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空號計劃】-2女版萬應公
2015/06/01 17:12:10瀏覽307|回應0|推薦10
回想一個月前,這齣節目首播以後,就有很多花癡的歌迷們在奉實的官方網站、專屬影音頻道以及個人串流媒體留言,每個女性都想當他戀戀不忘的女友,留言幾乎是:

   「就是我。」

   「親愛的,我就是你要找的人。」

   「我願意再給你機會。」

   「我在XXXXX,我在這等你。」

   奉實都會看完各網站的留言,他知道我不會這樣坦蕩蕩的留言,當然也就不予理會那些來亂的歌迷們,但是奉實仍然每天瀏覽網頁,尋找一絲希望,相信下一則留言的口氣和話語是他所熟悉的。

   而我看了覺得好氣又好笑,哪來那麼多的我?

   如果我真的可以正面回應他,我一定像往常一樣,用命令式的口氣向他說:「Fourty,我肚子好餓喔!我要吃兩碗泡麵加辣加蛋加起士,二十分鐘後叫醒我,我要先瞇一下。」

    想到這句話,就會情不自禁笑起來,他從來就不會拒絕我,老是把我當神豬在養,感覺很幸福,沉浸在幸福的回憶一分鐘,我意識到自己必須忘記過去,不理會任何關於他的訊息和溫情喊話,打算闔上筆記型電腦時,又覺得,還是給他回應好了,雖然我知道,他不會覺得我就是他要找的人,因為我只能回得很芭樂,回應才會送得出去:

   「加油!我永遠支持你。」

   天曉得,一個月後,我到底還是看完他的真情告白。

   回到家我就進浴室把臉洗一洗,然後躺在床上冰敷我哭紅腫的雙眼,奉實的話打進我心裡,導致我一直再想:我後悔認識他嗎?如果當初忽略他,不要救他,會不會比現在更好?

   也許是哭累了,疑問來不及理出解答,便睡了,側個身繼續睡,完全沒感覺冰塊滑落在冰塊,濕了半邊床和枕頭。

   當我寧靜的一個人在家休息,有一則影片因高居不下的點閱率而引起廣泛的討論,到底奉實會不會看到,還是個問號,他真的有辦法跨越那無形的力量嗎?我不想預料。

   至於什麼是無形的力量,就來跟大家解釋,這是怎麼一回事?我和他怎麼認識?

   先自我介紹吧!我叫邵輕輕,爸媽取名的用意,希望我對任何事情都能看得雲淡風輕,不要因為慾望而不擇手段,也不要因為功名而鑽牛角尖,當然,世間釋出的善意我會看得很重。

    我從十二歲就躺在病床上,醫院成了我第二個家,名字就像八字一樣輕,不知道得了什麼怪病,人多的地方會呼吸不正常,陽光很大的時候我會皮膚痛,話講太多會心悸,做惡夢就會頭痛欲裂,一上大號就會像脹氣一樣痛苦不堪,因此,只好住在醫院觀察,觀察了八年,醫界仍無所獲。

   這兩年來,對生命感到無奈之餘,竟然產生了一個很瘋狂的想法,我希望有一天醒來,我不是我,我有一個世界上無人知曉的奇妙身分,不僅如此,我還有超能力,大眾津津樂道的飛天遁地、隱身術、讀心術我覺得太平凡,我認為擁有預知能力,適時協助處理危機或是差點產生的悲劇比較實際,效益也比較大。

   沒錯!我就是想當個「英雄」,但不是好萊塢那種動作很大很酷,又講一句很酷的台詞的英雄,對我來說,「萬應公」比較平民,我的目標要像祂一樣,看似處理生活瑣事,其實都是最重要的小事,打架那種的英雄,就交給二郎神、孫悟空吧!

    即將滿二十歲的前一周,我央求爸媽,送我一個成人禮,我希望離開病床一個晚上,去101觀景台看夜景,想要欣賞廣大腹地的夜景,只有那邊適合我身體的狀況,醫生說我目前的狀況良好,幾個小時以內回醫院,大致上沒問題,我開心的不得了,爸媽聽到我的身體狀況比以往健康,也就答應在我生日那一天去看夜景, 並加贈帶我去101裡的餐廳用餐。

   快樂一直延續到生日當晚,我好期盼,第一次覺得時間跑得好慢,之前總聽上班族和藝人抱怨,一天二十四小時根本不夠用,如果這世界有「時間交易機制」,像我這樣終身躺在床上的病人,很樂意借一點給你們用。

