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我是一隻小小小小鳥
2012/12/21 23:59:52瀏覽1216|回應1|推薦38

【寫在前面】

二O一二年的春節,我收到了一個朋友做的手工禮物,純木雕的小鳥擺件。

這位朋友和我一樣喜歡自己做些小玩意兒給朋友與家人,那天晚上我做了個夢,又想起朋友的小兒子和自己聊天時講的「新年願望」,當天還胡謅了這個故事嚇嚇人家可憐的小朋友,故而隨手寫下此篇童話一般的短文自娛。

我是一隻小小小小鳥

生日的時候,余志翔有個願望——快點長大。

父親穿著軍服的勁帥模樣,讓他分外崇拜,希望自己長大以後當個飛官,像爸爸那樣駕著飛機在天空翱翔。

他的願望,年年如此。

爸媽很疼愛這個獨生子,從小盡量滿足他的願望,買最時興的模型、玩具、光碟,甚至還購得變形金剛造型的手機給還在讀小學三年級的兒子,讓他拿去學校炫耀給同學看。

今年生日時,父親沒有送他新穎的遙控飛機,說是不適合他的年齡,而電動飛機體積大,兒子也不該成天沉迷於玩樂,想要余志翔培養一點對於冰冷機械以外的興趣,所以買了一隻短毛臘腸狗回家。

對余爸爸來說,找隻乖巧的小狗給自己的小寶貝當伴侶,滿足非常地看著兒子餵小狗吃飯,對旁人來說這些也許瑣碎,卻是充滿幸福感的家居生活。

本以為兒子會和老婆一樣疼愛那僅有一歲大的狗兒,但余志翔寧可跟自己玩他的飛機或製作模型,也沒意願成天逗那隻比他還招人疼的小犬。

可惜,老爸的想法卻與兒子南轅北轍,非要把狗狗交給余志翔來照料,說媽媽白天是職業婦女,回家忙家務外還得做飯,根本無法看顧那條小狗。

余志翔抱怨道:「狗又不會飛,還不如養一隻小鳥呢!」

抗議無效,小狗被安置於臥室裡面,小狗窩就擺在桌底下,與他的電腦桌比鄰。

早上余志翔有些煩躁,他本想放假時睡懶覺,一直縮在被窩裡為自己感歎,掀開被子坐起身,以一鼓作氣的氣勢翻下床。

原本等在一邊的小臘腸狗也得到啟示般地跑過來,低嗚著一圈一圈在他腳旁打轉,尾巴快要搖斷似地興奮示好。

「一邊去!」余志翔煩躁地踹開小狗,睜著恍惚的惺忪睡眼,不情不願地換下睡衣。

「嗚……」跌得疼了的小狗,似乎沒有從小主人的身上學著教訓,又熱切地來來回回蹭了半天,濕漉漉的大眼似乎含著淚水。

「煩死了,你這隻臭狗!」

黑色的臘腸狗聽懂地「汪」了一聲,先一步躥到半開的臥室門前,扭扭頭又咕嚕地跑回來,不放心地在他腳邊挨挨擦擦。

余志翔心不在焉地穿上休閒短褲和短T恤,轉身準備吃早餐去了。

逕自往飯廳走去,母親一早準備地瓜稀飯,他翻開冰箱拿出吐司麵包,煩躁地邊吃東西邊往電視望去。

黑色的影子躥了過來,不敢接近小主人,又望了望溫和的女主人,余志翔用眼角的餘光瞥了一眼那在母親身旁焦急打著轉的小狗,嘴唇動了動,輕噓地警告牠。

母親從流理台邊轉身過來,微笑地摸了摸溫馴的狗兒,叮嚀著說:「媽媽要去上班了,別忘記吃完早餐就帶小狗出去哦!」

爸爸臨出門,再度吩咐兒子要趕緊遛狗,免得這乖順的小狗忍不住在地板上拉撒。

余志翔應了父母,厭煩地望著那條笨狗,很快將小臘腸套上狗鏈,說道:「走吧,少給我惹事……你機靈一點的話,也許以後就不會多捱幾下了。」

小狗愣愣地望著小主人,似乎還不懂得該怎麼辦,只能用那無辜的眼神瞧著余志翔,然後被狗鏈拖著,艱難地隨著騎了自行車的小主人出外遛達去了。

余志翔想要遙控飛機,可是老爸卻鬼使神差買回一條笨狗,養了纔知道,原來這種臘腸狗真是又傻又淘氣,總是抓壞地毯或咬破他的布鞋,幾度想偷偷把這小狗丟出去,即使牠總是咬壞家裡的花,總是摔碎桌子上放的玻璃杯,總是把食盆中的狗飼料和清水潑灑到地上,總是把狗毛蹭得到處都是……

或許爸媽就是為此想養狗,這又傻又蠢的小東西除了這對夫妻就再也找不到人願意容忍牠了……

也許在潛意識裡,父母覺得自己就像這條笨狗一樣?

