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鸞(卅六)風流俏寡婦(上,慎入!)
2010/05/19 05:27:53瀏覽603|回應4|推薦43

薩德的書:1791年的《Les Malheurs de la Vertu》(美德的不幸)

或許,每個人都曉得道德的底線在哪裡,然而在我們的內心深處,其實想的都是如何打破這樣的底線。這樣虛偽的人性,或許表面上保有美德,事實上卻嚮往他人的不幸……

劉羈賓的死亡,或許在勘驗上毫無瑕疵,然而青鸞面對遺產的態度,使我覺得分外詫異。

有些人天生適合躺在床上觀賞,有種人更合適躺在棺材供人瞻仰;前者是女兒和寡婦,後者是她老爸,望著岳父大人的昂貴金絲楠木棺墎,對照兩個美女穿上黑衣的俏模樣,我非常不厚道地嘆息著。

這是一個關於錢的惡俗故事……

貨幣從發明的那一刻,就是為了交易而產生,因此便被賦予了罪惡的陰影。

是的,我承認自己犯了惡行,也自負沒長了張應該躺在那裡供人瞻仰的棺材臉,但青鸞那般楚楚可憐的容貌,擔得起跪在原地、等待安慰的公主。

問世間情為何物?生死不能相許的廢物……

同樣是家人的死亡,老何不能請喪假,因為在外人眼中,何菲僅僅是他的「姪女」而已,反而何二這個掛名的老爹,到內地白髮人送黑髮人的奔喪,顯得更為荒謬。

為了董事長的過世,公司的事務暫時由何副總代替,青鸞與我則天天跟著唸經,連續跪了一星期,弄得膝蓋都紅腫了,從此對於佛教,我完全喪失了信仰。

每天下班,都有許多人來瞧瞧,我見到了律師、同事、朋友、遠親……人們關切著財富的轉移,以及兩個美麗熟女的眼淚。

安光正難得說了句像樣的話:「嫂子,節哀順變啊!」

青鸞頷首回禮,沒有打算開口的模樣,所以我只能幫她代言:「正仔,謝謝你過來。」

我看著兩個戴孝的女人,周圓的眼底閃爍著,青鸞的神情無波,沉默中反而更讓我不知所措。

這段日子以來,礙於何菲的死,青鸞或許知道我心裡有疙瘩,認為我處於情傷之中,因此我們夫妻更是貌合神離,過著無性生活。

到了晚上,我們仍然同房,她一個人在梳妝台前喝了兩杯小酒,我看著那昂貴的水晶杯,無比懷疑她此刻的想法。

但我仍然跟她沒有話題。

本想倒頭就睡,可是她走了過來,我想在喪期之中,兩人也不太可能有性致,於是也沒避開她,而小心翼翼地打量她微醺的紅嫩臉龐。

「怎麼這樣看著我?」

「妳好看。」

青鸞終於笑了,笑得眼中閃亮一片——這一笑,赫然又有了些許舊時光輝。

於是我也笑,為什麼不笑呢?求財得財,更得美人相陪,還有什麼不滿意麼?

「你……到底在盤算什麼?」在我身邊躺下的時候,這句話,她還是問出了口。

「別胡思亂想,時間不早了,快睡唄。」

「……不要……我不會再相信任何人了。爸死了又怎樣?我依然可以相信『利益』,相信自己的判斷……不是麼?」她昂首回答,說的醉話卻使我聽了心神一震。

這是什麼意思?難道她想暗示我什麼?

見我不回答,青鸞笑了笑:「是,該當如此……阿鏡,你到底想怎麼樣?」她呢喃出我的名字,我卻聽了一頭霧水。

她還問我?到了這個關口,她殺了何菲和池金獅,揪著我的弱點不放,竟問我想「怎麼樣」?

我看著這個醉醺醺的女人,這幾天看她似乎也沒有為劉羈賓的死感到難過,對於我手中掌握的讓渡書,本想藉此來羞辱她,沒想到她哼也沒哼,轉而想逼我與周圓表態,這實在是太詭異了;青鸞是一個很聰明的女人,她有自己的錢,或許考量的重點並不是財產,但她總是神神秘秘的模樣,又什麼都不肯對我說,怎能讓人放心呢?

