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sex:野性 / udn拉拉手,我的第一次
2015/05/20 22:18:24瀏覽2169|回應19|推薦69










這是什麽?大人說能吃,我就吃囉。

在sex這一欄,不選male / 男,不選female / 女,我可以填wild / 野。
野蠻的,狂野的... .我吃過蛇,還有妖怪。
跟蜜蜂同睡。脫光光在路上走。
到現在依舊不改邊走邊吃邊喝的習慣,坐在公車站也敢舔雪糕;
車來車往,人來人往,任由你看,
如果我也能給你覺得眼睛吃冰淇淋,那是我魅力之所在。

有人說這樣的女人很難看,一點端莊都沒有。
哈哈哈嚇死知書達禮文質彬彬的台灣男人。
朋友問我,怎麽視頻裏那個女人的背影很像我:)
我是這樣的女人,分秒必爭我每天最需要的爭取。
路上能做的事就是填肚子,不用在家裏吃掉時間。
邊走邊吃邊喝 is ok,至少我還能走能吃能喝行動方便。


    走 下


   all i want is you

    走 上



第一次在udn公開編輯與特約的關係,童空心 可愛。
寫給我的mail字體放很大,我跟她說不用放醬大。
她說習慣放大,那我要習慣縮小:)縮小看才有味道。
她的直率,帶我回到我的blog前世,放膽的狀態。

我沒想到 李克 哥哥會陪我在這裏癲。
他留了一個言:沒有思念,網上看別人的思念,就不寂寞了。
為什麽醬的?這個人沒有思念????這個人第一次儲存在我腦海。
對於男女思念,其實我鼓吹不該念就不要再念。
沉澱以後,愛重新積累,讓下次的動心如斯初戀。

sandy Tin 距離遠,我仍然主動第一次找她說話。
去年愚人節的隔天,我在udn領地皮,四個月後才耕作。
這樣拖拉,便與她同個時期出擊,有了親近感覺。

第一次問男人:你可以送鳥給我嗎?哈哈
我只要一隻,寒寂子 卻把十隻都送到我後院給我。
他的 《鷺の物語》令我驚嘆,鳥可以在版頁上像真的在動哦。
小小鳥從樹上掉下來,我帶回家養,它會飛停在我手心上。
與家裏兩隻雄鳥朝暮相對,它喜歡上其中一隻,就讓它們配對。
生蛋的時候,它沒野生經驗,不懂得生。
上午到下午,半露的蛋,殼都硬掉了,它不知道生不出會憋死的,還蹦蹦跳跳吃東西。
太陽落山它的眼睛再也睜不開,那麽純真的小鳥……我實在傷心,從此不再養鳥。

明明明 的版頁,有如要靠女人嬌巧的手才做得出的細膩。
可是他的手是種東西的手,駕車在馬路上奔馳的手。
男人可以細心成那樣。
我的餅與他有約,第一次赴約,大約會是在九月。

我跟 淵靜 的第一次…  .。最後我還是敢敢寫出這句,我聽到他驚喘!哈
詩人遇上了死人,蝦!
誰叫他敢來問我,會寫怎樣的第一次?
我第一次被他看見,他說的呆呆看我跳躍,不會按推薦。
我也叫飄,混進他經營的 haku網 分幾個身飄來飄去。剛搞懂台灣人說看到飄就是看到鬼。
再大的驚濤駭浪,不用怕。
gone with the wind,明天又是全新的一天。

得到這幾位拉我的手,不要介意我這樣介紹你們。
有時我會忘記我沒有吃藥,壓不住胡言亂語:)
我常常說不出謝謝,謝謝卡在我喉嚨裏。



腳印制圖   扇語







  






