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空號計劃】-11原來空號的口袋是空的
2015/09/08 08:17:21瀏覽466|回應0|推薦27
回到飯店,看見爸爸剛洗完澡正在掏耳朵,瞧一下手錶的時間,現在八點半,難得爸爸這麼早回,正想要走去上廁所,就被爸爸叫住:「輕輕,妳沒什麼話要跟我說嗎?」

   從門檻抽回腳,經過反覆思索,我反問:「要說什麼嗎?」

   「我打給妳都不接,說,妳為什麼都不接電話?妳手機向來都不關震動和靜音,怎麼今天都沒接?」

   我從褲袋掏出手機,滑開畫面還真得顯示出三通未接電話,全都是爸爸打來的,時間是七點二分,我那時候在幹嘛呢?閉上眼睛努力回想,我記得那時候在書店,為了結帳拼命的掏口袋,我記得那時候口袋沒有任何東西……

   已瞭然,馬上對著爸爸鞠躬道歉:「爸,我知道錯了,我剛剛去書店的時候把它關靜音的,非常抱歉,讓你擔心。」

   打開瓶裝水,灌了幾口,爸才回答我:「好啦!妳先去洗澡,我要先睡了。」

   「爸,晚安。」話畢,關上廁門,坐上馬桶整理第二身分的特點,一隨著不同情況變換不同打扮;二變身後可以聽到OS和求救聲,還能解讀文順島的語言和文字;三變身後身上沒有錢也沒有手機,除了腦袋,其他袋袋都空空。

   又過了一天,媽媽叫我兩聲隨即就有反應了,應該是昨晚比較早睡的關係,媽媽問我要不要起來吃早餐了,我說好,感覺很久沒有跟媽媽一起吃飯,揉揉眼睛之後,就下床到廁所刷牙洗臉。

    今天沒有再遇到能讓我變身的人,早餐吃完接著和媽媽一起到文創園區逛逛、拍拍照,各自買一張明信片寄給紅島認識的人,再去文順島最大的宮廷古蹟,到他 們的宮廷裡走走,走在林蔭大道看著落葉紛紛落下,美麗的風景頓時讓我好想要一輩子都待在這裡,不要再因為病痛而住回醫院。

   突然有一片枯黃的葉子在我面前緩緩地掉落,我伸手捧著它,媽媽說:「我看過文順島的連續劇,他們當地有一個習俗,就是在這裡抓到風中飄落的葉子,就可以許願,聽說願望幾乎都會成真。」

   「會成真?」

   「對啊!趕快許願吧!」媽媽催促道。

   閉上雙眼,誠心許願,希望每次執行任務都能順利平安,並且被我幫助的人都能從此放下執念,幸福快樂。

   睜開眼睛,我看見葉子浮動兩個「OK」,會心而笑,能這麼現代又俏皮的留言大概就是郝鑫無誤。

   最後一站,媽媽帶我去吃當地最有名的海鮮拉麵,海鮮現殺所以很新鮮,還有麵條都是現做現擀的,吃起來香Q帶勁,兩三下子我就把麵條吃完了,只剩蝦子要剝殼而已,在剝殼的時候,媽媽才意識到我碗內的麵條都不見,驚訝地說:「輕輕,妳很餓嗎?怎麼那麼快吃完?」

   「沒有啊!不知不覺就吃完了,也是因為它這麼好吃,我才不想最後幾口麵都是冷的。」說完就把剝好的蝦子往嘴裡塞。

    又繼續撥第二隻蝦子的殼,無聊得看向四周,才瞥見原來最裡面也就是坐在牆角的那一桌,奉實坐靠牆那一邊,另外一邊就是背對著我的是兩個陌生男人,雖然聽不到也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但是看見奉實在桌上推移那本好願女孩的書給兩個男人,我知道他在幫我找製作公司,第二隻蝦子剝好又塞進我的嘴巴裡咀嚼,心想著不久後,就能看到好願女孩的電影版。

   原以為今天沒有任何任務,就是回到平凡人的生活,但是一踏進飯店大門,我的斷定馬上被推翻,我感受到大量的黑暗氣息,到底是誰散發的?邊牽著媽媽的手跟著走邊搜尋周遭經過的人,最後看到二號電梯裡的一個女人,她是匠蘋,身後散發好大一團的黑暗 圈,匠蘋無精打采且眼神渙散,關上門的前一刻,她冷淡地道別:「這世界,這社會,永遠不見。」

   我抽回自己的手,衝去按上樓的按鍵,也來不及阻止電梯門關上,只能站在原地,等電梯停在哪一樓。

   媽媽走過來唸道:「輕輕,妳也太急了,再等下一台不就好了?」

   我沒回應,一直盯著螢幕上的數字,終於數字不再更動,停留在十五樓。

   陪媽媽回房間以後,我隨便找個藉口開溜:「媽,我覺得剛剛吃得不是很飽,我再去樓下的便利商店買個泡麵餅乾吃,等等就回來。」不等媽媽回應隨即關上門,大約走了幾步,再邁開腳步狂跑,就怕媽媽又問起,我這麼急幹嘛?

   電梯門一開,我赫然想到,匠蘋住在哪一間?這次可不像昨天的大廈那樣般好找,通常住在飯店的人都是把鞋子脫在房內而不是門外。

   來來回回繞了好幾遍,先是找尋沒關好的房間,但確定都不是匠蘋,又接著繞,深怕錯過任何一個訊息,就錯過了一個生命,剛剛為什麼能感受到黑暗的氣息,現在卻不能,到底要怎麼找起?

