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小說詩--死門
2016/12/12 20:04:53瀏覽167|回應2|推薦0

<小說詩--死門>

 

伊撒腿狂奔。伊撞見殺戮的殘影,怦然在伊底頸動脈下潛藏,伊拼命往死裡逃,只有往死裡鑽,伊深信,才能有生路。

 

伊厭倦了遷徙的生涯,渴望有個定處。伊痛恨破壞棲息地的人,偏伊生性軟弱,遷就命運?伊對將自己踩踏在蹄下的身影大聲吠叫,噴出鼻息,負氣轉身。苟且的路線上,還有更嚴峻的考驗。伊寧願當作不知,不知四伏的危機,不知藏身暗處的業力,咧開森森尖牙,做足準備,殺戮隨機且一觸即發。

 

時候一到,伊便循著季風和暴雨來到新生地,這裡長草如浪,雨季解除了令人焦躁地乾旱,大地生機盈盈,伊讚嘆生命常在看似絕望處埋下令人驚嘆的伏筆,而生機蠢動處也是殺機勃發時。

 

一觸即發的隨機殺戮,讓伊時時張開耳朵,好過濾充盈四面八方的訊息。伊擁有堪稱鋒利的牙齒,足以切割下草莖頂部,自生命這頭細嚼慢嚥,到慶幸還能見到今日火紅的尾聲,沉淪的不是伊。雖然如此,潛藏的危機隨著暮色籠罩愈發舞爪張牙。

 

除卻不可抗拒的陽光空氣,伊與同伴仰賴著河的流域延續生命。渡河;同樣為了延續生命。渡河;更有甚者,成為祭河者的過路魂。有人會推怪命運,可沒人會斥責自己的冷血,到得那岸,繼續無感的以利齒切下草莖頂部,慢慢嚼食,戒慎底麻木。

 

伊努力的將夢魘拋諸腦後,一道微弱底戰慄,穿透大地的肌理迸出,電光一閃,擊破平原豐饒地寧靜。伊驚跳而起,在領航者慌亂的蹄聲下盲目地奔從,一時間無從打理情感的細軟,伊遺落下堪稱一生的摯愛?伊不懂,剎那割捨的痛楚,怎會強大到似乎吞沒存活的意志?怎樣的矛盾,又軟弱到為圖這一口氣,輕易拋下患難多時的情份?

 

伊奔出鏡頭外,鳥望;母獅子疾風般襲捲草原的脈動,四竄的蹄發出無主底哀號,母獅子尖銳的牙扳倒一條血路,伊跟著腿一軟,眼睜睜的痛被撕扯下,穿透母獅子強韌的下顎。草原的風和薰的吹拂過面無表情的伊,伊無所事的瞎忙著,埋進沒有血腥味的草香。伊張開一嘴利牙,切下草莖頂部,慢慢的嚼。

 

2016/10/27~11/01

 

PS:此文參考引用自(網搜) 東非大自然 野生動物大遷徙。感謝

https://youtu.be/z0CFPi3F8RU

( 創作詩詞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4455799&aid=84902150

 回應文章

暱稱者無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遷徙與繁衍不過是生存下的選項
2016/12/13 12:49

生存是一切物種的根本,

所有物種的生命力都是環繞著生存來發展

遷徙與繁衍只不過是其分枝的選項

而過程中的血腥屠戮不過是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驗證

「死門」這首詩與其說是小說詩的一種文字實驗

不如說是詩化體的小說

畢竟可以讀到知秋的心血所在

「群羊上樹」也是一種生存力的體現!

知秋(中華民國派加油)(4455799) 於 2016-12-14 20:31 回覆:
先生晚安


謝謝您的留言鼓勵^^


殺戮,你食我我食你,是行使食物鏈的一種方式(幾乎是唯一)

人的"殺戮""進食"方式卻是最變態地一種(以文明做掩護)

當彼此間的利益產生衝突,生存受到威脅

即使同林鳥選擇各自紛飛也是很自然的事


小說詩或詩小說,我自己感覺還是有些差異性在

以小說體寫詩或以詩體寫小說立基點雖不是很一樣

但都具實驗挑戰性,我都喜歡嘗試^^


冷氣團來了,請先生您與家人注意保暖喔

謝謝您~


這群羊上樹也是有趣的很呢^^

喵永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12/13 11:24

還好我是人,遷徙是心靈撫慰,非食物。動物大遷徙,聽說壯觀,

不過要好幾個W。

知秋(中華民國派加油)(4455799) 於 2016-12-14 20:38 回覆:

我也滿喜歡看動物頻道,很佩服這些學者能這樣拍下研究動物的生存遊戲

動物大遷徙從螢幕上觀看也覺非常壯觀,看見鏡頭下的殺戮,那種血肉模糊的殘酷,雖令人作噁,卻如此坦蕩,沒有一絲人類狡詐的成分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