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氓,系列一:那隻貓(八)
2009/02/07 15:38:54瀏覽1033|回應2|推薦47

宋朝才女李清照寫《聲聲慢》的尋尋覓覓詞:「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

「乍暖還寒」的麻煩時節,就是春節過後,天還冷著,「最難將息」,連睡個好覺也難得。

這樣的季節,這樣近暮的時分,風吹在臉上,寒氣依稀襲來,有點冷。

我年輕時,總喜歡在入冬時談場戀愛,讓另一個生命的熱度來溫暖整個冬天,等春天到了,再去思考是否要繼續,還是分手。

高齡單身女子都是有怪癖的。

像我,怕冷畏寒,冬天就覺得需要一雙溫暖的手,渴望一個舒服的被窩,這種孤獨的情節,讓人似乎就像一隻流浪貓,冬日揮之則來,天暖了就馬上冷臉走人。

肥貓也是如此。

氣溫下降,牠和我一樣怕手腳冰冷,會一起窩在沙發上取暖;太陽一出來,死貓就溜出去閒逛,要不就懶懶躺在窗邊曬太陽,我這個主人立即被拋在腦後。

貓像女人,還是女人似貓?

上了年紀之後,愈來愈習慣自由自在的單身日子,交往的對象,在冬天是共同取暖的伙伴,不需要了,彼此就安然道別。

人與人,或者人與貓,每一次相遇的方式都不同,過程都精緻,也都很特殊,情節更是適合演成電影或是寫部小說;人和寵物終歸是主從的關係,人與人也終歸要分開,無論是短暫理念不合因瞭解而分手,或者是時間到了為別的需求而分開,都顯得平靜而黯然。

分離不是結果,而是一段段連續的過程。

到了最後,回顧貓貓狗狗、情人戀人、父母親友,我已經不知道什麼纔是『愛』了。

一個不會戀愛的人,總是愛上錯誤的角色,所以註定成為悲劇的主角。

我是主角嗎?

或許躺在腳邊這隻睡懶覺的小動物,更為適合這樣一個主導生活進程的角色。

我從小就格外貪戀人的體溫,父母都走得早,我對他們唯一的印象,是兩人在世時始終分房睡,我從小就有自己的房間,必須要在黑暗中一個人入睡,所以盼望能趕快長大,更期待自己足夠堅強,而黑暗則是我在童年戰勝的第一種恐懼。

誰沒有害怕的事情呢?

小時候,我甚至沒有被親人摟抱的回憶,見到別家的小孩巴在父母身上,或者躺在長輩懷裡,真的有說不出的羨慕。

年歲漸長,人也大了,我已經養成獨立的習慣,自然更不可能去黏誰了。

但現在,有肥貓的體溫,就覺得是一種怪異的幸福。

因為我和牠,在某種程度上極為相似。

這樣一隻流浪貓,或許從小就被遺棄,也可能是從惡毒的飼主手底下逃離,我相信自己收養肥貓的最初動機是憐憫,到了後來,我纔猛然驚覺,原來自己也有這般的心境。

在肥貓身上,我看到了自己。

肥貓以前離家出走,後來會選擇回來,是不是也對我產生了莫名的依戀?

往事不堪回首,肥貓肯定遇過惡作劇的小孩、兇惡的狗、無情的主人,應該也少不了餓肚子、幕天席地流浪、凍餒衰病的往事,甚至是恐怖血腥的死亡經歷。

想到這兒,我的心又柔軟起來。

畢竟,故人心易變,這些年等閒忘卻故人之後,頂多嘆息兩聲、哀怨兩句、怒罵兩回,男人要走,親友要走,美好的時節要逝去,誰也阻止不了。

一次次面對故人走後,我也得繼續學習孤單,像這傢伙一樣,在人世之間流浪,盼望能尋得一個溫暖的歸處。

肥貓見我望著牠很久都不作聲,突然張口,卻欲言又止,我的直覺立刻知道牠要幹什麼,立即摸摸牠的頭,「別鬧,」我輕聲而堅決地說,「讓我們都安靜一下。」

肥貓閉緊了嘴,一雙漂亮的金色眼眸盯著我,水汪汪地眨動了幾下。

我在背光的些微光明裡,微張著嘴急促地呼吸,眼睛望著牠的,伸出雙手,小心地把肥貓擁在懷裡。

「都過去了,」我貼著牠的小腦袋說話,聲音溫柔,無限心痛疼惜,「我以後會保護你。」

肥貓彷彿被我過於激動的言行弄得有點懵,突然反應過來,掙扎地「喵」了一聲,像是渴望自由,又怕太過激烈的反抗,讓我生氣惱火。

算了,就讓牠這樣以為吧。

轉過頭,我摸出一小片魚乾給牠,肥貓啣了過去,小心翼翼舔了兩口,然後邊吃邊偷瞧著我。

貓咪真是懷疑主義的信徒呀!

人家對牠好,這也奇怪?

我有點想笑,見肥貓津津有味在身邊享受餵食,又覺得安下心來。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可愛耶
2009/02/08 14:07
好漂亮的小貓咪!喜歡
Rosy(rosylovesyou) 於 2009-02-08 17:14 回覆:

太陽光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好清澈的眼睛啊
2009/02/07 16:20

清澈的眼睛

是隻好貓~

Rosy(rosylovesyou) 於 2009-02-07 16:27 回覆:
咬我時牠蠻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