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許章潤:自由主義的五場戰役,兼論啟動第四波「改革開放」(3)
2021/10/25 23:17:20瀏覽236|回應0|推薦0

2018年12月18-20日 定稿於清華無齋

三、最後一役的複合性質

惟此最後一戰,疊加了前此四戰的各種要素,展現出「古今之變、文野之別、海陸之戰與中西之爭」的綜合特質。凡此四重關係,牽連糾結,加劇了華夏大轉型最後臨門一腳的空前難度,也是其遲遲未能畢竟其役的原因所在。

首先,當下發生於中國的這場戰役,接續的是晚清啟動的古今之變,恰與第一場戰役若合符契。其他轉型諸族,同遭此厄,有喜有悲。俗常所謂「反封建」,實指以民權共和取替帝制一統,既見諸英法革命,亦為清末民初的中國革命主旋律。經此一役,王朝政治與朝代國家不復存在,代之以民族國家及其政治升級版之民主共和。至於美利堅立國之掙脱宗主統轄,類似於近代中國之反抗列強,而延展於下述中西之爭,卻因當日中國文明的中世形態,而不妨統歸於古今之變。刻下中國政制既是列寧式黨國之「五位一體」,已如上述,同時卻又延續了王朝政制,奉行的是「某某代」這一道統觀念,特別是「打江山,坐江山,吃江山」的王朝政治。故而,「反封建」作為一種「批判的武器」,依舊有效,演示的仍為古今之變。

其次,此刻正在進行的這場戰役,還具有海陸之戰的意味,表現為組織化的國家威權資本主義與自由資本主義的分歧,而類如「一戰」之際的英德關係。只不過,以所有者缺位為主要特徵的黨國資本,將極權與資本兩相配合,你儂我儂,遠較當年的容克貴族政體有權有勢。與此同時,從政治地理學而言,中國是一個海陸兼備之國,而傳統上為歐亞大陸東端的陸上強國,此刻為了突破海疆島鏈,伸展海權,還真的就遭逢到了一場印太戰略格局中的海陸之爭使得政經形態競爭與地緣利益分配攪合一體,尚須細加辨析,分別應對,加劇了問題的複雜性。

 再次,這場最後一役,根本而言,還是一場文野之戰,其所面對的是全能型「五位一體」大數據極權主義,一種濫觴自華夏傳統中刻薄酷烈的法家文化偏鋒,疊加上蘇俄全能主義極權政治這一西方文明現代性的野蠻性,兩相結合而成的怪胎。就前者言,所需啟動的是中國文明的理性中庸的文教傳統,以求超克;就後者看,非調動自由理念和民主政治不足以擊潰之。置身二十世紀以還的當今世界,這一極權政制作惡多端,展現出最為邪惡的強勢,是現代世界中真正的暴蠻。時至今日,其殘存於齊煙九點及其周邊,抱殘守缺,負隅頑抗,看似得意,實則已呈頹勢矣。

最後,毋庸諱言,此刻正在上演的尚有中西之爭,表現為中美博弈,而內裏則牽連全球權勢轉移與世界文明消長。晚近中國的成長,得力於億萬國民節儉勤勞,借力於全球產業體系,引用的是歐美為代表的現代文明成果,而在多個領域逐漸迎頭趕上,逐漸展現出可能改變近代世界權勢格局的態勢,這才引發了四鄰陣陣不安與某種煩躁。抉其隱憂,就在於一個大數據共產極權國家崛起,有如異數,令人聯想到曾經的蘇俄紅色帝國,則勢必時時提防,處處設限。如此作業之時,誤解和曲解難免,對立與對抗加劇,已到攤牌時刻。此為自保本性使然,要在雙方妥善溝通。尤其是海洋航行自由之於現代資本主義的重要意義,於先發國族抑或新興強國,不言而喻,均無不同,更成焦點所在,其來有自。在此可以提示的一點是,可以想像,縱便未來中國完成立憲民主轉型,亦非等於完全排除此類權勢爭鋒和文明誤解,但民主國族的價值同一性,「自己人」認同,必有助於化解,乃至於徹底消解緊張。雖說民主國家無戰爭並非萬能保票,但「二戰」後民主國家從無戰爭的七十年歷史,對此早已提供正解。只要能避免戰爭,不管是冷戰還是熱戰,就是勝利,雙方的共同勝利。在此,吾國非能置身世界歷史之外,更且早已深嵌於這個世界體系,為何不能擇善而從,而非要固守僵化黨國體制,自樹為敵呢?!

綜上所述,最後一役的綜合性,決定它的複雜艱難及其世界文明史意義。同時,說到這裏可以看出,以「戰役」命名這場主要體現為文野較量的四重博弈,只是修辭譬喻,恰在追求和平,一種將「立憲民主、人民共和」落地華夏的和平進程。不僅是結果的和平屬性,也在於手段的和平選擇。此為自由理念與專政暴蠻的區別所在,而期期於以自由立國導向永久和平矣。

四、重申四個觀念

對於上述五場戰役,特別是最後一戰的世界性地緣政治意味和全球文明史意義,而首先是對於勞生息死於這方水土之上億萬斯民的生存論意義,吾人須有清醒認識,切不可掉以輕心,自不待言。而應對之道,不是以陳舊意識形態和過渡政體來頑抗,更不能為了保住一黨一派的專政私利,以億萬蒼生的身家性命做人質,將中國當成了予取予奪的殖民地。毋寧,須於「低頭致意」中,走人類政治文明的共同大道,也就是中國的繁榮文明之道。而當下所能做的,還是不外立足世界體系,循沿近代中國的主流歷史意識和政治意志,重啟「改革開放」。所謂和平,則和平在此,而不得已亦且在此。 始自1978年三中全會的這波「改革開放」,已於五年前終止。此後不進則退,倒行逆施,卻又彷彿藕斷絲連,掛羊頭賣狗肉,大家遂於忐忑中保有一絲流連,在憂恐中彷徨四顧,而多少依然期待奇蹟發生,企望或許會有柳暗花明,哪怕只是一絲一毫。逮至「四十年慶祝大會」落幕,號曰「慶祝」,實為葬禮,正式宣告「改革開放」徹底結束,大家這才明白,路已堵死,不再期待當軸會有任何把歷史往前推進一步的實質性舉措了。 

( 時事評論兩岸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eddy5422&aid=169862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