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走神的一堵牆
2015/04/21 22:23:05瀏覽256|回應3|推薦0

<走神的一堵牆>

 

甚麼是伊白日裡無法說出口的呢喃呢?

 

伊坐在窗邊,右耳曝在恢恢的光裡,耳道因著鼎沸人聲感覺脹涼,垂掩的髮流遮去左耳,聲音像風悠遠的徘徊,似陷於半封閉狀。

 

盯著牆面出神,如何話說一面抹壁雙面光呢?

 

伊原該是屬於那片鼎沸人聲中的一份子,卻不然,不是並肩同行一路,便能說是同路人。伊家住前巷,字意裡伊們則被定義在後巷。擦肩也是距離。伊想。何況還隔了兩排屋。

 

風是傳媒者,也是離間者,語言隨著風起風伏,暗自明滅,為未能定義的生活埋下伏筆。伊笑。為這做作的張力,可伊就是喜歡,為自己埋下伏筆,暗流,為俗不可耐的生活排演一齣戲,翻遍口袋,在鏡前一絲不掛,讓羞恥與厚顏衝突,能否因而看清楚,困坐在心底那匹野性底狼蹤,引吭高歌黑色聲線,馳入想望底月光海,在浪花之巔綻放,乞求盈滿。

 

為此,伊性情常自覺分裂,懸在鋼索,盼望如雲隨風,更懼怕摔個半殘不死。

 

支著手肘垂下眼簾,手底弧線似塗上層重疊水光,濛濛顯亮,更印襯出指間凹處分明的溝影。伊想起滴雨的屋簷,淅瀝的雨只消凝神去望很容易便透穿了。就像走神的一堵牆。

 

一口身材中等厚實的白鐵鍋,伊執鏟的手小心做力,仗著火勢,將鍋裡依然膨脹自大的菜蔬翻翻壓壓。伊說給自己,非是人要欺你,做人,得懂得縮身低頭的道理。

 

那口白鐵,圓滿了他人,污了一身油膩,伊無奈的嘆聲,總是欠了你,就用氣力盡情刷還你一身淨啦!

 

2015/04/21 碎筆

 這兩天,我開始讀人間失格,開始進入主角的假面世界。


人活著不就是為了一口氣。至於是怎樣的一口氣呢?
說環境造就了我,不如說我的性格成就了我的環境。

我常做一個夢。
連著好幾年了,每隔一陣子那個夢就又會回來,前幾天,我又夢了,終局都是我找不到我老公,更別說其他人了
夢裡的環境不論是熟悉或陌生,我都處於焦慮惶惑不安中,甚至是種極度深沉的絕望感,醒來前我在夢境裡都是放聲大哭,即使喊不出聲,也會盡力讓自己哭出聲,彷彿這樣我就能醒轉過來證明這一切都是夢,都是假的……

這個夢初始,我都覺我被遺棄了,慢慢的我又知覺一個說法,它其實在告訴我,人本就是孤獨的,最後甚麼都是空的,一切都只是自心的空思做想,不論誰來誰去,緣分猶如一樹繁綠葉叢,發嫩綠新芽到透熟老成枯黃離枝,皆是自然天性,我甚麼也握不住,孤獨的來,也將孤獨的離去,無關所謂情情愛愛……

既然一切都是空,我只要鬆開手掌,放開,不覬掛一切,心裡無得失我就自由了,這個夢就不會再找我,可是我無法驅離那種懼怕,說我害怕失去,不如說我不甘失去,不甘在我某些想望尚未完成前放手……

追尋的同時,我也在放棄,暗諷自己一切皆是徒勞,我這樣度日子,心實在消沉如池底淤泥,除非風來激起池水上一波波無可避逃的漣漪,我將風視為一種業力,逆風或順風都得迎前去。


這個夢是否也告訴我,我所不願放棄追尋的其實就在我身邊,我卻一直遠求,不願承認,終有一天悔恨莫及……


果然如此麼?為何我感受不出?這個非我畢生所尋之人,是如何的緣分竟與我成了禍福相依的夫妻,而我又是如此對他依賴,如此害怕失去?我對他是甚麼?感激,除了感激還是感激……


這夢否也是我隱藏在內心不敢去面對的罪惡感?我好矛盾,好衝突……

 

這面牆早就斑斑蝕痕了,哪來潔白無瑕?我又該如何刻下我的哀歌?