   終於來到生日當晚,我快樂到連氣色都好過於一般人,不像病人,難得出院,特地穿上白色長袖襯衫和深灰色背心,搭紅格子短裙配一頂黑色圓頂帽,整身英倫貴族風穿著,打扮得像是高中生一樣青春洋溢,總覺得這樣才配得起101,爸媽覺得我太刻意了,我也不好意思告訴他們,你們不懂,單色的病衣穿久了會膩。

    好開心難得吃到醫院以外的套餐,而且是高級餐廳,擺盤都比醫院廚房的好多了,套餐吃完以後,店長和服務員送上六吋精緻小蛋糕,與爸媽一同唱著生日快樂歌,四個人的合唱就不像以往那麼單調了,忽然一股暖流流到心頭,眼球的水分突然變多了,不過我制止住了,不該在這麼歡樂的時刻下,將氣氛轉為悲傷。

   生日快樂歌唱完,店長接著說:「邵小姐,現在就來許願吧!」

   這時,大家的目光都聚在我身上,不知道為什麼,不認識的店長和服務生竟然也那麼真誠地等待我許願,我彷彿看到「願望達成」的希望一點也不渺茫。

   雙手互握靠在下巴,雙眼閉上認真的道出:

   「第一個願望:全家人平安健康。」

   「第二個願望:以後外出的次數可以越來越多。」睜開眼睛用狡黠的目光盯著爸媽說:「到時候爸媽的錢可要多準備一點了。」

   一群人笑開來,氣氛就不會那麼正經了,如果像往常一樣直接許願「我的健康快回來」或是「希望早日康復」,都會擊中爸媽的心,我的狀況,一直以來都是他們的痛。

   「繼續許第三個願望吧!就可以吹蠟燭囉!」服務員說。

   眼睛閉上,心想著:請賜予我一個新身分,我要當女版的萬應公,幫許多人解決困難。

   店長和服務員相視一笑,好像聽的到我在心中許的第三個願望。

   許完第三個願望,接著睜開眼睛吹熄蠟燭,聽說一次吹熄蠟燭第三個願望就會達成,是不是真的當然無從考察,可是我卻抱持高度期待,開心得差點把整個蛋糕切開,後來被媽媽制止,才改由媽媽接手切蛋糕,媽媽可是相當遵守生日禮儀。

   爸媽看到我幸福的表情,不禁相視,默默在心裡感激起來,感謝萬應公剛剛聽到去廟裡的祈願,得以讓我離開醫院到餐廳平安的用餐。

   經過排一圈超長的隊伍和擠在切身感受「彼此存在」的電梯之後,終於來到最期待的地方-101觀景台。

    從最燈火通明的西邊開始逛,開始繞,繞到東南方,幾乎黑漆漆看不到燈光,一般人不會往黑暗的地方看,就算看也不會看太久,就怕看到什麼不該看的,我原本也只是想看看黑漆漆的這一方是什麼,盯久了不知是初老症得了老花還是什麼,黑漆漆的中間,有兩個小小的亮點在閃爍,緩緩飛到我的視線中心,隨著越飛越高,亮點越大,在我眼前停頓了幾秒,忽然現出原形,兩位都好眼熟,好像在哪裡看過,一位穿的跟萬應公好像,一位穿的是白袍黑褲,打扮好像醫生,他們身上散發著白色光芒,不刺眼不死白感覺很溫和。

   在我打量他們的時候,他們一直對著我笑,展開笑容雖然不用錢,但是這般和藹是為什麼,一個是很慈祥的笑,一個是很溫暖的笑,你看我我看你的,我率先打破沉默問:

   「你們是?」

   「我是你的……」萬應公話還沒講完就被我打斷。

   「你們是鬼?要準備帶走我了嗎?」我激動的問著,就算他們不像牛鬼蛇神恐怖肅嚴,但是看到天使出現仍下意識認為是壞兆頭。

   「先聽完阿公華麗的開場白吧!」穿白袍的男人竊笑道。

   「我不是阿公,別亂教。」

   「不管是土地公還是萬應公,不都有個公?你的歲數都已經是我曾曾曾曾祖父了,也是輕輕的曾曾曾曾曾祖父了,為了我們方便稱呼,就叫阿公吧!」穿白袍的男人計較著叨念。

   「什麼?你是萬應公?」

   「輕輕,妳好,我是英俊瀟灑溫文儒雅人見人愛傾國傾城開放外放下流風流沒有肥肚沒有老花身手矯健健步如飛……」

   「萬應公,我記不住,好長……」

   「叫阿公就好。」 

   「……的土地公。」阿公臉上出現三條線,昂揚的聲線瞬間壓低,這兩個年輕人講話是想把它給噎死是嗎?

