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桃之夭夭:采花賊 (十一) 殘本
2009/02/28 23:47:06瀏覽1003|回應0|推薦12

但是問題不在少林武學是否是武林泰斗,或者是這些秘笈怎麼讓這對師徒弄到手中。

殷不識詫異地問:「你說你師傅拿少林秘笈跟人換米?」

夭夭點頭:「是啊。」

「跟她換米的是哪一個門派?」

夭夭一臉迷惑:「師傅曾經說,山下那些農民,他們挺喜歡這些書呀,說是拿去市集賣給舊書攤,很受歡迎呢!」

「真的?」

暴殄天物,殷不識見夭夭微微頷首,不禁在心裡哀嘆,真是暴殄天物,世上怎會有這樣的傻瓜?

「反正我留了這些書,都拿去當火摺子,這些年已經燒掉好幾本了。」

「你還拿去……燒了?」

見殷不識一臉詫異又惋惜的表情,夭夭點點頭:「沒辦法啊,師傅說二流的東西沒必要放著養灰塵,就要我好好處置,總比她拿去當廁紙浪費得好。」

殷不識愕然:「你師傅真的拿這些秘笈當廁紙?」

「是啊,我也好煩惱呢!」夭夭叨叨絮絮地數落著:「我跟師傅說過好多次了,不要拿這些書當廁紙,上面有墨,用了會黏在那邊,然後沾在褲子上,黑黑的很難洗掉,而且還臭臭的──」

問題不是洗不掉或者會臭啊!

真是太匪夷所思了!在夭夭師傅眼裡是「二流」的秘笈,早就全都失傳了,有些還是各大幫會的鎮山之寶,學好這些當武林盟主都沒問題。

只聽夭夭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其實我也順手用過啦,幸虧師傅要我做采花賊,現在我們天天都穿黑色夜行服,就算洗不掉都沒關係,嘿嘿……」

「殘本」,原來真是這麽來的。

殘本?

殘本!多少武學先進的付出和傳承,又是多少武學瑰寶的莫名消失與毀滅!多麼讓人心痛啊!

驀地,一個念頭浮現出來,夭夭發現殷不識連眼神都精光閃爍,亮得令人倍感威脅。

殷不識斬釘截鐵地說:「你把那些『二流』秘笈全賣給我!我出銀子買!」

夭夭不解地問:「銀子是什麼?」

「銀子就是──」殷不識一時不知道該如何解釋,便道:「我們在山下的時候,都用銀子買賣的。」

夭夭又問:「這東西可以吃嗎?」

「這──」

「如果沒有白米飯好吃,師傅不會同意我拿這些書給你的。」

見夭夭把頭搖的跟撥浪鼓似的,聽著那令人氣結的說法,殷不識已經開始同情這對師徒,畢竟自己還是好心點兒,說說道裡不成,那就只能回到上古時期以物易物的交易,想法子弄到這些秘笈了。

問題是:怎樣的東西纔能交換?

左思右想,殷不識有些氣餒,忍痛伸手取出母親給他的一只家傳的平安扣:「要不,我用這個跟你換?」

夭夭接過玉扣,眨了眨眼:「這石頭是很漂亮,你確定要拿這個換?」

見殷不識用力點頭,夭夭摸了摸那碧綠的翠玉,這平安扣用紅絲線綁著,足足有一個鳥蛋大小,顯得十分晶瑩剔透,口裡嘟噥道:「雖然我覺得用廁紙換東西沒有誠意,不過師傅好久沒拿白米回來了,真沒辦法……」

殷不識連忙地把那幾本帶著異樣臭味的秘笈殘本收入懷中,臉上是期待又興奮的表情。

夭夭見了他的模樣,覺得這人真是瘋了,幾本破書也能讓他高興成這樣,本來還打算央求師傅送他一冊一流武學秘笈呢,現在看來大概沒必要了。

不過,對於手中這只溫潤放光的玉扣,夭夭很是喜歡,從小沒見過這樣的飾物,用手彈了幾下,還有清脆美妙的聲音,看似這交易非常划得來。

殷不識溫吞地說:「這只平安扣是我母親給我的生辰禮物,你可要好好保存,等我取了銀兩來贖,你就得還給我──」

夭夭不依,把那平安扣往脖子上一戴,喜孜孜地說:「這東西給了我,就是我的了,以後纔不還給你呢!」

「你──」

他想了想,忍著不捨的情緒,努力告訴自己:那是身外之物,為爹娘報仇,比什麼都來得重要……

再說,那平安扣上刻了他的名字,上天要保佑也是保佑他一個人,跟這小光頭八桿子打不著一起。

過了一會兒,見夭夭嘻笑著跑去逗他的螳螂去了,殷不識立即閃到一邊,開始研讀這幾本秘笈。

先練《步步蓮花》?聽說無花和尚是個大惡人,先放一邊去。

可以斷金碎玉的《大力金剛掌》?還是曾經讓天下群雄匍匐的《般若掌》?

他感興趣地翻開秘笈,或許是夭夭的師傅對少林派真的恨之入骨,這兩本秘笈被撕得零零落落,殘缺得太厲害的《般若掌》只能擺旁邊,然而,當他看見《大力金剛掌》的鍛鍊方式,要用深厚的內力催動,並且要以掌擊石塊來練習,這門外功又得放棄。

他一個十五歲不到的少年,半大不小,只有家傳幾招槍法,沒有從內功入手,現下根本連這些「二流」武學都難以駕馭啊!

殷不識頹喪地嘆了口氣,翻到最後一本秘笈:《正兩儀刀法》。

之前他不過瞄了幾眼那些所謂的「一流」宗師級武學秘笈,就立刻急火攻心,這回拿了程度低上一級的殘本,應該沒有問題的。

更何況,華山派最聞名的就是刀劍等器械的功夫,雖然能偷學《正兩儀刀法》,但是入門那一頁的殘缺,讓他對照後面的心法就顯得迷惑不堪,他拾起一截短柴,依照書中把式揮了揮,剛走了幾步路,卻忽然暈眩得摔倒在地。

「哈哈哈,練得真難看!」

聽見夭夭在一邊盡情嘲笑,殷不識脹紅了臉,恨恨說道:「要不換你來?我就不信你也會這些招數!」

只見夭夭又呵呵笑了:「我是會啊!」

「……你真的會?」

「那當然。」

看夭夭自豪得把頭翹得老高,殷不識的眉頭簇得更深了,他扭過頭,繼續演練了幾招,沒想到剛走了幾步,竟然又摔倒在地。

「瞧你這人如此蠢笨,我就來指點幾招吧。」

夭夭小小的身子輕巧地躍了過來,伸手取了旁邊一截短木棍,只輕輕一縱,便已欺近己身。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