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香港將成孤島
2020/07/03 09:17:23瀏覽2771|回應21|推薦19

        在談這麼沈重的問題之前,先講一個不好笑的笑話。我在美國唸完學位之後,回到台灣開展我的教書生涯。當時台海危機剛過,九七大限將至,而我那一向獨具慧眼的老爹,卻慫恿我到北京去教書,因為他認為未來大陸的發展不可限量。我被他煩不過,於是開玩笑說,「好呀,我去北京搞地下黨好了。」嚇得我爹再也不敢提這件事。這倒不是因為他認為他的寶貝兒子真的敢這麼做(所謂知子莫若父),而是他年輕的時候吃過共產黨的苦頭,知道共產黨的厲害。

        事實上,早在1989年我出國唸書的前夕,我就立下志願,除非六四平反,除非大陸結束一黨專政,除非共產黨給我公開罵它的自由,否則我一生不去大陸。我現在五十五歲了,至今沒有踏上過大陸一步,早年我或許還有點遺憾,現在已經完全沒有了。而現在,又多了個香港,喔,還包括香港航空,港龍航空,國泰航空等等。

        我身邊的朋友常常會說,香港又小又擠,香港人市儈,但是我始終很喜歡香港。一個幾乎都是中國人的地方,可以有繁榮,有法制,而且當舉世都遺忘了六四,香港人還年年紀念這個「歷史的傷口」,我由衷的敬佩。不過很奇怪的是,我居然也沒有去過香港──只有在赤臘角機場轉過機。轉機的時候,我最喜歡逛機場的書店,有幾本台灣買不到的書籍,也就是在那裡買的。

        以後都不會有了,我不會再在香港轉機。

        不要以為我在大驚小怪,我的確不是什麼大人物,但是我太愛講話,在blog裡面發表了三四百篇的時論,說實話,只要共產黨認為有必要,把我抓起來可一點都不冤。雖然我反對台獨,反對港獨,但是我始終批評大陸沒有民主,是一個專制獨裁的政權。除了多篇聲援六四的文章之外,在「雨傘革命」的時候,我寫的「今天,我是香港人」,甚至包括這篇文字,通通可以以香港國安法來羅織我。而在我發表的文字後頭,那些留言響應我的,甚至是跟我唱反調打筆戰的,你們大概也都跑不掉,因為共產黨真的要整你,什麼理由都行,不,沒有理由都行,除非你是個啞巴,是個文盲!

        所謂「寧鳴而死,不默而生」,要我不講話是不可能的,所以我的辦法就是決不讓自己處於險境,包括大陸,包括港澳。這次港版國安法通過的時候,我第一個想起的人,是倪匡。倪匡說過,他絕不住在中國人當皇帝的地方,因此早在九七之前,他就移民舊金山;十年之後看看「大概沒事了」,又想念香港的美食,所以又移回香港。現在國安法通過,我看倪匡就算真有衛斯理的本事,大概也得再移民了。

        其實,相對於香港居民而言,我們在香港以外的人,感受恐怕遠不如在香港的人。我們大約可以斷定,絕大多數只能在香港謀生,沒有能力(或沒有意願)到海外討生活的香港人,會選擇噤口不言,甚至會慶幸,社會終於能回到平靜的日子,我只要規規矩矩賺錢,不談政治,就沒我的事。天地良心,我絕對不會認為,這些選擇沈默的香港居民,是沒有勇氣,是與極權政府妥協的。人總是要吃飯,這裡有我的產業,有我的工作,有我的家人朋友,不是每個人都能往外跑,日子還是要過下去。然而短期內香港會有一批逃亡潮,以及外資的撤資潮,是可以預見的。香港本身並沒有什麼製造業,主要是外資的金融業和轉口貿易在支撐香港的經濟,因此除非「港版國安法」只是一口高懸的寶刀,以警示作用為主,否則抽乾了香港的資金,同時讓香港失去了特殊地位的待遇,香港將成為一座孤島。

孰令致之?我很不客氣的說,回過這幾年的抗爭歷史,我們除了譴責中共的蠻橫之外,其實抗爭者本身,是要負上一部份的責任。我曾在為六四二十週年的文字中提出一個觀點,就是抗爭者與執政者的鬥爭,有如一場「民主拔河」,最終如果不是有一方鬆手,那麼繩斷人跌,到頭來將是更糟的結果。

試看在爭普選之前,如果港人接受了「8.31」的「袋住先」,或許就不會導致那麼大規模的「雨傘革命」;在「反送中」的時候,其實當局已經撤銷了「送中條例」,但是群眾已經加碼到「五大訴求,缺一不可」,讓北京毫無退路,最後換來的,就是民主的大倒退。如果港人採取的策略,是陳水扁當年的「衝突、妥協、進步」,或是朱高正所言的「神轎」理論(即進三步,退兩步),那麼或許香港現在的處境不會那麼糟,也不用在過去的幾年,付出如此高的社會成本。

