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死亡游戲
2011/12/29 00:19:07瀏覽5400|回應111|推薦403

死亡游戲

 

這將是最後一家了,他暗暗發誓。

伸出一根食指,他輕巧地按了一下門鈴,但愿從短促的門鈴聲中,讓對方得知他的謙遜以及識相。

里面響起不確定的腳步聲,和遠遠的“誰啊”,大約他們在這種午後時刻,都有什麼樣不愉快的被打擾的經驗,也許太靠近門邊不防會吃上一顆子彈吧?現在的治安極壞,不是嗎?人人自危著。

他注視著電眼,心想從電眼看他到底會是什麼樣子的人?――老疑問了。

“你是誰?”

一個女人遲疑的聲音。他展露微笑,希望從電眼中的他看起來像一名快從夢境中消失的夢中情人――至少愿意打開門再瞧一眼。

“小姐,可以不可以打擾妳幾分鐘?――幾分鐘就好。”

“有什麼事嗎?”不太耐煩地。

“是這樣子的,”他對那目光如豆的玩意兒喊話:“我想向您推薦一套最新式也最實用的英語教學――”

“不用了,謝謝。”隱處的人立刻打斷。

“我話沒說完,小姐,我其實不是要賣東西給您,那一定會遭拒絕的,我知道,而您只要撥一點點空,相信您的人生即將有所改變――”

女人猛地把門拉開一條縫,再使勁吃奶力氣“砰”地關上。腳步聲拖得很大很痛快地走遠了。

半天他站在門口發呆,心想著自己的臺詞是否過於迂腐應該換了?但也有非常成功的例子啊――那次也是位女士,說就是聽到“人生即將有所改變”才樂意開門,雖然還隔著一條鐵鏈,卻對他一見如故似地――是啊,他自認自己有這個本領,關鍵只在對方能否試著給陌生人一個機會。

他陪著那愛喝花茶;自詡還是屬於蛋白質女孩但年齡已屆知天命的女人蘑菇了一下午,她贊美他:“渾身充滿了負離子的一種清新息氣”,且還很阿沙力地一共買了三套。記得他回公司後,在炫耀自己的成績的同時不忘胡謅一番:“哇塞一點也不差志玲姐姐,性感指數破錶,對她的媚眼攻勢簡直快瘋了――”故意想要羨煞公司中一干苦悶到老是互寄類似“維多利亞的秘密”目錄聊以自慰的臭男人們。

其實他不怎麼喜歡這種典型的man’s talk或許只是為了尋求認同,很早他就感到自己是被孤立的――一個留美美卻不留他的半吊子MBA,忒怪的雅痞行事作風,自以為的獨創幽默,某個每當得不到旁人回應時的奇特手勢(笑他是學“末路狂花”中的布萊德彼特,挺sick),――這是他無意中在洗手間聽到的同事對他的評語。

要不是景氣差,他老想跳槽了,但事實上,他MBA也沒畢業,工作不見得好

,而如今職稱經理又怎樣,還不是得兼跑業務。

話說如此的登門拜訪;亂槍打鳥的方式效果也不佳,但每到月底績效不夠時,在他硬拼下,似乎也能成交個幾樁―――。

————————————————————————————————————

那部花了他臺幣十八萬的二手老BMW忽然睡死了一般,怎都發動不了,這使得他內心隱隱地感到今天可能會遇上的“莫非定律”正在暗中開始陰險地蠢動。難怪他在前座的置物處放了一本歐亨利的小說--無神論者的另外精神十字架替代符。歐亨利的故事結尾總會有出人意表的逆轉,它告訴你,別看荒謬事物的表象,一如即使是遭莫非定律的莫名來襲,也可能獲得莫名的轉機。

他最後決定跳上剛好停靠在眼前印象中有經過自己公司的公車再說,其實心里還是亂糟糟地也不知神游到那兒去,過了站才忽地驚覺。好在公車沒駛多遠都碰上紅燈停下,他幫幫幫直奔到前頭,一壁急嚷:“對不起,司機先生,我可以在這里下車嗎?我剛剛不小心睡著了――”

司機是位剃著平頭滿臉漠然的中年男子,斜睨了他一眼,沒搭腔。

“我忘了拉鈴,不好意思―――給個方便吧?不然離下一站還蠻遠的―――”