    閉上雙眼,冷靜的聆聽,或許能聽到一點動靜,果然聽到,在我兩側的四間房間,其中有一間浴室門沒有關,放水的聲音很明顯,越來越明顯,甚至還聽到水流 進排水孔的聲音,我從左邊的兩個房門開始聽,確定不是從左邊傳出來的,又往右邊聽,好像接近了,但似乎不是從這間傳來的,再走下一間靠著房門聽,沒錯,就 是這間,可是該怎麼闖進去?

   掏出口袋的房卡,這是我和爸媽一起住的那間的房卡,只能將希望寄託在這張房卡,我閉上雙眼在機器前面嗶 卡,當下真的「嗶」一聲,門就開了,真是奇蹟啊!感謝阿公和郝鑫,一推開門,看見浴室的鏡子,匠蘋已經用美工刀在右手手腕上割了一道,因為覺得很痛所以割 得太淺沒劃到大動脈,打算要割第二道,我及時來到她身邊拍掉美工刀,其實要不是她自己害怕地顫抖,我大概也拍不掉,反而還會助她劃得更深。

   匠蘋見自己的美工刀落在浴缸裡,伸出右手想往浴缸撈之時,我用力抓住她的手,她卻因為第一道傷痕作痛而轉頭狠狠的證著我:「妳給我滾開。」

   她試圖想甩開我的手,卻因為第一道傷痕作痛,失去力氣而甩不掉,又說:「快點放開我,不關妳的事。」

   「妳如果不放自殺的念頭,我就報警叫他們把妳抓起來。」

   「妳敢,關妳什麼事,我就是要死在這裡。」

   「反正死在那裡對妳來說無所謂,不如送去刑場,乾淨俐落好清理,飯店也不會因為妳的死亡生意一落千丈。」

   「妳到底要幹什麼?為什麼知道我在這裡?」

   把水龍頭關上以後,我拉著匠蘋的手到床頭櫃旁,撥電話給服務中心,請他們送一下醫藥箱到這裡。

   「妳不需要救我,我是必死無疑。」

    看著她的眼睛,我的腦海浮現她的經歷,兩個月前,姊姊停車時不小心踩錯,致使把前方的車尾撞毀,好死不死對方是黑道分堂口的大哥,對方要求賠償五百 萬,賠不起就要幫對方「送東西」到Volume Up,姊姊本來不敢去夜店,就託妹妹代去,結果被鄭佐下藥迷昏,讓另外一個製作人帶去開房間,沒想到隔天一醒來,不僅自己全身被脫光光,躺在他身邊的男人 已經沒氣息了,沒人可以替她證明,人不是她殺的,然後她就一直躲到現在……

   「叮咚!叮咚!」一聽到門鈴聲,我才回神,前去開門伸手想取醫藥箱,服務生反而握緊不給,一臉擔心的說:「小姐,還是我們來幫忙吧!我們會小心地包紮。」

   面對這種容易起疑心的服務生,只好這麼說來趕她走:「我屁股長痘痘,不想給妳看,妳快走。」

   才說完我就聽到身後傳來的「噗哧」一聲,笑了兩聲,服務生則是一臉的尷尬回:「那麼我就先走了。」

   打開醫藥箱,便開始幫匠蘋止血、上藥消毒最後再繞了好幾圈的紗布,剪開成兩條線幫她綁一個小結,過程中,她都很配合並且安靜地看著我細心的為她包紮,我想她會卸下心防的原因,應該是「屁股長痘痘」吧!

   我一邊收著材料一邊叮嚀:「傷口還是會流血,妳明天一早要再換一次,知道嗎?」

   匠蘋傻傻地看著右手的手腕,突然又抱持警戒的態度問:「妳是誰?為什麼要救我?又為什麼知道我住在這裡?」

   「瞧妳一臉苦悶我就知道妳想尋死了,妳聽著,妳不應該死,這樣妳姊也會愧疚到死,妳媽就孤苦無依,老年抑鬱而終。」

    匠蘋一想到生也不行死也不通,便不停地掉淚,即使淚流不止,也要跟我抗議:「那妳說,我該怎麼辦?我不知道那是毒藥,更不知道為什麼那個強姦我的人平 白無故地死在我旁邊,原本想要將這一切抖出來,結果那個黑獅說如果我主動投案或是被警察抓到,就要致於我姊我媽死地,妳要我怎麼辦?我的錢快花完了,這裡 的飯店住宿太貴,我住不了這麼久,明天就要check out……」

   狀況真複雜,一時之間也不知道從何解決,匠蘋哭了一分鐘,吸了吸鼻涕求我:「拜託妳!讓我死好不好,反正妳也沒辦法,何不就讓我乾脆死了?」

    我的雙手握住匠蘋的雙手,傳給她溫暖,更遞給她信心,我雙眼緊盯她哭紅的雙眼:對她承諾:「相信我,活著就有辦法解決,住宿的事情我會搞定,妳就安心 的住下來,至於妳涉嫌的案情,雖然一時之間無法洗清嫌疑,但是相信我,妳們一家三口,一定會平安無事,所以,妳不能放棄,一定要堅持住,好嗎?」

   匠蘋因為我的一席話,淚水不再分泌,感動到不知道該回應什麼問句,我再問她一次,確認她不再有自殺的意念:「好嗎?」匠蘋才緩緩地道出:「好。」

   安慰好以後,搭電梯直達一樓大廳,櫃台小姐見我東張西望慢吞吞地還不快步走過去,不耐煩的說:「新來的,還不快點過來,我要趕快教妳操作訂房系統,等等我還有其他事情要忙,需要妳一個人撐住全場……」

   這次,我不意外身上的變化,因為我知道,只要任務需要,隨時都能變出新職稱。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IlikeJJ&aid=297339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