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反赤壁─讀讀當時的報紙
2008/07/16 20:18:02瀏覽722|回應0|推薦1

反赤壁─讀讀當時的報紙 

世人都曉得三國演義,三國演義雖然一意偏劉罵曹,可是最終還是不偏離史實太遠,以蜀亡吳滅,司馬氏統一中國為結。可是民國就有一個 周 先生,他不甘心諸葛亮關羽等人的耿耿孤忠埋沒於青史,於是寫出了一本「反三國」,故事的結尾是以劉備大顯神通統一全國作結。

我們已經在前面章節,探討過其實赤壁的勝敗繫於一線,在火攻實施當中任何微小因素的變動都可能翻轉整個結果。且讓我們追溯回去,用一個新聞記者的觀點,用時下通俗史家喜歡的「what if」的方法,推演赤壁之戰「曹勝孫敗」的可能結果。

為了讓讀者不覺得枯燥,我們應用了新聞報導式的文體,假設當時曹孫二家都有官方報紙:許都時報 (曹方大本營) 與京口時報 (孫方大本營)。至於劉方,因為始終沒有固定根據地,所以他們的新聞就附在其他二方的報紙中順便報導。為了讀者的閱讀方便,我們都用西元紀元的時間座標。官銜與用語也都仿照現代的語法。

西元208年十一月,赤壁戰前,京口時報 

標題:孫討虜將軍宣示抗戰決心,周瑜程普分任左右翼總司令官 

(本報訊)

        討虜將軍孫權日前再次宣示抗戰決心,同時正式發布周瑜程普分任左右翼總司令官。

        據將軍府高層表示:自八月份曹賊乘荊州州長劉表去世,劉琮繼位的機會竊佔荊州以來,對我方顯示的敵意有增無已。先前所發出的「以八十萬水軍在吳地行獵」的恫嚇,已被我方嚴詞拒絕。我方特使魯肅並藉前往荊州弔喪的機會,與豫州州長劉備正式結為同盟。同時荊州江夏郡地方行政長官,也就是劉表的長子劉琦也誓言抵抗。據悉劉軍方面兵精糧足,士飽馬騰,目前暫駐我方樊口基地。

        本報記者專訪周瑜將軍,他暢談力勸孫將軍決意抗戰的經過。他客觀地分析了敵我之間的強弱,從而得出抗戰必勝的結論。他特別提出:曹賊水軍訓練的地方,是鄴城郊外的一個人工湖,叫作玄武池。這種在平靜的水面練出來的水軍,怎能與我水上蛟龍般的江淮健兒相比?

訪問結束,他還笑著對記者說:「我已向孫將軍斗膽提出一個請求:把他當初為嚇阻那些失敗主義的和談份子,拔刀砍破的那張桌子賞賜給我,我打算在過年 時與我 夫人小喬在這有紀念價值的桌子上,品酒賞雪,共度新春;良辰美景,佳人樂事,人生更復何求?」

頭版橫幅為將軍府特別通告: 

保密防諜,加強江防,大小船隻不得至北岸!違者將被罰加入亶洲夷洲*遠征探險隊!凡我軍民人等切勿以身試法!

* 夷洲就是台灣

西元208年十一月,赤壁戰後,京口時報 

標題:火攻未達應有效果,我軍自赤壁前線轉進 

(本報訊)

據本報赤壁前線特派員傳回消息,日前左翼總司令官周瑜所發動的火攻並未達成應有的效果。而我軍正自赤壁前線向彭蠡澤 (鄱陽湖) 方向移動,與孫將軍的大本營會合。

        據我軍大本營所發布的戰報顯示:本次戰役係由周司令官所策畫發動。首先由別動隊長黃蓋與曹操接洽,約定於某月某日投降。然後將十艘輕便的蒙衝戰船裝備成火船,趁著黑夜向曹軍發動突擊。但是火船的施放並不順利,影響到接續的突擊行動。據悉:別動隊長黃蓋被蔓延的火勢所困,仍堅持不向曹軍投降,自刎殉國。接應突擊的右翼總司令官程普也被曹軍圍困,壯烈犧牲。我軍傷亡情況不明,但主力大部已抵達大本營柴桑 (今江西九江市)

        在長江左岸配合行動的劉備盟軍也死傷慘重。原因是:曹軍紀律嚴明,並未發生因火攻而有的驚擾。劉方江夏行政長官劉琦的部隊已經潰散,關羽、張飛殘部也向長江以南移動,據悉劉備連同趙雲的騎兵已投奔蒼梧郡地方長官吳巨。