對方依舊不吭聲,他發現車子停在慢車道上,後頭也沒來車,干脆自作主張作勢就要下車,但這一個動作,正中司機下懷,公車在紅燈一轉換的霎那;發瘋似地率先前衝,活像頭被激怒的鬦牛。

“怎麼樣,你不拉鈴,誰知道你要下車?――”司機兇惡地噼里啪啦:“誰又允許你自行下車,蛤?———”

他忙著伸手去搆最靠近的下車鈴,不料因為太緊張或姿勢不順,不小心撞到一位博愛座的老太太,老太太尖叫著用拐杖打了他的小腿一下。他即立刻又是哈腰又是道歉――

“他媽的,就有你這種爛乘客,不守法,我已經忍耐你們很久很久了――”司機依舊罵罵咧咧地。

公車終於在下個站牌因乘客拉鈴而嘎止,他急吼吼地準備下車;但又不甘受辱,朝司機回嗆:“你娘要改嫁,關我個屁事!――你們夫妻昨晚吵架,關我個屁事!――你每期買樂透都槓龜,也關我個屁事!―――”

“有種別跑,你他媽個兔崽子――”司機擰眉惡目地一捲袖子,看那架勢,他遛得比任何一隻超齡加缺鈣的過街老鼠都快,兩三下就竄進了一條小巷內。

當然是開會遲到了,天知道他多麼討厭開會,尤其這個月的業績奇慘無比,總要檢討個沒完沒了。

美其名討論,其實他聽出上司話中有懷疑他的能力的味道,或許李總在吃味,因為有次他和公司最漂亮的陳紅搭檔,兩人趁空檔去咖啡館小憩,她替他體貼地在咖啡里多加一匙糖的那刻;他有種她將會喜歡上他的嚴重錯覺,前段的的氣氛一直不錯,那知聊到結尾,她對他晃了晃一枚她從皮包里掏出的戒指:“我和我的阿那答在今年的聖誕節就要結婚了,呵呵,你們都不知道吧?我們上個月在一個舞會中一見鐘情――你可要替我保密噢――”。

接著陳紅意猶未盡,幾乎把他當成了告解的神父一般――將自己過去的所有她認為的爛桃花通通抖出,然後祈愿在認識那個老美阿那答比爾後一切就一筆勾銷。

“他太瘦了,所以我每次都在他的咖啡里加一匙糖―――”陳紅突然瞇起眼定定地注視著他:“你――對女人都--沒攻擊性嗎?”

“什麼?”

“沒,我胡亂說的,總之,謝謝你忍受我今天的脫軌演出――”

自然那回,他們都晚回公司了,而大家看他們的目光,應證了他的擔心師出有名。

他連陳紅的手都沒碰過,他的上司李總卻很小人地把箭頭頻頻對準他。

“你這經理是怎麼當的?這個月一點表現都沒有,報表也做得亂七八糟―――虧你還是個MBA――是啦是啦,你坦誠沒畢業,但我看你這個經常遲到的MBA應該解釋為“Managing By  Absence ”吧?―――”

大家肆無忌憚地大聲訕笑了起來,他望一眼向陳紅,發現她也夾在其中樂得當幫兇,還不時偷瞄手機――大概是那個該死的阿那答發來什麼甜言蜜語――

冗長的開會中,每個人輪番上陣,他自己的那組人也一樣對他毫不留情地開炮,他悶著聲;無端地想到了在他留學的那段時期;因長期濕冷天氣而生病了好幾次,一次半夜被惡夢驚醒,忽然好想好想家人――想念母親的東坡肉和自制的醬菜,但礙於自己一個MBA修了多少年都無法搞定,還得使出伸手牌;就覺得羞愧難當。為了賺錢,他當過送報生,洗車工,替有錢人遛狗,甚至一次佯裝小混混,故意調戲一個想要演出“英雄救美”的男子的女朋友,結果被揍得比預期地凄慘――那女人瞧他的眼神;和她輕蔑的一句:“你們黃種男人,就是哈白種女人?――”至今他都歷歷在目。

他曾經和一個擁有古巴血統的拉丁裔女孩短暫交往,盡管女孩膚色一樣屬白,他自己的內心卻微妙地靠向平衡,那時正值金融風暴期間,沒有多餘的錢娛樂,聖誕節他極盡所能地在家弄了頓家鄉味的中式晚餐,而她則帶來一瓶高級紅酒,當她不久告訴他那紅酒其實是從超市偷來;且是由露出傲人的上圍引開柜臺人員的注意才過關時,二人不知怎地笑顛到腸子打結。那晚他們第一次發生了關系。之後她即搬到了他的住處。三個月後他打算跟她示意一定會娶她為妻,卻不料這次她笑得更大聲:“請問你懷孕了嗎?―――或是你們東方男人覺得和一個女人上床就非得娶她?——我可從來沒這麼想過!――”――

————―――――——————————————————————————

被炮轟了一半,他自己也沒預料到自己“唬得”從椅座上拔蔥似地聳起:“你們當中什麼人愿意真心去聽什麼人的真心話了?”

