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人文匯聚的杭州, 杭州新白鹿餐廳的美食
2020/09/21 18:13:26瀏覽1056|回應0|推薦19

人們談論的話題就像是雜醬麵佐料,再加油添醋一下,似乎特別容易入口。

我跟朋友說,回到故鄉,曾經有人講我的八卦。

朋友問:「是怎樣的內容呢?」

我告訴他:有人大肆宣揚我「精神錯亂」、「應該送醫院關起來」。

愕然的友人說:「像妳這樣條理分明、審慎縝密的人,誰在造謠呢?」

我不認為自己比起他人的性格更為「審慎縝密」,但是「條理分明」還是有的。

回憶起曾經,見過本人的網友或讀者不算少,應該不會有誰被我的精神狀態驚嚇到吧?

倘若愛吃、愛旅遊、喜歡創作、製作手工藝品之類,讓我顯得外在或內心有些異樣,個人認為大約像是在內地品嚐過的馬來西亞「榴槤起司口味冰淇淋」,那味道可能有點臭美、臭酸、臭屁……簡而言之,就是僅存於同類的臭味相投。

依照家規和長輩的教誨,個人覺得自己很識趣,不愛擺架子,也不敢太過於標新立異,把自己視為平凡人之中的一份子,與人圓滑和善,儘量避免在現實生活型態中使旁人感到尷尬。

僅有的些許尷尬,大概都會在用餐之際發生。

沒辦法,民以食為天,希望那些曩昔被本人食量驚嚇過的朋友們,不要記得我那「貪食」的七大罪。

畢竟我對食物的信條就是「有吃,堪吃,直須吃」吶。

談到杭州,我對於這座城市的印象,除了各地和各國美食皆有,更驚喜於四處都能遇上一間好餐廳。

我愛杭州,杭州美食多。

早上用了早午餐還吃了蛋糕、冰淇淋,杭州的朋友以為我已飽足,卻被本人的「胸有丘壑、撑船大肚」所震懾。

友人說她請客,讓我「開吃不要拘束」,所以我一個勁道謝,卻是不敢忤逆這份邀請的。

地點:杭州市濱江區江南大道1090號中南國際購物中心四樓

杭州作協的朋友說,「杭幫菜」這裡最道地,當地老饕推薦,不可不吃。

我從開胃的話梅花生,到後來的糖醋排骨、東坡肉、招牌的蛋黃雞翅、炒年糕、香烤鱸魚、蒜蓉粉絲扇貝……盡皆吃完一通,能點單的菜色,整桌上了各一道。

專程拿到友人的簽名書,我不單是個好讀者,更願意做個好吃客。

我對朋友說,自己貪多嚼得爛,能吃得很。

本色外顯,友人見諒。

我對友人致歉,言明自己因父喪關係,幾年沒有作品,於是把2013年的兩本老書腆顏送了出去。

饋贈的總是彼此的真實心意,品嘗的同樣是你我的深刻感動。

父喪之後,我那年瘦了約60斤(30公斤),整個人乾癟下來,消耗的除卻對他人的信賴感,還有自己的精氣神。

我豐厚的黑髮從大學開始蓄養,全留在了2014年,後來髮根灰白了、稀薄了,索性一次剃成光頭,三年守孝如同尼姑。

然而,迄今我仍舊並非神佛的信徒,僅僅是喜愛讀經典而已。

我告訴杭州友人,從前自己最虛榮的就是一頭黑髮,現今最惋惜的卻是那流逝的寶貴六年多光陰。

頭剃光了,灰髮還能再長出來。

蒼老的心想活絡回來,怎能不重新補充點營養?

朋友安慰我:惡人會得到報應的,就算目前尚且看不見,妳寫幾個真實故事試試?

我允諾會完成,現實的真相,比起想像更令人覺得不可思議。

這不?仇敵之一,今天被檢察官起訴了。

然,這齣戲碼咱們還要繼續看下去,說不準,小說沒有鋪陳完結,法院判決就會出來。

這些日子以來,日子貌似過得按部就班,波瀾不驚。

打開電腦打字時,郊區夜空的星光愈來愈清晰,像似好友的叮嚀,如在眼前;窗外夜風低鳴、樹蔭搖曳,一派鄉間的悠閒風情。

台灣的秋天傍晚,總有一股米酒般的醇和。

使我記起杭州的那個下午,或是住在台北的那段歲月,知曉了生活的酸甜苦辣,纔明白回故鄉後,單調居家的幾年時光有多鹹澀難忍。

感謝那些安撫了我的心、我的胃的好友們,還有我殘留在舌尖上的嗜欲,這些都會讓我好好活著。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sylovesyou&aid=150840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