余志翔愈想愈生氣,腳踏車也愈騎愈快,直到騎到了南天宮的門口,這纔大汗淋漓地停了下來,而早就追不上速度的小臘腸狗更是氣喘吁吁,一下子就癱在地上不肯動了。

台中南天宮是一所關聖帝君廟,擁有超過六十多年的歷史,小學課外活動曾經來此一遊,不過自己住得近,也就不覺得那宮內高達一百四十六尺的關聖帝君大佛像有多稀奇了,有時經過這兒也沒進去,對於余志翔而言,他並不在乎自己沒興趣的任何事物。

休息了好一陣,眼見那條小狗還趴在地上喘息,余志翔煩躁地又一腿踹了過去,叱道:「死狗!起來了,我還要回家去打電動,再不走我踢死你!」

平時進香的信徒並不少,有個老太太見到他虐待小狗,忍不住從南天宮大門邊走過來:「小弟弟,你怎麼這樣對待小狗?太殘忍了吧……」

余志翔回嘴道:「狗是我家的,你管?」

老太太搖了搖頭,嘟噥著走開,還喃喃歎息:「這年頭的小孩子啊,真是……」

余志翔對著老人家的背影做了鬼臉,牽起自行車,扯了扯四條腿還痠軟的小狗,硬是把可憐的小東西原路拉回家了。

余志翔一進門就扔開狗鏈,忙著尋找遊樂器去了,根本不管累得癱在門邊的小狗,只有玩樂是他最在意的事情。

他選的遊戲是要塞3D射擊戰,一路過關,只要拚命將敵方的飛機擊落並閃躲空中或地面暗藏的許多陷阱即可。

小學生的暑假,別家的孩子得上補習班,但余志翔卻過得分外愜意。

他打了一上午的遊戲,吃了電鍋熱的飯食,又塞了點糖果餅乾,心滿意足地躺在客廳裡的沙發上打瞌睡。

待他醒來時,世界都顛倒了。

為什麼他只有一隻眼睛能看到天花板?動動手腳,為何覺得身上有些奇怪?

腦袋沒轉過來,突然有什麼在身邊出現,只見小臘腸狗將腦袋湊了過來,兩條前腿壓在他胸口,差點沒把余志翔嚇了一跳。

他覺得有些恐慌,不過身體倒是本能地掙扎著,轉轉頭,怎麼客廳的家具都變大了?再抬眼一看,臘腸狗斗大的頭顱歪著瞧自己,只是……

狗怎麼變得這麼大了?

余志翔納悶地發現,自己居然動彈不得!

這是怎麼回事?

餘光落到自己的腳掌上。居然……居然是爪子……

天啊,他居然變成一隻鳥!

余志翔不曉得狗能不能看懂鳥的表情,卻見小臘腸張開了臭烘烘的嘴,咧了狗牙往自己的臉上而來。

他還沒從這個刺激中醒來,雙手用力撲拍,身體突然飛了起來,自己被嚇得喘不過氣來,只能羽毛四散地在客廳亂飛。

瞥見底下開始「汪汪」亂叫的興奮小狗,余志翔大驚,歪歪斜斜地飛著,卻眼看撲騰著翅膀要落到地上,臘腸狗雖說僅有一歲,天生卻是優秀的獵犬,幾步便衝了過來,幸虧自己眼明手快,趕緊飛高了些許。