他這麼一記,還真喝住了在場所有的人,大家不由得都正襟危坐了起來。

等了許久,卻只見他張著嘴,仿佛喉嚨里給塞了個桃子,呃呃地只有氣聲出,但因為表情是嚴肅甚至是凄厲的,一時沒人敢打斷,半嚮,陳紅熱烈地拍起手來:“我們先拍個手,經理要――準備演講了――”

無任何人跟進,陳紅尷尬地收手;吐了吐舌頭。

要――從何說起呢?其實他根本毫無頭緒――公車上那一段?――洗手間聽到的閑言閑語?――陳紅要結婚了?――昨晚母親對他嘀咕:“留學又怎樣――還不如去夜市擺個燒烤攤――聽說一個月可賺幾十萬--”?――買了老同學跟他哭訴日子難敖後賣給他的完全不實惠的二手爛BMW?――對自己為了取得男人世界中的認同而去消費那可憐的好心女人?―――每波在股市都撈到小魚賠到大鯨?――大半輩子唯一中過的一張二百元統一發票放在褲袋里卻不經意拿去洗掉?――健身房里根本就沒艷遇?--pub中都是老外天下?――早餐的咖啡又漲價?――醫生說再不戒煙遲早得肺癌?——麥可杰克遜和賈伯斯死得太早?世界末日預言的焦慮?——“渾身充滿了負離子的一種清新息氣”其實是來自南橋水晶肥皂?(老媽說的,說那最沒化學成分,逼他使用了那麼一次)――對了,還有,每天不知吃下多少農藥跟塑化劑――要不,就是沒有道理的厭棄自己?——

他確實什麼也說不出,情急之下完全不防自己一霎那竟然有那樣的舉動――他蚱蜢般跳了起來,在眾人的驚愕中衝向窗口――他八成是瘋了,居然爬出窗口,危危攀到一塊招牌上。他聽到耳邊盡是大呼小叫;紛亂的聲音。整個辦公室騷動著。

他不敢往下看,只覺得一顆心快跳出口腔。他收攏著手腳,攫住能支撐的部分。該死的風吹得厲害,潔亮的天光使他閉了閉眼。

定睛再瞧,一大羣人都擠到了窗口,推推攘攘地。那個陳紅一直努力想要擠到最前頭。

李總向他伸長了手臂,為了努力表達真心誠意,幾乎動用了臉上每條肌肉:“千萬不要想不開,有事我們好好談――大家都是您的好同事,好朋友,而你的努力是有目共睹的,真的――”。

“我來我來!--”陳紅已力排羣眾擠掉李總,她兩眼發光;幾乎是充滿興奮之情:“親愛的,我比誰都了解你,我們不是有過一番深談嗎?――原來你不喜歡在咖啡里加糖,虧你忍了那麼久才對我說,――原來你每天早上爬不起來是因為在睡夢中都會下意識把鬧鈴按掉,――原來你有感情創傷後遺癥;雖然你沒說得很清楚,但我可以感受得到――沒關系,我一樣也有――但你放心,我會一直陪伴著你的――”她眼眶忽地一紅:“還是你――在生我的氣啊?——”

眾人如今面面相覷――居然關於這二人的傳言不假。李總面色換了換,最後決定大方讓賢:“你們大家――愣個啥勁啊?――還不趕快拍手!――祝福有情人終成眷屬――”

啊哈,原來自己是個為愛癡狂的傻小子――從陳紅的一番話中他醍醐灌頂似地,但在突來的噼噼啪啪的虛實掌聲中,他又覺得自己如果就這麼收兵了;似乎很難贏得尊敬,也搞不好陳紅只是在安慰他呢?――

他無意間往下掃了一眼,匆匆地,或許只是千分之一秒,那恐怖的高度登時極力而猛烈地憾著他――體內腎上腺素激涌,不知怎地一滑――他真的不知怎地一滑――

命不該絕唄,他從那麼高的六樓跌下,碰到了層層阻物,最終吊掛在大樓底下的一顆老樹枝幹上,被一隻受驚小鳥的糞便噴了一臉。―――

陳紅幾乎天天到醫院看他,在她自己的想像里,他是因為得不到她才會產生自絕的念頭,這使得她一次忍不住熊熊問她的阿那答比爾:“你說你很愛我,那請問是愛到何種程度?——-會為我去死嗎?”

