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Selected poems:《周夢蝶詩文集 卷一:孤獨國∕還魂草∕風耳樓逸稿》
2019/04/20 06:04:45瀏覽674|回應0|推薦14
Selected poems:《周夢蝶詩文集 卷一:孤獨國還魂草風耳樓逸稿》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458941
周夢蝶詩文集 卷一:孤獨國還魂草風耳樓逸稿
作者:周夢蝶
出版社:印刻
出版日期:2010/01/15
語言:繁體中文

1959年,39歲的周夢蝶開始在明星咖啡屋騎樓下擺舊書攤,同年自費出版處女詩集《孤獨國》;1965年,周夢蝶出版第二本詩集《還魂草》。1980年,詩人因身體狀況不得不結束舊書攤。雖然武昌街的「文學一景」不再,但多年來,早已絕版的兩本詩集一直是詩友與藏書家心中的夢幻逸品。本書除《孤獨國》與《還魂草》兩珍本之詩作外,並收錄周夢蝶未曾出版逸作多首,期能予詩人創作更完整觀照。

作者簡介
周夢蝶
本名周起述,筆名起自莊子午夢,表示對自由的無限嚮往。1921年生,河南省淅川縣人,開封師範、宛西鄉村師範肄業。熟讀古典詩詞及四書五經,因戰亂,中途輟學後加入青年軍行列,1948年隨軍來台,遺有髮妻和二子一女在家鄉。周氏1952年開始寫詩,作品主要刊載於《中央日報》、《青年戰士報》副刊。1955年退伍後,加入「藍星詩社」,當過書店店員,1959年起於北市武昌街明星咖啡廳門口擺書攤,專賣詩集和文哲圖書,並出版生平第一本詩集《孤獨國》;1962年開始禮佛習禪,終日默坐繁華街頭,成為北市頗具代表性的藝文「風景」,文壇「傳奇」。1980年因胃病開刀,才結束二十年書攤生涯。近年退休在家,研習禪、佛法。
周氏詩作頗富禪味、佛味、儒味,更惜墨如金,詩作僅得數百,著有詩集《孤獨國》、《還魂草》(英譯本1978年在美出版)、《周夢蝶世紀詩選》、《約會》、《十三朵白菊花》、《風耳樓逸稿》、《有一種鳥或人》,另著有散文集《不負如來不負卿——《石頭記》百二十回初探》,尺牘集《風耳樓墜簡》。曾獲中國文藝協會新詩特別獎、笠詩社「詩創作」獎、中央日報文學成就獎、第一屆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文藝獎「文學類」獎、中國詩歌藝術學會藝術貢獻獎等,詩集《孤獨國》並於1999年獲選為「台灣文學經典」。


孤獨國

昨夜,我又夢見我
赤裸裸的趺坐在負雪的山峰上。

這裡的氣候黏在冬天與春天的接口處
(
這裡的雪是溫柔如天鵝絨的)
這裡沒有嬲騷的市聲
只有時間嚼著時間的反芻的微響
這裡沒有眼鏡蛇、貓頭鷹與人面獸
只有曼陀羅花、橄欖樹和玉蝴蝶
這裡沒有文字、經緯、千手千眼佛
觸處是一團渾渾莽莽沉默的吞吐的力
這裡白晝幽闃窈窕如夜
夜比白晝更綺麗、豐實、光燦
而這裏的寒冷如酒,封藏著詩和美
甚至虛空也懂手談,邀來滿天忘言的繁星……

過去佇足不去,未來不來
我是「現在」的臣僕,也是帝皇。


朝陽下

給永夜封埋著的天門開了
新奇簇擁我
我有亞當第一次驚喜的瞠目。

如果每一朵山花都是天國底投影
多少怡悅,多少慈柔
正自我心中祕密地飛

如果每一寸草葉
都有一尊基督醒著——
第幾次還魂?那曾燃亮過
惠特曼、桑德堡底眼睛的眼睛。

我想,在山底窈窕深處
許或藏隱著窈窕的傾聽者吧!
哦,如果我有一枝牧笛
如果我能吹直滿山滿谷白雲底耳朵……


十月

就像死亡那樣肯定而真實
你躺在這裡。十字架上漆著
和相思一般蒼白的月色

而蒙面人的馬蹄聲已遠了
這個專以盜夢為活的神竊
他的臉是永遠沒有褶紋的

風塵和憂鬱磨折我底眉髮
我猛叩著額角。想著
這是十月。所有美好的都已美好過了
甚至夜夜來弔唁的蝶夢也冷了

是的,至少你還有虛空留存
你說。至少你已懂得什麼是什麼了
是的,沒有一種笑是鐵打的
甚至眼淚也不是……


〈無題〉

以木槿花瓣,在雪地上
砌你的名字。憶念是遙遠
憶念是病蝸牛的觸角,忐忑地
探向不可知的距離外的距離。

幽幽地,你去了
一如你幽幽地來
仍遠山遮覆著遠水
仍命運是一重重揭不開的面紗……

誰教我是這樣的我
誰教你是這樣的你
我們在一冊石頭裡相顧錯愕
一如但丁與琵特麗絲的初識。

你說,你的心病著
你需要一帖海鷗與浪花的藥——
是的,我已久久不再夢著飛了
在蕭蕭之上,我照見我底翅膀是藍色。

( 知識學習隨堂筆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e14nov&aid=124350247