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CooCoo。
2007/01/23 16:38:50瀏覽1150|回應4|推薦3
  太陽燙起來時總會有些新鮮事,把人的心情烤焦了,也把脾氣燒熱了。

  某日下午,舅舅開車到火車站前的活動捐血車捐血,因為火車站前停車不易,舅舅繞了一圈沒有位置停車,不得已的情況下,只好將黑得發亮的賓士停在捐血車後方;其實,那個位置並不是可以停車的地方,舅舅想,只是去捐血一下,前後不過十幾二十分,加上捐血協會的服務人員與舅舅都很熟悉,支會一聲之後舅舅就上了捐血車準備捐血。

  舅舅上去之後沒幾分鐘,一位騎著兩百五十西西重型機車的年輕警員來到火車站前,這位警員將機車停在捐血車旁邊,下車之後神氣十足地走過去,對舅舅的賓士吼著:

  「這是誰的車?給我開走!」

  捐血協會的主辦人看到有交通警察過來趕車,於是立刻上前表示這是過來捐血的人的車,希望對方能通融一下,車主只是捐個血就會離開了,並不會久停;但這位年輕警員相當有職業風範,說什麼也不肯妥協,一味地吼著要眼前這輛賓士車立刻開走,否則就要開單告發。協會主辦人想說,舅舅一來是過來捐血做好事、二來又是自己熟悉的人,既然是自己單位主辦的應該就有場地使用權,況且,舅舅的車並不會停多久,於是繼續跟他請求緩一緩;可是這警員真的嚧上梁山了,不管協會主辦人好說歹說就是不肯放過這輛賓士,一直大吼大叫地說要這輛車立刻開走,不然就要開單。

  到最後,協會方面也被惹毛了,主辦人看這年輕警員這麼不講人情,加上他從頭到尾都是用吼的叫囂,終於耐不住性子也對他吼回去:

  「你是都不會看情況嗎?人家就上去捐血了,你還硬要趕人家走,捐血是做好事又不是什麼壞事,人家捐血捐到一半,你叫人家開走,難道你要他拎著血袋下來把車移開嗎?就跟你說他現在正在捐血你是聽不懂嗎!?」

  年輕警員雖然一時愣住,可是反應卻很快:

  「我管你是誰在上面捐血!我現在是在執行公權力,這裡本來就不可以停車,不管是什麼理由,就算你是總統也不可以把車停在這裡,立刻給我開走!再不開走我就開單,聽到沒有?!」

  協會主辦人跟年輕警員愈吵愈兇、愈辯愈激烈,主辦人受不了他的盛氣逼人,最後連三字經都罵出來了,年輕警員一聽對方罵髒話,立刻說也要對主辦人提出告訴,罪名是妨礙公務以及公然侮辱。主辦人一點也不怕,繼續對他吼說要開單就開、要告就告,看看到最後會是誰贏。可是說也奇怪,這年輕警員除了叫囂怒罵之外,說要他開單卻也遲遲不開,可以想見的是,一來他不知道這輛車究竟是誰的、二來他不知道車主的姓名也無法開單,就當兩人的火氣已經槓上火車站前的分貝顯示器時,一堆在火車站裡面候車的民眾終於也陸續走出來看看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外頭這樣亂糟糟?

  應該是主辦人氣勢開始壓過這位年輕警員,他開始用對講機尋求支援,表示火車站這裡有人妨礙公務,希望交通隊派人過來支援處理;很快地,支援的警力五分鐘之內就到了,是一輛警車,上面坐著另外兩名警員,可是,支援的人是過來了,卻沒有發揮任何功用,因為那兩名警員下車詢問事情的來龍去脈之後,發現自己也有理虧之處,由於捐血是大眾認同的做好事,也許舅舅的車本不應該停在那裡,可是在找不到車位之際,暫停一下無可厚非,而且捐血協會的人都出來說項了,基於人情考量通融一下是沒有關係的,加上舅舅賓士停的位置其實並不妨礙交通,自己這邊堅持的理由又更顯得薄弱了。

