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2016年參訪日本醫院及ISQua會後隨筆雜感
2016/10/24 10:17:36瀏覽1006|回應0|推薦0

台灣病人安全推廣同好會(TPSCC)於上星期組團參訪日本東京4家醫院,以下是格主以團長身份毫不藏私的立場,將個人觀點及見聞印象簡單總結如下,更詳細內容可從參與者的不同角度在未來公開分享的場合進一步暸解。微笑

此活動之組團在三月已告完成,且正式參訪的交涉工作,從半年前就已開始,但整個過程進展地不夠順利的主因是,參加會友太踴躍~人數太多。尷尬

總共以日文或英文去信約80封,收信只有50封,包括在9月的JCI Practicum時,格主當面與來自Kameda Hospital(龜田醫院),及順天堂大學的與會者溝通後,在回國後收到正式回絕我們的3封。對方來信只有50封的原因是,有些醫院需要靠人脈另請人介紹推薦,有些醫院雖有對口單位如聖路加的公關室,但仍有被要求要再寫給院長,或病安副院長或品質病安最高主管的情形,並說明參訪目的等等,也有因為等不及,而主動寫信給院長請求的情形,結論是比往年去過幾家(除了ISQua大會Sponser之一的河北醫院以外皆為卓越的醫學中心)交涉過程的困難度~增加許多!

這也讓身為團長的格主一再自我檢討,是否前三年在日本醫院參訪表現,有無失禮過誰嗎?或我們的團員,有人不守拍照的規矩,或其他不得體的行為等等,讓人家不太願意接受我們?尷尬

無論如何,今年面對的幾家,即便是去過的醫院,也可從醫院網站發現訂有新的規定,而困難重重。一般而言,陌生人或外國人以毛遂自薦的方式,在日本通常是行不通的。格主在90年代,以疼痛醫學會理事長身份,已曾有帶隊去參訪4家醫學中心的經驗,病安同好會成立以後,近4年也累積了不少經驗,但坦白說~從沒碰過像這次這麼大的挫折感。烏雲飄過

此次對個人而言,壓力最大但期待最大的,就是埼玉醫科大學國際醫療中心,原因是從官網得到的訊息得知,它是一個很有特色的新興奇耙,但卻是我最生疏的地方,加上我唯一認識及接洽的副院長剛好當天又要出公差不在,再加上該院擺出的陣戰,在參訪前已知是這次4家中最大,且預定由院長本人親自做簡報,並要求我幫他翻成中文,所以我是預先做好功課,有備而去,結果與我預料的相差不多。微笑

充分顯示這家蓋在鄉下只有10年歷史的700床醫學中心,竟然能在他們主打的幾個領域中,脫穎而出,成為醫界名符其實的楷模典範。讚啦

他們對醫師護師執行特殊醫療技術或行為的授權制度,比台灣的醫院徹底許多,院方對每一位醫師的Performance及病患就醫滿意度,都能掌握資料,實在是不簡單。對員工該上的課及落實度,管理者也都能一把抓的領導風格表示敬佩。

另一件參訪後,令我們覺得訝異的是,所謂”國際”的涵義,並不像很多通過JCI認證的醫院是觀光醫療,也不是主要提供給很多在地外國人(Expats)各種醫療照護的醫療機構,而是以「國際理念」或提供「國際水準以上」的醫療定位它自己,明顯有別於同樣冠有”國際”兩個字的,標榜多國語言都能通的貴族醫院--聖路加國際醫院。

但他們在品質與病安方面,則是有相同的價值觀與成就,也就是落實遵照JCIA強調的IPSG(International Patient Safety Goals),及運用PDCA的手法以達成自訂的各種品管指標。

從各家醫院接待我們的規格及安排,在有限時間內參訪特定單位的行程細節,可以看得出來埼玉醫大學國際醫療中心的用心。微笑

同樣都是在9月底才被對方通知OK~可以去參訪的兩家國際醫院,相較之下,對接待我們的方式,在看完事先寄來的議程之後,我早有心理準備。幾年前,當我們第一次拜訪東邦大學大森醫院時(此次是第3次參訪),也是有院長致詞及副院長出面接待,聖路加醫院在我們於2013年首次造訪時也是一樣。

但至目前為止,最高規格的歡迎,無疑是2014年初次訪問廣島大學醫院時,這是因為它是格主的母校且當時的校長長年與胞兄有私交的關係,在他的一聲令下,動員了不少主管來歡迎我們。

格主想講的是,第一次的參訪,通常比較容易得到更多重視,如為我們準備的彩色書面資料,給我們到現場看的單位及內容也最多,但不知是否因為我們在三年前的行為,讓他們不太愉悅(拍照太多相片?)。

聖路加醫院這次只允許我們比照前一天的ISQua訪客的1.5小時參訪,主要節目是聆聽他們派來兩位品安專員,針對醫院現況的介紹與品質指標的一些成果,再和她們做討論。尷尬

其實當初透過JCI評鑑委員的推薦,我們已被回絕過一次,最後是經過一波三折硬拗到底的掙扎後,才勉強得到公關室的許可,無論如何,狀況連連,在參訪5天前來信,要求格主代理全體簽切結書,後來在兩天前,突然又有更改主講者的小插曲,但我們團員都已到達東京,根本措手不及更改已經落款原主講者全名的獎牌!

