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空號計劃】-18好想回去當「空號」
2016/01/11 18:58:10瀏覽726|回應1|推薦60
回國之後,醫院依舊是我的第二個家,醫生也稱讚我在國外照顧自己照顧得不錯,一點也沒有影響病情,我趁機拗醫生下次可不可以再出遠門,醫生馬上識破我的企圖打槍我說「最好不要」,如果耽誤了急救的黃金時間,很有可能回天乏術,醫生的金玉良言我早就背熟了,不過此刻的我比以往更懷有希望了,因為阿公和郝鑫的出現,我相信奇蹟,就像那些在文順島被我救過的人。

   每晚,我都會跟阿公和郝鑫分享我在文順島的奇遇,還有我無法體會的心境以及疑問。

  我問:「我覺得心情沮喪或是壓力大的人,抽菸喝酒就算了,為什麼一定要碰毒啊?這世上不是還有電動可以打嗎?不是還有KTV可以唱嗎?」

   阿公認真得解釋著:「因為吸毒可以很快的讓人全身放鬆,還可以讓你彷彿進入天堂,一瞬間的煩惱迅速忘得一乾二淨,相反的打電動還要動腦想著如何把對手打敗、 如何闖關成功,唱歌還會看到字幕想到文字形容的花花世界、世俗紅塵,多少還是會重返煩惱的原點,所以對他們來說,麻痺神經是忘卻煩惱的最佳捷徑。」

  我又問:「現在網路那麼發達,用影音網站發表自己的作品不就好了,為什麼一定要陪睡出專輯?」

  「好的公司有嚴厲的淘汰制度,壞的公司就是要你陪睡以後拿到資源才能出專輯,你遇到的申希應該還不會創作,歌聲目前只能唱歌可愛動感的聲線,然而現今的可愛需要透過公司砸錢包裝,才能成為大勢偶像……」

  郝鑫還沒講完就被我打斷:「不,她的歌聲甜而不嗲,她有一種我說不出來的聲線,反正她也可以唱很有個性,就是那種可以向大家證明,『不管那些臭男人傷我多深,我都會好好的活下去』那種感覺。」

  「不管是什麼感覺,這世上每個人的歌喉都是獨一無二,沒遇到伯樂幫她打造一首成名曲,沒有人知道自己適合唱什麼歌,自然就沒有人會紅,她要嘛就是去大公司和一堆人爭取出道的機會,要嘛就是走捷徑,不管是找哪一家公司,沒有唱到對的歌,去哪家都白搭。」

  雖然郝鑫講的沒錯,不過重點是?我問:「所以結論是……?」

  「自古以來,很多藝術家或是創作家,成就最高的其實才是最變態,性慾最強的人,搞不好睡上一覺換來一首成名曲也是很值……」郝鑫還沒講完就被我丟枕頭,當然,枕頭穿過他的靈魂,郝鑫還假掰得喊疼。

  「阿公,你看他啦!他生前一定是個變態。」

  「這也不能怪他,他還是個處男……」

  「阿公,不能說……」郝鑫摀住阿公的嘴巴,阿公假裝配合不再出聲。

  「什麼,原來你還是處男,沒想到你這個色胚竟然這麼潔身自愛?」

  「妳不要聽阿公亂講,我高富帥又風度翩翩,迷死天下少女,當然是人人獻身於我……」郝鑫吹牛得忘我,摀住阿公的嘴巴放下來,阿公又藉機插嘴:「他此生最大的遺憾就是沒有破處。」

  「啊~阿公,你閉嘴,不準你再多說半句,哼!我要先去看哪個醫生偷懶,掰掰!」

  阿公竊笑道:「可憐喲!又不知道哪個值班的掃到颱風尾。」

  我看著阿公,再次相視而大笑。

   回國後一個禮拜,有一則新聞讓我看得極為心疼,岸基不顧劇組反對,開拍第四天就鬧失蹤,偷偷回國探望奶奶,但是奶奶早就在他出國的當晚就已離世,更讓岸基臉色難堪傷心欲絕,他非常懊悔,為什麼他會相信經紀公司的安排和承諾,而不是相信陌生人的提醒,他看著奶奶冰冷的遺體,不再和藹的喊著他名字,不再睜開眼睛,也不再攤開手掌覆蓋他的手掌給他溫暖,他崩潰得大哭大叫奶奶,也只是一具遺體在他面前任由自己內疚。

  第二天,有記者目睹他在文順島的市中心醫院附近,被知道跟拍後又隨即不見,記者採訪岸基的經紀人,經紀人回應,對於藝人的自私行為,他們會對岸基進行處罰。

  第三天,劇組要求巨額賠償,害整個拍攝過程延宕,沒想到經紀人李應馬上允諾賠償,其實私底下是把岸基整年度賺來的薪水付給劇組。

  第四天,有人爆料岸基在市中心的殯儀館出沒,任何記者前來問候岸基都不理,拍攝到的臉色也失去往日迷人風采以及對人溫和的態度,倒是岸基的妹妹請求大家給點空間。

  又過了四天,岸基礎理完奶奶過世的事情,終於以個人名義開記者會,告訴大家實情,並且揚言告ED4娛樂公司,要求還他的薪水以及申請合約無效。

  我每天都在關心岸基的消息,好想趕快出現幫助他,但是一想到我要找什麼藉口離開爸媽我就頭痛,憋了一整晚終於等到阿公和郝鑫出現,阿公看我的臉色還沒開口就知道我要問什麼:

  「我知道妳要問我,什麼時候再回去當萬應公,對不對?」

  「阿公,你好神喔!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

  「因為我們早就知道妳在關注文順島媒體圈的事。」郝鑫回。

  「看你們正經的臉色,是不是不行?」

  阿公皺著眉頭回答:「不是不行。」

  「那是什麼但書嗎?」

  郝鑫也皺著眉頭若有所思:「我們在想,要找什麼藉口幫妳脫身。」

  我頓悟:「啊~原來,我們煩惱的都一樣啊!」

  郝鑫問:「難不成,妳已經想到了?」

  「沒有,我也想不到,爸媽太愛我了,這也是個困擾。」才講完我的頭就被巴了,郝鑫沒好氣的對我念:「這是妳的福氣,可遇不可求啊!笨蛋!」

  「我又沒有說我討厭,只是陳述障礙的關鍵而已。」

  這一晚,我們提了各種方法都行不通,聊到半夜一點,直到護士巡到我這房才宣告結束。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IlikeJJ&aid=40538765

 回應文章

半吊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6/25 10:20
走過、路過、留腳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