                第一次脫光光走在路上
住在山芭的小孩,大概會有一個頭腦簡單的媽媽。
我媽在我三歲時,要家裏幾個小不點不時脫掉衣服排排隊,一二三四五走在路上,走到政府挖的大水井,跟我們沖涼。沖好了,又一二三四五光光走回家。
第一次沒穿衣出來走,不懂趕快拿葉子遮三點,因為還沒有讀到原始人如何演變。三點是什麽?也不知道哦,還不會看幾點:):)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根本不知羞恥為何物。
到了七歲——哇!現在講起,才覺得很丟臉。發現隔壁園有個男生偷看我洗澡,衣服沒穿我沖出浴室要打他!這樣這樣,我不就自己出來給他看完了囉?
頭腦簡單的媽媽,生了頭腦死蠢的孩子。






長大後只能自我安慰,好女十八變,被人看去的水桶樣不存在了。
我變成虎頭蜂,你認不出我。

小時睡房,以木板墊高而建(地與床之間,有個空洞隔離)。整群蜜蜂,就在床下一角築窩。
我最怕蜂,卻也與蜜蜂同居很長時日。每天睡醒,就聽到它們“嗡嗡嗡,忙做工”。
我現在也還想不出原因,為什麽還敢伸手進床下,摘蜂巢吃蜂蜜。
注定日後我是一只蜂?
瘋!






  




                     第一次吃蛇
真的。同樣的,大人說能吃,我就吃囉。
不久前公司樓下梯口,出現一條很大很大的四腳蛇。我們時尚總監最怕蛇,驚魂未定上樓來講給大家聽。
我說,我吃過。
小時候動不動就病,媽媽捉了四腳蛇煲湯,說給我吃了清血。現在還記得那味道,蛇湯不濁,反而清甜,隱約帶點鴨味。

我也吃海龍海馬,也吃妖怪。
人們眼裏的醜八怪,我將它當成本篇插圖明星。不好看,也有好看一面,看你怎樣去挖掘。我是很想證明這點。




  






                     第一次看到妖怪
也許有人活了一輩子,沒見過這東西。
小時候我經常吃它,家裏大人把它叫做“好”。我很愛吃,不是吃它的肉,是吃它的蛋。一顆一顆呈金黃色,像小粒西米那麽大;一大匙往嘴裏送,又韌又香,嚼得好過癮。
拔下(很難拔哦,要出很大力拉)它頭部那支‘長棍’,品嚐其肉,介於龍蝦和螃蟹的味道。

這東西奇醜無比,正面黑硬殼一塊,反面黑腳一堆,屬海鮮類,像螃蟹一樣多足爪。有季節性(每月大漲潮比較捉得到),也有地方性(不是凡大海都是它的家),但如今也有人工養的了。
家鄉附近兩個海灘,正好是它棲身之地。大人把它丟進燃燒的火炭堆活烤,蟹焦香味撲鼻而來。
第一次見它,不怕。大人說能吃,小孩在旁邊就等著吃。
最好吃的做法,是原味純烤。烤了,加入配料有指天椒的泰國青芒果沙律,香香辣辣,也是近年最流行的吃法。

那麽難看的東西,被稱為世界上最美味的東西。
煎蛋和炸雞,也可列為世界最美味吧?只要對準胃口,一顆花生其實也可以是最美味。






鱟(音:厚)Horseshoe crab,它的名字。
海底鴛鴦 、夫妻魚、活化石、藍色動物、地球上最古老的動物……鱟的稱號何其多,據說它比恐龍更早來到這世界。
想對鱟了解更多,去問骨哥。鱟的血是藍色的,可用在醫療上。一只鱟的成長期,需8到15年,換殼十數次,才算成熟。面臨絕種的它,列為受保護動物。

很多年前,我說過不再吃鱟。
我聽了有關鱟的故事:雌鱟背著瞎眼的雄鱟,在海中求存。那樣一對兒一對兒,一夫一妻制地活著;照顧天生盲眼的雄鱟,是雌鱟活在世間的責任。
人們捉到鱟,把雄的丟回海裏(讓它自生自滅),再把雌的帶回去吃其卵。
據說它有毒,料理時要謹慎。我不想再吃,因為它的忠貞,不是因為它的毒。
難得有情種,怎忍摧之?
諷刺的是,民間把“抓鱟”比喻為“捉姦”。人的腦啊,黑白不分。






