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臨江仙/馮延巳
2007/03/13 07:37:11瀏覽494|回應1|推薦6

臨江仙/馮延巳

秣陵江上多離別,雨晴芳草烟深。
路遙人去馬嘶沉。
青簾斜掛,新柳萬枝金。

隔江何處吹橫笛,沙頭驚起雙禽。
徘徊一晌幾般心。
天長烟遠,凝恨獨沾襟。


◆詞意淺釋
秣陵江上多離別,雨晴芳草烟深。
秣陵江邊是個送別的地方,總是時時上演著離別悲曲。這是春雨剛過的清晨,春草萋萋烟霧瀰漫在秣陵江上。

  秣陵江邊的離別既然多,為何這一次的離別值得書寫呢?
  其一、那是在一個春雨剛過的清晨,烟草迷濛中似乎加深了離人的感受,不捨與孤單的感受易發強烈。
  其二、分手之後的眷戀,透過作者的筆法,在視覺和聽覺上表現了空間的遼闊。透過作者的眼睛、耳朵、以及他的感受力,更加可以感覺到,離別的距離一直一直的在擴大。
  起句不但涵括了離別的時間、地點、季節、天氣狀況,更隱隱的透露出他們之間的送別已非單次,故有「秣陵江上多離別」,這次的分別卻值得的書記。試想;春光正好,江南多麗,在這時節卻要與愛侶分手,如此烟霧瀰漫在秣陵江上,怎不令人斷腸?

路遙人去馬嘶沉。
漫漫長路已經看不見人影,馬鳴聲也低沉的幾乎聽不見。

  這一段非常深情的描繪出分手之後的眷戀。離人遠去,蹤跡已渺,只餘下忽隱忽現的馬鳴聲,而最後的聯繫聲音也是漸漸的沉寂,這說明了,雖然是來送別,人蹤已不見,馬聲以消塵,但是送別者依然戀戀不去,深情的站在江邊凝望。
  作者在這一段詞中;創造了未著墨的視覺上的立體空間,以及聽覺上的深長距離,在文字創作中,不但有著分別的距離擴大,更有時間的擴大與凝結的藝術造詣。簡短七字,卻饒富深意。

青簾斜掛,新柳萬枝金。
酒肆野店青色簾幔招牌已經斜斜的出現在眼前。新嫩的柳條枝上,也染上了晨曦的萬縷金光。

  從灰濛濛的天候,四周的景物是模糊不清的,直到得以看見酒館野店的青色招牌布幔,反射晨曦的柳枝金光,作者再一次的以隱性文字;勾畫出時間的流動。在寫作的技巧跟藝術上在一次的證明馮延巳的超高技巧跟感受性。這也是這首詞做的第三個轉折處,表現出文字創造的時間與空間交疊的藝術上。
  此詞讀到這裡,我們已經看到了全貌,讓我們不禁思起古早古早的時代,江邊渡口的野店,那是人來人往,迎人送人的地點,古代折柳贈離別的禮俗,以及那灰濛濛中的惜別傷痛。
  驀然間,晨曦的變化,新柳飄蕩在春風之中,人似乎也從送別的迷惘之中掙脫出來,豁然而醒。這種在情感的婉轉、隱微的變化,正是詞中的第四道轉折。
  整個上半闋,圍繞的是送別的不捨之情,和相映和的春景,令人不由得想起王維有名的離歌《送元二史安西》中的:「渭城朝雨浥輕塵,客舍青青柳色新。」

隔江何處吹橫笛,沙頭驚起雙禽。
那一陣陣的橫笛聲音隔著江岸傳來,是誰在那兒吹奏?無端驚起沙洲上露宿的一雙雙禽鳥。

  隔江笛聲驚飛雙禽,就情感而言,這是依種莫名的深婉且隱微的變化。一個「驚」字道出了無限情懷,一個「雙」突顯出情人遠去的孤單,而那隔江笛聲,猶如劃開兩人距離的一把利刃。

徘徊一晌幾般心。
青簾新柳下的短暫徘迴,心裡頭已轉過無數激盪的情緒。

  「一晌」二字曾多次被各家詞人所舉用,在馮延巳《鵲枝踏》中亦有「一晌憑闌人不見,鮫綃掩淚思量遍。」這兩闕詞中的「一晌」是有分別的,一晌(一 ㄕㄤˇ)根據張相《詩詞曲語辭彙釋》註解:「一晌,指示時間之詞,有指多時者,有指暫時者。」馮延巳《鵲枝踏》中指的就是長時間的助力,而此處是指短暫的時間。
  只是短促時間的徘徊,心裡面已經轉了不知道多少的思緒了!這一句詞的描寫在抒情的層次上,具有複雜而多變的意象,如果往上追溯,往下追究,就不難理解送別人的內心世界的波淘洶湧,瞬息萬變,映景映情的藝術表現了。

