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女人私房話(14)待價女人心之待嫁姑娘和已婚媽媽
2012/12/01 23:57:01瀏覽4310|回應0|推薦28

女人私房話(14)待價女人心之待嫁姑娘和已婚媽媽

講到「錢」就傷感情,似乎在男女關係方面也同樣如此。

D小姐J小姐是我以前的同事,雖說我們交情一般,也就偶爾一起外出吃飯兼聊天,主要是大家都在一間辦公室,座位又離得近,難免不會聽到她們的一些生活瑣事,另有同我交情更佳的K小姐,我們四人常常聚在一起閒扯淡。

按說這些內容都在當時獲得她們的授權認可,但由於這三位人物的思想特徵太明顯,過去幾年對本人也頗為照顧,為免引發她們的家庭或愛情困擾,故而此篇仍使用字母簡稱。

J小姐就是前篇〈女人私房話(11)婆婆媽媽們的勤儉,到底要不要「打包帶走」……
〉和〈女人私房話(12)在「拍拍」與「陰溝裡噓」之間煩惱的年輕媽媽〉的主要人物,從馬來西亞嫁來台北的女同事,生了四個兒子之後,在家庭與職場間奮鬥,已有幾年沒回去馬來西亞的娘家。

在個人的印象中,J小姐對於金錢非常有概念,縱然有時不免顯得吝嗇了些,但勤儉是她的美德,能夠精算各式各樣的花費並且從中累積財富,我其實對她是相當敬佩的。

她有一句名言:「女人呢,有頭腦就有鈔票,有鈔票纔有尊嚴。」

有一次談到夫妻之間的相處概念,J小姐告訴我:「要讓老公聽妳的話,只要掌握他的鈔票就行了。」

我問她:「難道妳嚴格控制妳老公的皮夾,還有他所有的提款卡?」

J小姐馬上否認。

她講起如何能鼓吹奉行「多子多孫多福氣」的老公主動去結紮,公婆那一陣子還提倡她生「第五胎」,她厭煩地說:「四個兒子就夠我手忙腳亂了,再生下去還得了?所以我給他列了一張表,採取嚴格的賞罰制度。」

J小姐的列表如下:

事由

賠款

備註

晚歸

一個星期的零用錢打對折。

沒有藉口,除非有主管簽發的加班條。

外宿

扣除家用後當月實際收入的40%

例外:老婆跟著一起出差。

出軌

直接離婚!

離婚

離婚後前夫每月收入的80%,加上離婚時老公個人手邊所有的動產。

你的錢就是我的錢,帶不回馬來西亞的就不要了,能帶走的全都要給我!

再婚

贍養費給每月收入的60%就可以了。

生第五胎

須負擔保姆、奶粉錢、老婆坐月子、身心疲勞的費用,老公零用錢減半!

建議:馬上去結紮!

(結紮後附帶的優惠條款:老公每月零用錢或可商議。)

由於上述這份列表使得她老公太過於驚嚇,J小姐很高興地告訴我:結紮過程順利無比

O五年的時候,我跟D小姐K小姐一起短期派駐到東莞,那時老闆娘為了迎接我們幾個青壯年女性員工,於是帶了我們一行幾人,就去拜訪當地最豪華的一間足浴店面。

此類的洗腳專業戶,說來從千禧年之後在大陸就方興未艾,因為洗浴一條街可能一般人都不覺得有何不妥,可個人對於陌生人的肢體接觸非常感冒,也就沒有接受老闆娘的好意,所有的女同事們都安躺著看電視、吃水果、讓年輕帥哥從頭到腳按摩兼洗腳服務,獨我一人躺在旁邊打瞌睡。

足浴店提供的水果相當好吃,擺盤精美,而且針對台商特別準備了台灣產的水梨和香蕉,店裡還有會說閩南語的服務人員,電視播放著當年瓊瑤最紅的催淚偶像劇,對於我們這些台灣人而言,也算是相當有趣的經驗。

廿幾歲的年輕D小姐說:「其實偶爾來做足浴也不錯,第一回讓小男生給我洗腳,我們聊了不少話題呢。」

我問她跟那個看起來像是高中生的男孩子談了些什麼,她微笑著說:「我們在交流兩岸對於婚姻的認知。」

在大陸,年輕男女多半在大學畢業之後就結婚了,那個時候年約廿二、三歲就當人爸媽的情況很多,而擅於套話的D小姐很容易就問出了替她洗腳的那個小帥哥,原來竟只是個年僅十九的小弟。

那名洗腳的年輕人是廣東鄉下來的,說是到東莞工作櫕錢,為的也是日後要娶老婆(就是他現在喜歡的女孩)回老家,所以高考(內地的大學聯考)失敗之後,一度想跑去香港找機會,後來在同鄉的介紹下來到東莞的這間足浴店,每天給女性客人洗腳度日。

D小姐聽了小帥哥的奮鬥故事,不免嘆息著說:「男人不嫌出身低,如果有個帥哥能為我如此付出,那該有多好啊?」

K小姐那時同我和她一起在路上閒逛,疑惑地問:「妳不是已經有個交往很多年的男朋友了?」

D小姐用肯定的語氣說:「談戀愛是打發時間,結婚則是另外一回事,如果他沒有帶著台幣兩百萬存款的存摺來娶我,那就免談了。」

K小姐覺得這樣的想法有些勢利,忍不住說道:「現在大學畢業生出社會也不過兩萬多塊台幣的月薪,妳要找個能湊出兩百萬的男人來娶,大概也得等幾年吧?」

「那就讓他等著多賺點錢啊!我早也刷刷,晚也刷刷,一天一洗澡,三天一保養的身體啊——哪能這麼輕易就變成某個男人的了?」

我們聽了嘻嘻哈哈地笑著,K小姐以過來的人的角度分析:「女人找不著金龜婿,至少也得有個安穩的生活,只是這樣太現實了。人同此心,要想找人來養自己,哪有這麼容易?妳男朋友能接受麼?」

D小姐說:「我這條件多低啊?想當我的男人,沒車沒房未必免談,最起碼也得有個兩百萬聘金,不然哪能養得起一個家?」

我聽得也有些感慨,難怪現在的年輕女孩多半不願意太早結婚,甚至就乾脆不婚了,大家都有著現實的考量。

後來回台北的時候,我跟K小姐一起去吃當時最喜歡光顧的小店,她看著我點了牛三寶套餐:滷牛肚、滷牛肉、牛筋,豆腐味增湯,我們再度聊起了之前在東莞的這件事。

已婚的K小姐說:「也不能怪我們女人對婚姻對象太過於現實,憂慮就是用虛擬的風險來嚇自己,但我們卻不得不憂慮,這就是現在女人的難處。」

就像咀嚼這樣的食物,生活總是使人不免感到憂心忡忡的,想要過著有「牛肉」的日子,不免考量的事情會多了點,一個人吃或者一起吃,總得要思考能分攤或分擔多少的實際責任。

只是我不免覺得:人就這麼過一輩子,開心是一天,不開心也是一天,所以無論女人們如何設想「待價而沽」或是估量他人的整體價值,亦或不甘於單身貴族的寂寞,至少自己一定要想辦法過得開心。

「金錢未必萬能」這句俗語總是跟隨著「沒錢萬萬不能」,然而,我也沒有資格去批判她們的想法,只是人人都有不同的價值觀,無法等量齊觀罷了。

 

(代rosy貼)

( 創作另類創作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sylovesyou&aid=7007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