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走過民主殿堂
2010/12/04 11:34:49瀏覽1884|回應30|推薦227

引用文章 Delphi 廢墟漫步:貓影殘紅 
引用文章 Delphi 廢墟漫步:民主之夢

 

五都選舉終於熬過,而政治口水照淹如故。疲憊無奈中,想起英國桂冠詩人 Carol Ann Duffy 這首小詩。寫於今年五月英國大選剛結束時:

民主
Democracy 
by Carol Ann Duffy

Here’s a boat that cannot float.
Here’s a queue that cannot vote.
Here’s a line you cannot quote.
Here’s a deal you cannot note …
and here’s a sacrificial goat,
here’s a cut, here’s a throat,
here’s a drawbridge, here’s a moat…
What’s your hurry? Here’s your coat.

這是浮不起動不了的船隻
這是只能等候無從表決的隊伍
這是不堪引述的章句
這是無從關注的交易
這兒總找得到替死替罪的鬼
     總有看得到的喉嚨任切任割
     總有拆合隨意的橋、望之興歎的護城河
嘿,忙啥?外衣忘囉!

隨手中譯,隨興湊和,一歉。

Ann Duffy 此詩,道盡廿一世紀民主政治的困境與滄桑,筆鋒冷利但不失逗趣。

今年十月間,偷得浮生半日閒,趁北市府舉辦古蹟之旅,往觀監察院等建築古蹟。置身優雅歐風的民主殿堂,未聞議事喧嘩,卻見小市民穿梭其間,幾分寧謐溫馨。對台灣民主的未來,不禁油然生憐惜企盼祝禱之情。

寸心自知,在選後喧囂的疲憊無奈中,有時不免冷利如 Ann Duffy。但重睹這些舊照,心頭充滿不忍。哎。 

 引用文章 Delphi 廢墟漫步:貓影殘紅 
引用文章 Delphi 廢墟漫步:民主之夢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ading&aid=4661667

 回應文章 頁/共 3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止善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自然界中沒有「民主」現象
2010/12/07 09:17
自然界中沒有「民主」現象!民主是人類社會的產物﹐應該是人性昇華的表現。如果只有原始的動物本性﹐那麼民主不是福祉﹐而是違反自然法則的體制。

從統計學的常態分配看﹐最好和最壞的都非民主的選擇。迎合大多數口味的才是民主的選擇。所以在民主體制下﹐根本不必期待﹐非常態的福利。但是在一個系統中最壞的一群﹐往往是最不負責﹐也是最俱破壞力的一群永遠是個常數,這也是任何一個系統不能避免的內在負面因素。

台灣民主缺乏容忍﹐的確。還缺乏許多﹐守法已經有格友提到了﹐傳統的道德倫理和價值觀念﹐起碼的是非黑白觀念﹐為鄉里城鎮國家貢獻自己的觀念﹐還要有不視人民為玩弄對象的政治家。最後是有智慧﹐不會感情用事﹐能明辨是非的人民。這需要時間﹐也許是很長的一段時間。

台灣雖然民主走在大陸前面﹐但是到目前為止台灣的民主對大陸廣大人民和尖端知識份子而言﹐還只是個引以為鑒的先例。台灣的民主還沒成熟到能成為中華民族前瞻性的共識。

只能為台灣同胞禱告祈福﹐能有充份的時空﹐走出一條屬於自己﹐而且能讓全人類敬佩的民主大道。
沉潛(rading) 於 2010-12-07 20:10 回覆:

My dear friend,

You did bring up something very provoking for further discussion here...which surely would find their resonations in, e.g., some dialogues of Plato, and Nietzsche... and so forth..... Also, the concept of "system" and environment are important.....

I'll be back to you later tomorrow....

沉潛(rading) 於 2010-12-08 19:56 回覆:

哎,止善吾兄一向擅於大哉問大哉論。這回又捅到極其敏感的關鍵。吾兄關於台灣,以及兩岸關係所言,在下完全同意。對台灣民主的未來,只能祈願祝禱,就不多說罷。不如就談談「民主」這已蔚為普世價值的「上帝名詞」罷。

一切已被奉為理所當然無須質疑的「上帝名詞」,當中極易潛藏魔鬼。此何以吾兄要說,民主,非自然產物,而是人文現象。的確如此。

人類既沒法不群居,便得解決群體生活中沒法迴避的兩大問題:正義與認同 (justice and identity)。不論是否施行所謂的民主制度,不論是否把民主視為理念、視為待體現落實的價值,都一樣得解決這兩大議題所衍生的各種問題。傳統社會中,認同問題不明顯也不劇烈。當代社會在政治操作下,這卻是益顯詭異的難題。台灣社會在此亦遭遇瓶頸,基本共識難有,民主發展焉得不艱辛。這兒請容在下先擱置認同問題,純就正義來思考罷。