  




看來我什麽都吃
不。我不曾吃過牛羊
抗拒焦黑食物,連帶不喝咖啡
推崇一切從簡,包括飲食

2009年已經想要寫鱟
古晉博物館禁止拍照
我在那裏看到鱟的標本
第一次當狗仔偷怕
六年後的今天才把鱟寫出來
哈。我腦裏還有很多東西
收到忘記要怎樣寫啦
《有一個地方的男人我不會喜歡,我喜歡醜八怪鱟。》
這篇也是







野人的夢   詞曲唱 黃宏墨   

    不能回頭   詞曲唱 黃宏墨

夕陽湖色   宏墨創作   唱 鄧淑嫻   

    萬種風情   詞曲唱 黃宏墨




      第一次見宏墨
聽了會哭的歌,黃宏墨的第一首,也是最觸動我的一首,不能回頭。
那時我真的有大把青春,來新加坡第五日,接到故鄉《風采》雜誌電話:回不回來?有工作給你。我斷然說不回,再也不能回頭。
宏墨當時是新謠中的怪胎,他不像梁文福、陳佳明爾雅,也沒有巫啟賢討喜。老巫不是新加坡人,卻成了新謠代表之一。宏墨說自己是邊緣人,他心裏可有“沒受到正式承認”的委屈?
我沒問他,到我見了他,也沒問。
我只問:你沒吃飯啊?還那麽瘦。
他聲音裏含笑:有啊!有啊!

我們像認識很久,其實去年才通過電話接觸。他拒絕采訪,他說:要講的都被記者寫完了。
他是我少女時最喜歡的一把男聲,但我沒在電話上告訴他我欣賞他。
去年八月底,他出了散文集《歲月如歌》,我到書局買了,他仍堅持要送我一本。

今年五月初,約在雜誌公司樓下的咖啡店,一起用午餐。有一攤很好吃的釀豆腐,我們就吃這個。
聊了他的生活,我也主動談起自己。
夠我寫上一篇你的專訪了,你知道嗎?我笑問他。
遇上不同的人,擦出不同的火花。他同意我說的,提議找個冷氣地方繼續談。我帶他上我們公司,坐在廚房吹冷氣。又聊了一陣,送他出門口,提到馬來西亞全國巡回朗誦詩會,他又折返進來廚房……

宏墨是個很客氣很禮貌的人,雖然他骨子裏野。
我在書局買到的《歲月如歌》,是他簽名的限量版。他說,上面沒寫“李扇語惠存”,不一樣。
剛睡醒臉沒洗的某個早晨,聽到“屋外”,拿了手機打幾個字給他。
“宏墨,忙過,沉澱下來,聽屋外。第一次聽,好感動。”
“哪聽的?看到那園地的美好吧?那就是野人的夢想。”
“YouTube。你是新加坡僅存一個還保有靈性創意堅持的新謠者。”
……
……



屋外   詩 王潤華   曲唱 黃宏墨   





以下名單,有的已拉到手
有的也許久不回來
我列多幾個
試試‘手’氣

徐慰平    無常    綠川
溟漠    mR.Cool
方傑    李旼    想像
那蘭慧兒    古魯斯
Catherine L.    夢幻天空 第二篇 第三篇
林北    是,別人的老公來了
張系國    吳怡仁    怎麽可能睬我
再加兩個    鴻魚    程式寺的掃地工


