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昆山】錦溪三角戀
2007/11/28 20:11:51瀏覽2645|回應2|推薦23

本文已刊登於《聯合新聞網》「旅遊夢享家」。

錦溪是個淳樸可愛的地方,當地人依舊過著自己的生活,在老樹下下棋、在河畔洗衣、在屋簷底刺繡打毛線、在廊棚內閒嗑牙、在路旁曬太陽……,悠閒地活在過去的光陰裡。聽不見遊客的喧囂,僅有流水潺潺、櫓聲咿呀咿呀宛如天籟,偶爾伴隨幾聲犬吠鳥鳴劃破寂靜。難能可貴地,處在觀光業大舉入侵水鄉古鎮的浪頭上,錦溪或許開發較晚,作為周莊這皇親國戚的窮酸表親,總被冷落忽略,因此猶能保有一份純潔,如蓮花般出淤泥而不染。動物們在這樣的環境也特別自在:雞群明顯吃得太好過得太爽而過度肥胖;鴨群在小河游來游去、其樂融融;小羊們放養在岸邊吃草,無辜的神情令我心生愧疚,這輩子都嚥不下一塊羊肉;貓狗在巷弄中亂竄,以驚人的速度繁殖成長

一個暖洋洋、適合曬蘿蔔的秋日午後,我與卡夫在錦溪沿著水道信步亂走,越過無數的古橋,越走越深入恬靜處,巧遇一六百多歲的古橋,名「天水橋」,橋墩兩側儁刻一則有趣的對聯:「願天常生好人,願人常做好事」。平凡無奇,但反覆誦念後,發人深省,是如此貼切而生動地反映小老百姓的願望啊!繞到橋另一面,也刻了一句對聯:「萬惡淫為首,百善孝為先。」此時卡夫就奇了:「為何萬惡淫為首?」「我們最近看幾部伍迪艾倫的電影,不都講這主題。」我立馬回嘴。伍迪艾倫備受推崇的一部電影《愛與罪》(Crimes and Misdemeanors)訴說一位醫師因情婦打算讓原配得知她的存在,摧毀他原本幸福的婚姻與成功的事業,由單純外遇的不當行為(Misdemeanor)轉變成殺人的罪愆(Crime)。伍迪似乎熱衷此題材,在比較近期的一部電影《愛情決勝點》(Match Point)又老調重彈,用更嚴肅慎重的手法處理這類型悲劇。提到伍迪艾倫的電影,卡夫彷彿猛然想起甚麼,便要跟我聊起他在酒店聽一小姐轉述的故事。話才說一半,我們面前就出現兩隻狗演起了活春宮,一隻黑中帶棕,有牧羊犬血統的雜種狗,騎在一瘦長短毛的白狗身上。見我們路過,兩位中斷交歡,換了姿勢,但尾部相連仍交纏在一起。我們有些尷尬,又覺趣味,喀嚓拍了一張相片。卡夫繼續他的故事:「有個高層在酒店結識一小姐,收為情婦,後欲與情婦分手,情婦心有未甘便威脅告發,結果此官竟買兇殺死此情婦,現身敗名裂、身陷囹圄……。」多麼熟悉的故事,在社會新聞版面,你我閒話家常當中,此等情節屢見不鮮。伍迪不過凸顯社會現實,洞察人性罷了。「萬惡淫為首」倒有幾番道理。

我們不覺走到路的盡頭,不得不回頭,途經來時路,心想那兩隻飽暖思淫慾的狗兒是否仍逍遙快活著,卻聽見一犬對著牠倆狂吠,伍迪式的三角戲碼活生生在眼前上演了。但見那隻白色母狗立於兩隻公狗中間,高大威猛的小黑面露不屑在右方,作勢離去,另一頭毛色有點骯髒,體型嬌小,神情可愛又可憐的白狗在右方,作勢撲來。母狗左顧右盼,東望望小黑西瞧瞧小白,一顆心搖擺不定猶豫不決,突然,小白終於忍不住,朝她狂奔而去。一靠近,她只稍稍斜睇了一眼,就頭也不回地奔向小黑,小白尾追,兩隻狗落荒而逃,一溜煙不見蹤影,只留下孤伶伶的小白在身後狂吠不止,聲聲淒切,肝腸寸斷,不忍卒聞。我們見狀便想去安慰安慰小白,走近一瞧,發現牠的右眼好似瞎了,硃砂色的舌頭吐出,喘息著。在人類眼中,是隻惹人憐愛的小狗,但在狗的世界裡,牠身患殘疾,扮演著類似武大郎的角色。潘金蓮、西門慶、武大郎在小說中的下場均慘,但狗兒們就沒那麼複雜了,小潘與小黑比翼雙飛,小白在兩個無聊人類的逗弄下,好像忘記剛剛自己被殘忍地拋棄。「萬惡淫為首」對狗而言並不適用。

如今回想起錦溪小鎮便想起天水橋的對聯,以及那三隻狗兒教會我們的事,唯有錦溪這等反璞歸真之地,動物們才可無拘無束,與人和諧共存,構成饒富鄉野情趣的圖畫。沈從文曾喻錦溪如「睡夢中的少女」,但盼少女永遠不要醒來。

PS 現錦溪入鎮不用門票,有多個入口可進,大門雖有人看守,但並不查票。若欲參觀古鎮各博物館才需購買聯票,現聯票已漲為五十元。遊船六十元。

更多照片請見相簿,共66張,已更新完畢,說明內橋的相關歷史介紹為參考網路資料。

用 BloggerAds 替公益盡心力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ebeccashanghai&aid=1410936
 引用者清單(1)  
2008/01/03 20:43 【咫尺天涯 Bon Voyage】 來上海吃印度菜之印度小廚

 回應文章

北橋客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別出心裁的遐想
2008/05/06 21:05
溪水乾凈嗎?有沒有味道?
北橋客
麗貝卡在上海回來了(rebeccashanghai) 於 2008-05-14 10:32 回覆:

我沒聞到味道,但是應該不是太乾淨


zhuzhu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遺憾
2007/11/30 11:02
那年去錦溪談生意,僅光顧著看工廠,結果硬是沒去遊小鎮,這四大古鎮也沒能遊得周全,至今想來遺憾,看到您的文章,我不禁又搖頭歎息......
麗貝卡在上海回來了(rebeccashanghai) 於 2007-11-30 13:36 回覆:
有空還可再來的,不過不知錦溪能否等到那時(現商人魔手正伸入中)。其實水鄉古鎮都大同小異,少去了哪個並不會太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