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小說詩—思變
2016/11/07 20:58:00瀏覽166|回應2|推薦0

<小說詩—思變>

 

大腳桶水潑哧潑哧溢出,揉搓的手沒停過,手下的衣物順著手勁搓、扭、絞、揉,聽;是水還是衣物滿嘴含糊不清的情緒,沒幾下便被手勁收拾的服服貼貼。溢出的水拿捏著進退,往牆角逼去;潑哧再一進,嗯?甚麼一忽快閃洩露了隱跡?好奇的水勢,分兵幾路夾襲,那個不知甚麼的被這麼來回衝激,儘管靦腆躲去幾幢洗潔身體的用品下尋求庇護,幾回往來,還是被水流抬舉簇擁,順潮而出。甚麼嘛,不過是像豆腐渣般礙眼的髒東西。是環境也是注定,下放排水孔。

 

伊忽然征忡,是緣份的潮流使然,將伊沖出伊底巢穴,不然,伊怎會覺得不是只有黑暗,連光明也會奪人眼目。

 

伊自休眠期信步走回未落葉前的光景。風訊一直都有,天空疊著卷積雲。就是這樣讓陽光不夠充足,無法與伊行光合作用?在該修剪枝椏時,是伊貪圖濃蔭茂密,最好棲息?該施肥嫁接時又遲疑拖延,不願改變現狀,以致錯過花期?

 

伊不懂,待得好好的,怎就嫌起伊這進出的門檻,屋內臃腫的陳設;說伊底線路雜訊太多,傳輸過慢。伊記得,牆上的漆色,還留著誰按讚的指印。角落那盞燈座,時臨天冬,一席薄被,伊即使翻開連頁下雪的街道,也能領略深陷的沙發椅慵懶的暖意。好塌陷的人生喔,這樣的曲折令人腰酸背痛。伊跟著哼唱,帶著爵士樂風的輪轉不休底光影忽略而過。一瓶年過半百,瓶口沒拴緊,走氣的情調。啊,瓶身蹲久了,就也在桌面烙下污漆的漬痕。伊打了個響嗝,愈來愈沉重的眼袋,浮腫失準的視線,讓人生的面相看來都差不多。

 

伊決定動手拆下門框,安上一面窗,內建安全鎖。伊不擔心出入成為問題,只要伊願意,伊可以再造一扇門。伊打開窗,卷積雲梳起高高的包頭,摘下太陽斜插,在鬢角。

 

2016/10/18~22

https://youtu.be/TcYHkUq7HeY

( 創作詩詞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4455799&aid=80926925

 回應文章

非玉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11/08 17:56

知秋文字中常隱含很多細微,

總是能把人性的底層撕開,裸露。。。!在讀者自己認知與想像的思緒中遊走。

知秋(中華民國派加油)(4455799) 於 2016-11-08 20:02 回覆:

非非姐晚安^^

或許因為心中有太多情緒,所以才會在文字中透露許多細節

現在我寫小說詩已經逐漸建構出一套自己的語言了(快被套牢了,這也是警訊吧)

雖也還在嘗試階段^^


喵永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11/08 09:53
歲月增長,改變還真有些難度。
知秋(中華民國派加油)(4455799) 於 2016-11-08 19:59 回覆:

歲月增長,許多角被磨鈍了,反而無需太大改變

當角在被消磨的過程轉變已經完成

晚安,喵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