        周左翼總司令官已向孫將軍提出待罪停職的申請,但將軍府尚未回覆。

標題:獨家!本報對火船特攻隊生還者專訪 

(本報訊)

        這次進攻計畫的主軸是特攻的火船隊,想必讀者對此一作戰計畫的構想與實施細節甚感興趣。本報特派員特地對部分抵達柴桑大本營的特攻隊生還者進行了專訪,特將此一結果以最快速度公布,以饗讀者。

參謀黃某 (姑隱其名) 

        赤壁火船攻勢的規劃可說無懈可擊,但就是一些執行上的細節讓我們摔了跟頭。我們本來的規劃是好幾十條火船一起,這樣子萬船齊發,才夠同時延燒曹軍綿延好幾里的營寨。可惜啊,我們找不到足夠的人手來做敢死隊。到最後勉強湊足了夠十條船的人手,有些還是經驗不夠但蠻勇十足的小夥子,後來就是他們誤了大事。(黃某捶胸頓足,似乎還餘憾未消。)

        這十條船倒是沒問題的,它們都是狀況非常好的蒙衝戰船,船上蒙了生牛皮,甲板之上有二層船艙,下層坐了幾十個搖櫓的水手,上層一般本來都是弓箭手坐的地方,我們就紮了一些草人,穿上戰袍坐在那兒。整條船都塞滿了乾燥的木柴,還澆上大量魚油。我們怕曹軍提前發現,所以還用紅布把引火物蓋起來。

        行動的那天,我站在火船隊後方的快艇上觀察,風很大,而江流又急,讓船的方向很不好控制。按照計畫,船走到江面中心的時候,黃蓋隊長就舉白旗,大家一起高呼「投降!」,吸引曹軍的注意。大概到距離曹軍水寨二里多時,各船就該同時點火,讓火船根據慣性的作用,一路衝向曹營,引發大火。

        可是壞就壞在每條船的水手經驗並不一樣,點火之後,應該是繼續航行一段時間,固定航向,然後大家登上綁在船後面的小艇,脫離火船,回歸到後面的主力艦隊待命。但是有些船太早點火了,點火之後,水手們就忙不迭地跳進小艇逃命。十條船裡,大概只有三、四條按照計畫撞進了曹軍的營寨。有一、二條被江水所激,打橫了過來,自己撞翻了自己;還有一、二條還忘了升起滿帆,所以沒有槳手的火船隨著江水撞進了在後面待機的主力艦隊…你就別提那場面有多亂多慘了…

        而撞進曹軍水寨的船,可能是因為方向不準的關係,有些是撞在外側曹軍佈下的浮木上,燒一燒就熄了;有一些到是蔓延了開來,但沒能造成我們計畫中應該造成的混亂。

水軍軍官朱某(姑隱其名) 

        我是從孫策討逆將軍的時代就追隨他們的人。當初他脫離無能的袁術,渡江來到江東,那萬人空巷歡迎他的盛況…所以我才會以一個吳郡士族的身分,甘心投軍來報效他,臨川郡行政長官朱然還是我的堂叔呢。後來周瑜總司令官也起來響應他,二個人同心協力,打下了好大的基業。後來一個娶了大喬,一個娶了小喬,大喬又這麼早做了寡婦…誒,別說了。

出發的那天,大家心裡都很緊張,上面傳下話來:事成之後都有重賞。每個人都喝了酒。大家都以能參加這一特攻隊為榮,特別是那些年輕的小夥子們,大家都說要「封萬戶侯」、「不枉投筆從戎」、「馬革裹屍」、「曹賊未滅,何以家為」之類的話。總之,士氣是非常高昂的。

那天的風吹得真猛,江面上激起的浪又大又急。我們身上的衣服都被浪花濺濕,可是沒有人感到冷。事情本來進展地非常順利,我看到黃蓋隊長的白旗,就領先大叫「投降!」,我的弟兄們也跟著大叫「投降!」;看到距離差不多了,我就跳下底層,點燃了薪柴,然後教弟兄們進入小艇,切斷纜繩划開,整個行動還算順利。

但是當我們的小艇脫離之後,我看到其他船上都狀況百出。在我左後方的那條,大概是看到我們舉火,便也點起火來;太早點燃的結果,他們的水手被迫在還不夠靠近的時候就棄船。那條船就被風吹到了曹軍水寨的南邊,錯過了目標。還有一條,大概是帶隊的人太緊張了,竟然自己的弟兄還沒登上小艇,就點燃了最大的火源,靠近船頭的那幾個水手逼得沒辦法,只好跳進大江。有一個人大概是衣角沾了魚油,全身都著了火…我真希望這個有種的小夥子平安無事。