飛行是一項困難工作,特別是對新手而言,余志翔飛得渾身無力,掙扎兩下又歪斜著即將墜落,尚未習慣這種飛行方式,又一晃,差點摔下去,連忙撲扇翅膀飛穩了。

眯了眯眼睛,發現旁邊的櫥櫃位置夠高,就算那條短腿的臘腸狗能跳上沙發,倒也沒辦法搆得著高了許多的櫥櫃,本想往那邊飛去,結果神經一放鬆,立即又朝地面墜落。

余志翔努力撲拍著小小的翅膀,好不容易顫巍巍地勉強飛到櫥櫃上,正想休息片刻,卻見底下仍然汪汪叫的臘腸狗始終在櫥櫃底下急躁地繞著,於是,一狗一鳥大眼瞪小眼……

小臘腸守在櫥櫃邊,一雙大大的狗眼看人低,或許看鳥卻有些高了,但仍沒有放棄要守株待鳥的狩獵企圖。

余志翔在小小的三角櫥櫃頂上站穩了,將爪子伸到喙前晃啊晃,原來自己變成了一隻灰僕僕的小麻雀,既小且弱,就連一條笨狗也能逼得只能藏身於這高處躲。

他試著對那狗兒吼叫,可惜鳥不能語,就算叫什麼也是啾啁鳴叫,那細細的悅耳叫聲,讓他憤怒的叫罵全都似乎成了有意的挑釁。

小臘腸站了起來,彷彿接受了小鳥的叫陣,大著膽子撲到三角櫃上繼續汪汪叫著,眯著眼睛,上下打量推倒小櫥櫃的可能性……

余志翔待在上面也不心安,因為這個三角櫃並不穩妥,幸虧小狗力量不大,但是種種把他弄下去的企圖卻是相當聰明的。

那笨狗搖晃著牆邊的三角櫃,意欲將上面的小鳥晃下來,或者是驚嚇他。

余志翔心驚膽戰,小櫥櫃晃動的模樣就像是芮氏規模八級地震一樣劇烈,小臘腸的吠叫也大得嚇人,他一溜沒站穩,慌亂地尋找更為安全的棲身之所。

樓上臥室門關著,他這鳥樣子可沒法扭動喇叭鎖,廚房的流理台似乎還算高,總比其他地方更安全些。

余志翔努力高飛,好不容易抵達廚房的流理臺,小臘腸狗鍥而不捨地追了過去,邊跑還邊高聲吠叫著。

余志翔累了,他垂下翅膀,歪在砧板旁邊,低頭望著底下還如狩獵般等待著的小狗,不覺有些茫然。

真是嚴防死守啊……

過了片刻,他無聊地用翅膀擋住喙,打個哈欠,很想繼續睡覺,似乎以前覺得當小鳥就是這點好,隨時隨地都能睡著,就算站在電線桿或曬衣繩上也能閉眼。

可是,為什麼他似乎沒有那樣了不起的平衡感?

難道會飛也沒用麼?

撲撲翅膀,雖說鳥類應該有飛行的本能,可是他變成小麻雀之後,怎麼都無法適應這樣的情況。

原來,會飛也並非萬能。

廚房的氣窗開著,外面風和日麗,窗內卻有這樣討厭的一條死狗盯著,風吹得余志翔不禁飄飄飛了起來,「噼啪」拍了一陣翅膀,忍不住鑽到窗外。

余志翔心裡一動,展翅飛到開闊的天空下,沒想到熟悉這樣的感覺後,也能駕馭雙翅,只要認準方向,當鳥倒也不錯,俯視的街道眨眼就過去了。

一直飛向高空,也沒碰到任何阻攔,看著綠樹底下的人們,再掠回樹梢抖抖羽毛,怎樣都覺得新鮮。

雙翅一掠,突然眼前什麼閃過,左邊肩膀一陣鑽心的疼,余志翔從屋簷上「啪」的掉在地上,砸的頭昏眼花。

勉強舉起左翅,把頭伸下去看,羽毛已染了血,不知骨頭斷了沒?

前方傳來小孩子嘻嘻哈哈的聲音,原來是鄰居小男生無聊玩起了彈弓,余志翔看那傢伙走了過來,狠狠地詛咒這個應該狠揍一頓的小孩!

這下該怎麼辦?

周圍一叢叢的朱槿一簇一簇遮住了視線,好不容易搞清了方向,余志翔拖著受傷的翅膀小步跑著,要一隻鳥用腳走那麼遠,還真是件荒謬而艱難的事。

余志翔一邊認命地跑啊跑,一面想把自己這小麻雀的身軀更往花欉裡面閃躲。

靜了會兒,周圍的鳥兒也沒了聲息,彷彿霎時萬籟俱靜。

剛出樹叢,卻見前面草堆裡悄無聲息地躡足鑽出一隻動物,渾身虎斑紋路,玻璃般的金黃瞳孔亮了起來,直勾勾看著他。

是哪個可惡的鄰居養的貓?

