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桃之夭夭:采花賊 (十)
2009/02/27 23:45:07瀏覽1083|回應0|推薦13

在山洞中的第三日,頓覺時光流逝,緩慢悠然。

山中鳥啼因林野的空曠,而顯得輕靈婉轉,伴隨著光影搖曳,仿佛停止流動的靜謐中。清風夾帶著潮濕的氣息,穿林而過。

每次清晨醒來,夭夭都早已拾好柴火,等著他起床洗漱,接著帶他四處閒逛。

於是,他參觀了夭夭的菜圃,夭夭的寵物抓蟲,夭夭的許多寶貝(就是一些小石子啦、木頭雕刻的小玩意兒啦,在他眼裡絲毫沒有半點價值的東西),最誇張的是夭夭總是樂此不疲……

殷不識剛開始還覺得有趣,但是看多了蚱蜢亂跳、蜻蜓低飛,也不免感覺無聊透頂,他氣悶地蹲在菜圃中間,看著夭夭拿了把小鏟子,撥弄土堆裡的蚯蚓。

「欸,是不是,你為什麼總是愁眉苦臉的?」

「我在想你師傅。你不覺得她兩天未歸,有些奇怪麼?」

「師傅以前也是這樣啊,三天兩頭不見人影,然後『嗖』的一聲,忽然就會出現了。」

「她以前常常下山?」

「嗯,聽師傅說了,也就拿我們打的幾只獐子和野雉,去山下農家換些米糧回來。」

殷不識對這個話題似乎很有興致,於是他又問道:「那你師傅有沒有提過什麼其他的事情?比如說,她曾經和誰見面,或者是去哪些地方?」

「沒有。」

「那你師傅平常都做些什麼?」

「我們都一起練功啊。」

「除了練功之外呢?」

「我不曉得師傅喜歡幹什麼,通常我忙著照料菜圃、做陷阱、逗螳螂,她就在一邊發獃──」

發獃?殷不識追問道:「除了花心思習武,她總總該做點別的吧?」

「別的?」夭夭想了想:「師傅變傻了之前,也一樣喜歡發獃啊!」

殷不識覺得有些氣餒:「你師傅真的沒提過她的任何來歷?」

夭夭歪著頭思索,陽光照耀在那光禿禿的小腦袋上,發出一圈金色的光,讓他覺得有些刺眼。

突然,殷不識靈機一動,想起曾聽過這些年興起的各地幫會,有個峨眉派,裡面雖說都是女尼,記得幾十年前也出過男弟子的,還曾聽聞幾個武師說過他們的先人與魔教大戰的往事,說峨嵋派私藏許多秘笈;既然夭夭不是少林或者佛門子弟,行事忒古怪,頭上也沒點戒疤,記得秘笈裡面還有本《九陰真經》,說不準,這對師徒或許和峨嵋派有淵源。

於是他問道:「你聽過『滅絕師太』嗎?」

夭夭一臉茫然:「那是誰呀?好怪的名字。」

線索又斷了。

殷不識頹喪地說:「算了,當我沒問。」

午後的陽光,照耀在別有洞天的山壁之間,單調的景像便為之生動,柔緩的風聲亦如低語,引人遐思。

殷不識懶懶地待在一邊,看著夭夭自得其樂地窩在菜圃中拔草。

這兩日,由於傷口未癒,夭夭又整天跟在身邊,殷不識心中著急,幾次想要再到那間裝有各式武功秘笈的石室,卻始終沒有機會溜過去。

夭夭和他同寢同臥,晚上比他睡得晚,早晨卻又較他起得早,他煩悶不已,焦躁地皺著眉頭,心裡想著那一箱箱的寶貝,又思及自己的家仇未報,鬱悶之下,眉間簇得更深了。

「你幹嘛總是皺著眉頭?」夭夭隨口問道:「莫不是要拉屎了?」

他羞惱地回道:「我纔不是!」

只聽夭夭還在閒扯淡:「是不是,我這菜園子的肥料快沒了,要不你就貢獻一點吧?」

殷不識「哼」的一聲,踱到一旁去了。

菜圃旁邊不遠處,有個草堆搭起的簡陋茅廁,後來被夭夭拿來堆肥,臭氣沖天,幸虧沒有蚊蠅,又不是夏天,這纔沒有熏得人發暈。

他百無聊賴地逛了過去,踢了踢旁邊的茅草,沒想到竟然看到幾本書冊藏在其中。

「這是──」

夭夭轉過頭來,頓時沒好氣,叫道:「唉呀,師傅又拿這些來當廁紙!」

「廁……廁紙?」

他定睛一瞧:《般若掌》和《大力金剛掌》!華山派不傳之祕的《正兩儀刀法》!還有傳說中少林已經失傳的武功《步步蓮花》!

殷不識嚇了一跳,他從發臭的草堆裡取出那幾本書,沒想到,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又聽夭夭埋怨地說:「師傅很討厭少林禿驢,就把那些人練的絕技都挑出來,還說要我只看什麽《葵花寶典》啦,練習剋制《分花拂柳手》的絕招啦,師傅告訴我,武林中人夢寐以求的武功秘笈,我們自己留著學就好了,還說華山派和崑崙派那正反兩儀的刀法都是二流的,就全扔一邊去了,不過我是不大相信她的,因為她經常順手就撕個幾頁當廁紙。」

殷不識一臉黑線:「少林絕技也就罷了,你師傅竟然連華山鎮山刀法也棄如敝屣?」

「七如碧西?」夭夭聳聳肩:「師傅沒說過這個。」

「這本《步步蓮花》已經失傳許久,難道──」

「師傅說,那本《步步蓮花》,聽她說以前有個很厲害的無花和尚,可惜也被楚留香打敗了,少林禿驢個個不濟事,這幾百年讓人打得束手無策,又喜歡假公濟私,統統不學也罷,有時沒打到獐子,她就拿幾本去山下換米回來。」

殷不識不免懷疑:世上很多所謂的「殘本」,或許都是這麽來的。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