於是,我決定試探她,並且採取柔性攻勢。

「我失憶以前,是不是發生過什麼?我好像忘了很多重要的東西……我的心好像遺失在某些地方了。」

「不,你只是忘了我而已。」青鸞撫著我的臉,輕輕柔柔地嘆息。

黑暗中,我能瞧見她炯炯的眼神,她依戀地望著我,以摟緊我的身軀做為答覆。

我想,我永遠都無法瞭解這個女人。

她親吻我的臉,貼近我的身子,在我胸口畫圈的掌心,顯得有些發熱,人類的慾望,在理智失去控制的時候,或許是噁心的。

就像過去的劉鏡,表面上衣冠楚楚,私底下也會去收藏色情性虐始祖薩德(Marquis de Sade)的書,《美德的不幸》寫了許多女主角被傷害的過程,作家認為就連這樣一個信仰上帝又有道德觀的女子,也會不斷遭遇命運的捉弄,細膩的情色描述讓我熱血沸騰,我以前曾經無數次將青鸞想像成書中的女子,將感情釋放在暴力和疼痛之中,或許就是屬於悲劇最後的救贖。

不過,青鸞殺了人,我也殺了人,我們兩個在反覆的復仇之中,即使心靈可能很接近,但肉體之間的強大吸引力,以及身為男性的貪婪慾望,讓我無法抗拒她的魅力。

這次的做愛,狂熱卻不粗魯,我用舌尖惡狠狠直接闖進她柔軟的唇瓣,一點點舔過每一個敏感的角落,熾熱的鼻息交錯間,絲毫不留拒絕的餘地,盡力汲取每一分甜蜜的汁液。

她沒了池金獅的滋潤,周圓也還懷孕著,我們彼此都許久沒能紓解性慾,因此火苗一點就燃,老夫老妻早就熟稔彼此的身軀,明白對方的不幸都是自己造成的,這樣的覺悟,更使得我們之間早已糾纏不清。

她白嫩的小手伸入我的睡衣之中,在我鉗制住她腰肢的那一刻,已經毫不客氣探向她胸口的豐盈,口乾舌燥地揉搓起來。

青鸞的吻技不錯,前提是我也想要,這種事直接做就好,我看見她就想上,這是一種難以言喻的肉體吸引力,怎麼也無法否認。

世界如此美好,而我卻如此衝動,這樣不好、不好……

快樂的日子總是短暫的,似乎在電視動畫上看過,《葫蘆娃》的創造者,一定是個心理陰暗的大變態。

不是變態,為什麼這樣的一句台詞卻能直戳人心呢?

兒童觀賞的卡通如此,就和成人私藏的色情小說一樣,人們都是如此虛偽的動物。

青鸞軟軟的身子好似無骨,借著酒勁兒,更是纏著我又吻又舔,一會兒親昵地蹭著我的脖子,一會兒又不規矩地抓著我的小頭,對我又摟又抱的同時,自己扯開了襯裙,柔韌的雙腿夾在我的腰上,像是八爪魚一般掛在我身上扭動著。

我們沒有許多前戲,褲頭一鬆開,她就如同體操選手一樣,以一種很難想像的姿勢,讓我側身進入,柔軟的肢體如糾纏的藤蔓,使得幽徑緊窄地咬住了我。

空氣中彌漫著腥甜的體液氣息,吭吭嗤嗤的喘息聲和肉體拍打撞擊聲,時斷時續…

這一刻,她或許忘記了我的岳丈,我也可能想不起自己真心愛過的女人,這個醉後狂野的人妻,一會兒騎在我身上馳騁,一下子又屈伸吞吐著,根本瞧不出往日的矜持。

這是一次完美的性愛,我想除了報復和偷情的秘密,加上禁慾之後的快感,超乎理智之外的激情,遠勝於夫妻日常的例行辦事。

或許每個人都有表達自己思想和情感的權利,也應該有這樣的空間,暫時放棄世俗社會中的道德面孔,用平等的眼光看待各自的行爲。

我有過許多女人,青鸞也曾經跟吳影和池金獅出軌過,是不是因爲彼此的認知不深,使得彼此所在的生活圈中,讓她選了我這樣不可托付終身的男人?

其實能滿足女人要求的男人很多,但爲什麽她偏偏遇上我?

僅僅是運氣不佳嗎?

爲什麽我是這樣的男人?