[第一次]拉拉手文榜







all i want is you  中英歌詞

2008年電影《Juno》歌曲   詞曲唱 Barry Louis Polisar

if i was a flower growing wild and free
all i'd want is you to be my sweet honey bee
and if i was a tree growing tall and green
all i'd want is you shade me and be my leaves
if you were a river in the mountains tall
the rumble of your water would be my  call
if you were the winter, i know i'd be the snow
just as long as you were with me,let the cold winds blow 
if you were a wink i'd be a nod
if you were a seed well i'd be a pod
if you were the floor i'd wanna be the rug
and if you were a kiss i konw i'd be a hug
if you were the wood i'd be the fire
if you were the love i'd be the desire
if you were the castle i'd be your moat
and if you were an ocean i'd learn to float
all i want is you,will you be my bride
take me by the hand stand by my side
all i want is you, will you stay with me?
hold me in your arms and sway me like the sea




  



如果我是一朵率性而自由生長的花
我只希望你是我親愛的蜜蜂
如果我是一棵長得又高又綠的樹
我只希望你在樹下蔭涼做我的樹葉
如果你是高山上的一條河
水流的聲音將是對我的召喚
如果你是冬天   我知道我會是雪花
只要你和我在一起   讓冷風吹吧
如果你是眨眼   我就是點頭
如果你是一顆種子   我就是豆莢
如果你是地板   我就是地毯
如果你是一個吻   我就是一個擁抱
如果你是柴   我就是火
如果你是愛    我就是慾
如果你是一座城堡   我就是你的護城河
如果你是大洋   我就要學水上漂了
我要的只是你   你願意做我的新娘嗎?
挽著我的手站在我身旁
我要的只是你   你願意和我在一起嗎?
牽著我的手   像大海般搖晃














photo by  jawolfgirl





photo by  littlesoki





photo by  scaryspicesarah





photo by  cheslah





photo by  the_singing_fruit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lo
2018/10/26 16:26
不錯,贊!桃園黃金鑽石名錶珠寶借款

Catherine L.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5/29 20:24
妳的第—次還很多樣呢!那—篇我貼的講話影片,妳説看不到,我删掉了,所以不能回妳的留言。先跟妳説哦! 對了,妳講的中文是不是口音很重很好笑很呆的那種?(不要打我!)
風樣女子的瘋樣(sy3131) 於 2015-05-30 14:07 回覆:
哈哈哈我醬說,不知你信嗎?我華語標準得很,加上磁性略低沉音質,你想像一下。(想吐,趕快去對住馬桶)
在學校,常常要登台的:):):)不敢不練好美麗口音。(吐了哦??)

你肚裏有料,要多把料嘔(寫)出來。
YouTube視頻取法:
按share > 按embed > 拷貝框框裏的html語法
再按開排版箱|回響表格上的html,把語法放進去。送出回響,即可。

Catherine L.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5/25 00:04
被瘋子拉到手,真是交友不慎哪! 不寫吃蛇啦,寫"第一次電影跑龍套"的經驗。唉,沒幾滴墨水喔!
風樣女子的瘋樣(sy3131) 於 2015-05-25 20:07 回覆:
:):)早上很開心,看到Catherine家的雞蛋打破。(文章創作:2,不再是0)
給李旼哥哥報名,沒報你的,等看有沒人發現你。有啊!晴兒下午提你上榜。
多好!看人寫,自己也寫寫。你是有料之人(至少肚裏有蛇,哈哈),不放點東西給人看,可惜。

不一定要寫字,有好圖,也可放上來分享。
偶爾轉載絕佳作品(必須註明原創是誰,以示尊重創作資產),共賞,我認為ok的。

那蘭慧兒(暫離)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5/24 17:33

親愛的扇子,謝謝百忙中還來我家熱情的邀約。
慧兒目前處於關板狀態,且容我先製一把扇子表達謝意。

 

風樣女子的瘋樣(sy3131) 於 2015-05-24 17:52 回覆:
從天而飄下   那蘭
風喜出望外

你暫離也離得太久了。每次到你那水上漂留言,都會當機。
為了跟你說說,我不管,當就當!
如開新板,要來敲鑼打鼓一下:)

風樣女子的瘋樣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5/24 13:46
也是在臉沒洗的早晨,坐著。
清風扇語映入眼眸,震呆一下。起身轉一個背,淚眼模糊。
一條魚,送的拉拉手禮。