“不,絕不――”斬釘截鐵的回答:“如果我說我會,那是騙妳的,難道妳喜歡我對妳不誠實嗎?我不反對浪漫,但反對失去理性的愛。”

她後來對他坦誠了他跟比爾的這段對話:“無論如何――我還是覺得―――他不夠愛我――要是換了我,我會為我愛的人去死的――”

他張開嘴,讓她把一塊蘋果塞進嘴里。――

事實上,他內心是比較傾向比爾的觀點的,但誰教他剛好要叫比爾?

那個拿錢給他做戲的家伙也叫比爾――如果不是那麼兇狠地只為了面子好看多揍了他幾記“悶拳”,那麼,今天或許他會用力說服陳紅回到那理性的男人身邊--呵。

他轉過頭去--因為需要忍住心里某種微妙無解的歉意--或一點點快意?――--

而莫非定律和歐亨利撞在一塊,早預見了總有一天;他的人生中將會發生一次出人意表的荒謬喜劇。

(他當然并不知道,就在他墜樓的那一刻,位於大半個地球另外一邊的曼哈頓;那曾經揍過他的比爾正走出一棟大樓;不偏不倚地被從六樓一對吵架的夫妻的妻子丟下的一個小行李箱擊中--)

 

( 創作另類創作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herrytzyyin&aid=5976046

 回應文章 頁/共 1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雁~賀雙十&《念奴嬌》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一點懸疑、一點驚悚,加一點哲思的小小說!
2012/06/02 15:40
一點懸疑、一點驚悚,加一點哲思的小小說!讚

七先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好奇
2012/03/04 11:41
有點好奇,寫這一篇文章的起因是什麼?很有深度。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sherrytzyyin) 於 2012-03-08 18:26 回覆:

謝謝您:)

其實就是舊作改編一下而已。

當時的起因已經忘了,呵呵。或應該是在馬路上剛剛好看到有人被丟下

的皮箱砸到--就自己天馬行空起來:)

多謝來訪。


蠻牛太太蔡湘宜 忙中作樂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我歸隊了
2012/02/07 04:27

親愛的

這一篇...能說是「歪打正著」嗎?

哈哈哈~豬豬混太兇了...從新曆年混到元宵都過完了,乖乖歸隊!

再要不灑掃庭除,豬窩不只掛蜘蛛網...草都快長得比人高了!!!



李將軍
姑娘好運
2012/02/07 02:16
將軍是不按牌理出牌,姑娘就別費心研究啦。
儂可要好好的等〔好意外〕也許,那天我出現在儂家樓下?火車相見?飛機隣坐?
還是;有人騎八匹大馬上門?八大轎接人?
最好是〔姑娘中大奬?〕。
想想開心,愉快的事,其它;不好來去自如。

paula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不好意思晚來啦!!
2012/01/28 01:17
謝謝你的推薦..應該是[心有一同],你的文章才真是好..攝影技術就更不用說了..留了電郵地址,不怕被擠爆?常開信箱吧??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sherrytzyyin) 於 2012-02-04 16:52 回覆:

對啊,就是和您“心有一同”咩,呵呵。

謝謝您一直以來的對異色的支持愛護,唉,異色相對地都沒太多時間

回訪好友們的格子,請見諒啊。

郵電地址一般都是跟比較熟悉的朋友來往的,而此地的格友好像不怎

麼會用郵電溝通--所以被擠爆的都是和大家一樣的廣告啦:)

還是謝謝您---再多的言語也無法表達我的感激---


李將軍
英雄惜英雌
2012/01/27 11:13
姑娘,將軍自嘆相貌不如東村先生〔帥〕,情人眼裡出西施,陳紅的夢想是個〔意外的英雄〕。這樣的意外誰能料到?。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sherrytzyyin) 於 2012-02-07 08:26 回覆:

誰說東村那位帥了?還不是他自己說,大家也只能跟進,哈。

人生里當然時時刻刻都可能會有意外,所以異色覺得,自己得有

心理準備,不然那天真的在自己身上發生意外(無論好的不好的)

要如何處理????