余志翔向後退了一步,警戒地望著恐怖的敵人,雙方對峙於草地上。

翅膀上的血愈流愈多,余志翔有些頭暈,渾身發冷,但其實更想哭。

血腥味刺激了貓咪,只見牠伸出輕巧的左爪,虎視眈眈微微滑前一步,長長「喵」了一聲,余志翔持續後退,卻見那貓霎時撲了過來,一爪踩在受傷的左翅,滿嘴獠牙便要朝小麻雀的頭咬了下去,他痛得暈眩,還是狠狠一喙對準那陰狠的眼珠啄了下去。

小貓閃開了,憤怒地豎起了背上的毛,勢在必得地瞇起了眼睛。

余志翔只覺得身子軟得將要癱在地上,卻見那貓歪了頭看了看旁邊,聽見主人呼喚的聲音,貓爪躊躇著是否要離開,本來猛地要撲將上來,結果一只大手一撈,被主人掐著後頸的毛皮帶回家去了。

大難不死,余志翔深深喘了口氣,迷迷糊糊爬起來,發現自己勉強能站穩,可是翅膀這樣疼痛,撲拍幾下打算練飛,結果還沒上天就撞到地面,羽毛都摔得禿了。

他休息片刻,檢查了一下自己的受創程度,看起來雖是皮外傷,卻可能沒辦法飛行了,午後晴朗陽光照耀下的草地上,余志翔這小麻雀卻覺得膽戰心驚。

突然一陣遠遠的拍翅聲響起,凝目望去,一隻伯勞鳥從天而降,正停在他頭頂上的樹梢,小頭轉動,也在假意觀察四周,實際緊緊盯著他。

只見那伯勞鳥停了一會兒,又展翅飛了下來,余志翔還記得,這種鳥類其實是專門獵捕同類的肉食性飛禽,國小三年級自然課的老師教過的。

機不可失,他猛地飛撲過去,一喙啄在牠頸上,右爪也狠狠往對手眼睛抓了過去,他朝敵人狠刨兩下,那伯勞鳥拚命掙扎,反頭狠啄余志翔頂上的羽毛。

余志翔一邊吱喳咒罵,一邊更狠地攻擊,喙爪並用,兩隻小鳥在草地上滾到紅磚人行道邊,彼此啄得羽毛紛飛,根根帶血,所幸他搶了先機,抓瞎了那伯勞鳥一只眼,然後猛力撲拍翅膀往旁邊飛起,打算立即逃走。

伯勞鳥的戰鬥力強,獵物本就受了傷,狠命飛起要啄余志翔的尾巴,兩隻小鳥前後追逐,他緊跟著用力高飛,急衝向自家廚房的氣窗,從敞開的小縫中鑽回窗內,那隻獵食的伯勞鳥也緊跟了過來,卻落在玻璃窗外撲拍著窗戶,收了雙翅在窗沿來回走兩步,啄著窗戶想要進來,幸虧體型太大,始終無法鑽入縫隙。

廚房裡的臘腸狗見了高聲吠叫起來,伯勞鳥有些忌憚,最後不得不放棄這差點到口的獵物。

余志翔終於鬆了口氣。

折騰許久,乾笑兩聲再抽搐兩下,他歪在流理台上,抖了抖沾上灰塵的翅膀,疲倦得癱在那兒無法動彈。

想起了爸媽,再看看自己這身悽慘的模樣,余志翔很傷心,愈想愈不忿,覺得自己真的很淒慘,變成了這樣一隻小麻雀,這是為什麼呢?

百無聊賴地躺在那兒,眼睛不由得瞟向窗外的天空,想起爸媽,他們能接受兒子變成一隻鳥麼?

想著想著,他竟然睡著了。

聽見母親回到家的聲音,余志翔迷茫地睜開了雙眼,卻見媽媽俯身對著自己露出笑容,後面跟著一起抵達家門的老爸。

他禁不住流下淚來,喊道:「媽……」

這聲音讓他一陣驚愕,轉頭瞧見一旁乖乖蹲著的小臘腸狗,再看見掛念自己的父母,低頭發現自己又變回了人,余志翔忽然覺得:人不能飛,或許也是很好的,珍惜自己的生活和家人,比任何事物更來得重要些。

原來,這就是像老師在課堂上所說的「南柯一夢」。

當一隻小小鳥兒,能夠在天上遨翔,大概也不是件幸事吧。

(完,代ROSY貼)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sylovesyou&aid=7165962

 回應文章

喵永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三隻小鳥】
2012/12/22 10:17

浣溪沙【三隻小鳥】

三隻鳥兒六嘴巴。閑來無事鬧呱呱。音沖霄漢令人麻。

圍個圈圈頻說話,上山下海笑哈哈。餘霞日落樹為家。

喵永101.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