  兩名警員就在旁邊一站,什麼話也沒說,只是靜靜地看著主辦人與年輕警員吵到幾乎快要打起來了。那位年輕警員應該是名菜鳥,兩名過來支援的是老鳥,兩邊對照下來,菜鳥與老鳥果然還是有差。

  舅舅也是個老狐狸,當車外吵得不可開交的時候,舅舅其實人還在排隊等候捐血,但他就是決定賴在車上,外面的吵架聲愈來愈激烈,舅舅在捐血車裡也都聽得一清二楚,就是不出去;好不容易捐完血了,舅舅走出來看見主辦人和年輕警員還在爭執,於是慢慢走過去表明自己就是這輛賓士的車主,年輕警員一看車主現身了,立刻上前要「糾舉」舅舅,但舅舅搶先一步對他開口:

  「你真的是很奇怪!我車停在這裡是因為真的找不到地方停,而且我是來捐血的,又不是來做壞事,暫時停一下最多十來分鐘就會離開了,你幹嘛一直這樣刁難呢?你說要我立刻開走,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當時人在捐血車上捐血,協會的人都跟你講那麼久了,你就是要繼續嚧,是怎樣?你是要我拿著血袋衝下來把車開走嗎?!」

  年輕警員大概沒想到舅舅態度比他更強,一時語塞,這時候一旁圍觀的民眾早已經繞成一個大圈圈,人群中也一再要求那位警員別太找麻煩,甚至說捐血是救人命之類云云,年輕警員更不知如何反應;協會主辦人看了這樣,也放軟姿態添上一句說舅舅現在就要開車離開了,如果可以不開單就別開了,哪知道主辦人一說話,這年輕警員頓時火冒三丈,直衝著主辦人又是一陣痛罵,主辦人更火了,兩個人就在火車站出口人群來往眾多的當口問候起對方祖宗。

  情況發展到現在,已經不是要不要開舅舅罰單的問題了,年輕警員已經把苗頭對準了協會主辦人,兩個人就這樣當著車水馬龍的火車站前語氣火爆地卯上了。

  舅舅看了這樣,搖搖頭,拿起手機撥了查號台問到交通隊的電話,再撥電話過去:

  「喂,請問你們隊座在嗎?」「抱歉,隊座外出了。」「喔,那請問你們副座在嗎?」「在,請稍等。」

  主辦人和年輕警察還在吵,交通隊副座接起電話之後,舅舅直接就對副座說:

  「副座嗎?你好,我是XX協會的XXX。火車站這邊有個你們隊上的年輕警員在這邊和民眾吵架,鬧得全火車站的人都在圍觀了,姑且不論今天是誰對誰錯,你想你的隊員在大庭廣眾下那樣大吼大叫,我們怎麼勸都勸不聽,這樣對你們交通隊的形象、甚至是縣警局的形象會好嗎?麻煩你將這位警員調回隊裡去,別在這裡吵架,真的會損害你們的形象。」

  副座一聽連忙道歉,表示會立刻將該位警員調回去;果然,舅舅手機掛掉不到一分鐘,那位年輕警員的對講機就響了,那頭果然是副座打電話過來命令他即刻離開火車站,年輕警員還是相當生氣,一直在旁邊觀戰的那兩名老鳥警員一聽副座下令了,於是立刻過來安撫一下年輕警員的心情,並要他聽話離開。

  好不容易,年輕警員雖然對協會主辦人撂下狠話,但終究無計可施,既沒有開單也沒有告發主辦人,心不甘情不願的情況下騎車離開了火車站,兩位老鳥警員也對協會表示歉意之後跟著離開。舅舅看情況解除,看了看錶發現接下來的行程時間未到,一時也沒地方去,於是決定留下來跟協會的人聊聊天,所以就將賓士開到火車站附近的臨時收費停車場去寄放。