鴻魚 2015/05/23 00:48
風樣女子的瘋樣(sy3131) 於 2015-05-24 14:15 回覆:
曾經我在部落格總是呼吁:要多互動,不要孤芳自賞!
傷痕累累,提醒自己擁有幾個志同道合,也夠了。選擇一種比較不會受傷的方式:多數時候,我在潛水中,靜靜看。
淚還能流,心柔軟如昔。

李旼哥哥、方傑、林北答應寫,張教授也來了訊:OK I will try.(不知是指這件事,或是別的事。)
總之,一定要好好握住passion,做什麽都有一股力量推動。
不要孤芳,要齊放。

Catherine L.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5/23 09:53
四腳蛇不是蛇吧!妳指的是蜥蜴? 標題寫"第一次吃蛇",騙人! 我是真吃過蛇的。
風樣女子的瘋樣(sy3131) 於 2015-05-24 16:36 回覆:
你說了哦:我要擠一下墨水看看...
就寫《第一次吃蛇》,我不怕你的蛇比我的蛇更好吃:):)

蜥蜴、壁虎、眼睛蛇、變色龍,我都分得出;我在椰園長大,還見過最毒的瞎眼青蛇。
吃的,確實是四腳蛇。它有腳,但叫蛇,就是蛇:):)
風樣女子的瘋樣(sy3131) 於 2015-05-24 16:38 回覆:
哈哈哈,sorry,是眼鏡蛇,不是眼睛蛇。
手抖,筆誤:)

淵靜 / 身體欠安離開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5/22 22:53

瘋漾老師:

  那個腳印好神奇,有空時也請妳教教。


風樣女子的瘋樣(sy3131) 於 2015-05-24 16:51 回覆:
photoshop有制作gif的功能,簡單的我會一點。
有一陣子很迷gif,渴望找到現成的套換功能,那就不用這麽麻煩每個步驟要自己做。
目前只找到這個:http://www191.lunapic.com/editor/

Pharo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5/22 19:33

現在SPA 我還是堅持 脫光 ~ 大笑 

讚啦

風樣女子的瘋樣(sy3131) 於 2015-05-24 16:59 回覆:
那,泡湯,你也脫光:)

童空心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5/22 17:03
從妳這兒總能學到、看到一些新的東西,對我而言,看妳的文章像是在探險,所以被封殺好像也沒那麼意外?哈哈......開個玩笑,看來一切都雲淡風輕、全盤解禁了,好舒坦,我也鬆了一口氣,衷心希望自始至終這都是個自由的舞台,別讓人失望洩氣了。第一次聽到黃宏墨的歌聲,很新鮮,這首「不能回頭」,有那麼一點刀郎的味道,渾厚俇闊,好聽!
風樣女子的瘋樣(sy3131) 於 2015-05-24 17:24 回覆:
黃宏墨淡泊名利,有自己的攝影棚,以攝影師一職糊口,寫歌唱歌似乎變成業餘消遣。
聽他這段話,再忙我也要擠出時間,做做自己懂得做的事。
《品 Prestige》籌備推出另一個亞洲版。剛有人問我:這麽忙,你還瘋得起來嗎?
我答:現在是有點緊張。不過,還是要講講瘋話,做一做無聊的事,幼稚一下,來平衡:)


暱稱者無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被封殺是因為敏感字嗎
2015/05/21 23:54

扇語拉手的文章提到了綠川

不知道是要寫回覆文還是要綠川洩甚麼密

所以來此問一問

udn拉拉手不是文章寫過就算過關了嗎

不要那麼小氣,給偶拉一下沒關係嘛!笑

風樣女子的瘋樣(sy3131) 於 2015-05-24 17:37 回覆:
貓神,你被拉走了,我還是要給你打下廣告:)
報答每篇瘋文都有你的手紋印(按推薦)。
好心有好報的,在你身上印證...哈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