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鸞(廿二)男人的憂鬱(慎入!)
2010/04/22 19:07:59瀏覽1241|回應1|推薦36

情慾小說:Erica Jong的《女人的憂鬱》

到O七年時,這本書我買了整整十七年,也是我第一次接觸Erica Jong,情慾女作家充滿了象徵主義的寫作方式,內容蠻有意思的。

關於死亡,或者是人生,我都沒有太深刻的思考或想像。

最近習慣待的書房,使我閱讀了不少從前的收藏,在內心深處,我對過去的自己感到些許佩服,因為那些書籍使我充滿了各式各樣的想像力,或對財經投資產生了興趣,或研究哲學思想有了相當的認知,從前的劉鏡甚至有《女人的憂鬱》這本書,由剖析女性的慾望和心理狀態,來描寫對於愛情的不確定,以及莫名所以的情緒反應。

只有女人會有憂鬱麼?不對吧,依我來看,男人的憂鬱傾向更為嚴重。

就像我面對著王裕美的死,以及身邊許多女性的深沉,我感覺到強烈的自我懷疑:以前的我--過去的劉鏡--為何喜歡招惹那麼多女人?而且還個個都是不簡單的麻煩人物?

看著這部翻譯小說,我雖然不明白什麼女性主義的思維,可是總不免回想起王表妹,那個有著一雙美腿、敏感熱情、有點小聰明、甚至有受虐傾向的女人,看見她的舞蹈使人驚艷,我對她的認識淺薄,沒想到人就這麼去了。

王裕美死了,青鸞相當不開心,畢竟是感情很好的表姊妹,所以她連續幾天的情緒都相當不穩定,有時晚上睡到半夜,還能聽見她掙扎與啜泣的聲音,就算到了白天,她也是魂不守舍又精神不濟的模樣,但這也是難免的。

或許在大陸操辦喪事,還是這樣的自殺事件,特別會有一種人世滄桑的慨歎吧。

劉羈賓的心情也很惡劣,因為本來高高興興的大廈落成儀式,原本找了那麼多人到場開開心心,還招待了一些記者,打算弄得風風光光的,結果王表妹這一跳,弄得氣氛霎時變調,早先打算打的賣樓廣告與訂做看板,由於這些風波而暫時停頓下來。

那個週末,我順勢繼續待在家裡,不用去上班,日子還是過得充實又輕鬆,可是面對這兩人的鬱悶,心情其實也直落谷底。

說真的,對於王表妹的意外,我其實沒有多大的感傷,或許是自己沒什麼良心,又或者是一切都來得太突然,我都忘記還有這麼回事的時候,星期一下午,安光正把我的筆記電腦送過來,他趁著拜訪客戶的空檔來找我,告訴我一個消息,使我整個人就傻在了當場。

「大哥,筆電我檢查過,其實沒有問題……」進了書房,人剛坐下,安光正的臉色有些難看:「但是……」

我看著他古怪的模樣,沒好氣地問:「那你還支支吾吾做什麼?」

「裡面有幾個檔案,是嫂子和另一個男人的……」

我一愣,看著他肯定的表情,然後轉向那台筆記型電腦,本來需要指紋開機,現在被破解了,所以一開電源,就直接在桌面上發現幾個文件夾,裡面有完整的報告書和一些照片,以及兩個視頻,那段影片清晰無比,就放在「外遇事件調查」的檔案中。

於是我們立即決定:先看影片。

背景似乎是隔著盆景拍攝的,現在專業攝影器材真是了不起,隔著老遠的距離,就像在眼前一樣,只有五分多鐘的內容,卻讓人看得咋舌。

電腦的風扇聲呼呼地響著,但這沒有干擾播放視頻的聲效,白花花的光束在十七吋的屏幕上,朦朧地顯耀著淫靡的場景。

畫面上出現了一間賓館的內景,陽光從百葉窗透了進去,但房間一角頗為幽暗,所以看得有些不清楚,只能從室內的擺設來猜測,這必然是偷情的地方,而且重點是中間有一張床,以及一對半裸的男女。

我只覺得心頭怦怦亂跳,一個男人背對著鏡頭,摟著另一個我相當熟悉的女人,她那被緊身的吊帶裙包裹得玲瓏有致的酥胸,讓那男人的右手握著捏擠,兀自還急促地起伏不休,引得就連黯淡的光源都不住地往那一道幽深的溝壑裡鑽,去撫摸女人充滿誘惑的曲線,那只手動作有些緩慢,卻仍舊帶著激情和急切,把女主角渾身的衣物一一剝除。