以我們這樣的都會男女來說,選擇和這樣那樣的人上床,其實很容易,也極方便,最後養成習慣,連婚姻都變得難以忍受。

除了過渡的時候,只是玩玩而稍微隨便一點,那些我接受過的女人們,都不是輕易而爲的一時激情。

這幾個月的時間,從第一次遇見我,到後來青鸞專注於我這個丈夫,或許比其他的女人經歷多一些,但婚姻是一輩子的事情,決定了就要有面對一個人一生的勇氣,婚前種種都該在婚前死,婚後做為配偶的我就是她的天。

可是,從老公的角度來看,青鸞太容易和男人上床了,那麼多的照片,還有我現場看過的活春宮,從我的認知來審視她,和不同的男人做愛,讓我恨她,而且根據一些書上的理論,凡是和兩個以上的男人有過性經驗的女子,很容易再和其他男人上床。

也就是說,娶這樣的老婆,容易戴綠帽,青鸞的肉體被陌生人玩過,曾使我無比憤怒。

因為她很漂亮,這樣也很容易有人追,但我恨的是她選了池金獅,顯然就是針對我跟王裕美的外遇而來,所以我上了王表妹,她就讓表妹夫上了。

對於這種内心龌龊,我本來倒是沒感覺,不過從男性角度來說,如果這樣就是内心龌龊,不是真的愛我的話,說明我想選擇坦誠愛我的何菲,也是明智之舉。

或許,婚姻關係只是一種男女的精神寄托吧,到了現實之中,背叛顯得那樣容易,報復也變為那般可笑。

呵,她纔不是純粹報復……我什麼都明白。

我知道這些人們都在說謊,都在欺騙我;我明白那些人看向我的目光裡,統統住著怪物,就像我自己,從來就控制不住發情,誘惑一來就束手投降了。

從什麼時候起,我開始需要防備身邊的每一個人,打算將身邊的每一個人,都當作假想的敵人?

又是從什麼時候起,這個世界突然間只有仇恨,只有惡意,只有你死我活、看不見的陰謀殺戮呢?  

剛剛甦醒的時候,我心中有一塊純粹乾淨的角落,一個美麗、堅定、如睡眠般寧靜卻璀璨的夢。

黑暗之中的情慾,互相永無止境的欺騙,彼此齷齪的心思——

這便是……青鸞想要的麼?

這真的是……我想要的麼?

這倒是新奇了。

俗話有云:飽暖思淫欲。

看看這臥室,看看這大富之家,台商到了內地,誰不是小蜜小三的?

法律明文規定要一夫一妻,話說,即使這是法律,多少人包二奶、養情婦?我不過就是多了幾個女人,她也就是多了兩個男人以上,大家打平了。

我緊緊握住她的腰,撞擊她敞開的身軀,彼此的肢體連在一起,心卻遠遠隔了比台灣海峽更遠的距離,這或許是一種「不幸」,卻少了「美德」。

我壓在她身上,用力射出自己的子孫,想起那些小蝌蚪已經在周圓體內發育成長,就覺得這樣的發洩簡直是最大的諷刺。

輕歎一聲,青鸞緩緩抬起頭來,她的臉龐已掛上了無懈可擊的微笑,那是曾經的愛人的笑,亦是曾經的老婆的笑,笑容可以掩蓋一切,埋葬一切——如同黑夜,或者床笫,或是高潮,亦或是死亡。

窗外的喧囂愈來愈淺淡下去,我終於喘出一口氣,翻身仰面躺倒在另一邊;這張床冷了下來,我只覺得渾身的力氣都已用盡,一絲也提不起來了。

雖然有些可笑,但這一次……似乎是度過了,只是……只是……方纔,滑落在我手背上滾蕩的水滴,那究竟……是什麼呢?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B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愛是最堅強,也是最脆弱的“武裝”
2010/05/19 15:10
感覺上這一篇是這部小說到目前為止最令B玩味的。。。
文字的描述和情節!

旅人世界 & B's 心眼 -
遊賞世間美的人、事、物...究境一探,是否真的"物以類聚"?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5-19 23:36 回覆:

後面節奏就要快起來囉,大概也就這一章玩味,還有四篇結束。

呵呵,很高興B又來了!


喵永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0/05/19 12:34

高等動物為何蝌蚪數量要上億?叫人不明白。

莫非還沒進化?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5-19 12:48 回覆:

這個嘛,我想是蝌蚪以量取勝,就算游泳能力不足,只要數量多了,能存活並且搶到卵子的機率也能增加?

男人是否需要進化?這是個好問題,容我思考一下。


中州楚佩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葫芦娃》你都知道?
2010/05/19 08:16
太渊博了!

不知道有没有看过下边这篇恶搞文?

冷酷仙境与世界尽头——《葫芦兄弟》人物赏析

祥瑞御免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5-19 08:20 回覆:
我看過《葫蘆娃》啊,挺有趣的。謝謝你的連結,此文我沒見過呢!

止不住的怦然心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怎樣的一個女人啊 妳
2010/05/19 06:06

賽勝

金瓶梅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5-19 06:08 回覆:

現實中,我是普通人(見過的都知道)。

當然,在這篇小說裡面,是一個男人(雖然有點好色又壞心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