班嚇得冷汗狂冒,不再出菜了。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IlikeJJ&aid=25498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