  正當舅舅走回捐血車時,好玩的事情發生了,一輛中古略帶破爛的兩光轎車緩緩且不偏不倚地停在剛剛賓士車停的地方;更好笑的是,那輛車的主人是位縣議員。

  最好笑的是,那個年輕氣盛的交通警員又騎著兩百五十西西的重型機車回來了。

  年輕警員大概是在市區繞了一圈,心裡還是不痛快,於是又折回火車站來,沒想到回來一看竟又有一輛車子停在捐血車後面,火氣瞬間又被點燃,看這輛破舊車子的外觀,車主人應該不會是什麼難纏的角色,於是下了車走到那輛破舊車子旁,又是大聲吼著:

  「這是誰的車?給我開走!」
  
  當時縣議員正與舅舅和協會的人在聊天,大家一聽到這個聲音都當場笑出聲來,只有縣議員一頭霧水,於是走出去看看發生什麼事,結果不出去還好,一出去還沒來得及講話,年輕警員就對著縣議員罵說:

  「這是你的車嗎?馬上給我開走,不然我就開你單!」

  縣議員一聽差點沒惱羞成怒到底,這是什麼情形?居然有個菜鳥警察敢對自己這樣大吼大叫?這怎麼得了?於是也不甘示弱地吼回去:

  「你知不知道我是誰?我是本縣縣議員耶!你要開我單?」

  「我不管你是誰,這裡不能停車就是不能停車,你立刻開走,不然我就要開單了!」

  「你開啊、你開啊!你爽的話連開三十張也沒有關係,反正你開多少張,到最後也是你們隊長要自己繳掉,你開愈多只會讓你們隊長繳愈多,你看看怎麼樣,敢開你就開啊!」縣議員大概覺得自當選後從沒那麼無三小路用過,更生氣了。

  年輕警員大概又愣掉,急起來竟然對縣議員叫著:

  「你如果不把車開走,我不僅要開你單,還要告你妨礙公務!你現在就是在妨礙我執行我的公務,我要告你妨礙公務!」

  「XXX咧!」縣議員一聽,大概爐火都被燒翻了:「你要告我妨礙公務?那我也要告你妨礙公務!從來沒看過這麼白目的警察,你是警校剛畢業的吧?菜鳥就是菜鳥,你以為我是過來這邊玩的啊?我是縣議員,現在在火車站這邊有捐血活動,這裡是我的責任區我當然要過來關心一下,我過來這裡關心區內的各項公益活動也是在執行我的公務,現在要我立刻把車開走不讓我關心捐血活動,你才是在妨礙我的公務!告訴你!你敢告我我也敢告你,看看到底是誰玩誰!」

  舅舅與協會的人在旁邊看年輕警員和縣議員吵得不可開交,加上群眾又繼續圍觀上來,笑得是東倒西歪。

  縣警局副局長當天到台北公幹,剛巧這時回來,副局長從火車站出口一走出來就看見一群人圍在前方不知道在看什麼東西,於是也湊上前想了解一下到底發生什麼事了;縣議員正和年輕警員吵得面紅耳赤,突然間看見副局長從火車站出口走出來,便立刻揮手打招呼,副局長發現是縣議員,也很快地過來打招呼並問清楚是怎麼一回事。

  不用說,副局長明白事情的前後由來之後,立刻當場下令要年輕警員撤回隊裡去,這邊的事情由他來處理就可以;年輕警員想必是十分不甘心的,但是長官下令還能怎麼辦?當然是乖乖再度騎著機車離開現場,縣議員繼續對副局長抱怨那個年輕警員的不是,並要求副局長查辦一下,不過也別太重,畢竟他也是真的很遵守執勤任務命令內容的警員。副局長唯唯稱是,表示回去之後會詳加了解整件事情的經過再做出處理,一定會給個答覆交代。

  過了幾天,舅舅、協會主辦人以及縣議員等人又碰巧在同一個場合遇到了,除了噓寒問暖之外,也問起了那位年輕警員後來如何,結果得到的答案是,那位年輕警員在隔週一就收到了調職令,被調到縣內山區去當森林管理員。大家又是笑得東倒西歪,不過也覺得那位年輕警員受到這樣的對待其實是有點不公平了,本以為是會有處分,卻沒料到處分這麼重,可是調都調動了,也沒法再說什麼,只能說句對不起了。