當然,現在再回頭看這些歷史,對於現況和未來已經毫無意義。以中共目前在全球的地位和角色,他絕對不會因為西方國家的制裁而妥協讓步,那麼我們外人只能對香港卻步,而港人只能自求多福,香港將成孤島。我講這些話,沒有帶有任何的情緒,因為事實是如此。西方國家口惠而實不至,早有先例;而香港最寄望的台灣,老實講也愛莫能助。蔡英文雖然設立了特別辦公室,擺出一副積極的姿態,其實她最想做的,是置身事外,只要火不要燒到台灣就好。原因很簡單,蔡政府是靠民意和選票支撐的,你以為台灣人真的希望大批的香港人來台灣?絕對不是!

為什麼?台灣作為「海角一樂園」(姑且這麼形容),人民已經習慣了小確幸,而失去了大開大闔的眼光與格局,更不願外人來分一杯羹。香港的房價遠比台灣要高,倘若大批香港人來台灣,豈不是會把台灣的房價炒得更高?香港一般的英語水平比台灣高,在求職上可能具有優勢,豈不是搶了台灣人的飯碗?就「本土派」而言,香港人可是一群不會說台語的「外省人」,政治理念是否一致?會不會助長了對手的選票?這些問題,都是民進黨政府在決定港澳政策的時候,會將其擺在人道救援之前考慮的,因此若是以為台灣會脣亡齒寒,將全力支援香港的抗爭,這不啻緣木求魚。

身為一個從台灣來的中國人,我很遺憾,除了寫幾篇文字之外,我沒有什麼辦法幫助或參與香港的抗爭,你問我怎麼辦,我只能坦白的說,我不知道。我只能祈願,上天保佑,讓東方之珠能避免蒙塵,但願香港不會成為孤島。祝福香港,願榮耀終歸香港。

田英奇

wcwang54@hotmail.com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yc54&aid=141083178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Taig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7/09 14:14
版主說:「共產黨的壞,…,而是根本上絕不放棄自己的政治權力…」

版主認為李世民是「好」還是「壞」?他為了奪權而殺了自己的親兄弟,歷史好像都忘了這一段。

所以,政治人物的「好」與「壞」是看他對人民是「好」還是「壞」來決決的。

毛澤東時代的中共無疑是「壞」的,因為他的作為對百姓相當不利;但鄧小平以後的中共到現在為止看起來幾乎是「康雍乾盛世」的再現,我看不出他們有什麼不好,一般大陸人也不認為他們有什麼不好。

Taig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7/09 13:14
我說的:“民進黨一直把藍營的人看成「敵人」,但藍營的人卻一向把綠營的人看成是陪他們玩「民主遊戲」的夥伴。”這句話中「藍營的人」就是在說馬英九和他的「同路人」。

馬英九手握大權時,他對向他吐口水的人是相當容忍的,他可能自認為這就是「民主」,但大部份人都看得出來,他是拿「民主」來掩飾他的膽怯和無能。舉實例:「課綱微調」就是他怯於使用權力的一個例子。「馬王政爭」失敗是他無能使用權力的實例。他不善於使用手中的權力或不敢使用手中權力來排除障礙。

蔡英文和他大不相同,她不但善於使用她手中的權力,而且還善於把手中的權力放大。

奇妙的是,他們兩人都認為自己站在「民主」的一方。

Taig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7/08 10:28
版主說:「國民黨蔣經國做了善意回應,但是共產黨會嗎?我非常悲觀。」

「民主遊戲」本來是國民黨僅剩的可以向共產黨示威的武器,「來來來!跟我一樣玩,你們如果跟我一樣玩,我就跟你一國。」沒想到玩著玩著,國民黨卻被陪玩的民進黨玩死了。

原因出在民進黨一直把藍營的人看成「敵人」,但藍營的人卻一向把綠營的人看成是陪他們玩「民主遊戲」的夥伴。民進黨招招狠招,招招要你的命,但招招都裹著「民主」外衣。

有了國民黨的先例,我不認為共產黨會蠢到重蹈覆轍。
田英奇(tyc54) 於 2020-07-09 02:12 回覆:

閣下,恕我不敢苟同。國民黨被玩到死,主要的問題還是在國民黨本身。民進黨是壞,是不要臉,是我覺得可以下十八層地獄挖煤礦的東西,但是你國民黨好在哪裡?二次政黨輪替之後,我在此一再為文,希望馬英九興利除弊,大刀闊斧的改革。彼時行政權在國民黨手裡,立法院幾達3/4,國民黨的馬英九興了什麼利?除了什麼弊?課綱改回來了嗎?司法改革了嗎?國民黨的積習除去了嗎?有培養出什麼人才嗎?有鞏固什麼中心思想嗎?老百姓選你,就是希望你能達到他們的期待,結果你離老百姓越來越遠,又碰上一個什麼都要,就是不要臉的民進黨,今天國民黨被玩死,台灣政壇搞得烏煙瘴氣,那不是剛好嗎?

