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空號計劃】-13好用的千里眼
2015/09/28 20:21:11瀏覽513|回應0|推薦28
打開電視,轉到新聞台,前面幾則不是抗議政府不公就是新兵被虐,終於有一則我很感興趣,不過得知消息後我可能會很「忙」。

   這則 新聞前半段提到,Volume Up的股東菅野涉嫌販毒和殺人,日前警察搜索菅野家是否還藏有毒品以及交易紀錄,卻發現某件外套和褲子分別有比硬幣大塊的血漬,加上家人通報名媛桂呂恩晚 上去Volume Up就沒再回來,警察懷疑他殺而將菅野收押,即使找不到販毒的證據,也憑著血跡帶去醫院化驗。

   新聞後半段說,律師強烈指責沒有直接證據警察不能亂抓人,警察再不放人他們就要轉告警察,警察第一時間沒有正面回應,警察們都知道菅野平時很囂張,沒想到卻很聰明把證據藏得不露痕跡,除了血漬以外,現在只能拖延時間,向外發表明天他們的決定。

   「我的天啊!原來大家要的證據就是熊貓藏的屍體?」回頭看向還在熟睡的熊貓,不忍心叫他,但是聽到電視傳來記者採訪桂呂恩家人的報導,他們的怒斥和泣不成聲,想想還是以正事為主,反正這件事處理完,他以後大可安心的睡到飽。

   「熊貓~」

   費勁把熊貓推到計程車上,豈知他又靠在車窗上睡著,我狂力地搖他,催促著:「熊貓,報路。」

   「好不容易鼓起勇氣睡覺欸!為什麼又要吵我啊?」

   「你只要報上地址,你想睡多久都沒問題。」

   「那妳要什麼地址?」

   我在熊貓耳邊用氣音說道:「埋藏屍體的地點。」

   熊貓惺忪的睡眼瞬間不見,充滿心虛的口氣撇過頭問我:「妳怎麼知道?」

   「事態緊急,你先報上地址。」   

   等到熊貓指認眼前的小山坡,司機便停在路邊,我對司機說:「司機,麻煩你等我們十分鐘,我們待會回來。」

   大約走了五分鐘,熊貓跑去那棵大樹前面大喊:「怎麼辦?不見了?」

   見他露出慌張的表情,感覺到不妙,跟著跑到前頭,發現畫面中埋藏的地點被挖空了,我也驚呼:「怎麼可能?誰挖走的?」

   「先說好,不是我挖的,我真的原本把她埋在這裡的。」

   「我相信你,我記得今天沒播屍體已經找到了啊!怎麼會……」突然腦海閃過有一個理平頭的男人在我們趕到以前,率先挖走屍袋,丟在後車廂接著就開走了,車號是……

   「熊貓我們走,快回車上追他……」

   車門關上以後,我對司機說:「快點下山,幫我追一台老舊的黑色轎車,車號是『DXSG-7801』。」

   終於繞過所有崎嶇山路,變成平順的道路,忍不住開口催促:「司機,麻煩你快點好嗎?」

   「小姐,這裡有測速照相。」

   「你快開就是了,我會讓警察取消你的罰單。」說到警察,我轉頭對熊貓說:「熊貓,快打電話到警局。」

   「我沒帶。」

   「你幹嘛不帶?」

   「被妳拖出來,我怎麼帶?」

   「也是。」自認沒理由再辯下去,改問司機:「司機,借我打電話。」

   司機一邊操控方向盤,一邊滑開手機螢幕,輸入號碼後按撥出再按擴音。

   過了三秒,電話一接通警察就說:「喂!這裡是衛城分局,你好,請問需要什麼服務?」

   「喂!你好,我是爬山的山友,我剛剛看到一位男人載著屍袋下山了,他的車號是『DXSG-7801』,目前他在……」司機忽然緊急煞車,害我講到一半斷掉,撇過頭看車窗外的風景是什麼地方,是海岸邊,他要把屍袋丟入海裡。

   我拍拍司機的肩膀問:「司機,這裡是什麼地方?」

   「這裡是沂濱碼頭。」

   「警察,你再不來,屍體就被丟入海裡,你們就永遠破不了案了,快來啊!」 

   「熊貓,你先下車追他。」

   「好。」

   下車後我打開副駕駛座的車門,猜想一般車主都會把工具袋放在抽屜,果真打開抽屜,工具袋放在裡面,取走後藏在我的背後,讓襯衫遮蔽就看不出來,必要時可以像鍋勺一樣發揮最大作用。