  就法律上來看,那位年輕警員並沒有做錯事情,相反地,他十分認真、也的確是在執行勤務,只是,他搞不清楚狀況;捐血活動在社會上往往被定義為公益慈善活動,那句「捐血一袋、救人一命」的標語太搶眼也太深植人心,為了捐血而暫時停車其實在許多熟悉世道的警員心裡都很清楚,這樣的情況實在不能太苛責停車的人,畢竟,那是為了做好事而停車,如果連這點人情都不能法外開恩一下,似乎也說不過去,至於舅舅是否早就打好了算盤無法知曉,只是若真的現場遇到那種情形,恐怕多數看到的人都會站在舅舅這邊。

  或許該說,不是站在舅舅這邊,而是站在「做好事的人」這邊。

  那位年輕警員可能真的剛從警校畢業出來,懷抱著許多雄心壯志,看到可以糾正的就不會放過,目的是為了讓法律確實落實於社會、令警察的功能確實發揮,這種胸襟其實值得敬佩,只是,警校裡面大概沒有教一門課,那門課叫做「社會現實」,他的舉止從單方面來看是應該起身鼓掌的,可是,另一方面來看,又覺得實在過於白目。

  他的理想事實上是不夠貼近現實層面的,現今社會中,有許多我們看起來覺得理所當然、但其實並不合理的事情,可是,即便不合理,有時候一個舉動或者一句話後面牽扯的事情可大可小,更多時候,當下的一個舉動會給自己帶來什麼樣的困擾都無從預料。

  兩位老鳥警員為什麼不過去實地支援?因為那種情況下已經和民眾為敵了,還能過去湊一腳嗎?

  副座為什麼那麼聽話立刻就把年輕警員召回去?因為再吵下去,賠上的可是全體交通隊的形象,能不召回去嗎?

  副局長為什麼不敢得罪縣議員?因為縣警局的年度預算能否通過完全操在縣議員手裡,得罪得了嗎?

  能說舅舅是故意的嗎?或許舅舅那些作為是有意的,但是出發點並無惡意,單純的捐血一袋怎麼會惹出這麼多波瀾,這恐怕也是舅舅沒想到的,哪裡又知道還會有那種正氣凜然的年輕警員敢衝出來撞得滿頭包。

  能說縣議員擁有特權嗎?可是,他們不該是人民選出來的公僕嗎?既然是公僕又怎麼會有特權呢?還讓縣警局上上下下如此尊恐?可是,能說什麼?偏偏,他們就是有特權,就算不想承認、不能認同,事實就是事實。

  瘋狂也好、愚蠢也罷,不夠現實的人真的很難於現在的社會上生活。

  現實,還不就那麼一回事而已。
( 時事評論社會萬象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hiow&aid=677827

 回應文章

幕後黑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人情。
2007/06/13 08:23
對或錯,還是在於人情吧!
法理情,卻傳統於情理法,希望這位員警從此奮發向上,有更好的仕途~
寫作/公益/旅遊/影劇/評選/座談/網誌等相關合作--

歡迎來信洽詢:krmmrk@gmail.com

chiungchu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對或錯?
2007/06/12 14:31

唉!!

這件事是否會影響這位菜鳥警察往後的執勤心態!!對於我們的社會,是好還是不好?

也許他很白目,但是這樣的做法不也是告訴大家不能"公事公辦"!!

還是要小心"特權"嗎?

 


~~一個微笑可以牽引更多的微笑;一份愛可以牽引更多的愛~~

歡迎參觀我的賣場

幕後黑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這個嘛~
2007/01/25 10:47
社會現實呀,沒辦法啊~

coocoo,指的是現實愚蠢/不懂現實的人,可是我忘記是在哪個字典裡面查到的意義了,現在卻怎麼都找不到,怪咧~@@
寫作/公益/旅遊/影劇/評選/座談/網誌等相關合作--

歡迎來信洽詢:krmmrk@gmail.com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CooCoo....是指罰金嗎 ?
2007/01/23 16:57

看完只有一聲長嘆 ~~

最認真的也是菜鳥

最先被拱出來頂罪的也是菜鳥 ...

他也不想自己那麼菜啊 >__< 總要拗到有新菜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