閣下的最後一句話,倒是可以做一個另類的解釋。共產黨的壞,跟民進黨如出一轍,事實上根本就是民進黨的師父。共產黨不肯善意回應,哪裡是因為看到國民黨摔下執政,而是根本上絕不放棄自己的政治權力,你要享有政治權力,就只能加入共產黨,任何反對的勢力和聲音,都會馬上被撲殺。這樣的政權,跟民進黨一樣,終有一天會因為自身的腐敗或權力鬥爭而瓦解的,你我都會是證人。

田英奇


bluegreenred
等級:4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7/07 18:04
政治是一門妥協的藝術。香港反對派的最大問題就是只想不斷的奪權,卻不願讓步。

香港從1997年回歸伊始就獲得了比世界上絕大多數地區都高的自治權,離事實上的獨立已經不遠了。如果特首和立法會也搞雙普選,那麼中央就近乎完全失去對香港的影響力。這就像法羅群島和丹麥一樣,法羅群島名義上屬於丹麥,但實際上法羅群島要做什麼,丹麥中央政府根本就管不了,就像一對早已分居、只是還沒領離婚證的夫妻一樣。

香港反對派要的就是這種事實分居的結果,而中國中央政府顯然不可能同意這種情況的發生。現在中央能實際施加影響的就是香港特首了,所以中央是沒法同意對香港反對派有利的雙普選方案的。

而因為雙普選符合“普世價值”,所以海外和台灣幾乎一邊倒的支持香港反對派“雙普選”,卻從來不去考慮香港實施“雙普選”後會導致香港事實獨立的後果,或者說海外和台灣根本上就是巴不得香港事實獨立。

而香港反對派在海外的支持下,不斷變本加厲向香港政府甚至中央施壓,絲毫沒想過政治只有相互妥協才能達成一致這個最簡單的道理,其結果只能是中央以“極端手段”(港版國安法)對付香港反對派的“極端手段”(五大訴求)。

對於海外和台灣來說,香港能事實獨立當然最好,不能事實獨立也事不關己。它們說白了,就是在慫恿香港和大陸打架,然後在一旁看熱鬧。

bluegreenred
等級:4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7/07 13:29
香港反對派與中國大陸的核心分歧在於:香港反對派追求的是“虛統實獨”,也就是除了名義上屬於中國外,其他的都是自己說了算,也就是所謂的“國中之國”。

而中國大陸,不論是共產黨執政還是民主政黨輪替,是絕對不可能答應香港成為實際上的“國中之國”的。

所以香港反對派和中國中央政府的矛盾,總有一天會爆發。港版國安法不過是這種矛盾激化的一個表現而已。

有人會說:那香港的國防和外交不還是歸中國管嗎?

此話沒錯,但問題是:國防和外交本質上是對外的,是中央對香港在軍事和國際政治上的保護。試想想:如果你有一個兒子,什麼都不聽你的、天天罵你是壞蛋,連贍養費都不給你一分錢(香港不向中央繳稅的),你還得出錢出力保護他不受別人欺負(國防和外交),你會怎麼想? ? ? ?

bluegreenred
等級:4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7/07 12:52
高雄人可以選自己的市長,但高雄人不能有自己的終審法院、不能發行自己的貨幣、不能有自己的海關,更重要的是,高雄人要向中華民國納稅。

香港人不可以普選自己的特首,但香港人能有自己的終審法院、能發行自己的貨幣、有自己的海關,更重要的是,香港人不需要向中國納稅!

如果讓高雄人不但普選自己的市長,而且能享有所有香港的自治權、連稅都不向台北交一分錢,試問中華民國政府能接受嗎?