如何體現「正義」,古希臘時討論已多。今天,正義更是社會科學的重大議題。前次吾兄留言,在下以「Legitimacy remains the key」一言相應,正因 Legitimation problems 是當前民主政治最重大的問題:怎樣算正義?誰說了算?其實不論古今中外,難有普同標準。

以往,威權或寡頭政治行得通,是因為由少數人即可敲定何謂定義。現在,自由主義者或社會主義者,對何謂「正義」便顯然有不同的側重。雖說拿捏「自由」與「平等」之間、「權力」與「責任」的巧妙平衡,即是所謂民主政治遊戲。但如果大家真的從理念的追求與價值的落實上真誠努力,也沒什麼大礙。問題在於,這些基本人權價值,通常只淪為空洞的概念,方便用來操弄民粹而已。

所以,問題恐不在於民主價值是否「不自然」,而在於如何讓權責相當。在柏拉圖以前,古希臘所謂正義,很少是形諸言辭、可把玩正反合推論遊戲的理念或概念,而是如何具體表現於社會關係且落實於日常生活的行動舉措。人易陷於言辯之爭而離道日遠。或因此,古聖先賢才會從日用倫常著眼,讓「正義」歸於生活實踐而非足以媚惑的動聽口號吧。

哎,時代所趨,權責常不平均不對等,奈何?菁英思維一直有其魅力,正因怠惰鄙吝亦正是眾生通病。但如果不是菁英思維也有其尾大不掉的弊害,人類歷史豈會走到目前民主政治這個動彈不了的僵局?效率,本就非民主政治所能或所欲追求。大家只好努力修心養性,以容忍、寬諒相互勉勵罷。

祝福 無限。早冬平安。


洪明傑〔洪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走過民主殿堂
2010/12/07 05:14

海外  聽那一聲槍響   心裡難過

為何我們的選舉是以槍響

做總結 ?

沉潛(rading) 於 2010-12-07 19:59 回覆:

洪杰兄啊。。。在下不忍以「總結」稱呼那顆子彈啦。
但是子彈劃過的選舉,民主已蒙塵或說沈淪。

這幾年,「垃圾步數」(奧步)不斷推陳出新,希望盡快停損。

祝福 洪杰兄。
 


阿計 Edith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民主的前提必須是守法
2010/12/06 21:44

民主本是人民當家作主,選賢與能,

它的大前提,必須是公平公正和守法,

可惜台灣好像掉進選舉的泥淖,

完全迷失在泥巴仗當中,

只看到金錢,利益,謾罵,亂開支票,

不過成了少數參與競選人的野台戲罷了,

現在居然還子彈亂飛,恐怖之至,

民主走到這地步,哪裡還有理想?

大言不慚人民是頭家的,

卻是帶頭貪汙!

"愛台灣" 成了口號和騙選票的花招而已啦!

未來路程仍遙遠,全民對民主的共識有待努力啊!

沉潛(rading) 於 2010-12-07 20:00 回覆:

喔,HsinYu 似乎替不少人吐露了心聲。沒有法治,的確,根本談不上民主。

選舉成癮,搞得人心疲憊。活在選舉思維中的政治,基本是無法治理。
五都選舉之後,似乎會減少一些基層選舉。未始不是好事。

祝福 HsinYu。


陳明裕(阿川)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沒說清楚,我是覺得遺憾
2010/12/06 19:23

很多人遠離、很多心冰冷。如這詩人還願意以筆墨針刺時事,當有其苦心 只是從政為政者,到底有多少人看到這事、體會這麼多心思的無奈。

沉潛(rading) 於 2010-12-07 20:01 回覆:

感謝 穎兄再作釐清。

權力若是指位置,其實也意味侷限甚或禁錮啊。
若是指能發揮的力量與創意,這可得多思索一下職與權、權與責的相符應。

祝福 穎兄


張鳳哈佛 哈佛問學錄 得首獎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深思﹗
2010/12/06 03:06
監察院的內外﹐和民主﹐在你的剖析之下﹐都引人深思﹗
沉潛(rading) 於 2010-12-06 17:45 回覆:

感謝 張鳳 老師 忙中不忘過訪且贈言。

民主民主,有多少荒誕事假汝之名以行!


老頑童上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讓我沉思
2010/12/05 21:28

這文ˋ這照片,還有人(不似思想也非心靈).

讓我好好想想.