第一眼,我們便看到男人貼過去的古銅色後背,還有他壯碩的下半身,那鼓起的背脊和臀部充滿了力感,呼吸起伏之間沉實均勻,雄性陽剛的氣勢震懾了女主角,可惜此人因為身高和角度的關係,並沒有拍到臉部,而且他一直背對著鏡頭,只能看到撞擊頂弄的部分。

偷拍的鏡頭,沒有調整好距離,讓人看得有些扼腕,但是肢體相連的部分,真的很清楚,正對著的畫面稍嫌低了點,而女人的臉終於被偷拍的小鏡頭捕捉住了,那是這幾個月以來,每天都躺在我身邊入睡的妻子。

自己老婆的身材長相,想來應該沒有人會認錯,有著動感的搖擺,還有她情慾勃發的呻吟,使得我的心猛地震了一下;沒想到啊,青鸞平時對我真得非常好,完全感受不到她有任何的虛情假意,但是這影片又不像是假的。

她怎麽能……

略顯暗淡的燈光照映下,她的瓜子臉龐帶上了一絲絲的迷醉,化作一團慵懶的姿態,悄悄透過暈紅的面頰、微張的嘴唇、半閉的眼眸,還有那雙大張的長腿,依附在男人粗壯的胯間,加上剔透晶瑩的肌膚,以及抖動痙攣的身體,不經意地就透出幾分妖嬈與蕩意。

這段日子在我的床上,青鸞從未表現過那樣的放浪姿態,唾涎由她兩片薄薄的紅唇蜿蜒而下,滋潤了微微有些汗漬的脖頸,我看著她淫媚地變換姿勢,讓一個沒有臉孔的男人盡情擺弄,感到非常憤怒,或者也有些興奮,渾然不覺有個外人在旁邊,而安光正也看得彷彿入了迷。

視頻雖然只有五分多鐘,卻熱得我們渾身冒汗,我有些不悅地瞪著他,因為安光正勃起了,下體突兀得太過明顯。

接著是另一段視頻,這次拍攝的角度對了,可是運氣不好,那兩個人沒有躺在床上,而是站在床邊做了,姦夫依然背對著鏡頭(氣人啊),她穿著米白色短袖襯衣,內裡白色吊帶連衣裙包裹下的嬌胸,驕傲地浮現著高挺的輪廓,天鵝般線條柔美的頸項下,裸露在外的那一大片雪白肌膚,真的非常誘人,所以男人只顧貪婪地埋首於她的乳溝,忘乎所以地將她的左腿架在肩上,挺槍扎進了她迷人的花房。

影片中的青鸞,似乎十分投入,她尖叫地仰起臉,然後嚶嚀地摟緊那個男人,淚水從她的眼眶中湧出,不知是痛苦還是高潮?

「大哥,影片只有這兩段,我想--」安光正舔著嘴唇,吶吶地說道:「照片也拍了不少,要不要瞧瞧?」

「嗯。」

我茫然地點點頭,看著他移動手指,點出電腦桌面上的檔案夾,然後設定自動播放。

大約每隔幾秒,就會出現一張淫靡的照片,名為「偷情」的相簿中,有一百多張的各色攝影,將青鸞出軌的證據,一次次刻印在我的心頭。

照片顯然是從外面的某處拍攝的,多半是賓館,也像是KTV,有幾張略為熟悉,我似乎曾經見過類似的場景,但並不確定。

比起視頻,攝影看得挺清楚,一男一女兩具赤裸的肉體在床上糾纏著,女人的表情時而淫蕩快樂,時而痛苦蹙眉,可是皺起的眉梢卻又帶著春情,有兩張竟然是她蹲在地上給男人專心口交的鏡頭,看得我渾身發熱,因為她的神情很是投入。

看著那紅潤的嘴唇吞嚥最骯髒的東西,紫紅色的那話兒給她舔得濕亮淫靡,我有點硬了,而且不由得思考著:難怪我不想吻她。

靠!一個吞過姦夫那根陽物的女人,誰願意碰觸那樣骯髒的嘴?

因爲角度的關係,仍舊看不到那個男人的臉,但是我知道:那不是我。

一張又一張的放蕩姿態,女主角還是青鸞,起碼從照片上來看,她並沒有任何被强迫的跡象,相反地,似乎她還很快樂的樣子,完全是一副心甘情願爲那男人服務的場面,使人難以想像,平日那樣端莊的女強人,怎麼會做出如此下賤的動作。

我感到胸口鬱悶,這究竟是怎麽回事?