事實上,香港所獲得的自治權之高,已經接近“國中之國”了,如果香港再實行普選,那香港就事實獨立了。試問,中國要一個名義上統一、實際上獨立的香港來做什麼?如果香港反對派不考慮“一國”,片面要求近乎獨立的“兩制”,別說老共不會給,就算中國實行西方民主體制,執政黨照樣不會給。不信的話,看看英國政府給蘇格蘭什麼樣的自治權就知道了:


蘇格蘭也能普選自己的領導人,但蘇格蘭的自治權遠低於香港,所以蘇格蘭人一直鬧獨立,後來英國首相為了讓蘇格蘭留在英國版圖內,承諾如果蘇格蘭選擇不獨立,就給蘇格蘭更高的自治權。蘇格蘭後來獨立公投未過關,一部分原因也是蘇格蘭人相信了留在英國版圖內可以得到更多自治權的承諾,當然後來英國政府並沒有兌現當初的承諾。

【無★言】家喻戶曉的中國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7/07 10:51
「大哥,要老共去撐香港恒生,太容易了。」

請問這是臆測之詞呢,或有實據?若是臆測之詞,則行文不夠嚴謹,不似你一貫作風。

如何知曉是否有大量撤資,老共挹注資金扶持?可看交易量。若交易量斗增,顯然有問題。我查了六月底、七月初的交易,甚為平常,二、三日有增加,然非劇增。倒是昨日創了三月十九日以來的高峰,但未超越三月的紀錄。

老共是否在撑?我尚未見實據。
田英奇(tyc54) 於 2020-07-07 14:16 回覆:

大哥,重點並不不是老共有沒有動用資金去撐,而是在國安法通過的時候,用常理可以判斷,香港的股市應該會動盪。但是沒有。我要是老共,當然會防範,讓它沒有動盪,那麼能用的辦法可多了。

事實上,重點在哪裡?重點是香港的股市,並不能完全反應香港人的心理。目前對於香港最感到悲觀的,是香港的年輕人,而這些年輕人手上是沒有或很少有股票的。香港的未來,很可能會平靜一陣子,但是內外部的壓力都會越來越大。Let's wait and see.

田英奇


Taig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7/07 08:19
俗話說:「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由版主的文中知版主父親被蛇咬過,但他不怕,鼓勵你前去北京發展,反倒是版主沒被蛇咬過卻怕井繩。

我因拜訪祖先的由來地,所以在廈門、漳州停留過一段時間。我認為臉書上的那個Tsing T Kwok先生說得對,「時間在變,地球上所有的人與物都在變。」透過和鄉親們的談話,我個人覺得現時大陸的「人心」和政治氛圍和台灣的蔣經國時代極其類似。

蔣經國不是沒有缺奌的人,但民進黨(或黨外)從不惹他,以至於讓他像神一般的存在於台灣,究其原因,只要是從那個時代過來的人都知道。我個人判斷,鄧小平和他以後的江、胡、習諸人,都將在歷史上留下正面的形像。

我祈禱,希望他們不要將中國政權交給像李登輝和民進黨這樣的人,這才是中國人民的大幸!
田英奇(tyc54) 於 2020-07-07 14:21 回覆:

這一些我並沒有意見。香港的未來如何,是一回事,我決定不去香港,是另外一回事。而我之所以不去香港或大陸,是有我個人的理由的。

田英奇

田英奇(tyc54) 於 2020-07-07 15:09 回覆:

我想了一想,還是加一段。閣下說現在大陸的人心和政治氛圍,類似當年台灣的蔣經國時代,這一點我不否認,甚至頗贊同,但是注意,它的結果會與後來台灣的發展相同嗎?本人打上一個大大的問號。我在六四二十週年的那篇文字裡,提出一個觀點,任何的改革抗爭要能夠成功,都需要執政者善意的回應。國民黨蔣經國做了善意回應,但是共產黨會嗎?我非常悲觀。

我甚至想過,何以致之?國民黨在給國人的教育中,自己是代表民主、自由的,所以有一天,當人民要全部的民主自由,國民黨無法自圓其說,只能開放。但是共產黨不同,共產黨的憲法從來沒有真正實施過,它的一黨專政,到現在都理直氣壯,西方的自由民主觀念,它壓根兒沒有,既然如此,抗爭者跟它要自由民主,它會讓步嗎?

香港就是一個很tricky的例子。殖民地時代的香港,始終有高度的自由,卻沒有民主。英國人在最後十年在香港搞民主,是堂而皇之的留一個燙手山芋給老共。個人的看法,本來香港如果能夠袋住先,而且在港府撤回送中條例時見好就收,那麼雙方都有台階下,將是一個最好的結果,但是搞到今天這個局面,是最糟的。

田英奇

田英奇(tyc54) 於 2020-07-07 15:13 回覆:

再蛇足一句,閣下認為民進黨不會造蔣經國的反嗎?等著看吧。

田英奇


Andylove
等級:2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7/07 04:05

香港又小又擠。大灣區就是在放大香港。。。。


Andylove
等級:2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7/07 04:00

香港不會成為孤島,將會高速發展。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