   邊往前衝邊交代:「司機,你在這邊等我們。」

   遠方就看見平頭男提著屍袋往岸邊走,熊貓怒喊:「站住,不准你亂丟。」

   平頭男則是用對待老友的口吻回應:「熊貓,好久不見啊!」

   平頭男一轉頭,熊貓的膽子瞬間少了一半,講話結結巴巴的:「是你,你……你怎會知道我埋在哪裡?」

   「我有跟車啊!我知道你這小子一定會怕得要死,壓根兒沒注意我跟車。」

   「就……就算……就算是這樣,那你當初幹嘛不自己處理屍體,搞得這麼麻煩?」

   「當然是為了避嫌啊!沒想到你這小子還挺有良心,捨不得丟入海裡,還把她帶去埋葬,甚至做了一個不起眼的墓碑,算你對得起天地。」

   「這……這是當然的,但是你怎麼拖到現在才把她挖起來?」

   「哼!因為我知道你這小子,看到新聞後一定會對不住自己的良心,打算交給警方是嗎?門都沒有。」

    還沒衝過去遠遠就看到前方熊貓和那位平頭男在扭打,與其說扭打不如說熊貓因為太瘦弱,扳不過壯碩的平頭男,反倒被狠狠的後空翻而摔落在地,我看了極為 心疼,拿起背後的工具袋,往前跑幾步抽出小扳手往平頭男的頭砸過去,雖然極其精準,但也只是砸得他額頭和左邊眉頭流血發疼而已,見他把離不遠的屍袋快要踢 入海裡,又往前跑幾步,丟了一把大扳手砸在他踢的那隻腳的膝蓋,平頭男感到非常疼痛,他露出一臉我死定了的表情的往我這邊跑,我驚慌地往後退不小心把工具 袋弄掉,以一步之差他就要靠近我的時候,熊貓跳在平頭男的身上,極力得想掐死平頭男,抓緊時機,越過他們去撿屍袋,平頭男的脖子像是鐵打的,怎麼扭怎麼掐 他都沒有辦法攻擊要害,熊貓又被甩倒在地,平頭男狠狠的往熊貓的腹部踹了兩下,熊貓不禁從嘴巴吐一口血,無法抵擋和反擊。

   我努力地拖著屍袋往後走,漸漸拖得離海岸邊有段距離,因為太在意屍袋不能被丟入海裡,完全沒感應到平頭男從我後面把我扛起來,像是把枕頭放在肩上一樣輕鬆,對於我的捶打無關痛癢,硬是把我丟入海裡,還說:「既然妳要屍袋,我就拿來送妳。」

   沉入海裡的我,努力地回復呼吸,並起手腳動起來游,不讓自己真的沉入海裡,剛好旁邊游來一個斷裂的樁腳,雖然不輕,但有點沉,等下應該很好丟,我緊握著樁腳對它期許:「拜託你,等下讓我砸昏他。」

   聽見平頭男的腳步聲越來越靠近,我把樁腳藏好,趁平頭男以為我別無他法就一把屍袋丟下來之際,我把樁腳丟向他的頭,完全不落氣的丟中,結果他就暈倒在地了。

   「熊貓,快來拉我上去。」

   熊貓聽到我的呼喚,憋著巨大的疼痛站起身朝我發出聲音的方向走過來。

   「熊貓,我在海裡,快點拉我上去。」

   看見熊貓嘴角嘴邊都流著血,很是不捨,熊貓朝我伸出手,我拉住他的手的同時,感覺一股神力,他不是痛苦的要死嗎?照理說至少也要拉個一分鐘,結果他一出力就把我拉上來了,連他自己也訝異的看著他的右手,剛剛都沒什麼力氣打架,怎麼救人就會腎上腺素爆發?

   「你還好吧?沒事吧?」

   「我沒事,妳還沒告訴我,為什麼要救屍袋?」

   「壞人就要逍遙法外了,不能再假裝不知道。」

   熊貓抓著我的雙肩激動地說:「可是這樣我會被抓。」

   果然在怕這個。

   冷靜下來,我用沉穩且十分有信心地向他保證:「你不會被抓,而且你是協助破案,這是將功贖罪。」

   「妳騙人,妳又不是警察。」

   「我沒騙你,你大不了就是出庭作證,不會被抓,而且你想,你現在還會怕鬼嗎?怕有人來抓你嗎?」

   熊貓被我說到無法回話,其實想想也是,終於不怕無形的東西可能會纏著他。

   聽到警鈴聲,我意識到,我不能再待下去,得趕快開溜。

   「熊貓,這幾天你就好好地待在家休息,把你之前沒睡到的全睡完,再去找工作,還有,記得幫我還中午那個帥哥一千元。」

   「誰啊?我沒印象。」

   「岸基。」說完便起身,往計程車的方向跑。

   「喂!妳要去哪裡?」

   「回家洗澡。」

   熊貓也想起身然後追著我跑,但是他肚子痛到沒辦法走動,要不是剛剛為了救我,他恐怕就一直躺在那不動等救護車。

   關上車門,對司機下令:「司機,到有噴泉的飯店。」

   過了二十分鐘後。

   「小姐,到了,總共兩千元。」

   「麻煩你等一下,我請我妹過來付。」打開車門下車,進入飯店大廳旁的廁所,再走出來敲敲計程車的車窗用紅島的語言說:「你好,這是兩千元,點一下吧!」

   司機則是露出疑惑的神色,心想:這是哪國的話?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IlikeJJ&aid=31621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