   「那你是?」

   「小妹妹,妳在哪家醫院住著,我就是哪家的守護神,我叫郝鑫,你可以想成諧音的『好心』。」   

   「什麼『好心』?趁我閉目養神時,偷拔我鬍鬚,應該叫『壞心』。」

   「你生前是醫生?」

   「真聰明!我爸媽希望長大後當個商人賺大錢,名字硬是選了個筆劃最多的三個金,害我每次寫完就覺得累,不過後來我變聰明了,每次簽名就寫成『金X3』,怎麼樣?不賴吧?」

   「妳也可以叫他『金X3』。」

   「別亂教。」

   「叫『好心』會跟妳的良心過意不去。」

   「所以你生前是醫院裡的醫生?」

   「都怪我英年早逝,不然我早是院長了,就可以平時喝喝咖啡,和業務交際,或是養個小三小四,接著準時上下班。」

   「你早就是院長了,而且是榮譽院長,每次都會讓不負責任的壞醫生摔個狗吃屎,不然就是學弟打瞌睡你就偷打人家屁股。」

    我看了看阿公,視線轉到郝鑫身上,滿臉疑惑的問:「責任制?」

   阿公撇清:「不關我的事,是他愛管閒事。」

   郝鑫露出靦腆地回道:「職業病難改。」

   「其實是『放心不下』,對吧?」

   郝鑫被我講中之後,也沒回應,倒是臉上的表情複雜了點,眼神瞬間哀傷了起來。

   郝鑫淡淡的說:「我們來是有一個好消息要告訴妳。」

   「該不會是要告訴我,其實我可以活很久?」

   「倒不是。」

   「還是我身體會康復,不用再躺醫院了?」

   「接近。」

   「我會變成醫生?」

   郝鑫忽然神色一變,露出誠懇的眼神,變回開朗風趣,突然加入對話:「歡迎加入!」

   我倒抽一口氣:「真的是醫生?」

   「不是,是妳的第三個願望。」

   「第三個願望?」我回想了一下剛剛許的願望,不就是我一直在腦海中建構的虛擬角色嗎?而現在正和我對話的人,竟然是正版的萬應公,也許真的是……

   「妳不是想當女版的萬應公嗎?我可以幫妳,比起我,希望女版的萬應公是主動助人型的,當妳可預見可感知黑暗氣場或是絕望氣息從哪裡來的時候,妳就可以適時的出手救助。」

    「這個角色有一定的限制,所以妳有新的身分,新的面容,妳要叫『重重』也可以,氣場沒那麼強或是事情很少的時候,妳可以選擇時間變回妳原來的模樣,陪陪妳的家人,不過,這個角色有個缺點,舊身分不能說妳自己有個新身分,新身分不能說妳原本有個舊身分,就算是用寫的也寫不出來,打字也無法出現,就算妳會畫自己的肖像也無法成形,出示照片對方也看不到妳,優點就是除非妳同意,否則妳被拍到的照片影片都不會有妳,不然就是乍看之下有妳,突然影像又不見了,目前還可以嗎?」

   「……可以。」我頓了一下才回應,反正總而言之,秘密就只有我們三個人知道,對吧?

   「我們稱這個為『空號計畫』,一開始會開放幾天讓妳小試身手,等真的確定妳可以適應,我們會放手讓妳一個人出任務,這個捏造的身分不會是永遠,大概兩三年而已,新身分消失後,任何人都找不到妳,所有新建立的聯絡方式都無法恢復聯絡,所以稱之為『空號計畫』」

   「PS,執行地點不在紅島,而是在文順島。」郝鑫補充道。

   「文順島?為什麼是另一個國家?」

    「它是一個高發展度的國家,同時也是演藝圈發展很昌盛很齊全的國家,幾乎明星藝人的新聞都會在全世界報導,特別是容易影響鄰近的國家,不過近十年來, 黑暗面事件層出不窮,容易影響其他國家的支持者,可能神情從黯淡變得憔悴,想法從抱怨變成詛咒,甚至視毒品藥物為必需品,觀念扭曲而且猖狂,所以這是妳的任務,間接矯正社會的風氣。至於出國這件事,我們都幫妳搞定好了,明天開始就會有變化,新身分在妳到達文順島之後就會開始,當然,妳只能用舊身分回國。」 郝鑫解釋著。

(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IlikeJJ&aid=23857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