最後,還是踏進了有名的教堂,讓我們完成了聖路加學習之旅,阿門(Amen)~他們有幾個數據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在日本屬於超低的平均住院天數已降至7.7天,洗手遵從率只設定在70%,但在各單位安裝Video Camera以後,有很多單位已輕鬆提高至90%以上,另外該院僅520床,以救護車送急診去年的台數高居全東京都內第一,達11,262台。

四家參訪醫院當中令格主最意外的是,東京女子醫科大學的對口單位(病安副院長),自三月已表面上答應接受我們參訪,但很堅持不讓我們到臨床單位參觀學習,實際登門拜訪時,才發現他是動用7位廠商同仁負責接待,沒有院方支援的感覺,只找來兩位教授級掛名病人安全主管的人給我們上課各20分鍾,在缺乏互動的情況下,只有留下很倉促離開的印象,似乎很怕我們提問的樣子,顯然是一種奇怪的氣氛。懷疑

東京女子醫大有1400床,在日本也算是醫界超有名的老店,往年的口埤,被15年前及2年前各發生一次的醫療醜聞(所謂的東京女子醫大事件)大受影響。

因來自各方的批判聲浪太大,而被拔掉特定機能機構(全國只有80+醫學中心)的頭銜,它在多方面的損失難以估計,不僅業績下滑,院內山頭太多且本位主義太強,聽說最近也受到全國大學附設醫院的共同譴責,因為受到他們與群馬大學醜聞事件的雙雙影響,政府限期要求改善很多醫療安全管理的新規定。

本來格主是很期待可以在這次的參訪時,讓我們聽到他們在簡報中提及痛定思痛的經驗,和如何從這樣的災難(人禍)走出陰霾,以及這位病安副院長自一年前上任後的抱負,與決心改革的策略,但依格主個人觀察及聽日本友人的小道消息,另一位剛到任才三個月的病安教授,很可能再不久就會.......可能選錯時間去參訪了!尷尬

該院的遭遇,顯然與封建制度下的病安文化有關,會淪落到有這樣的下場,或許有害群之馬在搞內亂,當然他們不會願意讓我們知道黑幕裡面是什麼,也不希望我們去看現場。格主經多次與他打筆戰(溝通),且在討價還價的結果,終於~他看在我們的一位同好團友與他有私交的情誼上,很勉強地安排我們去看病人稀少的一個加護病房。總而言之,不管真正原因為何,他的處境雖然值得我們同情,但完全沒料到會是這樣的參訪結果,也許只是完全高估院方的態度,身為交涉者,有如在陰溝裡翻船的感覺,雙方各有堅持又不領情,難免互相覺得失望與愧疚。

綜觀此行,值得我們參訪者學習且收獲第一多的,還是埼玉醫大國際醫療中心,除此,大森醫院專任病安教授,給的該院現況介紹,對安全管理部門的角色扮演遠遠超越台灣的醫學中心,管理內容的細膩與精緻,實有很多值得我們參考。

大森醫院專任病安教授在他發現,積極在3個院區自數年前推廣Team STEPPS以後,病安文化成熟度的提升似乎已經面臨無法突破的瓶頸,目前他正在埋頭研究Amy Edmonson的大作,企圖以”Teaming”的真諦與理論,來強調Leadership與Assertion在溝通上的重要性!我們也祝福他成功。

如這本書所寫的Idea,或許對猛推TRM的台灣,也會有一些起發及警惕的作用。個人認為大森醫院所做的各種病人安全行動計劃,看得出來是非常腳踏實地,沒有加鹽添醋或誇大事實的病安,不是因為我們有很好的朋友在此,而拍他們的馬屁。雖然此次看現場時,沒有感覺太多新鮮感,事實也沒有像第一、二次的高規格接待,但兩位教授及其Staff全程都非常親切友善,會後亦接受個人的邀約,參加我們的晚宴,大家笑談甚歡,同為台日雙方的學術交流奠定良好基礎,深具意義!讚啦

無論如何,衷心感謝東京四家醫院的接待以及參訪團員的配合,為了還有下次的出發,自我檢討是必要,
其是面對多禮節的日本,如何提升團員專業素質及國際禮儀,是同好會接下來重要的功課!

 
歡迎加入"詹廖明義 *病人安全文化塾*粉絲團"


 

( 知識學習健康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tsafetyrm&aid=789158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