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空號計劃】-4變裝不是難題
2015/06/16 22:59:17瀏覽292|回應0|推薦26
無聊的我只好打開電視,不停地切換只為了找尋有紅島的頻道,剛好切到娛樂新聞集錦的節目,演藝圈的文化是世界共通的,就算語言不通,但是看一下畫面和背景應該就知道發生什麼事。

    第一則新聞是,一個穿著風格很潮流嘻哈的男歌手,在演唱會展現他天王級的歌唱實力和舞蹈魅力,染了一頭亮色系的漸層頭髮,還畫了很奇怪的眼妝,這種怪異的風格我很不喜歡,我還是比較喜歡文質彬彬的清新男,這則新聞最後一幕還播了他摔電吉他的影像,讓我更加討厭他,在我的認知裡,摔吉他就是對樂器不尊敬、不禮貌,儘管那些音樂人對於音樂理念持有正面的態度,依然不欣賞破壞樂器製造者的心血的舉動。

   第二則新聞是,一個眼神很會帶戲的 冷酷型男演員,日前舉辦了開拍記者會,記者會不常發言,記者問他多久沒有回家了,他說兩年,為什麼我懂?因為節目用他以前公布的兒時在家門口的合照,字幕 也打上2的阿拉伯數。劇組預計五天後就會出發到英國拍戲,這次電視台為了慶祝開台三十周年,找來了相當強的卡司,來拍攝年度大戲。

   第三則新聞是,一個紅唇皓齒兩側虎牙突出明顯、童顏孩子氣的藝人W.A,他的清秀外型深受輕熟女和熟女們的喜愛,常讓女人們想發自內心的關照他。而W.A也 是辦了一場廣告發布記者會,冬天即將到來,所以他代言毛線,廣告商還策劃了一個狡猾的內容,W.A忽然感到一陣寒冷,露出楚楚可憐的眼神說:「最近好冷, 妳願意織圍巾給我嗎?」可想而知,多少的衝動性消費將會造成銷量驚人,現場還拍賣號稱W.A自己織得圍巾,所得將捐給慈善基金會,還真是利益公益都做到了。

   為什麼我只知道第三位藝人的名字呢?因為他的藝名是英文嘛!其他兩位都是文順島的文字。     

   新聞播報完這個節目就結束,原以為我對他們的印象就跟新聞一樣簡單的結束,卻是預告日後與他們的交集,不過這都是之後的事了。

   接著我又切換頻道,新聞台正在播放中午博覽會發生的事情,他們拍到被我撞落墨鏡的女生落荒而逃的模樣,影片還定格沒戴墨鏡的模樣,引用另一個事件的新聞一起報導,這我就無法解讀了,不過看樣子,她被通緝了。

   忽然想到,她試穿的鞋子好像沒有脫掉,換句話說,她真幸運換了一雙非常能夠助跑而且飛奔的好鞋子,我算是幫兇嗎?畢竟她還沒有付錢。

   搜尋記憶畫面,她的那一句話:「不要再追我了。」似乎是滿滿的無奈和千百個不願意,新聞牽動負面情緒,不想再深入思考,關上電視,躺在床邊的另一側,小瞇一會兒。

   我做了一個小夢,應該說是記憶倒帶,回想當初郝鑫和阿公給我的指示:

   「文順島?為什麼是另一個國家?」

   「它是一個高發展度的國家,同時也是演藝圈發展很昌盛很齊全的國家,幾乎明星藝人的新聞都會在全世界報導,特別是容易影響鄰近的國家,不過近十年來,黑暗面事件層出不窮,容易影響其他國家的支持者,可能神情從黯淡變得憔悴,想法從抱怨變成詛咒。」

   「當妳可預見可感知黑暗氣場或是絕望氣息從哪裡來的時候,妳就可以適時的出手救助。」

   夢中的後半段,同時也是我的囈語,一直不斷重複這兩句關鍵字眼:「黑暗面事件層出不窮」、「適時的出手救助」……

    大概重複了十次左右,因為講到口渴,才將我從夢中拉回現實,醒來後,額頭髮際邊感受到我的涔涔冷汗,往左邊一看,媽媽還沒有醒,還好,沒聽到我說的夢 話,看著手錶,已經十點了,往右邊一看,爸爸竟然已經睡在另一張床上了,我怎麼都沒有聽到一點動靜,好比說開門聲淋浴聲,我的耳朵功能還存在嗎?

   該出去走走覓食去了,順便幫媽媽買點可以緩解經痛的東西,起床後才發現爸爸有在桌上留下一張紙條,寫著「輕輕,爸爸因為工作太累就先睡了,如果妳肚子餓就去樓下的便利商店買點東西吃吧!」

   

   爸爸真懂我,知道我平時不可能太早睡還睡到天亮,中途一定會肚子餓起床覓食,但是,爸爸這次你錯了,我是因為做了奇怪的夢,又因為不懂涵義而煩惱到醒的。

  

   話說哪有這麼巧,輪到我逛泡麵區的時候,最後一個泡麵竟然被一個中年男子拿去就沒了,這也太巧了,原本想請店員補貨的,一想到我語言能力的落漆程度,再望向窗外明亮的光影,反正斜對面還有一家,那就去那家吧!