 

2015/04/23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4455799&aid=22417723

 回應文章

郁勝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4/24 17:57
夢中有夢,注意那個信號。當妳在夢中可以輕鬆撥開那一面漣漪,並進入另一個夢時,那就是門開了!記住那第二個夢境,妳現在的煩惱根源;答案就在那裏。
知秋(中華民國派加油)(4455799) 於 2015-04-24 22:17 回覆:
先生晚安


實在很感謝您,很能感受您的用心

我懂您說的抽離,因為我也常如您說的那樣,隔空看著自己的夢像看一齣戲

我也常把自己從夢中喚醒,也常被某些夢纏住,那種夢也很真,不同的時空未曾謀面的人事,卻讓人毛骨悚然,即使叫醒了自己,卻非常疲累像同甚麼在拉扯,若在很短的時間裡再睡去會再進入同一夢境,曾有過三度進入同一夢境的經驗,非常可怕


可這個夢就是不同,我感覺我就是直接參與,那種絕望感用萬念俱灰來形容也不誇張

即使過了這麼多天了,我還是難以脫離那情緒

或許這夢是一種焦慮與逃避,如我自己常說的,是自心創造了境,是自己困住了自己

這個夢最初時是與我母親相關,在後來變成我老公


那個場景這麼多年了,我還是記得非常清晰

忽然我找不到我母親,站在我家後門那條細長窄小巷弄,感覺腳下有水,是熟悉的小河溝漫水了

晃眼,鏡頭被拉遠,溝流變野溪,我站在溪流裡,野溪水流湍急了,寬闊了,相對站在溪流裡的我好渺小

接著野溪奔流進茫茫大海...


得將情緒垃圾放下是很難的,我想我也包袱很重,才常會庸人自擾

有段時間曾在早晨靜坐,約半小時,訟幾回心經,那段時日感覺不錯^^

感謝您,您說的會去試試看

說真的,若我自己的心念不轉,可能做甚麼作用力都會很小吧

再說聲感謝

非玉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4/24 17:25

很喜歡這篇,濃濃的散文詩味兒!

好多的喻意,看了會心一笑。

至於妳的夢境,巴特李克分析得妙。而妳自己也從抽絲剝繭中,找出很合理的線索。

人生的事,事事都難說對錯! 

知秋(中華民國派加油)(4455799) 於 2015-04-24 22:25 回覆:
晚安姐


我寫散文確實喜歡用隱喻,其實生活中甚麼事都似乎可以拿來譬喻

只是看自己敢不敢,願不願去挖掘自己的內心

我想我的醜陋面定是多過善美,貪欲也過多才會難以隨遇安^^

郁勝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4/24 12:50
夢很少是不具意義的,但從現實生活的角度看,夢就像化裝晚會,光怪陸離。未經解碼的夢常令人困惑,而解碼的鑰匙就在自己手中,以夢解夢就是那把鑰匙之一。

嘗試著把自己從那個夢抽離出來,用一個客觀的角度(其實那才是較接近本體的部分)去看那個夢,妳既在夢中,也在客觀的那個角色中。如此妳將會發現,雖然那個夢中的自己仍在惶恐懼怕,但看著夢的那個妳;是完全無懼也無情緒的。靈魂的原身沒有身分,沒有性別,沒有喜怒哀樂,但可以創造自己的現象演出。

妳的靈魂密碼裡一定潛藏著很深厚的文學基礎,但這似乎也是妳許多無名恐懼的源頭,它們常連接到妳意識中不知覺的久遠過去記憶中。而那些印象卻是妳醒著時接觸不到的。我認為妳已經坐在第一道密室的門口了,只要通過這一道門,妳就能了然妳恐懼的原因。當夢境像漣漪般溶出另一個境象時,就是那道門了,但必須克服恐懼,把日常情緒垃圾都放下,才能進入那第一層的解悟。

我只是知其道,而非道中人。我的現世包袱太重,使我過不去。但妳也許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