沉潛(rading) 於 2010-12-06 17:35 回覆:

感謝 上山 兄 賞光。

上山 兄 務請放輕鬆。這兒純粹相互學習,兼閒聊瞎扯。

無須傷神啦。


山楓 @ 薪火相傳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民主殿堂
2010/12/05 21:16

這建築真美,比例、建材、風格成功的交疊,給人一種莊嚴中的美感

Ann Duffy 的這首詩真有意思,在那 cut and throat、drawbridge and moat 之間

民主過程還是跛著腳慢慢往前了 ~


沉潛(rading) 於 2010-12-06 17:32 回覆:

啊……由衷感謝 山楓 的樂觀。

是,希望是,但願是:猿聲儘管啼不住,輕舟僥倖已過萬重山。深深祈願。

即使是台北,整體的美感,還有待努力。但願 花博 留下一些可以沿用發展的規劃。


祝福 山楓。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監察院
2010/12/05 14:23

我早年上班地點在中央大樓,就在監察院的對角,對監察院的外觀很是熟悉。

我們這裡連日來的熱門電視新聞是韓美、日美的軍事演習。我想到台灣為楊淑君事件就開始對韓國同仇敵愾,人家這邊可是真槍實彈的示威。

今天又看到韓美的雙邊自由貿易協定。中國台灣的貿易是否會受到影響?像這種大環境的壓力自然會促進中國產業的品質改進.............這世間的風風雨雨有這些大國的操縱運作,世界自然會有變化。

台灣這麼小的島就為了本來就有足夠的自由、民主,還要對過去的黨國批判指責,來表示民主。自己的經濟輕易的就被韓國趕上(not sure),實在很不值得。

中國的人權問題是西方國家最引以為可以攻擊的,何必台灣來多慮。台灣自己真是管好自己最重要。

民主的趨勢是世界性的。將來的中國肯定是多黨的,(國民黨、民進黨是當然在內的),這些都是兩岸多數人最終的期盼。台灣的政治表現實在太狹窄了。任何事都需要時間,這個時間在美國的利益觀點來看當然是越長越好。

也許我不是政治的專家,但是政治其實是眾人的事。所以眾人的想法才是真的政治。

珍珠在這裡信口憑自己的良心隨便說說,不信者也不必在意。


沉潛(rading) 於 2010-12-05 18:17 回覆:


哇,何其榮幸,蒙 pearlz 在此寫文章!

pearlz 在中央大樓上過班?呵呵,早年在下到過中央大樓幾次。已好久好久沒去了。恐怕景觀已大變矣。

在1980s-1990s 之間,台灣是一段藏富於民的豐足歲月。那也正是所謂柔性威權漸趨式微的時代。從有人作之君作之師的生民子民,到必須學習自己當家作主的市民公民,顯然,台灣走得不輕鬆。

政治果真是眾人的事,所以民主極易只淪為共業。能如何避免負面效應相益相生,是極大的智慧、藝術與耐心。

現在,不少同胞內心的焦慮正與 pearlz 相當。其他三小龍,與新四小龍,都巴不得我們一直內耗下去。心急,但何奈?!

沒法子。。。但在下會勉力做能做的。


俗 客【達摩祖師的故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民主殿堂
2010/12/05 14:09
哇 這首詩寫得犀利又幽默
民主殿堂在老師兄台的照相機之下
如果不是那面國旗 就像是歐洲的觀光景點
拍得又美 真是多才多藝也 謝謝分享

俗客祝福
沉潛(rading) 於 2010-12-05 17:57 回覆:

俗客 兄台 黃昏好。

偶「多才多藝」?拍謝拍謝。這點可是寸心自知啊。

唉。樓台易築,人心難修啊。這麼美的建築,但願裡頭幹出來的活兒,也都一樣有水準。

祝福台灣。


阿璋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興衰起敝,很難有一定的模式
2010/12/05 12:44

台灣的沒落衰敗就是從開放黨禁報禁.開放全面的選舉開始的.

一直到現在還再往衰敗的路上走,這一兩年稍稍感覺到一點點停止下洩的味道.

但是一顆子彈打中連勝文,也深深打中了所有熱愛台灣人的心.

民主之路,台灣還有一段很漫長的路要走,只怕是還沒走到就被對岸給吃了.

沉潛(rading) 於 2010-12-05 17:29 回覆:

>台灣的沒落衰敗就是從開放黨禁報禁.開放全面的選舉開始的.

阿璋兄此言,應是指時間的先後關係,而非因果關係。這個,在下同意。黨禁報禁的開放,象徵台灣社會的繁榮自信。如今回顧起來,當時像是一段承平歲月的高峰。

穩定成長了幾十年的台灣,黨禁報禁解除之後,在世紀最後幾年,開始進入停滯期,然後是紊亂內耗期……一直到最近。現在,應該也還算仍在內耗狀態。但,整體社會人心總會疲於一直內耗吧。……誠摯的祝願。

其實如果不內耗,台灣是有機會讓對岸體會立基於軟實力的民主制度,更有助於維持矛盾衝突的巧妙平衡。

歷史的發展,沒有必然的方向。或許,不停地循環往復、消長起落,才是所謂的歷史。

頁/共 3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