我們縮在小艇上,真是度日如年。後面接應的主力艦隊,有些船已經越過了我們,向曹軍水寨進攻,二方的弓箭石彈像雨點一樣互相交火,我們處在中間,只能撐起幾片生牛皮,希望能逃出生天。後來我看到幾條掛著右翼總司令官程普旗號的船,就是來接應繼續攻擊的主力部隊的船都起了火,我就決定叫弟兄們收起船槳,讓江水把我們順流帶回南岸去…。

西元208年十一月,赤壁戰後,許都時報 

王師顯神威,烏林挫匪類 

(本報訊)

據丞相烏林前敵大本營戰報,孫吳方面企圖偷襲我軍的企圖已受到挫敗。

        發言人荀彧向記者表示:上託皇天鴻福,下仗丞相神威,孫權劉備方面的奸謀已受到重大挫敗。整個偷襲的行動是以詐降做為掩護,企圖從江面上燒毀我軍水寨;再配合劉備方面從陸路襲擊。但我軍準備得宜,丞相指導有方。孫方的火船大部偏離目標;少數火船雖然造成部分火勢,但旋即被我軍以開闢火巷方式控制,未能造成破壞。孫方別動隊長黃蓋反而被自己造成的火勢圍困,畏罪自戕;同時徐晃、樂進、滿寵等將軍都鎮靜自持,約束自己部隊不得擅離崗位。曹仁將軍還立時糾集了數百名弓箭手向江中放箭,阻止了吳軍攻勢,穩住了我軍陣腳。吳方大將程普被我軍格斃。稍後,劉備匪兵攻擊我軍陸寨,但旋即被擊退。

        丞相已對此不光榮的偷襲行為發表嚴正聲明,他表示我軍是堂堂正正的仁義之師,不屑行此鬼蜮伎倆。他並呼籲孫權當局早日來歸。他並引用他「短歌行」的名句「周公吐哺,天下歸心」,向孫方呼籲:朝廷的大門永遠為迷途知返的臣子大開;我此刻就像是周朝時,把來不及嚼爛的飯先吐出來以接見賢士的周公,以這樣迫不急待的心情,歡迎你們的來歸。

西元210年七月,京口時報 

標題:孫討虜將軍將有重大宣示 

(本報訊)

此間消息人士指出,因應目前變化重大的政經局勢,孫討虜將軍將對江東未來的走向將做出重大宣示。

據將軍府高層表示:自赤壁失利以來,我軍始終未能突破困局。周瑜總司令官雖一再發動水上攻勢,但並無決定性的成果。我軍防線已退到秣陵 (今南京),而後方的吳郡及會稽郡已出現人心浮動的現象。據了解,當地的朱、張、顧、陸等大家族已與許都方面取得聯繫,唯本報尚未取得當事人確認。

該高層同時還分析當下「以和為貴」的苦衷:209年開始,曹方開始在淮南,特別是壽春、合肥一帶屯田,軍糧問題已基本得到解決;而荊州已經完全降服,益州 (四川) 劉璋也投降曹方,不僅造成我軍長江防線壓力更大,同時還面臨長江與淮南二面作戰的風險。同時,曹方水軍在完成與荊州、益州水軍的整合後,戰技益趨純熟,濡須口水軍基地也建設完成,可將我方長江防線切成二半。據匿名的消息來源指出:京口外圍已經出現曹方蕩寇將軍張遼的騎兵斥候。

該人士還對前豫州 (河南) 州長劉備的死訊表達遺憾。劉前州長自前年赤壁戰後便投奔蒼梧地方行政長官吳巨。近日吳長官向曹方投降,蒼梧方面拒絕對劉前州長的死因發表評論。

據悉我方談和特使將由秘書長張昭擔任。

標題:銅雀新台平地起,美人才子相得彰 

(本報訊)

曹丞相將於今年冬天在鄴城漳水之濱起造銅雀臺。預計樓高十丈,視野遼闊。完成之時鄴城各界將以盛大的詩酒之會慶祝。建安文壇名士與曹家諸公子曹丕曹植等都會登台作賦。江東各界已集會商議組織致敬團前往。致敬團籌備委員顧雍表示:屆時會選拔一批美女獻給丞相,選拔標準會比照江東二大美女大喬小喬,務期選出能代表江東女性美的尤物。

 

 

 

 

 

 

 

 

 

 

 

 

 

 

 

 

 

 

 

 

 

 

( 創作另類創作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uyiutang&aid=2046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