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短篇小說詩—一名出軌女子的遺言之一
2017/05/15 20:56:36瀏覽308|回應2|推薦0

2.<短篇小說詩—一名出軌女子的遺言>之一

 

在體制規範下我有罪

但我選擇忠於自己的人性本能

愛或是慾望皆是本能

出於本能的追尋,我有甚麼錯?

在本能之前,人人皆該生而自由平等

 

***

 

雲在夜幕裡,寧靜顯得厚重。伊汲取那份寧謐,在這樣的夜,風似乎也為己身的冷咧顫抖。雲的寧謐裡哪來的悲哀與自憐呢?風這樣那樣吹又是甚麼意思?被堆砌成圍牆的水泥,看出去比山還高,有沒有懼怕過?

 

***

 

十一點十一分,陽光花花的。撕開一片薄型衛生棉,墊在內褲底,伊開始進入腳色。伊做的第一件事,按下沖水鈕,洗手時竟被鏡中的人覷了一眼。這是挑釁!還是認可?一陣狐疑,更多的是怯懦。算了吧。浴室門一開,放眼熟悉陳舊的擺設。(可我的人是新的。)這時舊拖鞋搶先一步探出頭來,幹了一聲,害伊差點跌跤,伊心裡也暗譙了一整排牙齒。現在是怎樣!

 

廚房到客廳,短狹的一截通道,昏暗的光影穿梭過伊,伊的室內拖慵懶地發出切切的響聲(我了解它,因為膽怯,它在壯大聲勢。這是一種驅魔的儀式)。還不及裝備詭異,一粒斜臥的抱枕,猶然是某人曾落陷底塌痕。經過掛鐘,鏡面飄過一襲幽靈……伊將自己入鏡,喬好姿勢,對準焦距,喀嚓;錄下此時此刻的身形(我刻意的裝模作樣詭譎了他一下)。然後伸手到牆背面的肩胛處按下舊型長管日光燈開關。(再次的,我,進入腳色。)一轉身,那塌陷的某人身形的抱枕正被亢奮的壓在某人的身下。忽然伊臉面一陣潮紅,下體一緊起了生理上的反應,直竄腦門。熟悉的歡快,轉瞬間塌落……

 

***

 

伊的內裡是空的。就像被填平的路面,沒人知曉底下的虛實,除非有心人,或走偏鋒的人,時運臨身,一步不慎,可能踩空,步步驚心。

 

***

 

每天,伊都會盡量趕在門口處,因這人而為自己相送;路上小心,小心喔。摩托車聲未遠,鋁門已將伊阻隔在內。那個他呢?轉入沙發椅,掀開坐墊,報紙,狼藉底早餐盒紙杯,忽然吸引伊目光的,一包開嘴後未食完底洋芋片。真是……一股做力,捏皺了包裝袋口,套上橡皮筋,一扔。伊感覺氣息更加焦慮。看牆上的掛鐘,時間早已翻了好幾身,伊卻還未更新腳色,伊急著尋找伊的腳本,記得伊早就處於開機狀態了,怎麼那個他,連一點訊息都沒有傳來呢?點開LINE,對著自己將秘密曝光,但還留下多少呢?那個他的親吻擁抱,已沒有多少激情遺下。頭貼是冷的,昨日以前的文字上浮著一層因低溫凝結底油凍。能怎麼做呢?伊伸手將他拉近,可感覺不到他腰身的厚實,伊努力讓局面清晰,去感受;他環抱伊時,手是不安分的,伊知道他想做甚麼,可他知曉伊麼?伊將手上的力道縮緊了些,將自己望他肉裡埋,讓自己處在堅挺飽脹的浪潮上,等著他嘴唇的落點與撫慰……一時,除了龐大的虛無感,伊垂下無力的手,嘆出一口氣,轉身拿了掃把,開始做起主婦該當負擔的。



2016/02/07~04/15

https://youtu.be/r0EfDwqZr0M

*今年,我嘗試將小說詩拉長故事,成短篇小說詩,依然偏重心理與喻意

這種寫法可算是今年我給自己腦力的新挑戰,一樣堅持即使能力有限,也要盡量不拘泥,盡情盡興的認真演字

( 創作詩詞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4455799&aid=102711435

 回應文章

郁勝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05/22 00:29
兩性關係的規範,每個時代鬆緊程度都不同,但人性其實並沒有多大變化,清濁自取。
20世紀末的社會情況,逐漸開始走向翻天覆地變化。科技拉近了地緣距離,也疏離了小眾的人際親和。
網路更改變了所有人的生活形態,衍生而來的大問題是舊有的法律;已不能應付新時代複雜事務和現象的規範。
世界各法制研究者首先考慮到;未來的治安工作將愈來愈繁雜難解!未來所有各國的警察都將會因狀況太多而左支右絀!
因此研究者們普遍認為,執法者需要集中更多的心力在公共事務的推動;和大眾安全面上著力。
同時因應之道的看法,政府應盡量減少去干涉私人的事務,而且新觀點認為;各人的選擇應由各人自己負責,讓公權力去管制私情,執法單位就必須大幅膨脹,造成社會資源的過渡耗費。
這就是"通姦除罪化"法律觀點最早出現的考量,研究中認為,政府應該用更多精力去保障大眾的生活安全。恐攻事件在世界各地出現,也間接促使這個法律觀點的催生。這個說法無所謂對與不對,而是要因應未來世界的狀況和變化。但可預見的,又會再掀起對立觀點的爭議和衝突。
知秋(中華民國派加油)(4455799) 於 2017-05-24 22:03 回覆:

晚安,李大哥^^

電腦壞了,今晚抱回來不久,修好了真是高興^^

我也覺得古今人性其實沒變,科技越是進步,人與人間越是疏離,破壞力就越大

我是贊同通姦除罪化的,不過我是初次看見您說的這些觀點呢

謝謝您分享,我總是常從您那裏增長許多見識,謝謝了^^


喵永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05/16 09:46

一樣出軌兩樣情,一是風流,一是不貞。就像侵略,都可以說成維護和平。

明明獨裁,可變成改良式民主。

知秋(中華民國派加油)(4455799) 於 2017-05-16 20:52 回覆:
風流 不貞是不一樣的,前者性情,後者卻因制度面而成立

愛或性;愛裡定含有性(身心),性卻未必就有情(性是生理)

侵略;獨裁跟出軌的兩樣情也是不一樣的,同工卻異曲


這個社會自古到今,對女性是帶著輕視仇視的

男人可以說風流(浪漫),女人就要被說不貞(賤)

若非法律明文規定,我想男子也會像從前,三妻四妾(女人一樣三從四德)


這篇文字想要表達的是,女子,在這個看似開放的,女性主義抬頭的時代

仍多的是被傳統教條束縛的,女性也被教導自我束縛並人與人間相互綁縛,搏擊(難以解脫的巨大鎖鏈)

在無法選擇離婚的情狀下,出軌需付出如何的代價呢?當然,程度因......有異


晚安,喵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