您的出現,不也是個意外咩?呵。


山鷹(寄三平)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春節就來談死亡遊戲
2012/01/27 09:43

好嗎?

還好,只是遊戲。

話說回來,

女人的愛情,情時多雲偶陣雨,

難怪男人即使MBA,

也不MBA(MADE BY AIR)了。

胡鬧一番,望別見怪。

也祝妳----龍隆響啦。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sherrytzyyin) 於 2012-02-04 16:41 回覆:

恩恩,同樣得跟您說聲抱歉啦,異色有時候會漏失一些格友的回應,,,

還好,大家都異色都很寬容--

是啊,故事只是游戲一場,,虛驚一下而已,認識異色久的朋友都

知道我喜歡玩這種游戲,哈。

MBA is ok ,but if the guy is married but available 就不太好玩啦,呵。

但如此說也不對,因為異色也有不少結過婚的男性好友---

胡鬧好啊,才有過年氣氛嘛,偶也喜歡輕鬆一點的對話---

好了,我們都新年快樂唄:)

也謝謝來訪。


紙聲 Pagesound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好文筆
2012/01/27 09:12
好文筆﹐新的首頁照﹐紙聲欣賞。祝好﹗-- Ps.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sherrytzyyin) 於 2012-02-04 16:31 回覆:

抱歉這麼久才回覆您---異色外務雜事繁多,,經常因為怠慢而

讓格友抱怨,真的很不好意思---

謝謝您的贊美,,異色就不客氣收下了:)

同樣,祝好。


老仔仔~信手拈來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尤人中之鳳
2012/01/23 22:37

注意一下會發現您連著兩次回應破百,破百不是破記錄,偶有的格友也曾出現,所以非大不了的事,老仔分析可以用三個層次論:一是部落格經營努力的成果。二是PO的文或圖引致格友的共鳴。三是串門子的多。您的歸類在第二那是毫無疑義的,有趣的是第三類竟似乎逐漸凌駕超越在您的格友群裡面,而且回頭客正在增加中,您是聰明人不說想也知道個中原因:與您聊——趣,和您掰——爽,找您研——具深度,總之人緣更俏,尤人中之鳳。

順便賣老屈就——向您拜年。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sherrytzyyin) 於 2012-01-25 09:28 回覆:

謝謝老仔哥:

其實沒特別努力,我寫文,都是很隨性的,沒靈感的時候也很多,你看我

po的攝影展更是隨性,而這幾天其實也是忙著想推出新的攝影展,已經快

一個月沒發文了,而原本的散文因為一直寫不好,先就擱著。

是啊,找異色串門子的確實是越來越多,回頭客,匿名者等等,說真的,

只要異色時間還許可(目前看起來沒啥問題),我其實也很喜歡和格友

們喇擂喇擂,老仔哥似乎也知道我也挺愛掰的,哈哈,然就這點我承認,

至于在交流時,異色的回覆具不具深度,那就不敢說了:)

謝謝老哥,昨天喝了不少酒,到現在還在微微宿醉中,,頭有些疼,所以

先醬子嘍,再聊了。

多謝多謝老仔哥,您是異色的常客,捧場多多,感激啦!!!


藍雲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東村請注意
2012/01/22 06:49

帥本身就是一種錯誤! 要裝醜一些噢!  要不然你家裡會基全不寧!  健意東村擺個人工黑誌在嘴角 :)

祝 大家 發財 萬事如意!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sherrytzyyin) 於 2012-01-23 10:34 回覆:

你昨天的照片不見了,果然立刻身體力行啊:)

怎咋?你家里雞犬不寧是為那樁?看你一副受害者的模樣?(懷疑中-

-)

東村先生的嘴角擺個人工痣?我想想,,,嗯,,,應該

不會損及他的帥,只會讓人覺得他很有口福耶,頂多,讓

人覺得他像個媒婆,哈哈。搞不好還變得更有女人緣捏??

還有沒有其他好點子?不然我們就接受事實唄,算他讃,厲害啦:)

異色也在這里一起祝大家發財,萬事如意!(還是發個財最最讃啦

頁/共 1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