   邁開腳步的同時,有一位穿得很潮戴著鴨舌帽的男人跟我狹路相逢,手上拿的是中瓶牛奶,擦肩而過的那一剎那,我突然身體一顫,雖然腦海中沒有畫面,但是我聽得到他心中在想什麼,他的心裡在說:「希望今天可以喝兩杯就閃。」

   回頭望向他,他已經離開店門口,開著轎車離開了。

   該怎麼幫他們呢?而不僅僅是聽到他們的希望。

    當我正要過馬路去下一家便利商店時,不遠就聽到一群人的聲音,那群人在外面排隊,這麼晚了,會排隊的也只有夜店吧!我這樣猜。剎那間,突然我的視力異常的好,應該說是變成遠視吧!竟然能隱約看見剛剛那個買牛奶的男人走進夜店,要不是他染了奇怪的頭髮,否則很難辨識他。

   我決定,先不管泡麵,往夜店去再說。

   從第二家便利商店出來的兩個男人,也跟在我身後前往夜店,前面他們講什麼我其實聽不懂,倒是越靠近夜店門口的時候,我才聽得懂他們說什麼,而且他們說的絕對是關鍵:

   「貨都補齊了嗎?」

   「補齊了,又可以養一批消費者了。」

   「我有一位朋友今晚會帶一位大咖的,相信朋友間的慫恿,可以幫助我日後包辦整個演藝圈。」

   「我很期待那些女人對我拋頭露面,盡現春光。」

   兩位男人講話的聲線是低又粗,氣場十足,我不用回頭瞧我的背後就一片脊涼。

   大事不妙了,染毒演藝圈,會讓這個社會失序的。

   此刻,心裡只想著我也要進去夜店,沒多想我身上多麼「休閒」到像睡衣的服裝,乖乖地跟著排隊,一心想著,進去應該能阻止什麼,然而過了兩分鐘,輪到我進入門廳準報給櫃檯驗證時,門口的其中一位壯丁卻對我說:

   「小姐,妳新來的啊?沒人告訴妳做廚房的要從廚房後門進去嗎?」

   「蛤?」

   他這麼一說,倒是提醒我,現在的打扮根本不適合辣妹騷貨風,下意識地往下看自己的衣服下襬和褲子穿著,我驚訝得目瞪口呆,表情停滯,怎麼一回事?白色的廚衣黑色的褲子和包頭鞋,什麼?我何時變裝了我怎麼都不知道,哪個外星人瞬間抓我去做實驗,沒還我原本的衣服?

   「欸!熊貓,帶這位新同仁到廚房去,叫老頭子下次面試時記得把報到地點講清楚,丟臉死了。」

   「是。」熊貓回應後臉轉向我說:「走吧!」

   這位年輕的店員,雙眼的黑眼圈很重,回答的時候有氣無力,帶領我的時候雖然不至於輕飄飄,精神渙散像是對生活失去了熱情,但感覺就是哪裡不對勁,走到了小巷子,死白的路燈,黑又落漆的雙牆,詭異恐怖,四下無人,這麼棒的「氣氛」,趁這機會,跑在他前頭,好好詢問:

   「你,還好嗎?沒事吧?」

   「我?好得很。」他的回答不像是欺騙,也許他不自知吧?

   「吸毒了嗎?」

   「沒有。」

   「酗酒?」

   「沒錢喝。」

   忽然飄來一陣冷風,我不小心打了一聲噴嚏破壞這寧靜,意外嚇到他了,他的反應有點大,不僅嚇出聲音來,還回過頭罵我:「打噴嚏是不會講一下喔?」

   我猜想,反應這麼大,肯定是對這類感到恐懼才會氣色不好、情緒異常,於是又問:

   「看鬼片看到睡不著?」

   「什麼鬼?什麼鬼?你一個新人哪來那麼多廢話阿?快點進去啦!」

   熊貓幫我打開後門,對我使出兇巴巴的眼神裝狠,示意我趕快進去,廢話少說,免得找死。

   假裝很乖的走進去,然後又偷偷的打開門露出大約一公分縫隙,發出虛無飄渺又帶點含恨的聲音,發現原來我也有這樣的聲線感到竊喜,以後可以常常裝神弄鬼了。

   熊貓果然如我所料,聽到這鬼魅般的聲音,頓時停住腳步,雙腳先是發抖,雙手試著想控制雙腳站穩,雙手碰到雙腳卻也跟著顫抖,引發至全身,心虛的從近處地面開始探看,再往遠處路燈天線看,心裡OS:「不關我的事,不要來找我……」

   如願引出他的心裡話,我才非常確定,自己真的感應到黑暗的氣場,可是我該怎麼幫他?好多人要救,要怎麼判斷輕重緩急呢?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IlikeJJ&aid=24558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