天長烟遠,凝恨獨沾襟。
霧氣散了,天是一片的遼闊空曠。惆悵的心情卻凝結住了整個心,唯有以襟掩面獨自哭泣。

  詞末用日高霧散一望無際茫茫的「天長烟遠」的景象作凝結。再以最後一句的萬般遺憾獨自哭泣的「凝恨獨沾襟」作為感情凍結,真是叫人喟嘆。

◆寂風手札:
  馮延巳的這一闋《臨江仙》婉約情深,全詞一再的轉折,不但讓我們見著了時間的移動,見著了分離距離的擴大,更感受到離索之情的不捨,直到見不到人後內心的痛苦掙扎,期間我們一共看到了七種層次的轉化,難怪這樣的「秣陵江上多離別」值得寫下來,也確實成了千苦絕唱!
  送別離情的詞是常態性的做法,幾乎唐宋詞人每個人都會寫上幾首,但是要向馮延巳這樣,把離人的感情、情緒、思想也得這般迂迴多變,讓讀者跟著百轉千迴,也不容易多見。
  寂風非常喜愛馮延似的詞作,他的詞層次轉折多變化,詞意用字雖然疏淺易讀,然而意境卻綿密婉轉,可謂是字字句句皆是真情。11:13 2006/12/29

◆詞排簡介:
《臨江仙》唐教坊曲名。本詞雙調,五十九字,前後段各五句,三平韻。
《花庵詞選》云:唐詞多緣題所賦,《臨江仙》之言水仙,亦其一也。李煜詞名《謝新恩》;賀鑄詞有「人歸落雁後」之句,又名《雁後歸》;韓淲詞,有「羅帳畫屏新夢悄」之句,又名《畫屏春》;李清照詞「庭院深深深幾許」又名《庭院深深》。
按《樂章集》又有七十四字一體,九十三字一體,汲古閣本俱刻《臨江仙》,今照《花草粹編》校定,一作《臨江仙引》,一作《臨江仙慢》。
《臨江仙》調,起于唐時,惟以前後段起句、結句辨體,其前後兩起句七字、兩結句七字者,以和凝詞為主,無別家可校。其前後兩起句七字、兩結句四字、五字者,以張泌詞為主,而以牛希濟詞之起句用韻、李煜詞之前後換韻、顧敻詞之結句添字類列。其前後兩起句俱六字、兩結俱五字兩句者,以徐昌圖詞為主,而以向子諲詞之第四句減字類列。其前後兩起句俱七字、兩結俱五字兩句者,以賀鑄詞為主,而以晏幾道詞之第二句添字、馮延巳詞之前後換韻、後段第四句減字、王觀詞之後段第四句減字類列。蓋詞譜專主辨體,原以原始之詞、正體者列前,減字、添字者列後,茲從體制編次,稍詮世代,故不能仍按字數多寡也。

◆作者簡介:
馮延巳:
一名延嗣(約903–963),字中正,廣陵(今江蘇揚州)人,南唐烈組(李昇)時官任秘書郎,與李璟交好,中主即位後,官運亨通,直至宰相。擅作新詞,意深詞麗,律均調新,在五代詞人中與溫庭筠、韋莊三足鼎立。著作有《陽春集》。
其作品對北宋宴殊及歐陽修深具影響。這點在劉熙載的《藝概‧詞曲概》中就有「馮延巳詞,晏同叔得其俊,歐陽永叔得其深。」的記載,這說明了馮延巳的詞風筆法,晏殊習其高朗神俊的風格,而歐陽修的風格近於他的纏盤內斂,意韻深遠的詞風。

◆寂風習作

臨江仙/寒梅清翦

白梅開了香濃露,粉蝶輕弄花叢。
寒鴉啜泣半死桐,轉眼殘照,遙望渺凐蹤。

寂寞蘭燭窺銀鏡,輕烟纏繞袖紅,
狼星悄悄移向西。玉爐冷却,夢迷殘月中。


2006/12/29 寂風手札。
( 知識學習隨堂筆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000138&aid=811894

 回應文章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好神奇喔
2007/03/13 18:48

我查字典只寫
一晌:片刻時間。
原來還可以是長時間的用途。
太好了。多一個能用的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