很明顯,我的妻子是個蕩婦,雖然失去了記憶,但不代表我失去了對於感情和婚姻的認知,得知自己的老婆一直和另一個男人通姦,這對任何男人來說,都是無法忍受的耻辱。

「那男人是哪裡來的?」

「這個……他也不過就是個普通的白領上班族……」

「啊?」

安光正有些遲疑,他停頓半晌,終於說道:「有幾個角度我放大瞧了,調查報告的文字檔案也寫了是他,所以應該就是吳影。」

「吳影?」這個熟悉的名字,讓我想起了王表妹,但我還是假裝不知道,故意問他:「你說的誰呀?」

「吳影是何菲的未婚夫,以前的男朋友,但是沒有拍到他的正面,也不清楚他是怎麼和嫂子勾搭上的。女人有外遇,偵信社可能以為只要拍下她和別的男人上床的照片即可,那男人的身份調查出來,我們也不能怎麼樣,要是鬧得上法庭打官司,那就有點難看了……」

「我靠!」

我咬牙切齒,聽到是一回事,看見實際的交歡場景,還有那麼多的照片,怎能不氣憤呢?

對於吳影的名字,我感覺很熟悉,那種感覺真的難以言喻,這個給我戴綠帽的男人,一定和我以前有很深的恩怨,畢竟我設計過何菲,搶走了他愛的女人,現在他來引誘青鸞出軌,也是很可能的舉措。

但是青鸞?她那樣一個自負高傲的女人,一個內地的普通男人,憑什麼能勾引到富有美麗的台商老婆?難道這個「二爺」天賦異秉,在床笫服務上,可以滿足如狼似虎的卅出頭女人?

還是何菲也知情,背地裡騙我,讓她的「小狼狗」來對付青鸞?

種種的猜測,似乎愈益不堪想像,許多齷齪的念頭,讓我對老婆和紅粉知己,又再度產生了懷疑。

「這事除了你,再沒別人知道吧?」我瞇著眼睛,盯著安光正的臉,視線冷得讓他發抖。

「老大,我哪敢呀?」

「這台筆電只有你碰過?」

安光正拍胸脯保證:「那當然,我怎麼可能讓別人動大哥的電腦呢?」

我滿意地點點頭:「這事我會處理,正仔,你只要閉緊嘴巴就好,別的事情不要管太多,懂了麼?」

安光正躊躇了一下,小聲問道:「嫂子那邊……」

「靠!我有說自己不會看著她嗎?這種醜事不能聲張,你還想問什麼?」

「不敢……」

看到小弟如此,我鬆了口氣,可青鸞出軌的一切,我毫無印象,但也沒法否認,誰讓我失憶了呢?

再看看電腦中的許多照片,還有那兩個視頻,把資料留底而沒有公開,大概我當時也不想把這事情鬧大吧?除了自己是入贅的男人,畢竟出了這樣的事,抖出來丟人的可是我啊。

但我怎能容忍青鸞繼續給我戴綠帽?

「這樣吧,你隨時幫我留意,有消息就通知我,這個男人的事情也幫忙查一下。」我把何菲給我的手機號碼抄給他,當作聯絡的方法。「但是你也要記住,正仔,咱是哥們,公司裡那麼多派系,你跟著我,以後老頭子去了,我不會虧待你的。」

聽到我的保證,安光正頷首表示同意,我也放下心來,先穩住他肯定沒錯。

以前的我可能太在乎錢,但我現在更在乎名譽和自尊,對於劉羈賓的財產,至少現在比較不那麼在乎了。

我想找到自己的過去,卻更想明白現在自己還被隱瞞了什麼,身邊的許多人,或多或少都有些詭異的秘密,我有種强烈的感覺,找到吳影,挖出青鸞的婚變原因,更重要的是何菲到底在玩什麼把戲,關於劉羈賓,他只是個令人討厭的老怪物罷了……

晚上青鸞回來的時候,我正在洗澡,周圓和劉羈賓在客廳看衛星電視,我不願意跟那老頭子打哈哈,乾脆泡兩包安光正送的溫泉粉。

安光正打算和我保持聯繫,每當青鸞到了公司或者下班,他都會主動報信,有時還會在通風報信之後,悄悄開車去跟踪她,我期望這個兄弟能幫我查出些進展,但是門外漢始終只是業餘的,安光正沒學過專業偵信社的跟監技術,時常會錯過。

為了不讓何菲知道太多,我只能偶爾問問小陳,但是也不完全信賴這個內地的司機,終究他是何菲的同鄉,不可能對台商忠誠。

我又打算善用身為一個陰謀者的智慧,讓周圓也幫忙監視,她雖然不太曉得我想幹什麼,但還是聽話得很,我想她對我是真心的,然而以感情的濃度來論斷,我對她完全就是利用,連喜歡都搆不上。

對於何菲,這個女人太過於精明,說謊更是能手,我愛她,卻也不得不防著她,對於自己最喜歡的女人都得如此,說實在話,我感覺很悲哀。假如能夠讓她幫我,以她的聰明才智,想必事半功倍吧?

想到青鸞,我對她的感情很是複雜,說愛也沒那麼愛,但是比普通的喜歡多了一點,我想這是屬於男人的佔有慾,誰不希望自己的妻子在家是蕩婦,在外當淑女?誰又能忍受老婆背後偷人,或許還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

縱然找了幾個人幫忙盯著青鸞,但是事與願違,安光正跟了幾天,也沒發現什麽有價值的訊息;周圓還得照顧老頭子,劉羈賓隨時都要她陪著,總之,我連要跟她說上兩句話,都已經有困難了,哪有可能讓她隨時回報呢!

不過,安光正似乎仍舊抓住了重點,就在王裕美的屍身火化,並且準備讓她老公將骨灰送回台灣安葬的前夕,青鸞終於有了動作,她跟我提到下午要去拜訪客戶,安光正幫我查了,說是沒有這項安排,因此青鸞到底打算去哪裡,就是個很耐人尋味的點了。

按照我的判斷,她會和情夫碰頭,這幾天我們沒有做愛,夫妻之間也缺乏激情,所以她想找男人安慰,還要找藉口出門,也就是很明白的徵兆了。

在浴室通過電話,我詢問了安光正,儘管得知了青鸞對我不忠,又打算跑去幽會,但我在她的面前仍然猶如常態,也完全不對何菲透露端倪。

雖說我的心裡恨不得一把揪住她們,質問她們到底想些什麼,或者青鸞爲什麼要背叛我,但是我忍住了,也不打算質詢何菲,我要在事實證據確鑿、無可抵賴的情况下,當面揭開這兩個女人的神秘面紗,到了那個時候,或許我不會給青鸞任何辯解的機會,也必須忍痛放棄何菲。

到底青鸞與何菲在盤算些什麼?

我曾經仔細考量過,青鸞若是想離婚,那就算了,我可以放棄對於劉羈賓財產的企圖;倘若何菲妄想把我耍弄於股掌之間,我想我必須死心,但是一思及對她的感情,真的非常心痛,既期待又害怕受傷害的念頭,使我坐立不安。

我不知道,到了那個時候,我是否會採取比較激烈的手段,但是我確信,我不會像現在這麽溫柔了。

手機開始震動,安光正發了一條短信(手機訊息),說是青鸞已經出了公司大門,沒有叫司機小陳來開車,而是在廠房的後門,打了一輛出租車(計程車)走了,他正想跟在後頭追去。

我不動聲色的看著,劉羈賓和周圓都不在,這是個機會,然而陳嫂這個女人,又是何菲的眼線,我只能努力想想藉口,或許可以溜出去找安光正,證實青鸞偷情,最好能捉姦在床,日後也可以拿這些證據當要脅,就算離婚了,或許能夠撈上一筆不錯的金額。

我對這個女人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什麽好,也許我以前對她有點感情,現在她對我來說也不僅僅是一個性伴侶而已,持續這種夫妻關係,我是很樂意的,但是反覆觀看那樣的視頻和照片,又令我不堪其擾,卻無法對她發洩。

這樣下去又不是個辦法。

我現在要集中精力處理青鸞這檔子事,不能節外生枝,重點是弄清楚這個吳影,假使吳影也是何菲搞出來的,那就難辦了。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PK-板橋檢察長包庇槍擊案之處置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齷齪
2010/04/23 00:56

上流社會青壯階層權與錢打造出來的齷齪,難以想像?也許,只有作家才想的出來吧!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4-23 09:46 回覆:
這個嘛,其實不用我想像,現實社會可能就發生過了,基本上我還是寫實派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